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大逆

第九章 乞命

“梁联?”
他知道接下来出口的这个秘密必定能让对方满意,然而他也十分清楚,若是让人知道这个秘密是由他的口中说出,那他将来的结果肯定会比现在还要凄惨。
没有人知道这门功法的来历,只是隐隐推测,这是数百年前建立大幽王朝的那名天下无敌的幽帝所修的功法。
宋神书的眼睛亮了起来。
他的眉头深深的皱起,自言自语般说道。
宋神书听清楚了这一句,他感到被欺骗的愤怒,但是在下一瞬间,他只听到自己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音。
……
他带着无尽的悔恨气绝身亡。
然而当时的修行者却又可以肯定,这种功法又不能像大齐王朝的数种魔功一样,直接吞噬别人的真元提升自己的一些修为。
即便是已然灭亡的韩、赵、魏三大王朝,除了数以百计的修行密宗之外,韩王朝的南阳丹宗、赵王朝的剑炉、魏王朝的云水宫,在修行功法和修行手段上,更是世间少数几个宗门才能企及。
“就是他。”宋神书求生的欲望越来越浓烈,虽然发声更加困难,但声音反而更响了一些。
宋神书呼吸急促的说道:“而且我暗中查过,神都监的人和云水宫的余孽发生过战斗。他们确定有更多的这种玉简残片在云水宫的余孽手中。”
宋神书的眼睛都快被自己的汗水糊住,他用力的睁着眼睛,急促道:“如果……如果我告诉你一些比我的命更为重要的秘密,你能http://m.hetushu.com让我活下去么?”
宋神书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大到了极点。
“孤山剑藏?”
宋神书的心脏再次剧烈的跳动起来。
“很好。”
随着越来越多和孤山剑宗有关的东西被发现,现在天下的修行者已经可以肯定孤山剑宗和密藏的确存在,但是这个“孤山剑藏”到底在哪里,却一直没有确切线索。
甚至有推测,身为当年最强修行者的幽帝之所以在五十余岁之时便驾崩归天,便是因为修行这门功法出了意外。
丁宁没有看他,却是又轻声道:“没有了?”
他控制着越来越僵硬的咽喉,摩擦着发出难听的声音,说出他认为最重要的第一个秘密。
“还有么?”
丁宁的眼神不可察觉的一黯。
丁宁的脸色恢复了平静,他沉默了片刻,认真问道:“那你怎么知道这个秘密?”
那是他最后的气息。
他怎么都不能相信自己的生命就将结束,一只僵硬的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抓住丁宁的衣角。
“你怎么知道?”丁宁目光闪烁了一下,抬起头看着宋神书再次问道。
哪怕云水宫的修行者现在和赵剑炉的修行者一样隐匿得极深,但只要舍得花时间,总是可以寻找出一些线索。
宋神书艰难的吞咽着,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
“卖友求荣的滋味到底怎么样?”在做着这些的同时,他认真的,好像真的想得到解答一般,轻www.hetushu.com声的问宋神书。
丁宁用看着可怜虫的目光看着他,“你告诉我,除了这条命,你还有什么能用来还债?”
“林煮酒还没有死。”他用乞求的目光,看着丁宁,嘶声说道。
“我……”于是他颤抖着,说出了自己所知的最后一个极为重要的秘密,“传说中的孤山剑藏应该存在,而且大多数线索,可能在云水宫白山水的手中。”
然而在所有的修行功法里,九死蚕神功无疑是最强大、最神秘的一种。
“很奇怪为什么我会不守信杀你,对么?”
他听出对方还不满意。
而宋神书,在很多年前,只是帮那个人的门客驱车的最卑微的车夫之一。
“他的心思本身比严相还要慎密,那些小手段怎么可能骗得过他?”丁宁微垂下头,轻声道:“他现在一定过得很不舒服。”
“虎狼北军大将军?军功已满,接下来最有希望封侯的那位?”
“你……”
光是这种不可解的推测,便更让人觉得神秘和恐惧。
“只有这些?你应该明白,只要你说这些是真的,不用你说,我将来也会查得出来。”丁宁抬起头,冷漠的看着他。
宋神书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没有出声。
那个人曾经有很多的门客。
丁宁一时没有说话。
传说中,孤山剑宗是一个很神秘,很强大的宗门,不知道起源于何时,也不知道在何时消亡,但一直有传闻,这个宗门留有一个密藏和-图-书,里面有许多的至宝。
现在,原本应该随着那个人的死去而彻底消失的九死蚕神功,却无比真切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挟带着无数封存在他心中,他刻意不去想的无数画面,一下子如山般压在了他的身上。
丁宁冷笑起来:“你应该知道他的剑叫什么名字。”
他实在是已经想不出有什么足够分量的秘密。
伴随着无数春蚕食桑般的细微声音,一条条赤红色的真元在他的指尖下消失。
听到这一句,宋神书终于确信自己的推断,他的恐惧终于回归到自身的处境,“不要杀我!”他浑身汗如雨下,震动着已经僵硬的喉部肌肉,发出嘶哑难听的声音。
“你也是林煮酒认识的人里面的其中一个,只是他不知道你们已经都是严相的人。”丁宁的面容一味的平静,“后来呢?”
十数个呼吸之后,他看着宋神书,再次问道。
宋神书的眼睛里油然生出希望的光焰,只是一时有些犹豫。
丁宁的身体一震,他的面容第一次失去了平静,惊声道:“你说什么!”
没有人修行,世间便根本没有人知道这门功法到底有什么强大和神妙之处。
那触碰对方的真元,发出这种万蚕啃噬的声音,到底有什么用处,到底意味着什么?
丁宁看着宋神书,他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指尖如同在抚平宋神书衣衫上的褶皱一样,细心的扫过宋神书身体表面的每一条赤红色真元。
宋神书感觉自己的心脏和图书都要从喉咙里跳了出来,“严相想要从他的身上获取到一些修行的秘密,所以一直没有杀死他……外界的人都以为他死了,就连李相和夜司首他们都根本不知道这个秘密。”
丁宁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他沉吟了数息的时间,说道:“可以。”
大秦王朝的岷山剑宗、灵虚剑门,将御剑的手段研究到了极致,而虎视眈眈的楚王朝、大燕王朝、大齐王朝的诸多宗门,却是在炼器、符箓、阴气之道上令别朝的修行者根本无法企及。
“他就被关在水牢最深处的那间牢房里。”
“神都监曾经有人带着数片玉简残片到经史库来鉴定,那残片上的文字很奇特,我们彻查了一遍古典后,发现便是孤山剑宗的特有文字。”
除了一些失传的修行功法之外,让所有修行者更为心动的,是一些已经绝迹的灵药和炼器材料。
宋神书不敢看他的眼睛,“因为从他的嘴里挖不出任何有用的东西,所以严相想过一些方法……他曾让人施计假劫狱,劫狱的人里面,有一些便是林煮酒以前认识的人。”
“欠债就要还。”
丁宁的呼吸微微一顿,这又是一个他根本没有想到的消息。
丁宁平静的掰开宋神书的手指,接着说道。
他的身体更加无法动作,浑身都剧烈的抽搐开来。
天下间修行的流派数不胜数,而且每名修行者的先天体质又不相同,所以在过往的数百年时间里,不知道产生了多少开山立派的宗师级人和*图*书物,开创了多少种功法,开创了多少种强大的借用天地元气的手段。
宋神书艰难的说道:“不知哪个地方出了错漏,林煮酒根本就未上当。”
丁宁看着他的脸色,似乎很满意的点点头,俯下身体,凑到他的耳边,“既然这样,你可以去死了。”
宋神书无助的看着他,大脑渐渐空白。
只是后世的修行者,从幽王朝遗留下来的一些竹简的记载中知道,这门功法的修行过程中,要杀很多人……而且在触碰到其余修行者的真元时,会发出如万蚕啃噬般的声音。
“只可惜他都已经死了,他门下的那一套,现在还能用么?”
“当年李观澜被杀,出卖他的人是慕梓,现在他改名梁联。”
之所以有这样的推测,是因为在幽帝之后,历代都有最为惊采绝艳的人物得到过这门功法,然而所有那些人,包括那个在大秦王朝所有人口中都几乎是个禁忌的人,都没有敢修行这门功法。
一股劲气在此时轻而易举的刺入了他的心脉,切断了对于一个人的生命最为重要的数根血脉。
然而让此刻的宋神书万分恐惧的,不是因为这门功法本身,而是因为这门功法最终是在那个人的手中消亡。
那些熟悉的名字,对于他而言,是很多很多的债。
他开始意识到,前些时日在长陵中流传的事情,竟然是真的。
丁宁看着他渐渐放大的双瞳,轻声道:“他是天下最一诺千金的人物,所以你觉得他收的门下弟子也一定会守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