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一十九节 不待见

“大成,我倒是也希望过了就过了,但是这一次那位赵总带的这帮人,人家都是认认真真来考察办事儿的,你这今天地委接见,设宴款待,明天行署会见,又设宴款待,再后天,还要搞什么座谈,人家怎么想?觉得怎么你们内地都是搞这些务虚的东西,几天时间就泡在和你们接见座谈上来了,这是一个印象问题,很容易让人家对我们这些地方政府职能部门的执行力和工作效率产生怀疑,人家投资是要讲求回报的,你这搞形式这么大张旗鼓轰轰烈烈,哪里还有多少心思去做实事?人家会不会担心,我这投进来的钱别都被这帮如此作风的人给糟蹋了呢?”
宋大成也意识到了问题症结所在。
看见陆为民欲言又止的表情,孙震皱起眉头,淡淡地瞥了陆为民一眼,平静地道:“为民,有什么看法就说出来,别在那里碍口识羞的模样,也没有谁不让你说话。”
陆为民笑了起来,笑容中却也有些无奈和苦涩。
“说好了不好么?”陆为民笑着反问:“华侨城就算是对我们这边的资源条件有些动心,但是他们也要考虑他们能不能适应我们这边的情况,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情况屡见不鲜,他们肯定内心也还是有些担心,但是现在省旅开司是地头蛇,嘉桓公司是本省私营企业,陆海集团又是来自津门的国企,却又在昌江落足扎根,发展也不错,这样几个合作伙伴,可以说www.hetushu.com囊括了各种形式类型,这对于华侨城方面的吸引力应该相当大才对,他们这样私下相互摸底沟通,要比我们去主动为他们拉郎配效果要好得多。”
宋大成被陆为民说服了,但是还有些担心:“陆书记,你就不怕这些家伙联起手来先达成一致意见,最后联手逼迫我们让步,让县里利益受损?”
焦正喜也插话赞同潘晓方的意见,他也觉得现在陆为民似乎很有点年轻气盛的架势,似乎招商引资取得了一点成绩,就有些张狂无忌了,对地区这边的意见也是经常顶撞叫板,这让他也有些不悦,不过看在自己儿子和昌达实业的关系上,而陆为民对昌达实业的帮助也不小,所以他也一直隐忍着,但是今儿个他觉得陆为民有些过了。
陆为民顿了一顿,沉吟道:“这肯定难以让地区满意,尤其是古庆那边的产权改制和兼并搞得轰轰烈烈,产值也迅速拉起来,我们这边光是眼下这点东西,不好交差啊,所以我们得尽力促成华侨城与我们的合作有一个协议,哪怕是年后再来实施,至少我们也是一个交待。”
陆为民说得很委婉,但是意思却很明确,地区会见也好,款待也好,没有必要搞得太张扬太夸张,简朴一些,素淡一些,也许能给对方留下的印象更好。
古庆今年的表现可谓一鸣惊人,几大煤矿在推进产权转让兼并整合之后,和-图-书又启动了产能扩增工程,产能迅速扩大,这也直接带动了古庆经济高速发展,事实上古庆经济并没有大问题,主要在于中小煤矿的产能整合上,魏宜康去了之后抱着尚方宝剑,大刀阔斧的推进兼并重组,三个月时间就完成了重组,从十一月开始煤炭产能迅速提升,磷矿的整合也进入收尾阶段,加上他提出的东出战略也给当地煤磷资源开发带来更大契机,也吸引了不少资本进入,古庆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
宋大成一惊,“现在把风透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去接触?那万一他们先就说好了呢?”
“焦专员,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感觉,不一定对,一切还是以地区的意见为准。”陆为民也懒得多说,愿听则听,不愿听则罢,自己尽了心也就问心无愧了。
这一点上,宋大成也感同身受,作为县长,他对陆为民的努力用心是心知肚明的,陆为民也为了阜头的发展煞费苦心,但阜头比不得古庆,加上原来留下的烂摊子,陆为民能做到现在这一步已经相当难得了,而且宋大成也坚信,到明年这个时候,阜头就绝对能展现出不一样的风采来。
最终孙震决定还是以行署的名义在御庭园设宴款待华侨城集团,而估计地委那边也要搞这么一出形式,陆为民的意见并没有得到认可。
说实话,潘晓方没想到陆为民再度给自己上了一课,一上来就是一个更大的手笔,和图书那份苦涩味道让他简直难以下咽。
这也给大垣和阜头带来了巨大压力,尤其是陆为民。
见焦正喜也这么说,陆为民心中叹了一口气,看样子无论是焦正喜还是孙震都对自己有些看法,再加上有潘晓方这根搅屎棍在里边搅合,这气氛就越发显得沉闷。
“为民书记,是不是说得太夸张了一点?华侨城的客人也是人,地委行署盛情接待,他们不会还会因为这个原因而反感吧?”潘晓方插话了,他瞥了一眼几位领导,慢悠悠地道:“都是中国人,我们中国人都讲求礼尚往来,人家不远千里来我们这里,我们随随便便打发了,这不仅显得我们不懂礼数,也会让人觉得我们接待不热情不够尊重不是?”
焦正喜和王自荣目光都落在陆为民脸上,潘晓方脸色也有些复杂。
从行署出来,宋大成见陆为民兴致不高,试探性地问道:“陆书记,我们把心尽到也就罢了,华侨城方面不喜欢这些做派,地委行署那边愿意这么做,也只有由得他们,胳膊还能拗得过大腿儿?反正也就是一个形式,会谈,吃饭,过了也就过了。”
“是啊,老潘说得对,最起码的礼节我们还是要有,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代表了我们地区的意思,也不耽搁什么,体现一份心意,是不是?”
潘晓方是真有些羡慕陆为民,这家伙给夏力行当秘书时间不到一年,怎么就那么得夏力行的欢心,夏力行不但在走之和_图_书前替他硬生生提上了副处级这个关键的台阶上,而且还为他留下足够的人脉,否则陆为民凭什么走得这么顺?
“孙专员,我接触过华侨城方面的客人,以前也接触过台湾和香港方面的投资商,我感觉他们其实并不太在乎那些仪式啊宴请啊,相反他们觉得如果少一些这方面的应酬接洽,早一些接触实质性的谈判,他们会更满意,当然,并不是说他们不喜欢领导重视,领导只要出面接见,他们觉得就好,能促进下边具体谈判尽快推进,这样最好。”
华侨城啊,那可是全国闻名的大型国企啊,陆为民这家伙怎么就能搭上线呢?他听说似乎是陆为民私人的关系联系上的华侨城,这让潘晓方内心更加憋屈,这家伙哪来那么多关系?难道是夏力行帮他牵的线搭的桥?似乎也只有这种可能了。
“这种可能性当然存在,但是我们现在要分清楚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对于我们来说,目前最重要的是要把青涧资源开发出来,吸引更多的资本进来投入开发。地委行署对我们压力很大,台商电子工业园区那边虽然投入不小,进展顺利,但是我估计至少也要明年下半年可能才会陆续投产,所以在此之前,也就是园区市政建设和厂房建设对建筑业的拉动,加上阜临公路和阜双公路建设,事实上我们都清楚今年阜头真正拿得出手的东西都还见不到,经济增速主要还得靠建筑业拉动。”
见几个领和*图*书导脸色都不是很好看,陆为民歉然的摊摊手:“可能我这话有些不合时宜,但是这是我的由衷之言,沿海地区那边人讲求效率,不太讲求形式,正如他们所说,他们是来赚钱的,不是为了来吃饭享受的,得有价值的事情才值得他们花心思。”
陆为民在双峰的表现绝才惊艳,也正是凭着在双峰的表现陆为民才能从那么多候选人中胜出,但是到了阜头之后,却没有能看到多少让地区领导感到满意的成绩,即便是鸿基集团项目群,也拂逆了地区的意图,弄得不太愉快,所以这种情形下,如果阜头仍然这么无声无息,陆为民承受的压力就相当大了。
陆为民一边走一边叹息,“可好心被人当驴肝肺啊,算了,咱们做咱们的,归根到底华侨城是和咱们打交道,而不是和地区这帮人浪费口水,咱们的表现才是最重要的,回去之后,你把龙飞和冯西辉给盯紧一点,让老丁把陆海集团那边公路建设进度和质量也要盯着,我估计华侨城方面肯定要去看道路状况,另外,我也在考虑省旅开司、陆海集团以及嘉桓公司那边,也许我们可以先把风透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去找路子和华侨城接触,我觉得这样也许可以让他们相互之间来相互探底,我们坐壁上观,也许对我们更有利一些。”
※※※※
怨念满腹,但潘晓方却也只能暗叹自己时运不济,昔日的下属,现在已经隐隐压自己一头,这份滋味委实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