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四十二节 不一样的县委书记

今年书记、县长、分管组织人事的副书记和分管财政的常务副县长全换了,宋大成还好一点,原来就有交道,但县委书记、副书记和常务副县长都是外边来的,以前不认识,加上好像新来县委书记对县局在处理台商围堵事件上的方式不太满意,局里边的工作似乎也就一下子有些停滞下来的感觉了,连地区公安处一些领导都在问他是不是县局这边和县委关系没怎么处理好,弄得他和焦挺之都有些压力。
“什么对不起?”陆为民一愣,这才看二人脸色,反应过来,“嗨,国政,我说你是怎么一回事儿?我和你说正事儿,怎么,你以为我在和你说反话不成?”
“坐吧。”陆为民又吃了一个橘子,这嘴里还真有些渴了,中午喝了几杯酒,所以也就多吃了连个橘子,看在佟舒眼里觉得这个狗屁书记就是一副酒囊饭袋的模样,连买的几个橘子都吃个不休,哪有这样的县委书记?
“政法委麻书记请我参加这个总结表彰会,本来我不想来,因为我觉得各人工作自己抓好,我这个当县委书记的没有必要到处冒充内行指手画脚,说一大通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或者说是改个头子到处通用的废话,今年全县各系统各单位总结会,我只参加了一个组织系统总结会,然后就是政法系统总结表彰会,为什么,因为党管干部,党要管党,党要管枪,这是原则hetushu.com!”陆为民提高调门。
佟舒默然无语,只得低垂着头走了过来,看见政委冰冷恼怒的目光,不敢作声。
“啊?!”刘国政和佟舒都有些不敢置信,抬起目光望着陆为民,陆为民看佟舒那张俏脸珠泪盈眶,樱唇微张,一脸震惊表情,心里一颤,却正色道:“你们是不是也把我的心胸想得太狭窄了一些吧,就说了一些现实情况,难道我都不能接受,小佟,你们刚才说的县公安局的情况是否属实,是不是有很多民警的帐都没有钱报?是不是刑警队汽车坏了没钱修,油钱无法解决?还有法院和检察院那边的情况是否也是如你们所说?”
看见陆为民清冽的目光直视过来,佟舒的心下意识的一动,嘴里却半点不含糊:“陆书记,我敢以我人格保证我们局里的情况绝对是事实,至于检察院和法院那边的情况,我只能说我们是听到她们这么说的,但是否真实,我不能保证。”
焦挺之几次准备去汇报工作,不是陆为民不在,就是陆为民没有时间,要不就是凑着机会汇报一下专题工作,综合性的全面汇报愣是没找到机会,这让焦挺之也很郁闷。
“嗯,来了一会儿了,听你们的人谈了一会儿,深受教育,深有感触啊。”陆为民说的倒是实话,刚才那帮县公安局的女警们的对话他也是听了个明明白白,这hetushu.com种无心之谈才是最真实的,他也没想到县公安局情况已经到了那么拮据的地步,再回想一下,好像何明坤也的确和自己说起过焦挺之想要汇报工作,但是不是遇上自己要到昌州或者丰州,就是遇上要接待考察团,反正就是时间不对,自己也就往后推了,这一推就一直推到了现在。
刘国政脸上乌云密布,狠狠的剜了面色苍白的佟舒一眼,努力平复自己内心的怒意,“佟舒,你过来,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不出刘国政和焦挺之所料,后来陆为民便再没有来公安局,这半年时间里焦挺之也很少有机会见到陆为民,他就更不用说了,顶多也就是几次会议上见个面打个招呼。
听得佟舒这么回答,陆为民很满意,这个女子说话很有条理分寸,保证自己公安局里边的情况真实,检法两家情况只保证她是听到这么说了,但具体情况是否真实她是局外人,不敢打包票。
刘国政和佟舒听得陆为民这么说,心里都更是一紧,看来这位年轻县委书记是被伤面子伤狠了,所以才会说这番反话,只是这家伙说话说得中正平和,貌似半点火气皆无,但这往往就是愤怒到了极至的表现,这个时候刘国政倒也就平静下来,事情出都出了,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可挽救,只有等到日后找机会来弥补了。
“陆书记叫你坐,你就坐。”刘国政狠狠吐出hetushu.com一口闷气。
陆为民并没有注意到刘国政脸色的变化,自顾自地道:“刚才我在一边上听你们局里同志说了一些情况,对了,就是那位小佟,国政,你让她留一留,正好还有几分钟,也听一听你们基层同志对县委的意见。”
“啊?!”刘国政心中一惊,下意识的扭头去看已经走到门口的佟舒、楚凡几女,却见佟舒和楚凡几个人都是呆若木鸡,面无血色,显然是刚才这几个丫头在陆书记面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难听的话,虽然陆为民面色上看不出什么,但是当县委书记的人,岂能没有点城府,只怕是说得再难听,这会儿也是面带笑容如沐春风了。
“国政,刚才这位小佟和其他几位同志在外边谈了许多,我听了很受触动,看来我是有些官僚了,老焦找我几次汇报工作,我都因为有其他事情耽搁了,我这里要检讨一下,一切都不是理由,是我这个县委书记官僚作风严重,工作没做到家了……”
他自己来得还算早的了,会议是政法委这边在安排布置,他也没在意,只是麻书记突然要求公安局挑选几个漂亮女警来发一发奖牌,说要把仪式搞得隆重一些,据说是因为县委陆书记要亲自参加。
“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估计这掌声虽然响,但是那都是在守军书记逼迫下的,或者说要求下鼓掌,很多人内心并不愿意,甚至可能下边还有同志内心在骂娘和图书,这事儿我也干过,做台下听见台上领导高谈阔论,口若悬河,却解决不了自个儿实际问题,我不敢当面骂娘,内心也一样要骂娘的,所以我能理解。”
陆为民这话一说出口,下边气氛都是一缓和,有些人都笑了起来,不少人都觉得这个县委书记有些意思,至少敢说实话。
※※※※
刘国政和焦挺之关系处得不错,焦挺之也是一个做实事的人,性格豪爽,也很合他的脾气,两个人搭档也挺默契,但这些年县财政情况不佳,县公安局又是全县仅次于教育局的第二号大局,这预算经费每年都是欠缺,每年年底都是捉襟见肘,但都没有今年情况困难。
佟舒还从来没有被刘国政这样声色俱厉的批评,眼圈一下就红了,眼泪也就涌了出来,好容易强忍住泪水没有当着人面流下来,颤声道:“对不起,陆书记,我……”
“陆书记,你来了多久了?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刘国政含笑坐下,他和这位新书记打交道机会不多,上一次陆为民来县公安局调研,县局准备得很充分,但是陆为民却只坐了半个小时就走了,虽然后来县委办主任章明泉解释说是地区来了领导,但是他和焦挺之都感觉到似乎这位新书记对公安工作不够重视。
这话是啥意思?坐在陆为民周围的公检法司四家领导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陆为民说这番话的意思,只有坐在下边第一排的刘国政大略知hetushu.com晓陆为民话语里的含义。
“唔,国政,这事儿说到这里,你和老焦说一声,年前,也就这两天吧,我抽半天时间带关恒、老麻和赵立柱以及蒲燕到你们公安局搞一次调研,你们准备一下,主要把你们存在具体问题和困难归纳一下,向县委县府做一次汇报。”
“照理说鼓掌欢迎应该是发自内心,刚才守军书记还专门说一声要大家欢迎,看来守军书记是早有准备,为啥,害怕我这个县委书记登台讲话,掌声稀稀拉拉,我脸上没面子啊。”陆为民一说话就让整个场面都紧张起来了。
刘国政没想到陆为民早就到了。
“下面请县委书记陆为民同志为我们作重要讲话,大家欢迎!”县委政法委副书记秦守军话音一落,场下立即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对不起,陆书记,这一位是我们政工科副科长佟舒,她人年轻,不懂事,有些话不知道分寸轻重,下来之后我会好好批评她们几个……”刘国政斟酌着言辞,一边观察着对方脸色,“佟舒,你还不向陆书记道歉?你是怎么一回事儿,都是局里中层干部了,一点政治觉悟都没有……”
刘国政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下来,这个佟舒,自己还觉得这女子挺有头脑和涵养,识大体顾大局,而且政治觉悟也颇高,哪怕有些风言风语说这女子长得太漂亮,自己也没在意,把她当做后备干部在培养,焦挺之也很认同,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