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三十一节 稳定局面

从宋州回来,陆为民就找机会去见了萧明瞻,但是那一次见面情况不是很好,萧明瞻听取了陆为民的情况汇报,但是未置可否,只是很平淡的指示阜头面临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纪检监察部门应当充分发挥作用,起到防火堤的作用,防微杜渐,将工作做到前面,责任很重,工作量很大,半句未提柯建设,这让陆为民也有些纳闷儿。
办公桌上的移动电话响了,陆为民一看是一个有些陌生的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下才接通:“喂,你好。”
在孙震出席了阜头县工作总结会之后,县里的气氛就变了许多,先前一些的一些传言也就烟消云散了。
应该说这种说法还是有些市场的,但只能停留于一些目光短浅者的群体。
选择孙震也带有一点投机色彩,丰州地区这几年表现不佳,如果地委书记被调整,行署专员能否接任地委书记,也值得商榷,这要看省委怎么来看待这个问题。
“杨主任你好!”
一进入1996年1月,也就意味着春节将近了,作为县委书记,陆为民可以不像去年担任县长那样再操心过多具体事务了,而一些务虚的工作则可以由副书记关恒代劳,他现在关注的只有两件事情,一件是纪委书记柯建设的去留,一件是华侨城是否会在春节前给阜头方面一个准信儿。
孙震的参加就代表着一个态度,意味着地委行署对阜头的工作是满意和认可的,这种姿态性的参加往往比任何hetushu•com言语都更有力,一下就涤清了阜头县委县府内部一些人的疑心。
季婉茹言外之意很清楚,意思就是如果不行,看能不能调到沙洲或者宋城甚至麓溪区里的小学就行,只要进城,陆为民没有明确回答,因为他杨达金不是一个空口说白话的人,他清楚自己和安德健的关系,他既然敢在自己面前夸口,那就应该考虑办不了的后果,如果对方真办不了,他也会给自己一个说法,所以陆为民也就只是应和着,没多说其他。
而自陆为民道阜头这半年来,地委行署领导来的也并不多,除了甘哲因为省委组织部来人的原因而在阜头逗留外,也就只有行署副专员王泽荣来过两回,像和陆为民关系不错的常春礼都只来过一次,也是上午来未到中午就离开了,这种现象落入有心人眼里也一样会引发许多猜测。
不过现在情况略有不一样,孙震来阜头参加工作总结表彰会,就是一个很敏感的信号,意味着地委行署对阜头县委对陆为民本人态度有所变化了,那么陆为民就可以再找机会和萧明瞻见见面,或许选一个更放松私下的场合会更好一些?
现在又是快一个月过去了,柯建设一直赖在医院里不肯出来,还很有点儿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意思,而陆为民也早就打定主意,这种货色日后留在县委里边绝对属于一个螺丝打坏一锅汤的角色,坚决不能让其留在阜头,哪怕花些心思也要把这http://www•hetushu.com个家伙个挪走。
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来阜头时间太短,威信尚未真正树立起来的缘故,虽然阜头在这半年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但无论是阜双公路还是阜临公路都还处于建设阶段,环城路和污水处理厂也同样是刚进入施工阶段,鸿基集团项目群要投产还要到明年下半年去了,所有这一切看上去都还只是一个开始,而以县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作为融资平台,县委县政府已经向地区农行、建行等金融部门贷款不少,不少人已经放出风来,说陆为民是在借债度日,要把阜头弄得负债累累,到时候他一拍屁股走路,留下的都是阜头本地人来倒霉吃亏。
宋大成的信任是建立在他知晓了自己的全盘规划,尤其是陆为民与中宣部办公厅某“要员”的密切联系,加上他深知陆为民和夏力行乃至陶汉的关系,所以相当放心,对于陆为民的这些动作虽然也提醒过,但是并不担心。
孙震在工作总结表彰会上出现带来的影响力让陆为民都觉得惊讶,从关恒和章明泉那边获得的消息都不一般,县里边原来还有些嘀嘀咕咕的声音一下子弱了许多,加之两台桑塔纳陆为民还是一咬牙一跺脚买到位送到了县人大和县政协那边,使得县人大和县政协那边的老家伙们一下子心气都顺了许多。
陆为民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心里虽然有些悻悻,但是他也得承认,无论自己在阜头干得多么出色,但是毕m•hetushu.com竟自己来阜头时日太短,加之人又年轻,而且一来也做了不少让地区那边不太舒服的事情,这也难免让人心怀疑虑,即便是如蒲燕、田卫东、赵立柱、糜建良等已经向自己靠拢进入自己麾下的诸人也多少有些心存疑忌,除了关恒和章明泉外,大概也只有宋大成对自己是毫无保留的信任了。
按照丰州地区这边的惯例,两个主要领导是只参加部分地直部门的工作总结表彰会,而不参加各县市区的工作总结表彰会的,各县市区的总结表彰会要么是副职参加,要么就自行召开。
达金?百家姓里有姓达的么?陆为民脑子里楞登了一下,但瞬间就反应过来了,是杨达金。
孙震来阜头的副作用也是有的,孙震不是地委书记,是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他和李志远身份不一样,他某种程度只能代表地委中的一部分意思,并不能代表李志远,但是在当初陆为民受到地委一致攻讦的时候,陆为民也别无选择。
现在阜头要想赶上去,除了一方面要力求在干部素质作风和创业投资软环境上独树一帜外,基础设施硬件建设上也不可或缺,只有建立在基础设施硬件条件与其他地区相若的情况下,你再以软件优势胜出,你才能赢得竞争,这也是陆为民和宋大成多番研讨后的共识。
他不会去选择李志远求得支持,先不说李志远会不会接受自己的输诚投效,即便是他接受,陆为民也不会选择他,因为从各方面的情www.hetushu.com况来看,李志远今年这一关也许勉强算是过了,但是大势已定,他的性格缺陷太过明显,在果决魄力上尤为不足,难以执掌丰州地区这样一个落后地区,不仅仅是安德健暗示过,陆为民通过从魏行侠那里获知的情况加上自己的综合分析,也判断李志远不太可能熬过96年。
陆为民也知道纪委书记不可能在县里产生,肯定是外派和或这上边来,而新来的也未必和自己齐心,但陆为民不怕不齐心的,就怕不识时务的,喜欢逆流而动玩卖直取忠的,那样给自己找点麻烦无所谓,就怕在有些重要事情上给耽搁了,而阜头现在耽搁不起。
无论是陆为民还是宋大成都清楚,以阜头目前的格局,如果不以超强力度投入基础设施建设,那么根本无法与古庆、丰州和双峰这些地方竞争,古庆丰州不用说了,经济基础摆在那里,加之一个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一个是地区所在地,仅仅是土地价值就远胜于阜头,而双峰抢先了两年时间发力,而就是这宝贵的两年,使得双峰的主导产业已经成型,一下子就把其他几县甩开了。
陆为民会阜头之后季婉茹又打来一次电话说,宋州市教育局直属的两所小学条件很好,所以进教师的资格卡得相当严格,进一个教师校长根本说了不算,哪怕是学校急需的教师人才,都得要上市教育局局务会研究,也就是说,除了市教育局局长点头,其他人都是白搭,而现在宋州市教育局局长郭伟全是和-图-书个很野火的人,在市教育局里一手遮天,而且与现任市长关系很好,等闲人的帐根本不买。
其他人对自己在阜头的一些“出格”行为还是持有抵触担心怀疑的情绪的,只不过这种情绪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像柯建设这种的公然反对,而另一种则是像田卫东、赵立柱这样的担心,后者是为陆为民着想,所以这是两种性质。
原来就有不少声音也是来自人大和政协那边,但是孙震出现在总结会上,两台车买到,外加年终奖金也终于敲定下来,这三板斧下来,迅速就扭转了局面,人都是现实的,也是讲感情的,既然已经意识到地委行署对陆为民的支持,县委又对人大政协如此支持,而奖金又如一场春雨浇熄了下边普通干部的怨气,一切也就烟消云散了。
期间陆为民也提到了柯建设“抱恙”,但是萧明瞻没有接这个话题,陆为民也就没有好深说,在陆为民看来,这一次汇报没有起到作用,沟通交换意见不顺利,他也判断这可能与当时的地委行署的气氛有一定关系,所以他也有意搁置了这件事情。
“陆书记,您好,我达金啊。”
“呵呵,这么久了,您安排的事情一直没办好,也就没好意思打搅您,今个儿总算有眉目了,我和市教育局郭局长已经说好了,您那个朋友的弟媳调市红旗路小学,您可以通知她到市教育局人事处去办理调动手续了。”杨达金在电话显得很愉快,似乎也有点儿轻松,大概也是为办理这件事情煞费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