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二十七节 成熟的过程

“我们还没有那么古板,不过她不愿意到这边来,我回昌州的时间也很少。”
江冰绫和陆为民瞬间石化,江冰绫更是满脸惊惶,是蒲燕?!捉奸?!当然不是,可是蒲燕怎么这个时候跑到自己这里来了?
“哼,你是不是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像疯了一样,你不是有女朋友么?难道你们真是要等到结婚之后才做爱?”江冰绫仰躺在陆为民怀中,脸上再无平素那种简练精干的气势,取而代之是说不出的慵懒气息。
无论哪个女人都绝不愿意当谁的替身,她们最骄傲的无过于自己的魅力吸引到男人情不自禁,江冰绫也也不会例外,谁要是要以“弄错了”或者“睡昏了头”这种拙劣的理由来解释,那他无疑就是一个最愚蠢的蠢货,如果这个女人真的对你没有意思,你也不想一想,你怎么可能“恶行”得逞?
“所以你就跑来祸害我?”江冰绫脸又浮起一抹绯红,目光里有些嗔怪。
“你是和地委行署里边闹别扭?”江冰绫狠狠的扭了一把陆为民的胳膊,不再在这个话题上多说,否则只会越说越暧昧,越说越没底线了。
闹铃声打破了这种难得的宁静,江冰绫从来没有发现自己如此痛恨这个该死的闹铃,看到男人睁开眼睛,江冰绫伸出手按住床头闹铃的囧相落入陆为民眼中,说不出可爱,而那对调皮可爱的蓓蕾更是脱离了锦被的遮掩,在空气和图书中嫣红两点,俏然生姿。
很快湿吻就再度燃起了两个人之间情焰,急促的呼吸和相互的爱抚一点一点把两个男女再度带入了狂野的情欲之河中,而这一次显然比上一次更加火热爆烈,伴随着江冰绫主动替陆为民解开衬衣纽扣,而陆为民也掀掉了江冰绫的睡裙,两具或遒健或婀娜的胴体紧紧的融合在了一起,伴随着席梦思床的摇晃颤动,一去荡人心魄的小夜曲再度畅响。
江冰绫已经记不清两个人再度醒来的时间了,她只知道这一番酣畅淋漓的欢爱让她欲仙欲死却又疲倦不堪,只能紧紧的拥住身畔男人酣然睡去。
“不能打个电话请半天假么?”陆为民见江冰绫一脸正色的摇头,苦笑着坐起身来,“好吧,起床。”
清冷的空气让裸露在锦被外的胳膊变得有些凉,江冰绫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全身上下都如此舒爽过,虽然身体还有些酸软,但是那种阴阳调和后的滋润感让她觉得似乎连空气里的氧离子都富足了许多。
“你得偿所愿了?说!是临时起意,还是早有蓄谋?”感觉到男人的手在自己身体上贪婪的游弋,江冰绫也不愿意再做鸵鸟,微微侧过头来,盯着陆为民的眼睛,娇声问道。
江冰绫有些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体,避开陆为民的目光,岔开话题,“你昨晚好像心情很糟糕?”
微微发红的面庞上似乎http://m.hetushu.com还萦绕着那高潮之后的余韵,美眸间的情意挥之不去,虽然脸上还有些恼意,但是陆为民知道如果江冰绫真的要拒绝自己,自己就根本不会犯下这个迷人的错误,而现在似乎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哼,谁说得清楚?”江冰绫看了看床头上的时间,有些忸怩地道:“该起床了,要不一会儿就该迟到了。”
陆为民还在沉沉入睡,江冰绫看了一眼这个满脸沉静的男人,她很享受这种依偎在对方怀中的安全感,虽然这个男人注定无法陪自己一生一世,但是不是有话说得好么?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也许自己追求的就是这种感觉吧。
没有给江冰绫任何回答,陆为民径直吻上了对方的樱唇,在江冰绫惊呼声中,狠狠的撬开对方的贝齿,贪婪的吮吸着对方的香舌,再度卷起一阵暴风骤雨,这就是最好的回答,而女人也就最希望这样的回答。
似乎感受到了身后男人的爱意,江冰绫原本还有些担心的心思渐渐放下来了,先前她不是没有怀疑陆为民是不是在半梦半醒之间把自己当做了他的女朋友,但是现在看来自己似乎有些多虑了。
两个人都有意避开了对方,背对背的开始穿衣,门外却响起一阵敲门声,“冰绫!冰绫!”
“冰绫,还没有睡醒么?快点儿,我八点半还要开会!”蒲燕急匆匆的声音在门外和-图-书响起,“我要换件衣服,快点起来开门!我时间来不及了!”
陆为民也听出了是蒲燕的声音,吓了一大跳,看了看江冰绫,又看了看时间,才八点钟不到,江冰绫闹铃是设定在七点半的,这女人怎么这个时候跑到冰绫这里来了?
“嗯,真不是有意,纯粹情难自禁。”陆为民捧起江冰绫的脸颊,抿抿嘴,用鼻子嗅了一下,“我喜欢这种味道。”
“对不起,昨晚是不是弄疼了你?”陆为民轻吻了一下对方的耳垂。
“那怎么可能?蒲燕和我可是纯粹的同事关系,冰绫,你这脑袋里怎么会想到蒲燕?”陆为民怔了一怔,“不至于吧?”
这个家伙显然是早就对自己“心怀不测”,起了觊觎之心,只不过利用了这样一个机会来达到目的罢了,表面上虽然有些让人羞恼,但是江冰绫内心却还是喜悦远多于恼怒的。
“嗯,有些烦躁,不过到今早就好了。”陆为民若有所指的眨眨眼睛,逗得江冰绫脸又红起来。
这种非自愿形式的输诚让陆为民有一种屈辱感,但他知道这是每个人成熟需要付出的代价,只有当你能够很淡定的丢掉那一切时,你才是真正成熟了,至少现在自己还做不到,心里的隔阂也需要一些时间才能磨蚀掉。
陆为民轻笑,“我会努力,但是有些时候冰绫你也知道……”
陆为民笑了笑,江冰绫是知道甄妮的,只不过她并不认识甄妮和-图-书,也不了解甄妮的情况。
昨天的感觉的确让陆为民有些难受,虽然前世记忆中孙震是一个值得尊重的领导,但是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自己尊重孙震并不意味着自己就愿意在某种特定环境下去投效他。
江冰绫也意识到昨天恐怕对陆为民来说是一个很总要的日子,应该说对陆为民的心理上好像都有些一些影响,正如他自己所说,他迈过了一道坎儿,她甚至听到陆为民躺倒在床上入梦时喃喃自语地说了一句,卖过一次就是婊子,似乎不在乎卖第二次了。
身体彻底放松下来的陆为民头脑立即就回到了迅速转动的状态,怎么来应对这种场面对他来说虽然是第一次,但是却也并非毫无脉络可循,女人都是需要哄的,江冰绫并不知道先前自己把她当做了隋立媛,这一点便是打死陆为民,陆为民也不会承认,哪怕江冰绫有些觉察,陆为民也得帮她释去疑心,否则那对一个女孩子的打击就太大了。
鼻息间咿咿唔唔几声之后,原本假意要推阻陆为民更加猛烈动作的柔荑也变成了搂抱,先前虽然一番恩爱缠绵,但是两人却还未有过这样亲怜密爱,尤其是这样的深度湿吻,而现在这一切界限都已经跨越,而接吻也往往就意味着女人无论是从身体还是心理都已经接受了你。
“下不为例。”话一出口,江冰绫觉得自己有些软弱,甚至还有点儿诱惑的味道在其中,“以http://m.hetushu.com后你再敢这样,小心我……”
“那就好,如果,我是说如果以后你真的觉得自己过不去,嗯,还是来找我吧。”江冰绫几乎是鼓足勇气才说出这番话,看到陆为民眼中喜悦的笑容,江冰绫羞得扭过头,“我是怕你去祸害别人,蒲燕可是我的好朋友,你千万别……”
在陆为民目光注视下,江冰绫才发现自己的囧态,一只手忙着想要掩住暴露的春光,忍不住尖叫一声,“啊!”,陆为民却没有给对方机会,两手捂住对方那颤颤巍巍的翘乳,让江冰绫身子顿时瘫软下来,钻入自己的怀中。
陆为民不说话,只是紧紧的拥住对方身体,静静的亲吻着江冰绫的后颈,耳垂,发梢,双手依然很温柔的爱抚着女人的身体,尤其是那对傲人的玉球,他更是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自己的热爱。
“说不上,我都说了,人总难免要生活在偏见和嫉妒中,或许我的表现有些让人看不惯吧,我也知道,但有些事情却不是我能改变的,我会努力去适应。”陆为民淡淡地道:“都过去了,心理上那一关我已经过了,我想我现在比昨天强大很多了,嗯,真的,承受能力至少增加了一个倍数。”
当自己嘴里吐出那句话之后,江冰绫才意识到自己是如此大胆放纵,竟然能向一个第一次欢好的男人说出这种话来,羞得几乎要全身都紧缩起来,然后陆为民接下来的动作却让身体紧绷到了极致才又彻底舒缓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