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一十五节 散心

小隋,比自己和劲风都要大五六岁,隋立媛今年都三十三还是三十四了?萧劲风居然还叫人家小隋?不过或许是隋立媛生隋棠的时候年龄太小,无论是面容还是身段方面都保持得相当好,加上她家族特有的体质肌肤,你很难看出她是一个超出三十岁的女人,怎么看都像是二十七八岁的女人。
被萧劲风说得有些恼羞成怒,陆为民气哼哼地道:“劲风,你是想来当我的思想品德教师么?”
二三十个客人陆陆续续来就餐,陆为民他们的晚饭并没有和客人在一起,而是摆在了后边的一处偏院,这是隋立媛和范莲、朱杏儿的宿处,也兼客栈的办公区。
陆为民上来看过一次,但那时候还没有建成营业,而现在三姝客栈已经成为骑龙岭风景区小有名气的旅店,有时候连洼崮区委和洼崮镇党委政府的客人也会带到这里来消费。
“嗯,这是个问题,她愿意来,当然好,但……”陆为民皱皱眉,却找不出合适的言语回答。
像这样的偏院有好几个,大小不一,隋立媛她们住这个是最大的,因为兼着办公区,一间经理室,一间办公室,还有会议室和接待室,还加上两间储物间,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
也只有萧劲风能在陆为民面前如此肆无忌惮的挑开面纱,即便是陆志华在陆为民面前也不可能说得这样深刻。
他们俩都拒绝了住偏院,而是和其他普hetushu.com通客人一样住了两个单间,只不过两人自选房间也并不相邻,陆为民选了一处角落,但是推窗即可见山,而萧劲风则选了二楼。
“嗯,算你说对了吧。”陆为民耸耸肩。
被慰藉和慰藉别人都是一种需要,感情是相互的,很难说对错,唯有道德来约束。
“如果她现在愿意来了呢?”萧劲风知道甄妮的事情,跟上问道。
“喂,能不能把你们之间的故事和我说说,虽然我不是那种喜欢探听别人隐私的人,但是对你,我真想知道,你打算把甄妮怎么办?不能就这么一直搁着放着吧,或者就这么两头跑,嗯,两个家,齐人之福?”
陆为民和萧劲风沿着鲛湖一边清谈闲聊,一边绕湖快走,半个小时之后,两个人身上已经有了些许汗意,一个小时后,两个人就是汗透重衣了,凛冽的湖风没有让两人感到寒冷,反而让两人头脑为之一清,加上运动带来的热意,这种感觉相当舒服。
隋立媛已经把洼崮中药材市场的饭庄交给原来的一个老伙计经营,她的主要精力都已经放在客栈这边来了,八十个床位的三姝客栈在骑龙岭仅次于省旅开司的骑龙岭宾馆和长风饭店、北方宾馆,当然风格也迥异,这种全木质结构的院落式客房很是吸引外来游客,加上在价格上也极具竞争力,除了一些官方接待和公务会议旅游外,很多旅和图书行社和私人旅游都更愿意选择这里,所以即便是像十二月份的淡季,因为是周末这里依然保持着六成以上的客人。
“得了吧,甄妮来也不过就是解决你生理需要吧?你现在的需要不仅仅是生理需要,而且还有心理需要吧?”萧劲风毫不客气的剥开陆为民内心的面纱,“别人慰藉你的需要,和你慰藉别的女人的需要,这两种心理需要,你好像都很乐此不疲。”
“好了,你来不是散心休息么?就别沉湎于对时政的评判了好不好?”陆为民没好气的道。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陆为民摊摊手,淡淡地道:“甄妮不愿意来丰州这边。”
“立媛和我的事儿不足为外人道,你也不行。”陆为民翻了一个白眼。
“呃,我没那个爱好,一看你们也早就是滚在一张床上的货色了,你是哪种有好东西藏着掖着舍不得吃的人么?”萧劲风有些尴尬,走到横跨水面的栈道头是能够站定,俯瞰着碧波如洗的湖面,“甄妮怎么办?”
萧劲风欢喜得都快要眼冒金星了,脚步轻快的在木质栈道上跳跃着,之前因为楼盘滞销带来的烦恼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愉悦。
“嘿嘿,没那个意思,就是有点儿嫉妒,所以火大,忍不住想要讥刺你几句,妈的,怎么你就这么多艳遇呢?”萧劲风愣怔了一下,想了想,才有些不忿地道:“当官就这么好?和图书难怪人人都相当官,政治地位上的这层光环的确能让人平添无数魅力,你们能掌握无数人的前途,更掌握着巨大的资源,但是对你们的约束却少之又少,而其他行业,的确差远了。”
当陆为民和萧劲风回到山门处的三姝客栈时,天色已经隐隐暗下来了。
“你说呢?”陆为民漫不经心的道。对萧劲风,他没什么好隐瞒的。
“至于么?谁愿意来投资开饭店宾馆,我们求之不得,欢迎之至,你想要来,我想现在双峰洼崮一样无比欢迎。”陆为民摇摇头,“现在想丰州这边的县里边,缺的不是自愿,也不是市场,是资本和渠道,缺的是开拓这一切的人才,就怕没有资本和人才来,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受刺激了,有感而发。”萧劲风狠狠地将手中的荆条抽在水中,溅起一阵水花,冰凉的水滴溅射在脸上,似乎让他心情好了不少,“为民,这里环境真好,得说你有点儿眼光,也知道把这里开发出来奉献给世人,嘿嘿,你把小隋他们弄到这里开客栈,是不是以权谋私?”
“嗯,直觉和经验告诉的我,你喜欢的女人就是属于丰乳肥臀那种,甄妮如此,估计你喜欢的女人都会是如此。范莲勉强算得上,但看不出你们之间有什么异样,朱杏儿不符合你的审美观,倒是小隋看见你时眼眸中闪动的那种特殊光泽,除了恋奸情热,找不到合适的言语来形hetushu.com容,而且你和她之间的那种亲昵和随意,外人也许感觉不到,但我能感觉得出来,因为我了解你。”
自己和隋立媛之间的关系也是萧劲风所说的这种情形下的产物么?陆为民扪心自问,要说没有一点儿影响,恐怕不是,正如萧劲风说的,这层光环平添无数魅力,这不假,但若是说自己是不是凭借手中权力为所欲为,这好像有些夸张了。
萧劲风和陆为民大模大样的参观了客栈内外,朱杏儿摇身一变成为了导游兼解说员,把客栈情况做了一个介绍,也替两人安排了住宿。
“哦,为什么不是范莲或者朱杏儿?”陆为民笑了笑。
手握重权,却无制约手段,全凭道德约束,这种格局会被逐渐改变,但是改变就意味着对自身利益的伤害,可以想象得到这种改革难度有多大。
湖畔人不多,天气不算好,因为没有太阳,客人本来就不多,很有点儿万径人踪灭的感觉,这却让陆为民和萧劲风十分满意,独自徜徉在大自然的怀抱中,独享这份天地,太难得了。
虽然不再是大厨,但是三姝客栈的餐饮部依然是隋立媛负责,极具本地特色口味的饭菜很得来往住宿客人的喜欢,甚至有不少住在骑龙岭宾馆和长风饭店的客人都愿意来这里就餐,只不过三姝客栈的餐饮部优先保证本店住宿客人的需要,一般不对外边营业。
陆为民无言以对,他不能说萧劲风的话不对和*图*书,事实上萧劲风所言并非虚言,国内政府对社会干预程度远远超过国外,尤其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还处于一个混沌时代,而且即便是十年二十年以后,这种转型仍然不彻底,这也造就了国内政府官员的权力过大,权力寻租市场有很大操作空间,而缺乏监督制约的手段,更让官员们可以在这个环境里恣意妄为,难怪国外有不少官员对国内官员的生活艳羡不已,称国内官员是最幸福的官员。
萧劲风洋洋得意,似乎在为窥探到了好友的隐私而自得,颇有点儿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厮和甄妮之间的关系始终是那种不愠不火的状态了,原来在这里金屋藏娇。
“嗨,我只是想了解你们俩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嗯,现在情况怎么样,下一步打算是什么?”萧劲风搓着手,一副喜滋滋的,犹如过年时小孩期待大人发压岁钱的模样,看得陆为民一阵恶寒,自己怎么没看出这家伙有窥人隐私的恶癖,当然,也许只针对自己。
“嗯,根据我对你的审美观分析判断,小隋吧?”萧劲风的一个“小隋”让陆为民也觉得有些说不出的怪异。
“你想了解什么?我和立媛有没有上床,上过多少次,感觉怎么样?”陆为民在萧劲风面前毫无压力,也毫无隐晦,“还有什么?”
这一趟来得太值了,居然能知晓陆为民在这旮旯里有一个情人,而且看样子时日不短了,这家伙瞒得自己好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