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节 拔刀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陆为民含笑回答道:“这宋州又不是什么禁区,华廊酒店又不是紫禁城,又有什么不能来?”
“永强,酒店说没说是什么原因要你们的婚宴改期?”季婉茹咬着嘴唇问道。这个时候指望其他人是指望不上的,父母亲都是麓城的普通教师,而齐家父母也是麓城县城的市民,到这宋州来,只怕是根本没有人会搭理上眼。
季婉茹不愠不火的质问倒是显得相当有气势,只不过在这种环境下却是没有多大用处。
陆志华越发觉得这件事儿有趣,和其他人的心态不一样,在陆志华心目中,自己弟弟是世界上最好的,陆为民怎么做都有道理,获得什么都不算过分,这就是姐姐心目中的弟弟。
“你还不出手英雄救美?我看要不就没机会了。”陆志华侧身微微一笑,看着自己弟弟。
只不过自己恐怕无法像这家华廊酒店做得如此下作,最起码也得要想办法另外腾出来安排下去,要不就得要去给对方寻找到一个合适的替代地方,最不济也得要想办法在经济上给予对方满意的补偿,怎么可能像这样肆无忌惮的就一推了之?
陆志华旁边的男女都有些讶异,看着陆志华,但是陆志华只是摆摆手,示意不管,她自己也没有过去,反而是走到了一隅饶有兴致的旁观,她要看看自己弟弟怎么来冲冠一怒为红颜,如何来处理这桩事儿。
“住手!”看到那个壮http://m.hetushu.com年警察猛地一挥手,跟随着他的几个警察和联防队员一下子就围了上来,连带着几个保安也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陆为民再也无法坐视不管了。
季婉茹倒也不想和齐家计较,毕竟是自己弟弟的岳父岳母一家,自己要说也算外人,只是这种情形下还要自己弟弟去找单位领导来和酒店打招呼,丝毫不顾自己弟弟以后在单位上如何做人,这种奇葩想法大概也只有这种人才能想得出来。
“啊?为民?你怎么会在这里?”季婉茹正被推得后退的弟弟挤得往后连退几步,险些撞到自己父母,他的父母对她来的态度也是不冷不热,甚至还有点儿不太待见,陡然间看到陆为民出现在面前,惊喜之后又有些惶恐不安,下意识的环顾四周。
“吃了大便没漱口,赶紧去卫生间洗一洗,免得辱没了你这身警服。”陆为民语气里平和中带着些许不屑,淡淡的道。
“我是麓溪区检察院的,请你注意一点……”季永强被对方推搡一下险些摔倒,忍不住道。
“这是何苦来哉?”陆为民还真不愿意在这种场合下出面,自己来宋州也是客人,这样拔刀相助,算是个啥?
壮年警察算是明白了事情原委,这事儿太好打发了,一帮麓城那边来的乡巴佬,婚宴定在这里,和韩局长的寿宴碰车了,这还用说,让他们挪挪时间就行了,要不就请他和_图_书们自己去找地方,酒店这边也说了,合约规定毁约双倍返还定金,酒店愿意多陪两千块钱,这不就结了?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麓溪检察院的?这里是什么地方?沙洲,知道么?小子,乡巴佬也敢在沙洲来撒野?检察院的老子一样收拾!”壮年警察横肉鼓了起来,恶狠狠的一挥手,“统统给我带回派出所去!”
西装男子压低声音说了几句,然后只听到他提到了韩局长如何如何,壮年警察脸色微变,嘟囔了一句:“韩局长满五十?怎么我不知道,没请我啊。”
“尊重,妈那个巴子!我给你尊重一点,小子,你又是哪个旮旯里钻出来的葱蒜?”壮年警察本来就喝了不少酒,借着酒意一把揪住季永强的胸前外套,“小子,你信不信,今晚我就要让你在派出所里冷一晚上?”
“哟,王所,怎么是您在值班啊?真是不好意思,打搅了,我们也不愿给您添麻烦啊,可是遇上这种麻烦事儿,影响到咱们酒店形象,我们好言好语相劝,可人家还不答应,我们也是没办法啊,许市长他们在楼上,我怕万一许市长他们下来看见,印象不好,我们雷总看见了也不高兴啊。”西装男子赶紧迎了上来,一边拿出一包中华,忙着给几个警察打了一圈烟,一边笑着解释。
“嗨,韩局长那人你不是不知道,大概是注意影响吧,就办了十来桌,你们内伙子,肯定要时间快到了你们才知和图书道……嗨,这种事儿他怎么可能对外通知,你知道就行了……”西装男子一脸说不出的神秘微笑。
明知道这个女人可能和弟弟只是某种暧昧关系,不太可能发展成为婚姻对象,但是她还是觉得没关系,站在陆志华现在的身份角度,自己的弟弟就是多几个红颜知己,没有什么了不起,甚至三妻四妾也没啥,只是这个社会道德不允许而已,只要是弟弟内心愿意的,一切都没关系。
“什么事儿?”点燃烟,被唤作王所的壮年警察这才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一口混杂着酒气的烟圈,粗声问道。
两家人正在商量,几个警察已经从外边走了进来,为首一个脸色潮红,警服纽扣敞开,一支六四式手枪别在腰上,进来就大大咧咧地叫道:“老鲁,你们这又有啥破事儿,给我们所里打电话?”
季婉茹心中同样气愤难忍,但是她知道这种大酒店面对官场上的这些人物都是迫不得已的去抱粗腿,对于你这些普通消费者他们根本就不会把你打上眼,就像自己在丰州的御庭园不也一样,如果是所在公安局的领导要来办寿宴,自己还不是一样想法设法都得把那天的其他酒席给推了把这件事情办好?
齐蓓蓓的母亲是麓城县城里的小市民,虽然季婉茹只和对方见过一两面,但是她能感觉到对方一家对自己的轻视,似乎觉得自己怎么大学毕业本来分在昌州干得好好的,却又自个儿辞职跑到丰和_图_书州去混,也没见混出个什么名堂来,所以言谈间免不了就有些说闲话的意思。
“嘻嘻,三子,要博得美人心,哪有这么容易的?不过这种方式横空出世,我估计还真的很有效呢,很容易打动女人心的。”
被对方喷出的酒气几乎要熏得吐出来,对方凶狠的眼珠子瞪视着自己,季永强猛力挣扎才算摆脱对方的手,季婉茹和齐蓓蓓都尖叫着冲上来,眼见得局面就要乱起来。
“他们只说是酒店另有接待安排,没说其他,但是我通过在市政府里工作的同学帮忙打听过,下周周末没听说有什么接待任务,也没有听说有什么重要会议要召开,我问过酒店那边,他们也不肯说,只是一味让我们延期或者另寻地方。”季永强也是满腹委屈,虽然在酒店总台女郎面前表现得很愤怒,但是他也很清楚,自己恐怕是无力改变酒店的决定的。
两个人并不太掩饰的谈话也被就在一帮季家和齐家人听了个大概,季永强立即就明白过来了,大概是什么韩局长要办寿宴,这边华廊酒店才毫不客气的把自己的婚宴毁约要去讨好那位韩局长,心里愤怒欲狂,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发作。
“请你说话注意一点,什么叫我们赖在这里?这里不是私人地盘,是公共场所,你能来,我们为什么不能来?我们有事情要和华廊酒店交涉,难道不行么?你代表谁?”
“哟呵,小子,嘴巴倒是挺厉害啊。”被陆为民一声怒m.hetushu.com喝吓了一跳之后,壮年警察觉得自己有些丢了面子,上下打量了一下陆为民,面目狰狞地道:“哪个不长眼的裤腰带没系好把你给露了出来?妈了个逼的,居然敢在老子面前吆五喝六,咋咋呼呼?”
季永强见那个警察明显有些不对劲儿,那目光直勾勾的,脸几乎要凑到自己姐姐的面前了,作为一个男人,他再是在女朋友面前软弱,但是在这种情形下,他也不能容忍对方如此嚣张霸道,他踏前一步站在了警察和姐姐之间,“你放尊重一点!”
季婉茹看到了自己弟弟脸上的为难表情,心里也是一阵恼火。
壮年警察转过来就喷着酒气,斜睨着季婉茹他们一拨人,蛮横地道:“怎么着,还赖在这里不走了?想干啥?这里是你们想干啥就干啥的地方么?刚才鲁经理不是和你们都说了么?他们愿意赔偿违约金,该去财务部办理手续明天就来办,就这么着了,快回去吧,别在这儿自找没趣了。”
壮年警察裂开大嘴笑了起来,“呵呵,我和说身份,谈资格?这里是我的辖区,你说我有没有资格?华廊酒店报警说你们在这里无理取闹,我能不能来?至于说你要所说的交涉事宜,我都已经明确告诉你了,就这么处理了,没什么好交涉的了,我做主了,就这么着!这里是涉外星级酒店,如果你们再在这里吆五喝六的影响正常营业,我告诉你,恐怕你们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拘留所里边有你们好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