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零七节 感同身受

“在你回来之前,你二姐和我在一起喝咖啡。”季婉茹轻声道。
夏力行和安德健应该是陆为民的两个贵人,在季婉茹看来,安德健作用尤甚。
她感觉得到陆志华身份不一般,从那个女助理的气度表现就能觉察得到,那种养成的大气不是随便拉个人来就能有的。
“没谈什么,就谈了一些女人家的事情,问了问我的情况。”季婉茹心思细腻而敏感,在陆志华离开之后,她就一直在想陆志华的意思。
所以安德健五十大生陆为民不辞辛劳的专程来宋州,季婉茹了解陆为民是最不喜欢庆生这一类的形式,但是安德健的大生陆为民义无反顾要来。
“你这个弟媳妇可不是省油的灯,可比你这个弟弟脑袋灵光多了,瞧瞧,知道我们俩有话要说,拉起你那个弟弟就走,你那个弟弟还在那里嘟嘟囔囔,说还有话和我说。”陆为民笑了起来,看了一眼门口消失的背影。
一句“不懂风情”让季婉茹心跳猛然加速,脸上绯色更浓,瞥了一眼陆为民,却见对方并无其他异样,心里又稍稍安稳,“为民,今天的事情真是感谢了,还有我弟媳调动的事情,就更是感谢了,不管成不成……”
季婉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是直觉告诉她就是这样。
当政治人便需要丢开一切,只能以政治利益为选择标准,这是恽廷国曾经在不经意时候说过的一句话,当时季www.hetushu.com婉茹没在意,但是在事情发生之后,季婉茹才真正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这是政治人的本性决定了他必须要抛开一切。
但是陆志华的出面似乎让季婉茹心境变得宁静了许多。
“哦?”陆为民略感惊讶,不过也觉得没啥,自己二姐的性子谁也把握不住,不过二姐不是那种不知礼数的人,“你们谈什么?”
如果说担任夏力行秘书是陆为民踏上一个特殊平台的开始,但是真正让这个平台发挥作用最终产生效益的助推器还是安德健,尤其是在夏力行已经离开丰州甚至离开昌江省之后,陆为民能够这样快速蹿红,除了他自身的能力和努力外,安德健起的作用至关重要,可以说对陆为民有再造之恩不为过。
她感觉陆志华似乎是在审视自己,当然这种审视并非带着敌意,而是有一种亲近感的审视,但季婉茹也感觉到陆志华对自己的定性应该是陆为民的异性朋友,或者说红颜知己,却绝对不是那种可以谈婚论嫁的对象。
“婉茹,我看到你爸你妈对你好像还有心结?”
“错,我很在意我朋友的感受,感同身受,嗯,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要问。”陆为民洋洋得意地笑道。
“是不是不提感谢的事情,我们之间就没有话题了?”陆为民见季婉茹低垂着头,只是搅动咖啡勺,却不言语,又笑了起来,“我们俩之间生分到这种程度http://www.hetushu.com了么?”
“没有,或许他们会觉得你的出现给他们长了脸,你是不是就想问这句话?”季婉茹脸上浮起一抹笑容,“为民,你好像不应该有这样的心思才对,对你来说,这不该在你考虑的范畴。”
季婉茹不知道陆志华为什么会见自己,按照常理,对于像自己这种出现在她弟弟身旁的红颜祸水,陆志华要做的是想法设法的让自己断绝和她弟弟的往来,尽可能的杜绝一切风险才对,但是季婉茹感觉不到陆志华有这方面的意图,甚至她觉得似乎还有一些若有若无的暗示,这让她有些不敢置信,但是又有些暗自窃喜。
这种适合他的女性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少,利用亲缘血缘和人脉上来节省仕途前进的时间,这往往是上位者能够选择的最佳途径,虽然陆为民现在很年轻,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日后的仕途就一定顺风顺水,他同样需要在可以节约时间的地方尽可能的节约。
季永强和齐蓓蓓走了,只剩下陆为民和季婉茹。
终于被陆为民把话堵了回去,季婉茹再不提感谢一事,两个人就这么坐着。
此时的季婉茹早已经想明白了一切,她对恽廷国的感情早已经随风而逝,即便是回忆起以前那一切也不过是以一种旁观者的角度来分析审视,再难激起她半分冲动,感情是相互的,对于一个没有感情需要的政治人,你再要去要死要活沉湎不能www•hetushu•com自拔,那就只能说明你是脑残了。
“得,我可没轻贱你弟弟,你弟弟虽然老实一些,但是在工作中最终都是老实人吃小亏占大便宜,别看你那个弟媳妇貌似精明,那是大愚若智,你弟弟这种人才是领导最喜欢用的人。”陆为民摇摇头,“我只是说他不懂风情,我和他能有多少话说,要说也是我和你有话说才对。”
陆志华并没有和她说太多其他的东西,询问的情况似乎也是一些很平常的内容,不过这让季婉茹更觉得其间不寻常。
当然她季婉茹也从未痴心妄想过能与陆为民有向婚姻发展的那种可能,在她看来,即便是自己没有以前那一段不堪的感情历史,陆为民也不可能选择她这种小门小户的女性,无论自己有多么优秀靓丽。
身处丰州最繁华的御庭园,季婉茹消息并不闭塞,她想要了解陆为民的发家史并不难。陆为民工作时间虽短,但是也是几起几落,最后如何一飞冲天,季婉茹花了一番心思就了解了一个大概。
季婉茹脸一烫,娇嗔道:“你人格魅力强,我弟弟被你折服了,行了吧?人家不就是想多了解一下情况而已,值得你这班轻贱么?”
他能毫不犹豫的抛弃自己,任凭他的妻子来羞辱轻贱自己,迫使自己惶惶然如丧家之犬一般离开昌州,其目的只有一个,保障他自己的政治利益不受伤害,其他一切都不是他考虑的范围,至于后来又想来安http://www.hetushu.com抚自己,无外乎就是他的政治利益已经得到保障,政治地位已经稳固,需要一个漂亮女人来点缀滋润他的生活了而已。
“好了,婉茹,要感谢也不用紧挂着嘴边上,酒席的事情,我说了,举手之劳,而且本来就是华廊酒店的责任,至于说调动,虽然我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事情未成之前我不能打包票,毕竟不是我自己能办的事情,一切等办成之后再说。”陆为民打断对方的话,“帮个忙而已,我们是不是朋友?如果是,那么朋友间帮忙似乎用不着这样老是翻来覆去的道谢,这说明这个朋友关系不真诚。”
陆为民挠挠头,他不知道自己二姐又在打什么主意,但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二姐不会去伤害像季婉茹这样的女孩子。
“怎么了?”
季婉茹抬起柔情万种的目光,娇媚无比地瞪了陆为民一眼,却还是不说话,只是抿着嘴,像是在想着什么。
“嗯,我和你说过,他们认为我给他们丢了脸。”季婉茹淡淡的道。
“那今晚的事情没有给他们丢脸吧?”陆为民笑问。
陆为民永远不可能是自己的婚姻对象,就像是恽廷国为了他自己的仕途可以毫不犹豫的抛弃自己,甚至把一切污水泼到自己身上,任凭他的妻子羞辱轻贱自己,季婉茹不知道陆为民是不是这种政治人,也许现在不是,但是谁也不能保证日后他会不会变成那种人。
季婉茹不知道自己和陆为民之间和图书的关系会向什么方向发展,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对陆为民有些心动,在自己最悲惨落魄的时候,在自己最软弱最需要亲人关怀的时候,陆为民出现在她身边,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很容易击破心防,季婉茹知道陆为民也许会在多年后蜕变为和恽廷国那样的政治人,自己如果陷入这段感情中,也许受到的伤害会更大,但是她还是无法自抑的落入这张网中。
陆志华似乎并不介意甚至是暗示鼓励自己和陆为民往来,这让季婉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但是她确信,虽然她想不出陆志华的意图,自己一个普通女人,无外乎就是漂亮了一点,其他一无所有,虽然也小有资产,但是季婉茹知道自己那点儿资产在陆志华那里恐怕根本不值一提,哪怕她并不知道陆志华的来头。
一入此门,便再无情。
陆志华给了她一张名片,名片很隽秀精致,但上边只有名字和移动电话号码,再无其他内容,这更说明陆志华不简单。
季婉茹深刻体会到了恽廷国说到做到的绝然。
陆为民在仕途上的奔行决定了他必须要选择一个对他的政治前途有巨大帮助的女性,哪怕他并不喜欢这个女性,或者这个女性并不入他的眼,但是陆为民如果想要在政治前途上有更好的发展,他有更大的雄心野望,他就必须这么做。
季婉茹心中一暖,也许陆为民以后也不会变成那种人,陆志华是不是也是在暗示这一点呢?她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