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四十一节 趣事儿

“你可真是胆儿够肥啊。”被陆为民的表现给逗乐了,小凡笑了起来,“你们宾馆经理来了看见你这样,你说他会怎么样处理你?”
佟舒也吓了一跳,难道真是政法委新来的人?政法委的人也不能这样吧?你就是要偷嘴,也该躲到一边儿去吃才对,万一这会儿领导进来,看个正着,你怎么说?
警服男子皱了皱眉,“佟舒,把人带出去,都有领导来了,赶紧整理一下,包括法院和检察院的几位同志都一起,你来带队安排,别坠了我们队伍的精神,得给陆书记关书记他们留下一个好印象。”
“啊?!”听得政委嘴里一啊,佟舒就知道坏事儿了,果然看见政委目光一下子就盯着那个对自己挥手视若无睹的笑吟吟的年轻男子,“政委,这个年轻人可能有些不懂事儿,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行了行了,该骂该骂,他罪该万死,干脆你去写封检举信给地委,把他给告垮了事大吉,大家皆大欢喜!”被女孩子的亲昵举动逗得无可奈何,佟姐恨恨地瞪了对方一眼,“总有哪一天你这张嘴巴要吃亏才知道。”
“是啊,刘政委,就算是我们来当花瓶,也得要讲人道吧,穿这么少,在外边占一个小时,你来试试?我们就来里边暖和一会儿,反正那些县里领导也没来,这桌上东西我们也没动过……”几个女孩子都围着进来的警服男子叽叽咋咋地说了起来。
佟舒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自和*图*书己脚都迈不开步子了,茫然地看着那个年轻男子指了指他旁边的沙发,示意政委入座,他喊政委什么,国政?他居然喊四十多岁的政委国政?连焦局平时都喊军队里边团长转业回来的刘政委为政委,记忆中除了政法委麻书记喊政委有时候喊国政,佟舒还真没听到谁喊政委直喊名字,甚至连姓都不称呼。
休息室门打开来,一个个子不高但是却很精神的男子出现在门口,佟舒赶紧招呼着女孩子们出去,“政委,外边太冷了,你又让大家要保持身材,穿这么少,也不怕大家冻坏了,我们才躲到里边来暖和一会儿。”
佟舒倒不怕自己有个啥事儿,不就是个政工科的副科长么?不当也罢,难道还能把自己开除了?只是拖累了局里边,尤其是拖累了焦局长和刘政委,就实在有些对不起他们了。
“喂,你是不是太大胆了?”还没等佟舒说话,小凡已经叫了起来,“你也不怕你们领导看见,你还想不想要工作了?”
陆为民也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情,自己来找了一会儿,却能听到这么多事儿,也算是不虚此行,只是以这种方式偷听,虽然真实,但是总觉得不自在,若是被人戳穿,倒像是自己故意在偷听似的,想到这里,陆为民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该先行离开了。
陆为民正琢磨该怎么回答,那个三十来岁的女子也皱起眉头,温言道:“小伙子,你这样做不合适,这是给领导和_图_书和来宾准备的,你这样做被你的领导看见了,你的印象就毁了,赶紧收拾了,以后别这样了。”
“哼,以前政法委开总结表彰会可没有这么多过场,分明就是要讨好那个新来的书记,那个家伙一看就知道是喜欢这一套花架子的,也不知道这种人怎么混到这个位置上来的,上边也是有眼无珠……”女孩子显然还有些忿忿不平。
“小凡,别瞎说,这也没啥,就是两包烟一点水果而已,花不了两个钱,就是一个姿态,对领导的尊重,礼节而已。”三十出头的女人眉目如画,一张白净匀称的瓜子脸,星眸里目光柔和,典型的古典美人气息,但是却又有一份现代女性的宁静娴雅,合身的橄榄绿警服把胸前勾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一条本来毫无美感的警裤同样也把颀长健美的双腿表现无遗。
“哇,政法委还真是奢侈啊,还准备水果和瓜子,还有香烟,他们这是在搞什么?这是联欢会么?”那个叫做小凡的女孩子忍不住惊叫起来,“这休息室领导能坐多久?几分钟,就搞这么大排场,政法委这帮人还是真会溜须拍马呢。”
陆为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不招那个女孩子待见,对于公安局的拨款情况陆为民并不清楚,说实话这一段时间他也没有心思去过问这些,在他看来,用钱的事情是县政府那边的事情,宋大成和蒲燕都是他信得过的人,他就无需多去过问。
“小凡!”佟姐http://www.hetushu.com终于沉下了脸,如果只有单位上几个人倒也罢了,这里边还坐着一个工作人员,也不知道宾馆的还是政法委的,看坐在那里的模样却又不像宾馆服务员,但若是政法委的工作人员,自己在政工科担任副科长也有两年了,好像却没有见过这个年轻人,若是被人传到有心人耳朵里,肯定要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最起码焦局和政委知道了,肯定又要尅人,今天局里这几个女孩子是她带队,政委专门交代了要服务好,别掉链子,这个小凡,一张嘴真是牙尖嘴利不饶人。
陆为民仔细打量了一个这个所谓公安局一枝花的女孩子,长得的确挺靓丽,鸭蛋脸,长辫子垂到肩头上,大概也是单位要求,画了淡妆,鼻梁高挺,嘴却很小,肌肤白皙,一双挺有性格浓眉。
什么?陆书记?什么陆书记?哪来什么陆书记?
“什么要不要工作?”陆为民愣怔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是指自己吃橘子这件事情,“不至于吧,就吃一个橘子,这摆在桌子上,不就是让人吃的?”
但他也知道今年财政收入虽然大增,但是开支更是翻番般的暴增,要说比去年更困难也不是假话,但是在年前财政通过县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已经成功贷到了款,主要就是用于年前各项开支,包括解决各单位部门奖金和必须的开支,像刚才那几个女警们提到的出差经费报销问题应该要得到解决才对,如果真的没有解和-图-书决,他倒是要过问一下,问一问宋大成和蒲燕在怎么计划安排。
“知道了,政委。”佟舒招一边呼着一干人就往外走,一边瞥了一眼那个依然大模大样坐在正对面沙发里吃橘子的年轻人,有些气恼又有些怒意,怎么这家伙这么不懂事儿?不管他是宾馆的还是政法委的人,佟舒已经可以肯定对方多半是政法委新来的人,大概是哪个大学新分来的大学生不懂事儿,心里有些发急,赶紧给那个家伙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起身出来。
摊上大事儿了了!佟舒脑子里猛然蹦出这句话,刚才自己说什么来着?说他罪该万死,让小凡去写检举信告新来县委书记,告垮台了事大吉,大家皆大欢喜,虽然只是玩笑话,但是先前说了那么多对方的坏话,看对方刚才的表情就一直在听自己几个人的谈话,恐怕在门口说的话都被他听得清清楚楚了。
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动,这女人心倒是挺好,正想着,却听见大门上一个温厚的声音:“怎么都跑到休息室里去了?佟舒,你怎么回事儿?你带的人呢?”
一帮女警官女法官女检察官们都注意到了坐在里边的陆为民剥桔子的动作,看到陆为民心安理得的剥开一个橘子塞进嘴里,一帮人都有些吃惊,这个宾馆的工作人员怎么敢这么放肆?
几个正在大门口正准备出去的女孩子都懵了,她们都看见政委相当殷勤尊重的快步走过去和对方握手,对方甚至都没有站直身体和政委握m•hetushu.com了握手,就坐下了,继续吃橘子,还拿了一个给政委,她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而听到政委称呼对方为陆书记时,她们才意识到这个坐在里边一直被他们当做宾馆服务员的家伙竟然就是新来的县委书记!
见佟姐真的沉下脸,小凡吐了一下舌头,攀住佟姐的肩膀,摇着对方身体,“好了,佟姐,我不说了,不说了还不行么?但我说的也没错,那个家伙来当我们县委书记,我们局里情况半点没改善,还喜好这些虚架子,你说该不该骂?”
“陆书记,您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说一声,政法委的人呢?”刘国政已经一个箭步踏进门,紧走几步上前,满脸堆笑,根本就没有听到佟舒说什么。
看见陆为民竖起耳朵听自己几个人的谈话挺来劲儿,佟舒也有些警惕,大模大样坐在沙发里的这个家伙好像对对自己几个人谈话十分感兴趣,也不知道这家伙是哪儿来的,正琢磨间,检察院和法院几个女孩子也都跺着脚哈着气进来了,休息室里一下子多了十个女孩子,顿时变得热闹起来,倒是陆为民一个人坐在正对面的沙发里倒是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尴尬起来。
只是这一大群莺莺燕燕拥挤在门口,自己这会儿要出去,倒有点像是故意要去打拥挤占便宜一般,算了,还是就老老实实坐这里等着,想到这里陆为民顺手就在桌上的托盘里拿了一个橘子剥了起来,出门时也没有带茶杯,也没喝水,嘴里有点干,正好吃个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