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二十九节 数据说话

陆为民对于这些非议倒是没有太在意,在他看来,回击这些传言非议的最好办法就是用实绩来说话,只有当阜头的产业真正发展起来,只有一笔一笔投资敲定落实付诸实施,最终产生出了效益,这些传言非议自然而然就烟消云散,而现在,就让他们去说个够,无外乎也就是给自己增添一些压力,陆为民自信自己这个县委书记再不济,地委那边再不满,恐怕也得要让自己干上一年半载,而那时候如果阜头仍然没有起色,那就真是愧对自己了。
“双峰和丰州市呢?”陆为民笑着问。
“这么早就出来了?”陆为民知道这几天县里边的人都在竖起耳朵听地区统计部门的数据,这不但是对全县今年工作的一个说明,更重要的是这也关系到全县干部职工的年终奖能拿几档。
当然这一方面是由于阜头的经济总量的基数太低的缘故,而另外一个因素则是因为包括阜头工业园区的多个厂区建设和二期市政建设、以及阜双公路、阜临公路等多个重大工程建设项目都进入了全面施工阶段,这些基建项目直接带动了一大批附属产业的繁荣,像商混、预制件等建材行业,像运输、餐饮、建模租赁等服务产业,都受到了相当强劲的拉动。
仅从经济增速来说,阜头95年的经济增速并不算慢,尤其是下半年经济增速更是迅速走高,从九月开始,经济增速同比增速都在百分之六和_图_书十以上,十月高达半分之七十三,而十一月和十二月经济增速都超过了百分之六十。
“古庆和大垣情况如何?”三个县同时进行了班子调整,陆为民也想知道那两个县的情况。
虽然拿下了诸如阜双公路阜头段和阜临公路工程,但是阜双公路阜头段被认为是炒冷饭,这个项目是迟早也要推进的事情,陆为民不过是借助原来结下的香火来演了一回戏为自己造势罢了,至于阜临公路,不少人则倾向于陆为民这是还在挖掘夏力行留下的人脉资源,属于江郎才尽的表现。
蒲燕脸上也是浮动着一层喜悦激动的神光,她得承认陆为民有这个底气,双峰虽然县委书记是曹刚,但是谁都知道双峰经济工作的总操盘手是陆为民,她在地委办工作就更清楚这一点,曹刚顶多也就是起到了定调子稳大局的作用,当然这份作用也很关键,遇上一个与你唱对台戏的县委书记,那一切都可能乱套。
而这还是在没有计入华侨城这边谈判的情况下,一旦华侨城这边真的能如陆为民所判断的那样能进入阜头合作开发,那么阜头明年的经济增速还会提升至少十个百分点以上。
“去年我们阜头地区生产总值是2.65亿,今年我们GDP实现了3.61亿,而到明年我们阜头工业园区的十多家企业都将陆续建成投产,而且还有多家企业正在和我们洽谈m.hetushu.com入住投资意向,明年我们的经济增速完全有希望冲到第一,甚至翻番也不是不可能!双峰前年的GDP和财政收入不都是翻番了么?那我们阜头凭什么就不能做到?”
“嗯,有陆书记这样说,我心里就更有底了,今年丰州市也还行,增速达到了百分之十九点二,排在第六,淮山第七,南潭今年排在末尾了,据说秦海基和顾鸣人都挨了尅,两个人在县里边也是公开相互攻讦,闹得不亦乐乎。”蒲燕笑吟吟的道,她显然知道陆为民和秦海基之间的过节。
“古庆几个指标都是全地区第二,经济增速百分之四十点八,财政收入增速达到百分之六十六,大垣只比我们略差,经济增速百分之三十三点九,财政收入增速百分之三十八点四,除了双峰,古庆、阜头、大垣包揽了全地区二三四名,排在第五的是经开区,增速也达到了百分之三十二,不过他们的基数实在太低了,税收增幅达到了百分之四十八……”
丰州地区的年终奖历来是要分档次的,只不过这种档次不是哪位领导一刀切,而是要根据每年各县工作实际表现打分来综合得出,而随着进入经济为王的时代,一切都要以经济发展为衡量标准,这也使得各县的竞争更为激烈。
“陆书记,数据下来了!”蒲燕兴冲冲的冲进陆为民的办公室,脸色因为兴奋而略微有些潮红,而因为几乎是小m.hetushu•com跑着进来,胸前双丸即便是被羊绒衫和文胸包裹着依然是跌宕起伏,让陆为民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一日这个女人就这么近距离站在自己面前,赤裸上半身,甚至还掂了掂她自己的双乳,那份诱惑刺激经久难忘,历久弥新。
“蒲燕,别妄自菲薄。不错我承认双峰底子不是我们阜头能比的,但是想想前两年的情形,你也还在地委工作嘛,和现在阜头有多大差别?我还是那句话,双峰能在我手上搞起来,那么阜头也一样能在我手上搞起来!”陆为民声音低沉,但是语气里却是充满了自信:“没什么大不了,基础差也好,基数低也好,也就意味着这是一片白纸,我们可以在这张白纸上按照我们自己的意图来绘出更中意的画卷来。”
对于陆为民来说,这半年来的努力他自认为自己是竭尽全力了,而作为自己身边的同事们也能认识得到这一点,但是对于外界很多人来,陆为民的光环正在渐渐褪色。
即便是在很多人眼中觉得颇为耀眼的鸿基项目群问题上,由于外界非议甚多,尤其是经开区方面的刻意诋毁,加上地区一些人的推波助澜,不少人也对阜头罔顾大局一意孤行的表现有些看法,加上签约这几个月来,台商方面因为不想刺激地委行署那边而在陆为民的要求下可以保持低调,所以也就渐渐淡下去,甚至还有不少人说,这几个项目其实就是台湾那边淘汰下来的m.hetushu.com垃圾项目,根本就是属于夕阳产业。
但是现在再来看看阜头这半年的表现,的确就有些黯然失色了。
政绩始终是考核一个干部的最关键因素,而经济指标则是核心,要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归根结底还是得要有过得硬的政绩来作底气。
“陆书记,双峰就别提了,我们是望尘莫及了,也许日后只有古庆能有机会追赶了,双峰去年经济增速达到了百分之四十八点三,财政收入增速实现了百分之四十九点二,这都在其次,关键是双峰的94年的经济总量是我们阜头的两倍多啊,现在差更是拉到了三倍,您说这样大的差距,我们怎么能追得上?”
蒲燕一边叹气,一边把头摇得给拨浪鼓一样。
想想在双峰那两年时间里陆为民表现的绝才惊艳,洼崮的强势崛起,俨然成为丰州地区第一镇,甚至连省经委都专程来调研洼崮的发展历程,尤其是洼崮如何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能造就“昌江药都”这一稍嫌夸张称号的前因后果,再看看机械加工和制造业在双峰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迅猛发展,一个工业强县已经在丰州大地上初具雏形,如果再给双峰三五年时间,加上旅游产业的红火,双峰纵然还无法觊觎全省经济十强县的地位,但是前二十强也许就能有双峰的一席之地了,而这也是丰州地委最引以自豪的目标。
蒲燕基本上没有提双峰,因为双峰这两年经济的高速发展基本上稳居全地区和图书第一,只要没有大的意外,其他县市区很难超越。
陆为民点点头,这在他预料之中,虽然阜头从根本上产业结构还没有调整过来,但是由于阜头经济总量基数相当低,紧紧凭借基础设施建设大投入带动建筑业和相关产业的拉动,就能实现超过百分之三十的经济增速,这也只有在阜头这样的经济弱县才能有这样的情况,换了在昆湖、青溪甚至宋州这样的地市,根本就不可能。
陆为民心里笃定得很,鸿基集团项目群进入阜头工业园区的影响正在逐渐显现,尤其是许多希望能和鸿基配套的企业都开始把目光转向这里,而阜头方面在这一点上的宣传也做得相当到位,既满足了鸿基方面的需要,希望来阜头与鸿基配套的企业落户得越多,越有利于鸿基的议价能力和日后扩大生产规模,也能有效减轻鸿基在附属配套上的投资压力,将更多资金投入到总装规模和核心部件生产上,这种相互吸引的影响将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都存在,而且在鸿基方面建成投产之后还会有一个更大提升。
“差不多了,统计局那边我找熟人一直盯着在,数据一出来,马上通知我们。”蒲燕并不知道自己曾经在面前这个小男人面前空门大开袒胸露乳,兴致勃勃的挥舞着手中的纸片,“我们去年经济增速百分之三十六点三,居全地区第三,仅次于双峰和古庆,财政收入增速达到百分之四十一,也是第二,次于双峰和古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