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二十八节 站队

“还有胸罩。昨晚出了一身汗,胸罩也润了,穿着一点儿也不舒服,换一个,我自己来选。”蒲燕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自顾自的道。
“我来替你拿。”江冰绫不动声色地站在了大衣橱前,然后微笑着道:“燕姐你刚从阜头赶过来,也累了,坐一会儿,喝口水吧,我来替你拿。”
“冰绫,你在屋里边鼓捣着干啥?这么久才开门,莫非是和哪个野男人在床上被我逮住了?”
跨越了那道心理门槛,陆为民内心反而宁静了许多,迟早要走这一步的,唯一不同的是可以选择自己能够接受的,这不算超越底线。
江冰绫的大衣柜里出了大衣和风衣外,柜子里右边最下边还有一格抽屉,就是她放内衣的,胸罩和小裤都放在大衣柜下边的抽屉里,蒲燕对这个情况也清楚,所以轻车熟路的直奔大衣柜而去。
“燕姐,别瞎说。”看蒲燕根本就没有注意自己的表情,江冰绫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装出一副刚睡醒的模样,打了一个呵欠,“怎么了,怎么想到我这里来换衣服了?”
这一切让躲在大衣背后的陆为民看得叹为观止,江冰绫的冷静和临场应对,简直堪称完美,从开大衣柜的门到一脚提包,再用衣服盖上,最后到弯身拉开抽屉拿出胸罩,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没有半点停顿。
一夜的荒唐,并没有带给他多少疲倦,相反一个女人倾心无http://m.hetushu.com疑是让人心旷神怡的,哪怕这个女人一样可能带来不少麻烦,但是陆为民相信江冰绫的睿智聪慧,对于两人来说,这种偶尔的甜蜜,能维系多久,他们都不知道,但是他们都渴望能够在可以品尝这份甜蜜时不去打扰它,而让这份甜蜜能更久远一些。
一直到蒲燕换完衣服匆匆离去,关好门的江冰绫才把大衣柜门拉开,凤目圆睁地看着从里边出来陆为民:“好看吧,看够了吧?”
“嗨,别说了,昨晚被拉去陪客人,两个岭南那边过来的投资商,不是都说岭南那边的客人不能喝酒么?没想到这还真有不一样的,一顿饭吃到九点钟,白酒喝了还要来啤酒,晚间还要去唱卡拉OK,空调开得又热,弄得我出了一身汗,可那边的衣服我才洗了还没晾干呢,这不就只有回来换,可走得匆忙又没带钥匙了,这汗腻在身上太难受了,就来你这里换衣服了。”蒲燕大大咧咧的进来把包往床上一扔,就直奔大衣柜。
来不及多想,江冰绫轻轻一脚将手提包踢到了一边,不动声色的把床上自己的一件外套拉下来盖住了皮包,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开抽屉,随手拿了一个胸罩给对方。
陆为民感觉得到孙震的言外之意已经流露出省委对丰州地委的工作很不满意,这意味着调整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依然悬在和图书李志远头上,三个县调整之后的起色表现也许只能是让这柄剑短时间内不会落下来,但终究会落下来,这也许是孙震的危言耸听,但是陆为民确认为孙震并非虚言夸大,而他透露给自己的这个意思也很明显,他孙震就是继任地委书记当之无愧的第一人选。
思前想后,江冰绫都没有想到什么地方能容纳陆为民,还是陆为民指了指大衣柜,江冰绫才算是眼睛一亮,这个老式大衣柜虽然不算高,但是容积不小,江冰绫的一件风衣和两件大衣都挂在里边,陆为民身体高了一点,但是蜷缩着进去也勉强能挤进去。
江冰绫和陆为民手忙脚乱穿着衣,一边还的想着怎么应对这一切。
江冰绫简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一拉开大衣柜就得要原形毕露,但是蒲燕已经等得不耐烦,再要不拿出来,只怕就真的要勾起蒲燕的疑心了,趁着蒲燕在解胸罩时,江冰绫以最快速度拉开大衣柜,正准备打开抽屉随便替蒲燕拿一个胸罩,却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大衣柜里滚落出来,江冰绫定睛一看,暗自叫苦,却是陆为民的手提包,不知道怎么落了出来。
“啊?!”江冰绫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没想到蒲燕竟然一进门就直奔大衣柜,这简直就像是故意来抓奸拿双的,下意识的惊叫起来。
这个暗示已经足够表明许多问题了,而他陆为民如果还不懂,那也许就真的该和_图_书被踢出门外了。
“你,你,燕姐,你说你要换衣服?”江冰绫一个箭步扑上前去,卡住了蒲燕的去向,“我帮你拿,你要换秋衣?”
蒲燕的手已经拉到了大衣柜的把手,听见江冰绫凄厉的惨叫吓了一大跳,转过头来,讶然问道:“怎么了,冰绫?”
“燕姐,我还没起床呢,你稍微等一下!”江冰绫一边忙着穿胸罩,一边寻找着内裤,昨晚一晚疯狂,内裤都不知道扔哪里去了,这个时候她也顾不得害臊了,勾着身子,一只手掩住胸部,小碎步跑到衣柜边上,拉开抽屉找出一天内裤,迅速穿上,只是那弓腰抬腿间妙相毕露,让站在床头上的陆为民也是眼热心烫不已。
陆为民望向了阳台,但是阳台太小了,两个平方,多站一个人都困难,除非马上从阳台跳出去,但是现在马上就快是上班时间了,外边时不时有人路过,被人发现那就真的成了偷香窃玉采花贼了。
几乎是把陆为民塞进大衣柜里,江冰绫给陆为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这才忙不迭的替蒲燕开门。
一句话就把江冰绫弄得满面绯红,忍不住擂了陆为民两拳,“你还敢说?!要被燕姐知道了,还不得剥了我的皮!”
江冰绫急得汗都出来了,而陆为民却也是有些着忙,这个蒲燕,什么时候不好来,这个时候跑到江冰绫家中来,这不是故意要出自己的丑么?
江冰绫这套房是典型hetushu.com老式一室一厅一卫,一个小客厅紧连着卫生间,而卧室略大,但也是一目了然,蒲燕已经是把江冰绫这里习惯了的,进来之后如自己家,这稍不藏好,就得要露馅儿。
陆为民咧咧咧,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没来由的飞醋吃得可真是有点儿夸张了,只是此时他只能摸着头嘿嘿傻笑:“说实话,比冰绫你的还是稍逊风骚。”
※※※※
“死丫头,这都啥时候了,还赖在床上?”蒲燕气哼哼地道:“快点儿,八点半我还要到行署开会呢。”
江冰绫原本想让陆为民去卫生间,但是想想蒲燕是从阜头赶过来的,这要万一想上厕所,这不也要出大乱子?
对于如何来改变丰州,孙震和陆为民的观念大体一致,要想改变丰州的局面,仍然只能通过改善投资环境,加大招商引资力度来实现,而要实现这个目标,关键还是在干部素质作风的转变,这一点现在并没有多少人真正意识到,陆为民自然不必说,“三项活动”本来就是他提出来的,而孙震则是真正意识到了这一点的重要性。
蒲燕进来的一句话就让江冰绫吓得花容失色,而衣柜里的陆为民也是吓了一大跳,这女人的嗅觉就这么灵敏?
素质作风的转变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收到效果的,持之以恒是必要的,但是现在对于丰州来说需要的却是立竿见影的效果,在这一点上李志远和孙震都一样面临巨大压和图书力,无论是谁来当这个地委书记,都会面临这个压力。
孙震总体来说应该还是一个想要有所作为的领导,当昨晚自己敞开心扉谈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孙震也略略吐露了他的心声,这符合陆为民的分析判断。
孙震也对目前丰州的局面很不满,李志远耽搁时间太久了,虽然今年七月的调整收到了一些效果,但是这种调整来得太晚了一些,而且孙震也认为即便是李志远也认为丰州需要一些改变,但是他仍然无法摆脱旧有思维的束缚,求稳平衡这种心态依然在他心目中根深蒂固,虽然迫于省里边的压力他不得不动手,但是每走一步,他都要观察半晌,这才走下一步,而对于丰州来说,又还有多少时间来等待和观察呢?
当然让陆为民心旌动摇的还有那蒲燕就这么面对面的对着自己把胸罩摘下,一对饱满鼓胀的奶子就这么颤颤巍巍的直对自己,然后大大咧咧的换上胸罩,期间甚至还用她自己的手掂了掂那对白腻腻的大奶子,直线距离不到三米远,那活色生香的气息几乎要扑面而来,差一点就要让陆为民鼻血喷出来。
“赶紧,我赶时间。”蒲燕也不客气,当着面就开始脱衣服,顺手拉开旁边的五斗橱,从五斗橱里拿出一件羊绒衫,丢在床上,三五两下就把身上外衣连带着羊绒衫脱了下来,只剩下火红的胸罩箍在一身雪白的胴体上。
陆为民回到县里时已经是中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