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二十六节 铸错?得偿所愿?

他冻醒时头仍然是懵懵懂懂的,旁边睡着的女人无疑就是隋立媛了,他还记得自己睡下去之前这个叫自己为民的女人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温合适的蜂蜜水,这也是隋立媛的惯例。
几乎是用蚊蚋般的声音仰着头把自己的嘴附在紧贴着自己颈项的身后男人耳边上,江冰绫无比羞涩地道:“我还在安全期……”
再看看眼前蓬松的秀发,陆为民心中忍不住暗叫一声糟糕,隋立媛时那种乌黑柔顺的长发,要么就是一个发髻包,要么就是彻底披散下来,而眼前这个女人却是蓬松的披肩发,随缘的肩头是圆润丰满的,而这个女人却是光洁腻滑的,而入手的乳房虽然也是肥润坚挺,但是却和隋立媛生过孩子的那种丰软饱满有不小的区别。
糟糕!糟糕!糟糕!一连串的词语在陆为民心中涌起,酒后误事儿!他不否认他对江冰绫也是有些感觉的,但是却从未想过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与对方发生亲密关系,但是现在大错已铸,却奈之何?
想到“伺候”这个词儿的时候,江冰绫没来由的脸一热心里也有些说不出的怪异,蒲燕经常撩拨逗弄自己,说自己肯定在于陆为民当邻居时代就有“奸情”,否则不会与张海鹏离婚,说自己肯定是给张海鹏带了绿帽子,让张海鹏难以忍受,又觉得无法和陆为民竞争,才会愤然离开丰州回了黎阳,否则不会离了婚还要离开丰州,又说陆为民的确有值得傲娇的资本,有男人魅力,和*图*书说她如果年轻几岁,说不定都要主动去勾引陆为民了。
江冰绫这个时候才知道陆为民内心隐藏着如此多的东西,借着酒意,陆为民不无自我解嘲的说他自己现在正在经历着某种蜕变,一种为了适应生存的变色龙技巧,他不喜欢这样,但是却只能面对,甚至要主动去适应。
但是蒲燕倒是很少和自己谈到她在阜头那边的烦恼,除了说工作繁忙事情多外,倒是没有听说和领导处得不太愉快这方面的事情,宋大成是个比较实诚温和的角色,江冰绫清楚,蒲燕给宋大成当副手应该不会收多少夹磨,但是陆为民的性子可不那么好处,但是好像蒲燕这丫头倒是对陆为民赞誉有加,看样子也是处得挺好,陆为民谈到蒲燕时也是表示很满意,倒不知道蒲燕用什么办法把陆为民给伺候得这么好。
伴随着女人一阵阵痉挛抽搐,陆为民发现自己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身体,握住女人那对傲人豪乳的力道也变得大了起来,还沉醉在高潮中的江冰绫毕竟不是才识性事滋味的女孩子,自然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而背后男人似乎在犹豫什么,她也大略知晓一二。
虽然和张海鹏离婚与陆为民并无实质关系,但是内心深处自己未尝不是觉得像陆为民这样的男人才是值得真正值得依靠的男人,而不是像张海鹏那种整日里只知道沉迷于家庭生活而惧于在外面世界去打拼的鸵鸟。
背后的男人似乎并没有给http://m.hetushu.com她多少思考的余地,那只温软有力的大手在自己一对饱满的乳房上逡巡蹂躏,捻磨着自己最敏感的蓓蕾,让她身体下意识的想要蜷缩起来,但是没有让她反应过来,男人的手已经移到了她的腰上,滑入自己的内裤中开始揉捻着自己的私处,一阵前所未有的快感如电击一般穿透她的全身,禁欲太久她几乎在这种状态下就到了高潮,让她禁不住咬住被角才未叫出声来。
她是那种心思很灵巧感觉很敏锐的女孩子,陆为民对她的那种特殊感觉并非那种单纯的朋友,但是也不是那种男女之情,更像是那种听起来有点儿江湖味道的红颜知己,嗯,也还夹杂一点说不出的心照不宣,总而言之,就是那种介乎于好朋友和恋人之间的那种关系,但更多的是理解相知。
江冰绫在背后男人摸索着解自己胸罩锁扣时就惊醒了过来,她身体一僵,还来不及反应,对方动作很熟练,一下子就解开了锁扣然后就从腋下钻过来握住了自己的左乳,有力的揉弄起来,阔别已久的亲昵动作让江冰绫有一种惊惧、惶恐、激动、刺激的快感,从和张海鹏离婚之后她就在没有过男人,虽然经常在梦境中也有过那些荒唐的想法,也曾自己解决过寂寞难熬,但是每一次都会让她难受许久,而这一次……
在江冰绫很技巧的引导下,陆为民零零碎碎的谈了一些近期的工作,更多的则是他内心的情绪和压力的一www.hetushu.com种宣泄,对地委行署个别领导的不满,对地委行署对自己苛责的愤懑,都让他倍感压力和抑郁。
看见陆为民依然睡得很香,江冰绫心里放下了一些,两个人几乎是背靠背的挤着在睡了,江冰绫替对方拉了拉被子,也替自己拉了拉被子,就只能这么凑合着睡了。
这些话虽然都是些两个单身女人没事时候的玩笑话,但是的确勾起了江冰绫内心的一些绮思,要说对陆为民没有一点感觉那是假话,快一年的邻居,陆为民表现出来的坚毅体贴,都让江冰绫颇为感动。
这是陆为民对她的一种信任,这种信任也许包含了很复杂的感情色彩。
投效,输诚,这是陆为民一晚上不断提及的两个词语,但是江冰绫听得出,陆为民在提及这两个词儿的时候充满了无奈和反讽意味,似乎对他刺激不小。
似乎是得到了一个允许,这也意味着自己并没有未被对方的意愿,陆为民终于放下心来。
就在江冰绫还在克制自己的感觉避免太过丢人时,陆为民已经很自然的脱掉了江冰绫的内裤,而把自己的长裤也蹬掉了,一只脚探进对方两腿间,搂住对方温润的小腹,纵身一挺,便钻入了对方臀缝间湿热腻滑的花径甬道中,由浅入深由轻至重的耸动起来。
而随着神志越来越清醒,感觉越来越灵敏,陆为民越发感觉到怀中女人和隋立媛的不一样,但为时已晚。
仕途上的奔行未必就真是让人愉悦的,看看像陆为民这样和_图_书丰州政坛的明星人物,平时前呼后拥,风光无限,但内心深处一样有彷徨无助的时候,一样也是被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所束缚,弄得焦头烂额,甚至要用喝酒来排解压力,如果像自己这样的女性也走上这条路,只怕遇上的挫折困难就更多了。
进入下半夜温度更低,江冰绫被冻醒时才发现自己也要和陆为民争被子了,在家里她只准备了一床厚被子和一床薄被,薄被子就搭在两人身上,江冰绫觉得晚上不脱衣睡觉很难受,所以想了许久还是换了睡裙,只是没有取调胸罩,和一个大男人挤一床,再说陆为民睡得死,她也有些不习惯。
酒后的迷茫感让陆为民的思维显得有些迟钝,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身旁这个女人的不同,至少在最开初这一段时间他没有意识到,因为这个女人是背对自己的,昏黄的台灯让整个环境都显得有些朦胧,一直到陆为民渐渐在快活冲动中慢慢想起昨夜的一切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似乎铸下了大错。
他翻过身,手下意识的就钻了过去,对方穿着睡裙,他熟练的掀起了对方的睡裙手探了进去,怎么立媛还把胸罩戴上睡觉?脑袋里迷迷糊糊也没多想,手在对方背上摸索着解开了胸罩锁扣,然后重新沿着对方腋下钻过去,握住那只饱满的乳房揉弄起来。
看到陆为民沉睡中宁静的面容,眉宇间似乎还带着一丝思索的沉郁,倚在床头的江冰绫在心中暗叹一声,这样的男人却不是自己能企及的了,自己一www.hetushu.com个离过婚的女人,像陆为民这样前程无限的仕途明星想一想都是不现实的,她下意识地摇摇头,自己在想些什么啊。
向现实投降和妥协,把自尊和人格收拾起来放在一旁,陆为民嘴里时不时也冒出这样一句感叹,那种苦涩的滋味让江冰绫都觉得有些感伤,平时只看见陆为民意气风发挥洒自如的一面,却鲜有看得到陆为民情绪如此低落甚至有些落寞的一面,这还是那个昔日和自己当邻居时的那个言笑不羁的小秘书么?
看见躺在床上沉沉入睡的陆为民,江冰绫也有些茫然。
陆为民睡得并不像他表面上那么香,一晚上似乎都被梦境所包围,夏力行,安德健,孙震的面容轮流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下午和孙震的长谈更是碎片化的浮起在梦境中。
虽然内心惶恐不已,但是陆为民的身体却完全背离了他的理智,仍然贪婪的在这个女人身上放纵着,双手依然揉捏着女人胸前的那对玉兔,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直把江冰绫送入了云霄深处,那原本咬住被角的嘴唇虽然竭力压抑,但是鼻息间咿咿唔唔的腻人鼻音无疑证明女人已经步入天堂极乐。
陆为民在喝酒之前并没有说多少其他,但是江冰绫很敏锐的觉察到陆为民心里有事儿,她对陆为民在心里有事儿的时候想到了她也有些微微心动,还有一点儿自得。
也正是基于这种有些怜惜和同情的心态,江冰绫也陪着陆为民喝了不少酒,说一些宽慰对方的话语,帮助对方排解内心的烦恼和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