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二十二节 敌人们

虽然和陆为民接触不多,但是陆为民招商引资搞经济工作的能力确实相当厉害,这一点魏宜康在担任丰州市长时就很花了一点心思琢磨,像双峰县确立医药和机械制造加工产业作为全县重点培育的支柱产业就是一个相当经典的举措,当时谁都不相信双峰这么折腾能有什么收获,但是两年后双峰已经成为全地区乃至整个昌东昌南医药产业总产值第一大县,机械制造和加工业一样是蓬勃发展,在全地区甚至压过了丰州市这个近水楼台,陆为民的前瞻和规划构思能力无人能出其右。
魏宜康到没有太多幸灾乐祸的兴致,古庆的发展势头应不可阻挡,尤其是在和浙西那边协商好打通到柯城的东出通道之后,古柯公路正在紧锣密鼓的规划当中,这条道路将会把古庆在全地区中交通区位的短板彻底弥补,让古庆的地理位置优势陡然凸现出来,下一步他有这个信心让古庆经济更上一层楼,也许前两年看双峰,这两年就该是看古庆的时候了。
※※※※
魏宜康对陆为民的看法到没有那么简单。
主任摇摇头,这个陆为民有点儿恃宠而骄了,觉得自己无往不利,其实还是仗着原来地委书记夏力行给他留下的人脉资源,仗着原来地委组织部长安德健给他的支持,才为所欲为,现在这两人都不在了,还不知收敛,吃亏受挫是迟早的事儿。
和图书不太清楚,但是有两点确实准确无误,第一,华侨城方面对这一次考察不是很满意,有人亲耳听到华侨城一位高管说对这一趟行程安排非常不满,说老总有些冒火,没多少兴致来谈正事儿;第二,华侨城方面的确没有和阜头方面正式进行谈判,和上一次华侨城方面与阜头方面进行两轮正式会谈的情况截然不同,只是做了一个比较粗浅的接触,甚至根本就没有正式谈判,华侨城方面就离开了。”
陈鹏举对高初不正常的情绪皱了皱眉。
“我得到的消息,听说是阜头方面故意把省旅开司、陆海集团有意要投资开发阜头的意思透露给华侨城,弄得华侨城非常恼火,觉得阜头方面是有意借这一点来施压华侨城,所以对阜头方面很不满意,认为阜头方面没有诚意,不重视华侨城,而现在省旅开司那边传出话来,他们现在无意进入阜头开发,我也了解过,现在省旅开司的主要精力都扑在骑龙岭风景区的开发上去了,根本拿不出多少资金来开发,所以陆为民用这一手来要挟华侨城纯粹是自找没趣。”
高初平时的表现还是不错的,虽说经开区这两年的发展很不顺,但是陈鹏举清楚实际上经开区今年本来是有些机会的,郭怀章提出的发展电子产业作为经开区的支柱产业,全力围绕电子产业发展抓好招商引资,这和_图_书个想法是很有见地的,但是郭怀章七月调整到丰州市担任副市长,这边工作就停滞了一段时间,而且也没有人能把郭怀章的工作续上。
高初在做抓具体工作上能力还是弱了一点,所以就耽搁了,而阜头横空出世把鸿基项目群一下子揽到了怀中,就把经开区置于一个尴尬境地。
陆为民也的确在这方面还欠缺些经验,虽然未必要去韬光养晦,但是某些方面的配合造势是必不可少的,地委行署都那么重视,你阜头县却显得孤傲不群,这一旦出了问题,板子自然会打到你头上。
“如果真是这样,陆为民可就有难了。”陈鹏举颇为感叹地道:“地区对华侨城满怀希望,尤其是华侨城带来的标志性意义难以想象,李书记和孙专员都对这一点很看重,如果这么无疾而终,又没有一个说法,真还不好交代。”
前期做了不少工作,甚至都有那么几家有些落户意思了,这一下子都没了消息,后来都陆续到了阜头,原因无他就是因为鸿基的吸引力,而产业吸聚带来的交通物流、技术人才互补等诸多优势让这些中小企业难以抵挡,现在经开区就面临一个艰难态势,怎么来调整局面。
这也难怪高初对阜头和陆为民满怀怨念,这一重击连素来觉得自己心胸还算宽广的陈鹏举都对陆为民很有看法,只是高初喜欢形诸于色,陈鹏举却www.hetushu.com不愿意在这种毫无意义的背后诋毁上多花心思,他宁肯在领导面前直言不讳的指出来。
从地委行署那边到各个县市区,消息不胫而走,而带来的冲击波迅速向四周扩散。
“哼,陆为民这个骄狂无忌,吃纰漏栽筋斗都是迟早的事情,他还真以为他们阜头就是聚宝盆了,谁来都得要听他的,一切都得要围绕他为中心,也不想想,人家华侨城是什么来头?有点儿关系就可以趾高气扬颐指气使了?”高初悻悻地道:“鸿基集团问题上他可以摆我们一道,现在总怪不得别人摆他一道了吧?”
“那不是咋的?这么大的项目,阜头方面却显得满不在乎,我听说他们连宴请都是相当简单,一点都显示不出重视,人家心里会怎么想?这样怎么招商引资?现在好了,事儿弄砸了,日后怎么办?”
“上一次华侨城还和阜头县委县府那边谈了两次吧?”陈鹏举喃喃道,心里的感觉也有些复杂,“怎么会这样,陆为民在搞什么名堂?为什么不留住他们,就算是谈不成,也要知道人家究竟对哪些方面不满意才对,以便日后好改进啊。”
华侨城方面根本就没有和阜头方面进行谈判,而是在粗粗看了一看之后,就直接离开了昌江,这个消息迅速在整个丰州地区传得沸沸扬扬。
“看样子这回陆为民怕是难得向地委交待了,这小子,风光和-图-书了好几年,今儿个终于要受点夹磨了。”魏宜康语气里显得漫不经心,“上一次鸿基的事情这小子就和地区里边有些领导闹得很不愉快,这一次他又是逼近了才向地委行署汇报,如果不是华侨城影响力太大,地区里边骨节眼儿上不愿意多生事端,才忍了他,如果煮熟的鸭子真的飞了,那陆为民就有点儿不好说了。”
“的确走了,蔺秘书长和潘秘书长那里我都问了,的确没有和地委行署这边联系,就直接走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华侨城的考察团没有和阜头方面进行任何一次实质性的正式谈判对话,听说只是零星的一两个人和陆为民、宋大成接触过,好像时间都不长,应该谈得不是很愉快。”高初脸上很平静,嘴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内心却是无比的愉悦,简直比三伏天喝冰冻绿豆汤还爽。
“真的走了?”陈鹏举也有些不敢置信,几乎要站起身来,“也没和地委行署这边打个招呼?这怎么可能?”
陈鹏举摇摇头,鸿基集团的事情大概都成了高初心里的魔障了,时不时要跳出来,让高初情绪失控,阜头方面有责任,但是经开区这边工作没做到家也是事实,人家阜头为什么能在地区屡次做工作都无功而返之后继续不屈不挠的跟进,为什么经开区这边就听之任之了,这就是差距,虽然陈鹏举对地区未能在鸿基集团重新有意到丰州地区来投和_图_书资时果断接手交给经开区有看法,但是他也得承认陆为民带领下的阜头班子战斗力和意志精神值得学习。
但是陆为民的才华虽然屡屡被证明,但是作为如此年轻的县委书记,他的这些才华能力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质疑,这些人都会把陆为民的成功推到夏力行给他留下的人脉资源,推到安德健对他不遗余力的支持上,所以现在在夏安二人都已不在的情况下,陆为民很容易受到来自外界的攻讦,尤其是在工作中受挫的时候,这种声音就格外响亮。
自己这个主任的消息还是相当准确的,能当县委办主任,连这点消息渠道都没有,也就有点儿不称职了,而且对方获知的消息和自己获得的情况也是一致的。
“怎么会这样?”魏宜康讶然,从办公桌上的文件堆里抬起头来,问自己的县委办主任,“我觉得陆为民不是这样草率的人啊?华侨城是什么来头,他很清楚,这样大一个金主儿,他们怎么会没抓住?”
一脸兴奋的县委办主任说不出的痛快,魏宜康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县委办主任内心在兴奋个啥,阜头如果把华侨城这个项目拿下了,那么以华侨城方面的实力,砸进来几千万不算啥,那么今年阜头加上前期鸿基集团项目群的投资,那么就很有可能压倒古庆一头,在招商引资工作上拔头筹了,而如果没有华侨城这个项目,那么古庆胜出一筹的可能性就很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