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九十九节 女性朋友

“喂,有你们这么说话的么?顾客是上帝,就算是你们华廊酒店是三星酒店又怎么了?就可以店大欺主?我们可是和你们签了合约的,你们这是什么态度?你们有义务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给我们的造成的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失根本就不是钱能解决问题的,我们不需要你那什么两千块钱的双倍返还,你必须要替我们安排好,你们有这个责任和义务!”
季永强心里也是一阵说不出紧张,自己这个准岳母特爱面子好虚荣,蓓蓓很多方面都和她妈相似,当时之所以要定这个华廊花园酒店,也就是蓓蓓她妈百般唆使蓓蓓的,非要定这里才觉得有面子,才配得起她女儿,现在可好,自己不过是麓溪区检察院的一个普通干部,那也是因为麓城几个乡镇滑过来和沙洲区的几个街道乡镇合起来成立了麓溪区了,麓溪区其实也就是一个郊区,这华廊酒店的来头,就是区检察院检察长也未必买账,何况自己这样一个小检察官了,只是蓓蓓她妈这样说了,自己却又如何应答?
“那怎么行,我们请的客人都要上班,平时怎么赶得及?一定要的周末才行。”女孩子把头摇得拨浪鼓一样,“而且我们现在请帖都已经发出去了,怎么改时间,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看情况,如果需要的话,拔刀拔枪都得上。”陆为民很快平复了自己的心绪,重新恢复了正常。
总台女郎一听顿时脸就冷下来,“那就没得商量了,你们自己过去http://www•hetushu.com结账,我们付你两千块钱违约金,你们自己去找地点结婚好了,我们华廊不接待你们了。”
“打算去帮忙,嗯,拔刀相助?”陆志华觉得更有趣了。
就在陆为民和陆志华交谈时,季婉茹终于从自己弟弟哀求的目光里觉察到一些什么。
“你们要干什么?还有没有王法?”女子清脆悦耳的叫声在酒店大厅里显得格外动听。
“周末都不可能了,我们周末基本上都排满了,只有平时星期一二三四五,我们可以替你选择一下。”女子大概也不愿意把事情闹得太大,何况这也是一笔生意,稍稍放低语气道。
“为民,你的朋友,还是熟人?”陆志华曼声道。
这个女人相当漂亮,雪肤粉靥,眉目如画,尤其是那双眼睛很有点深邃中带着一抹穿透的清亮,即便是在愤怒的情况下,依然无法掩饰她身上那股柔媚沁人的气质,难怪自己弟弟和甄妮之间的关系总觉得有些不是味道,虽说这个女子要论外貌未必就比甄妮强出多少,但是不能不说这个女人身上流淌着的那种娴雅气息是甄妮那种有点小市民味道妩媚截然不同,而那种成熟女人的味道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无疑更具有魅惑力。
作为陆家人,和陆为民最亲近的姐姐,陆志华一瞬间就感觉到这个女人和自己弟弟之间的某种特殊关系,而且她甚至她可以肯定这个女人对自己弟弟也有一样的感觉,但是她也在同一时刻意识和-图-书到,这个女人绝不可能是自己弟弟的婚姻对象。
“责任和义务?责任和义务在合约里边有规定,我们按照合约办事,要么你们延期,那么这两千块钱我们不会退赔,要么你们自己去找其他场地,我们赔两千块钱给你们,就这么简单。”女郎对于这种事情似乎也有经验,语气更加强硬。
只是这里是宋州,那几个保安也只是推推搡搡一家人往外赶,倒也并没有什么其他过火的举动,估摸着这家酒店也是有些来头的,所以气焰才会这么嚣张,陆为民心里唏嘘一下,也并无干涉之意。
“那还愣着干什么,先叫保安来把这些人赶到一边上去,然后通知派出所,让他们来把人带走,好好医治一下这帮乡巴佬!许市长他们就在楼上,看着这样不是故意坏我们华廊酒店的形象么?”西装男子一停顿时怒了,冰冷的目光扫了几个人一眼。
“你们在干什么?”从那边的旋转门一下子跑进来一个女子,愤怒的冲着几个保安吼道:“爸,妈,永强!”
后边几个老年人一听都不依了,顿时围上前去吵闹起来,这个时候从旁边电梯间出来一个三十来岁西装男子,一见这副情形,顿时大怒,“小李,怎么一回事儿,还没有把这帮人打发走?这是什么地方,是随便乱闹的地方么?”
“是,鲁经理,这帮人麓城来的太难缠了,怎么说也说不好,我看他们就是纯心来找事儿的。”总台女郎一看男子,立即换成一副讨www.hetushu.com好的笑脸。
陆志华笑了笑,“宋州人就这德行,牛皮哄哄,不可一世,昌州老大,他们老二,结果呢?穷得也就只剩下一层皮了。”
男青年旁边的女孩也被气得脸通红,愤怒欲狂的冲着那个仰着下颌不屑一顾的总台女郎,气汹汹的冲着对方嚷道。
“王法?王法值几个钱?在华廊,规矩就是王法!”西装男子似乎也看出这个跑进来满脸怒意的女孩子有些和刚才这家人不一样,从这一身穿着打扮就能看出来,这一身衣物相当时尚不说,估计都价格不菲,所以语气虽然还是相当强硬,但是却稍稍收敛了一些,“既然你们是一家人,那最好不过,请不要在这里影响我们酒店正常营业,有什么问题愿意去找哪里反映就去哪里反映,我们已经正式通知你们了,下周星期天你们预订的婚宴取消了,你们自己去另找场地吧。”
“没落贵族,就让他们把这层尊严给保留下来吧。”陆为民也笑了起来。
“延期,你们打算给我们延期到什么时候?”男青年气得够呛,但是他也知道华廊酒店不是他这一个小角色能招惹得起的,只能强压住内心的怒火问道。
听得两家人把情况一介绍,女子差一点把肺气炸。
略略有些蓬松的乌发,火红色的风衣,腰带在腰间随意一勒,纯黑色的羊毛袜外加一双黑色的高跟皮鞋,斜挎着一个挎包,猛地冲了进来。
陆为民不是那种正义感泛滥的人,但是对于这种情况也有些看不过去和图书
“凭什么?凭我们华廊酒店另有接待安排。”西装男子一脸不屑,他看出这个女子虽然穿着相当时尚潮流,但是不像是有什么大来头的,大概也就是有几个钱罢了,所以态度又立即变得倨傲冷硬起来。
很少看到自己这个弟弟有如此局促尴尬的表情,这让陆志华心情一下子变得格外愉悦。
“什么?!取消了?”女子大吃一惊,惊讶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谁取消的?凭什么?”
如果不是弟弟的工作还算是差强人意,作为小学老师的齐蓓蓓是绝对不可能和弟弟走到一起的,虽然季婉茹也承认弟弟和齐蓓蓓应该还是有一定感情基础,但是她觉得弟弟和这个长得挺可爱的女孩子感情基础在真正面临巨大冲击时会不会真的很牢靠,尤其是在她的家庭未必支持的时候还不会和弟弟在一起表示怀疑,但是自己这个弟弟太喜欢齐蓓蓓了,以至于到了俯首帖耳的地步,还没有正式结婚,这个家里几乎就是齐蓓蓓一个人说了算了。
或许是被女人的气势和穿着打扮所震慑住了,几个保安都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那个下命令的西装男子。
她知道自己弟弟的女朋友一家人是有些势利的,势利得连自己这个弟弟不怎么敢把自己和蓓蓓这家人多说什么,只说自己在丰州那边工作,这也让齐蓓蓓一家对季家更是不屑。
每一次她都觉得自己这个弟弟深不可测,他的分析判断,他的推断预测,他的建议意见,都是那样精准而切合实际,连崔磊、王选这和*图*书样对自己都难得服气一回的人都屡屡在自己面前提起陆为民如何如何,语气见那种唏嘘感慨,让她都有些嫉妒,足见三子给他们的印象有多么深刻。
陆为民和陆志华都摇摇头。
原本就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几个保安一下子就簇拥了过来,恶狠狠的把几个人围了起来,推搡着就要把几个人往外赶。
这个华廊花园酒店未免也太霸道了,这已经只有一个星期了,婚礼请帖早就发出去了,现在你要让该地方,而且还根本就不管你自己改到哪里,就给两千块钱作为违约金给打发了,天下哪有这种道理?
“永强,你不是在区检察院工作么?给你们领导打个电话,都是市区里边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谁没有个亲戚朋友,请你们领导给这个酒店打个电话说一说,怎么地也得给个面子,请他们帮帮忙。”齐母的脸色阴沉得吓人,那个总台服务小姐一句麓城来的乡巴佬让他受辱甚深,但是他又无法说对方,宋州人只把市区里边视为宋州人,其他,你是哪个县的就是哪个县,麓城也好,商河也好,归堂也好,县里人就是县里人,别想冒充宋州人。
“呃,女性朋友。”陆为民有些尴尬,他知道要在这个从下看着自己长大的姐姐面前遮掩什么很难,自己的表情和心绪变化二姐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捕捉揣摩到,这就是血脉关系带来的某种特殊感应。
陆志华注意到陆为民停下的脚步,有些讶异,她很快就看到了自己弟弟的目光落在那个火红色风衣的女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