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零四节 全方位形象越来越重要

在丰州这么多年,安德健的消息肯定相当灵通,到宋州这边来了,事情繁多,压力相当大,他也没有多少心思去过问丰州那边的事情了,但是并不代表一无所知。
安德健的分析很中肯。
“所以他对你的猜忌和隔阂是根深蒂固的,也许这从你给夏书记当秘书时就决定了,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你会提拔你,但是绝不会把你安排到更合适的位置上,而到一些关键问题上,他也不会支持你,这一点你自己心里要有数。”安德健把身体仰靠在沙发里,目光变得有些淡然,似乎是放松了身体,“常春礼和你私人关系也不错,但是他这个人也比较固执,而且论威信和影响力也有限,你不能指望他,所以你必须要和孙震把关系搞好,而且如果我的判断不错的话,也许李志远干到明年底或者后年初就会有变化。”
“为民,我走了,地委里边你得有几个对你工作认可的领导,李志远之所以选择你到阜头担任县委书记,并非因为他欣赏你对你有好感,他这个人其实性格缺陷相当明显,如果我是他,要么就毫不忌讳的大胆提拔你使用你,把你用在最需要你的位置上,要么就彻底把你压在下边,至少让我在位的时候不让你翻身。”
安德健的表情倒还正常,陆为民腼着脸坐下,安德健斜睨了一眼,“行啊,到宋州来耍威风了,打抱不平,还是拔刀相助?”
再在这里和二姐瞎掰,自己www.hetushu.com二姐只怕还得要说出一些更疯的话来,他对自己二姐的脾性还是有些了解的,一旦来了劲儿,那就刹不住车了,尤其是对自己个人的事儿,那更是不得了,陆为民感觉二姐在公司做大之后,在这方面还越发有过之无不及了。
“柯建设是怎么一回事?有必要和萧明瞻过意不去么?”安德健皱起眉头。
“我不想和谁过意不去,连乔晓阳我都能好好相处,可是柯建设这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脑子太犟吧,我觉得好像忘了他自己的位置,常委会上和我叫板。”陆为民顿了一顿,想怎么来组织话语向安德健解释,“鸿基集团这个项目群对阜头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不能容忍谁来破坏这个进程,他把这件事情捅给了地区,就是不顾可能伤害阜头的利益,我都说了一切责任由我负责,但他还那么做,那他就是自绝于阜头。”
“安书记,我知道,但是那个时候我别无选择,阜头太需要这个项目,容不得半点差错。”陆为民点点头,“阜头没底子,就只能靠自己,我不想我们辛辛苦苦栽好的树,被人家最后来把桃子摘走了,地委不是干不出这种事情,当然站在他们角度也可以理解,但是我只能站在阜头县委书记的角度上来考虑问题。”
陆为民当然知道这件事情留下的后遗症,但是他别无选择,如果太早把鸿基项目汇报给地委,没http://m.hetushu.com准儿地委那帮人就得要打歪主意了,他是阜头县委书记,要对阜头负责,那么就必须要承担起一些责任来。
陆为民默默点头,安德健说的没错,孙震原本是地委里边最早对他印象不错的主要领导,但是印象不错要进一步加深到比较密切也有距离,就需要经常性的工作上走动和联系,但是在这一点上自己明显没有主动性,安德健看了出来,所以今天专门给自己提了一个醒。
“我知道了。”陆为民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安德健的意思了,孙震是最有可能继任李志远地委书记的人选,而李志远在丰州的表现不算好,很有可能会被调整,那么交好孙震无疑很有必要,自己在阜头县委书记位置上起码会有两三年,那么孙震一旦担任地委书记,自己在县委书记上如果要想获得地委认可,甚至再上进一步,地委书记的态度就相当重要了。
回到汉庭那边,徐晓春和张立本都是面带微笑,杨达金似乎在和安德健说着什么。
“但是他瞻前顾后,一会儿想用你的能力,一会儿又怕你不听招呼,又或者觉得你不是他的亲信,古庆底子最好,你在双峰的表现足以证明让你到古庆完全可以让古庆在最短时间爆发出最大活力,带动整个丰州地区经济的增长,但是他却让魏宜康去,我知道魏宜康在古庆干得也不错,但是我相信你去古庆可以干得更好,让古庆成为丰州http://www.hetushu.com地区经济发展龙头,在丰州市和经开区无所作为的时候,让古庆来拉动全地区经济发展,但是他琢磨再三却让你去阜头。”
安德健在离开丰州之前都未曾和陆为民谈过这些情况,一直到了宋州,彻底和丰州无关了,这让他无所顾忌了,才谈起这些内容。
听到这里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动,“安书记,您的意思是孙专员会接任书记?”
陆为民看了一眼杨达金,杨达金一脸无辜模样,陆为民估计杨达金也不可能说啥,多半是安德健自己猜到的,自己的性子安德健也很了解。
安德健的话给陆为民敲了一个警钟,作为一把手,对下表现强势坚决不是坏事,但是对上却需要好生掂量,必要的强硬当然很有必要,但是过犹不及,尤其是像自己这样的年轻县委书记,有时候退一步反而能展现自己的气度和政治智慧,这对于像自己这样的年轻干部,这种印象更为重要。
“萧明瞻那边,我建议你去主动向他汇报,老萧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他的面子思想也没有那么严重,如果你能主动找他汇报,并阐述自己的想法意图,我想他应该会理解你支持你。”安德健想了一想又道:“如果你真的觉得柯建设必须要离开,那你怎么来征得萧明瞻的支持,我觉得你不妨退一步,有时候过于强势,只会招来不必要的反弹,也会引起很多人的反感,我觉得你现在的表现已经有这样的趋势了,你要和*图*书好好把握一个度才行。”
从陆为民的角度来说,安德健因素有一部分,但是不是主要的,主要是陆为民觉得似乎孙震与原来自己心目中的印象略有落差,现在的孙震显得更为低调,这也让陆为民有些犹疑。
“理论上来说,如果李志远走人,孙震会接任书记,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判断,他的可能性最大,但是地委书记的位置安排是省委最高层的平衡考虑,未必会按照一般程序来,也许让孙震到其他地市担任书记,从其他地方或者省里过来一个当书记一样可能,但起码孙震可能性最大。”
“安书记,我没干啥,就说了两句闲话,正好碰上了雷志虎,多唠嗑了两句。”陆为民笑了笑。
“你和雷志虎是党校同学?”安德健随口问道。
安德健摇摇头,“这事儿已经过去了就不说了,你自己以后要小心,最起码你要征得一个主要领导的支持和认可,我的意思你明白么?孙震那里,我觉得你应该要多去一去,我知道你和甘哲关系不错,但是这不够。你现在是县委书记,不是县长了,看问题的角度要更高一些,孙震对你印象一直不错,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你到孙震那里去的次数不多,如果是这个原因,大可不必,如果不是,那么你就需要改变了一下。”
“他这个举动很拙劣,阜头从长远来看也许有发展潜力,但是短时间内阜头能达到更高的经济总量么?对于他来说,是要在一年内让hetushu.com丰州地区的经济有起色,选择谁来拉动经济发展还用说么?也许阜头到明年产值能达到五六亿,看上去又是一个夺取全省经济增速冠军的噱头,但是如果你在古庆,也许就能让古庆经济总量达到十亿,后年也许就是二十亿,对于丰州地区来说,如何选择不言而喻,但是他却要让你去阜头。”
陆为民离开小会客室时一直在思考着安德健的最后一句叮嘱或者说提醒,就目前形势来说,任何一个地方的中心工作依然是发展经济,这很重要,但是作为县委书记,目光却不能紧紧只停留于发展经济上了,通过各种渠道和平台,展示自身的政治智慧、驾驭能力和胸襟气度以及人格魅力,给上级领导留下更全面更深刻的印象会越来越重要。
“嗯,一个寝室的同学,关系还不错,还有一个胡梦阳,省财政厅办公室主任,听说已经挂了厅长助理了。”陆为民很随意的道。
安德健不吱声,好一阵后才道:“你这么做相当危险,无论是谁,包括是我,只要是站在地委的角度,都很难接受你的做法,你这是在搞独立王国,完全无视了组织纪律,把党委领导当做了一句空话,李志远和孙震都不会容忍。”
安德健不再说话,徐晓春和张立本就和杨达金一块儿离开,只剩下陆为民和安德健。
陆为民唯有扭头就走。
从这个角度来说,尽快与孙震密切关系很有必要,而陆为民既有基础,现在又有条件,当然应该努力去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