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一十节 态度决定一切

“为民,哪里吸引项目投资都不容易,但是地区也好,县里也好,都是一级政权组织,我们党的纪律就是要求下级服从上级,局部利益服从整体利益,不能假借情况特殊而恣意妄为,这是组织原则不允许的,我不特指鸿基集团项目,但是不容否认阜头县委县府在这个问题上有些越线,这么大一件事情,县里一直隐瞒不报,直到签约前几天,这置地区于何地?如果各个县市区都这样,那还要地区一级党委政府何用?”
王自荣也能理解陆为民的苦衷,说的太好,万一出了意外,那就是笑话了,这种事情不到最后,谁也不敢打包票。
当陆为民把华侨城方面和阜头的联系情况向王自荣汇报之后,王自荣激动得几乎要站起身来。
“王专员,既然说到这个问题上,那我就斗胆冒昧问一句,如果鸿基项目我提前在尚未和鸿基方面进行正式谈判之前就向地委行署汇报了,您认为地委行署是继续支持阜头接触谈判呢,还是会让经开区也参加进来呢?”陆为民沉吟了一下,才反问道。
“真不敢说,王专员,还是等他们这一次考察结束之后再来看吧,我本来想等到他们这一次考察结束根据情况再来汇报,但是我又担心地区里边有误会,认为我们阜头县委县府又在绕开地委行署,又在自作主张搞独立王国,嘿嘿,王专员,阜头情况摆在那里,吸引点项目资金进来也不容易,不能不小心啊,难免要引起一些人的误解和不满,还得请www.hetushu.com领导们多理解啊。”
经开区那边对地区意见很大,甚至连王自荣认为一直和陆为民关系不错的陈鹏举在行署办公会上也提出地委行署有些太过于纵容阜头而不顾大局了,这在行署办公会上也引起了相当大的争论。
王自荣自然听出了陆为民话语里的意思,他没有搭腔。
但是这个意见在他向郑泽宁、罗耀祖和曹刚、邓少海等人一提出来时就遭到了婉拒。
“王专员,这事儿我可不敢说,我感觉他们上次来的初步考察效果还不错,至少没有直接拒绝,我们阜头的资源条件摆在那里,尤其是青涧那边的资源,温泉、溶洞、暗河、天坑、溪涧、沟壑,都极具开发前景,原来最大的制约就是道路交通,现在阜双公路双峰段已经建成,阜头段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估计明年十月之前肯定能够建成通车,这个最大的障碍解决,即便是没有华侨城,我相信青涧的资源也会寻找到其他合适的投资者。”
他也是当县委书记县长过来的,像阜头这样的情况,要想拿到一个项目投资有多难他很清楚,有这样一个机会怎么可能大公无私的拱手让出,当然要不惜一切代价的留在阜头,这从他的角度来说没有错。
“对了,如果经开区加入进来,我不认为阜头就有绝对把握在竞争中击败经开区,尤其是经开区在地区有明显倾向性支持的情况下。鸿基集团也是企业,虽说我和他们有些私人渊源,但我不认hetushu.com为他们会为了私人关系而放弃作为投资者基本原则,所以我不会提前把这个情况向地区汇报,哪怕这样做可能会引来一些领导的不满。如果我们阜头不是这么困难,我陆为民是双峰或者淮山这样地方的县委书记,也许我会提前报告,毕竟我还有可供选择的余地,但是在阜头,我没有选择,这一点还请王专员多理解。”
陆为民不卑不亢却有相当坚定平和的态度让王自荣也觉得难以应对,他很难说陆为民这样做得不对。
遭到郑泽宁、罗耀祖他们的拒绝在他意料之中,骑龙岭风景区效益如此好,作为旅开司当然想要把这个生金蛋的母鸡抓在手中,但是对于双峰来说,曹刚和邓少海也不支持这个意见,就让王自荣有些不解了。
“为民,有多大把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王自荣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失态了,但是这不能怪他,因为这个消息的确是太刺激他了,华侨城如果真的准备在阜头投资,那可能投入的资金也许就不是一两千万那么简单,甚至可能高达几千万,而且华侨城根据地在岭南,资本渠道相当畅通,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华侨城咋阜头的投资收益可观的话,甚至可能源源不断的吸引更多的资本进入阜头。
骑龙岭风景区一进入正式营业就迎来了开门红,这和旅开司以及丰州地区、双峰县方面等多方的宣传力度非常大有很大关系,当然,省旅游公司也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王和_图_书自荣就琢磨着能不能把自己的想法付诸实施,引入一些具有更强资源和影响力的战略投资者。
经开区的这个观点在地区里边也有一定的市场,不少人甚至觉得李志远和孙震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得有些软弱,尤其是地委行署对阜头县委县府这种公然违反组织纪律的行径没有做出正确合适的处理,而是采取放任默许的态度,不少人甚至包括一些领导都对此十分不满。
王自荣一怔,犹豫了一下,他不愿意在陆为民面前说违心话,“我想,地委会让经开区也加入进来。”
陆为民这个时候才意识到鸿基集团项目问题在地区这边留下印象有多么糟糕,但问题是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有选择么?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曹刚和邓少海的意图,他们不希望有外来者破坏目前的良好格局,这大概也和郑泽宁与罗耀祖对他们的许诺有关,要充分把骑龙岭风景区的旅游潜力发掘出来,而以目前的发展态势,县旅发司的收益给无论是省旅开司还是县里边带来的回报都是相当丰厚的,如果增资扩股,无疑会对各方的收益带来影响。
王自荣的话语气很平静,但是带来的压力却不小,连王自荣都这么看,那其他人呢?
鸿基集团项目群的问题引发了很大的争议,在地区里边也是吵吵嚷嚷了好长一段时间,一直到现在也是余波未尽。
既然你们选择了支持阜头,那么就应当很明确的表明态度,而不应该再在这个问题上态度纠结,甚至表现出一副对阜头做法不满m•hetushu•com意的意思出来。
“那你总有一个大概的估计吧?”王自荣还是想预判一下。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如果能够把华侨城这样的企业引入到丰州地区来投资该是一个多么令人振奋人心的想法,事实上他也考虑过是不是可以考虑能把一期已经发完毕的骑龙岭风景区推出来吸引像华侨城这样的具有全国性意义的企业进来,这样既可以收回一部分资金,让这部分资金可以迅速投入到诸如翠峰山景区的开发上来。
诚然,这个项目后来是陆为民想法设法重新搭上线,但是这只能说是弥补了前面的过错,虽然这个过错不是陆为民早成,但是陆为民你现在是阜头县委书记,那么阜头上一届的责任你也当然要承担,那么地区就应当把这个项目群落户何地的主动权掌握在手中而不是交给阜头,就应该根据全地区实际情况来考虑,把这几个项目安排落户到经开区才对,更何况从各方面条件来看,经开区也要比阜头更具发展前景。
至于说地区在获知情况之后怎么做,那是地区的事情,与他陆为民无关。
陈鹏举和高初认为既然经开区确定了作为全地区的电子产业基地,那么在各种资源上理所当然的应该向经开区倾斜,虽说鸿基集团是陆为民私人关系引来的,但是如果没有最初阜头工作失误导致台商投资考察团连丰州其他地方看都没看就直接放弃了,经开区说不定就已经争取到了这些项目的投资了。
你地委行署可以强令阜头把这个项目让出来,也可和-图-书以继续支持阜头,这是地委行署的权力,权衡利弊做出选择即可,无论哪种选择都没错,观点不同而已。
这个意见他曾经和时任双峰县长的陆为民探讨过,但是当时骑龙岭风景区尚未正式营业,两人也就如果骑龙岭风景区真的效益上佳,那么是不是可以考虑增资扩股,引入战略投资者,加大力度开发翠峰山景区,陆为民也赞同这个观点,那就是不要把目光局限于眼前利益,而应当考虑如何加快开发,引入更多的资本,促进旅游资源开发,也能让游客在双峰停留时间更长。
至于说翠峰山景区,现在无论是省旅开司还是县里边表现得都有些懒心懒肠,如果要开发翠峰山景区,就意味着还需要投入相当大的资金,现在组建成的县旅发司资金基本投进了骑龙岭景区的一期开发和紧接着要继续推进的二期工程,短时间内根本无力开发翠峰山景区,要开发翠峰山景区,只能采取吸引外来资本进入县旅发司,这也就意味着省旅开司和县里边的股份都会被摊薄,而这几年里的稳定收益都会减少,这无疑是省旅开司和双峰县委县政府不愿意见到的,所以抵制反对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华侨城意味着什么,王自荣太清楚了,作为分管旅游工作的领导,他对华侨城集团的情况太了解了。
陆为民说话还是相当谨慎,领导们都是只听得进好话,泼不得冷水的,自己话说得太满,到时候出了纰漏,那领导们对自己的印象那就要大打折扣了,现在他宁肯把话说得保守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