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二十节 辩解

“专员。”
王自荣也没有想到陆为民在行署里边的印象居然如此不乐观。
孙震默默点头,示意王自荣继续。
王自荣并不认同这种观点,在他看来,经开区该不该发展,肯定该,需要不需要扶持,也需要,但是这种扶持却不是建立在牺牲其他县市的利益前提下,地区可以在政策和地区从省里获得的一些资源项目上予以扶持,但是却不可能去强行劫夺本来就是其他县市的项目资源来灌溉经开区。
孙震陷入了思索,好一阵后,才点点头,“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我们没有必要和地委那边一模一样,那样华侨城方面可能也会觉得疲倦厌烦,冷餐会,嗯,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方式,那这件事情自荣你和晓方好好筹措一下,就按你的意思来办吧。”
“你说。”孙震似乎料到王自荣要谈什么,不动声色的道。
孙震不是不清楚行署里边对陆为民的看法变化,陆为民最初在行署里边也是颇为看好的,尤其是他在担任双峰县长时,焦正喜也好,陈鹏举也好,都对陆为民印象不错,不知道陆为民怎么到阜头之后,和两人关系也就迅速恶化了,但这都没什么,孙震对某人的观感是不会轻易因为其他人态度变化而变化的,他有自己明判是非的标准。
“省委组织部贺锦舟副部长对阜头开展的‘三项活动’对改善阜头投资环境这一变化相当看重,省里《党建之声》也专和图书门有贺锦舟副部长的一篇文章,就是探讨阜头开展‘三项活动’带来的可喜变化,但是我感觉经开区那边开展‘三项活动’纯粹是流于形式,根本没有领会到‘三项活动’的精髓要旨,一阵风而过。”
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可能陈鹏举对陆为民有些看法,毕竟陆为民拂逆上意拿走了鸿基项目群,他们认为如果阜头发扬风格或者地区强硬一些,鸿基项目群是完全有机会落户经开区的,至于之前阜头为此做了多少工作则不在他们考虑之列,要知道经开区可是地区的幺儿,而地区也一直在强调要把经开区打造成为丰州地区经济发展的发动机和龙头,那么无论是在政策还是资源抑或是项目上,有意识的向经开区倾斜就是必须的,否则经开区凭什么能发展得更快一些?
“专员,我觉得有些单位不思自己如何打造好自己的创业投资环境,不谋划如何去吸引招揽外来投资,不认真规划适合自身发展需要的路径,却一门心思想要依靠上边的政策或者项目扶持,我觉得这种心态就有问题,这样日后即便是有机遇降落在他们头上,他们也很难抓住。”王自荣坦然道:“我觉得阜头在这方面就做得很好,鸿基项目搁浅了,甚至大家都已经绝望了,彻底放弃了,但是阜头新一届班子就能锲而不舍不屈不挠的继续联络沟通,抱着一种永不言弃的态度hetushu.com来争取,最终才取得了这样的成功,我觉得在这个项目上,阜头没有什么可指责的,像华侨城,也是陆为民通过他自己同学私人关系去挂上线的,现在还无法说成功与否,但是他这种殚精竭虑寻找机会的精神我觉得就值得嘉奖。”
应该说不少人内心深处也还是赞许陆为民的做法的,一个县委书记如果不能为自己所在县谋事,而是随便屈从于上边压力就把县里利益拱手让出,那这个县委书记根本就不合格。
“嗯,专员,我想谈一谈陆为民和阜头的事情,也关于华侨城的事情。”王自荣想了一想,抬起目光平静的道。
“鸿基项目群的事情我觉得虽然过去了,但是很多人都对陆为民隐瞒不报有些不满,而经开区更是觉得阜头抢了他们盘中菜,但是我要说一句,就凭我和鸿基方面的接触,以经开区现在的态度和工作作风,他们不太可能竞争得过宋州和宜山。”
孙震皱了皱眉,这才淡淡地道:“自荣还有什么事儿么?”
这种观点在经开区班子里边甚至在地区一些领导心目中都很流行,经开区就是地区的门脸,其他地市的经开区都是各自所在地市发展最快的一极,但是在丰州这却成了隐痛,产业上的短板和规划上的零乱使得经开区一直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道路,现在已经落后了,要想发展起来,就必须要有所倾斜,有所扶持,哪怕和图书是牺牲其他县市一些利益,也是必须的。
“我觉得咱们对阜头,也就是对陆为民的看法好像有失偏颇了,连带着对阜头方面的一些做法意见也有点儿片面偏激了。”王自荣似乎没有在意孙震的表情变化,自顾自的往下说:“我在淮山当县委书记时也接触过一些港台和沿海那边来的投资商,嗯,怎么说呢,他们的确也希望地方党委政府领导重视,但他们更注重实际的东西,接待这方面固然也需要,但是他们尤其看重地方党委政府在和他们谈判中表现出来的作风和效率,特别是在项目落实这些方面地方党委政府的步骤措施,这些才是他们最为关注的,相反有些时候他们对地方政府过分注重形式上的表现还会有些反感,认为这是在浪费时间,甚至觉得华而不实,这一点上我觉得陆为民的看法没错。”
陆为民没有及时向地委汇报阜头与鸿基谈判的进展情况,理由是前期成功几率不大,需要进一步谈判,希望等到有较为明显进展再来汇报,这也说得过去,地区可以批评阜头做法欠妥,但是绝对说不到上纲上线的层面。
“不,专员,你误会了,我没说不合适,我只是觉得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在方式上变化一下,不要搞得那么复杂,也不要搞得那么繁琐,比如我们可以以一个冷餐会的形式大家聚在一起,吃饭、座谈一并解决,也比较轻松随意,沟通也更容易。”http://www.hetushu.com这只是一个由头,王自荣的想法是要和孙震谈一谈陆为民的问题,“我觉得地委也要这么搞,我们没有必要和他们一样,而据我所知,沿海地区也比较流行这种方式。”
见王自荣依然是意犹未尽的模样,孙震这才意识到刚才王自荣怕是还有其他话题,可能就是关于陆为民的,什么时候陆为民也如此得王自荣的看好了?
所以王自荣没想到焦正喜和潘晓方都是对陆为民的态度有些微妙,孙震似乎也受到一些影响,所以王自荣在跟随焦正喜和潘晓方离开孙震办公室之后,走了一圈又倒回来,他想和孙震谈一谈,谈一谈关于阜头和陆为民的事情。
王自荣觉得陆为民所做的并没有什么错,竞争无处不在,那么竞争也就不择手段,只要合理合法,至于合不合情,则不再考虑之中。
“专员,阜头今年的表现应该是相当不错的,我认为丝毫不亚于古庆,而且我觉得如果没有陆为民的执着坚韧和孜孜不倦,阜头无法取得现在的成绩。”王自荣终于调整好了自己想要说的内容,开始阐述自己的观点。
“你也觉得行署设宴款待不合适?”孙震冷冷的道。
王自荣点点头,进来坐下,一时间却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斟酌措辞。
现在行署里边,焦正喜和尤行理都是老滑头,滑不留手,焦正喜更是经常阳奉阴违唱反调,谭德凯似乎对他被调整不在分管经开区非常不满意,现在www.hetushu•com工作也是说不上来,总有点儿懒散的味道,陈鹏举似乎则显得有些浮躁,或许是经开区的几度失手也让他心烦意乱,加上和高初之间的蜜月期迅速消失,取而代之是相互的攻讦。
“他们现在的招商引资不尽人意,却觉得他们可以把鸿基项目群引入,似乎觉得只要阜头放手,他们就能行,他们可以稳压阜头一头,但是他们却忘了阜头怎么能够力压宋州的麓溪和宜山的宜城,难道说经开区觉得他们可以比麓溪和宜城强?我觉得地委行署在这项工作上做法是明智而正确的,交给阜头,可以取得成功,但是真要交给经开区恐怕就会收获失败了。”
因为这很不公平,而且只能起到副作用,缺乏在市场大潮中与其他县市竞争的经历,这个经开区就永远患有软骨病,永远都需要扶持,而这是不可想象的。
孙震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但是王自荣是他的副手,而且也是他比较信任的副手,对他的话,他得认真倾听思考。
这一切似乎都不太好,现在也唯有王自荣算是行署里边对孙震最为支持,也是孙震最值得信任的角色,虽然他也知道王自荣和李志远的关系同样不错,但是这并不重要,就这个层面来说,孙震现在需要的是在工作上值得信任并能够为自己分担责任的角色。
“哦,自荣啊,进来坐。”孙震看到王自荣又倒转来,略感诧异,但脸上却为表露出什么,只是平静的点头示意对方进来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