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零二节 妙着

安德健来宋州时间很短,可以说这边基本上没有谁和这位分管党群组干的副书记说得上话,但是谁都知道这位安书记和市委书记尚权智是老交情,而且雷志虎得到的消息也是尚权智对安德健极为看重不说,连在市里边相当霸道的市长黄俊青都对这位市委副书记有些忌惮,一般事情都不愿意和安德健发生争执,这让这位市委副书记在市里边的影响力一下子就大了起来。
“韩局,那个韩局?韩友德?”雷志虎皱皱眉,却没有丝毫犹豫,断然道:“不用多说了,谁也不行,都得要按照规矩来!小鲁,你们华廊酒店还是三星级酒店,这种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你们不是自毁招牌么?以后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了,赶紧去办!”
“雷区长,这个,这个……”鲁姓西装男子哭丧着脸,看看雷志虎,又看看王大雄,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好了,志虎兄,咱们俩就说这些客套话了,嗯,我争取最近一段时间再过来一趟,来之前先和你联系一下,安书记这人不喜欢热闹,人也别太多了,就我们两三个人,大家在一起吃顿饭,说说话,我想安书记也愿意和下边的干部们多接触的。”陆为民显得很自然平和。
陆为民都不得不佩服雷志虎的果决,这个家伙是个人物,几乎没有给自己任何机会就把一切给彻底解决了,让自己无话可说,还得承对方一http://m.hetushu.com个不小的人情。
梅九龄未走之前,宋州就是家天下,无论是他雷志虎还是其他区县的书记区长县长们,都没啥话说,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局面的变化让包括雷志虎在内的所有人都不得不认真观察考虑,尤其是在安德健到宋州之后,局面变化就显得更加明显了,这就更需要对这个局面作出正确的判断,否则也许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雷志虎一听这话,心里就更是发狠,这个王大雄,真是白长一双狗眼睛了,亏得韩友德还在那里说这个王大雄能力如何如何,会来事儿,脑瓜子好用,那意思也就是下一次公安分局提拔的时候要考虑这个王大雄,就凭这双不识人的眼睛,这家伙就够呛。
“雷区,我……”横肉男子心里悚然一惊,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那个已经站稳脚的青年,刚才雷区长是在叫什么县长,还是书记,自己没听错吧?这家伙还能是什么县长书记?有没有搞错?
事实上雷志虎已经意识到情况的变化了,自打前任市委书记梅九龄到省里去之后,宋州就已经开始有些变天的迹象了,黄俊青未能接任市委书记,却从黎阳来了尚权智这个据说也是铁腕角色的人物,而且刚才自己送走的那位常务副市长许向东也未能接任市委副书记,却来了安德健,这一切无一不在暗示着宋州的和_图_书天正在一点一点的变色,虽然从现在的迹象来看尚权智和安德健还未能真正把握宋州的局面,但是毫无疑问省里边正在一步一步促成这个局面的变化,对于雷志虎来说这就必须要考虑一个站队的问题了。
“王大雄,你脑袋被驴踢了?不管你认不认识陆书记,但你这是办案的模样么?衣冠不整,你怎么执法办案?什么事情需要你来过问?这里是三星级酒店,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
“陆书记,阜头县委陆书记,我党校的同学!”雷志虎哼了一声。
满脸堆笑的横肉男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张口,就被煞气扑面的黑脸男子来了一个当头棒喝,这位雷区长脾气不算好,但是以前自己陪着笑脸时对方也要点点头,怎么今儿个他却翻脸不认人了?自己可是再替华廊酒店办事儿啊。
见陆为民和雷志虎走到一边小声说话,杨达金眼中也是闪过一抹异芒,他没想到陆为民居然和雷志虎有这样好的关系,这在以前可从未听说过。
“雷区,是韩局……”王大雄悄悄在雷志虎边上小声道。
“杨主任,陆书记可是我的党校同学啊。”雷志虎眼睛微微一亮,不动声色地道:“为民,快去吧,安书记找你呢,难怪我说你来宋州也不找我,原来是去拜会老领导啊。”
陆为民无疑是安书记的得意门生,这一点杨达金很清楚,但是雷志虎和陆为和图书民关系如此密切,这里边好像也就有些不一样的味道,杨达金看着两人的背影,若有所思,这事儿恐怕还得找机会和安书记说一说。
雷志虎眼睛中神光湛然,脸上一抹惊喜一掠而过,狠狠地点点头:“你来宋州,当然是我做东,到时候我请安书记,为民你来作陪就行了。”
“雷区长,没事儿,这位王所长,是打算把我带回派出所好生拾掇了一顿呢。”陆为民笑得格外畅快,这可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来枕头,他还打算被带到派出所去之后再给那个杨达金打电话,市委办副主任,这点本事还是应该有的,没想到居然还在这里遇上雷志虎。
“嗨,为民,你这是什么话?要这么说我都无脸见人了,本来就是我下边的人干的蠢事儿,我该向你赔罪才对,怎么成了你向我道谢了?这不是打我的脸么?”雷志虎连连摇头,握着陆为民的手,一脸歉然道。
“不是,雷区长,你听我解释……”横肉男子一下子就慌了手脚,他不知道怎么雷区长一下子就冲着自己大发雷霆,难道是因为这个家伙?就算是这个家伙和雷区长有旧,那雷区长也不能不问青红皂白就冲自己乱骂啊,但是此时横肉男知道说什么都只有招来更多的骂,雷志虎可不是善于之辈,这会儿他也没心思听你解释,甭管什么理由,最好的办法就是低头任他骂,等到下来之后再来慢慢解释。
“你什http://www.hetushu.com么?!我问你在这里干什么?马上带着你的人给我滚出去!”雷志虎从来就不是脾气好的人,看到王大雄在那里推搡着陆为民,喝了几两马尿就不知道自己姓啥的家伙,再看到陆为民那似笑非笑的脸,他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自己手底下这帮人又在出丑丢脸了。
陆为民很简单的把事情介绍了一下,雷志虎一听这事儿,立马沉下脸,对着那个还站在一旁没有搞清楚状况的西装男子道:“小鲁,你们华廊酒店是怎么办事儿的?谁这么大气派还得要人家替他挪时间啊?太不像话了!马上按照原来的计划替人家办好!”
“呃,遇上了陆书记,所以起了一点误会,对不起,陆书记,我有眼不识泰山,请你原谅!”横肉男也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角色,一躬身道歉,又敬了一个礼,弄得陆为民倒还真有点儿抹不下颜面,本想好好冷处理一下这个教训,看见雷志虎在一旁打圆场,这个家伙有如此会来事儿,他还真不好做得太过,只得淡淡地笑了笑:“王所长,甭管我是干啥的,我觉得作为人民警察,还是得本着公心处理事情,否则这样很容易让我们警察形象在老百姓心目中失色的。”
“为民,究竟是什么事儿?”雷志虎也知道多半是华廊酒店惹出来的事儿,王大雄也不是不晓事儿的角色,这么牛逼哄哄的来,肯定是华廊酒店给派出所打了电话。
陆为民握和-图-书住雷志虎的手,笑了笑,一边很自然地走到一边,小声道:“雷兄,安书记满五十,没请两个人,和另外两个同事过来坐一坐,这一次时机不巧,下一次我过来做东,请安书记,到时候也请雷兄作陪。”
阜头县?横肉男脑袋里打了个旋儿,妈的,丰州来的乡巴佬,县委副书记又怎么着?但是转念一想,这么年轻就当县委副书记,肯定也是有些来头,倒也不好得罪过甚,难怪雷区长大发雷霆。
雷志虎阴着脸就是一顿臭骂,但是陆为民却听得出来,这个王大雄也应该是有些门道的,雷志虎骂归骂,但是语气里也是有意在缓颊。
似乎是听出了雷志虎话语里的松动迹象,横肉男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雷区,我们也是接到华廊酒店报警,说这边有人在这里生事儿,正好今天我带班,所以我就过来看一看,没想到会遇上……”
“陆书记,您在这里?安书记请您过去了。”推门而入的杨达金在招呼了陆为民只后,才看到雷志虎,“哟,雷区长也在这里?”
“行了,雷兄,你我两人,还说这些么?谁做东,不一样,心意到了就行了。”陆为民微笑道:“今天这次事儿多谢志虎兄了,没让我在朋友面前丢脸。”
“好好,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了,你有我的电话吧,我等你电话。”雷志虎压抑不住心中的一阵狂喜,今晚自己的处置算是得分了,一下子就拉上了一层这么绝佳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