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大逆

第十八章 第四境

只是一眼看到这名银衫剑师白玉剑柄上雕刻着的鹤形符箓,他便已经知道了这名不速之客的来历。
他体内就像是有一些堤岸建立起来,发出异样的声音。
他面上的神情依旧没有任何的改变,甚至连看都没有看谢长生一眼,只是摇了摇头,轻声的说了这一句。
这样的反应,让陈墨离都不仅怔住。
她就真的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子一样,只是微微的蹙了蹙眉头,然后转身走回后院。
只是长孙浅雪的目光,在此时也落到这名剑师的身上。
他看上去不过二十余岁年纪,但一举一动却是非常沉静平稳,马车到了酒铺面前,便在靠墙一侧的梧桐树下停住,确定不会影响到别人的通行,这名银衫剑师才不急不缓的步入酒铺。
最终,他的身体周围像是多了无数个细小的风洞,无数看不见的天地元气往外吹拂,即便在修行者的眼里看来这种析出速度已经十分温柔,然而强劲的力量,还是使得他周围的桌椅都自然的往外移动起来。
因为这有关大秦王朝之耻。
对于那些掌握着无数军队和修行者生死的帝王而言,征战起时,他们决计不会在意一个自己最不喜欢的儿子的生死。
但在接下来的一瞬,他却是没有任何的失态,对着长和图书孙浅雪微微欠身行礼,出声说道:“在下骊陵君座下陈离墨,见过长孙浅雪姑娘。”
然而他已然是修行者。
空气里寒气顿生。
南宫采菽的睫毛不断的震颤着,她的心里很愤怒,但同时也很无奈。
马车的车厢用上等紫檀木制成,而且每一处地方都雕刻了花纹,浮雕透雕重叠,又镶嵌以金玉,华贵到了极点。
陈墨离微微一笑。
然而有一股莫名的气息,突然从他的身上往外析出。
徐鹤山面容骤变。
他门下食客已然过千,其中修行者数百。
所有人的视线,便也不由自主的落在这名剑师身上。
银衫剑师一眼看清铺子里居然这么多学生,倒是也微微一愣,目光再触及长孙浅雪,他的眼中明显也出现了一丝震撼的神色。
就是连驾车的车夫都是一名腰佩长剑的银衫剑师。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能够从一个弃子的位置慢慢爬起来,爬到今日在长陵的地位,然而所有人心中都可以肯定,他的身上,必然有许多常人根本难以企及之处。
对于自己尚且没有成为这样的存在的诸院学生而言,对这样的人物,自然也心存敬畏。
这是一辆很华贵的马车。
这是第四境。
谢长生轻轻冷哼。
丁宁静http://www•hetushu.com静的看着谢长生,感觉到这名有着很多缺点的骄傲少年的勇气,他心中对谢长生的评价,顿时高了一些。
相对于长陵的无数氏族而言,无论兴衰,骊陵君都毕竟只是个外来者,哪怕这些学生的话说得再难听一些,他也依旧不会在意。
陈墨离平静的看着长陵的这些学生,淡然道:“你们之中最厉害的是谁……我可以将自己的修为压制到和他同样的境界。只要他能胜得了我,我便道歉离开。但若是我胜了,便请你们马上离开。”
谁都很清楚各国质子的下场大多都很凄凉。
酒铺里突然刮起了风。
骊陵君便是那名一个人换了秦国六百里沃土的楚王朝质子。
巷子很短,所以这名银衫剑师的一举一动虽然都很平静温雅,但在他走进这家酒铺,出现在丁宁的视线里时,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徐鹤山才刚刚深吸了一口气,嘴唇微动,准备出声。
拖着这辆马车的两匹高头骏马浑身的毛发是奇异的银白色,而且洗刷得异常干净,看上去甚至就像是抹了一层蜡一样的发亮。
“才多少年纪,不好好学剑,却尽做些无谓之事。”
唯有到达第四境的修行者,才可以融元存气,在平时的修行之中,在自己的真元中融hetushu•com合一部分的天地元气,并将自己的身体变成一个可以储存一些天地元气的容器。
听到陈墨离的这句话,周围所有平时熟悉谢长生性情的人都是呼吸一顿。
陈墨离依旧没有动,但是他身外涌起的天地元气,却是越来越强烈。
他清晰的意识到,这名不速之客和前不久到来的那名楚人有关。
燕雀不知鸿鹄之志,两者本身不是一个世界的存在,超脱和涵养,有时候只是来源于由心的不在意,在陈墨离的心中,这些学生至少在现在和他根本不是一个阶层的存在,所以他俊美的容颜上毫无表情,甚至连一丝的愤怒都没有。
谢长生的小脸上似乎结出了冰霜,他沉默了数息的时间,然后微仰起头,看着陈墨离,摇了摇头,说道:“我希望你的剑让我觉得你有说这句话的资格。”
他们身侧的诸生反应也各不相同,但眼睛里却都是或多或少的自然燃起浓浓的杀机。
除了帝王之子的身份,骊陵君的经历甚至可以用“凄凉”二字来形容。
谢长生的眼神更冷,面容却不自觉的开始有些苍白。
他和丁宁差不多高,也同样的有些瘦弱,就连身上的缎袍都显得有些宽松,寻常微笑的时候,只能用可爱来形容。
这名剑师身体颀长,剑和图书眉星目,看上去十分静雅贵气,一头乌发垂散在身后,只是两侧略微拢起一些,用一根青布带扎在中间,其余的发丝依旧披散,但在风中也不会散乱到两侧脸颊之前,这等发饰,别有一番潇洒不羁的姿态。
只是作为一名远道而来,没有多少家底的楚人,在长陵这十年不到的时间里,骊陵君却已然成为了一名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嗤嗤嗤……
陈墨离的手不自觉的落在了剑柄上。
然而就在这时,陈墨离身上的气息却是又开始减弱。
“以为搬出骊陵君便可以唬人,可惜骊陵君不是长陵的哪个侯爷,否则长孙浅雪姑娘或许会理。”
丁宁看着走进来的这名静雅贵气的银衫剑师,眉头微挑。
然而和那些寻常的市井蛮夫不同,他们每个人都十分清楚骊陵君不是寻常的人物。
徐鹤山刚要开口,却是被这名剑师的到来打断,他滞了滞,心中自然不快。
这些长陵各院的青年才俊,将来必定是名动一方的修行者,他们身上承担的东西,自然和那些市井之间的破落户不同,所以不需要任何言语挑唆,他们的心中便油然升起敌意。
谢长生的年纪很小。
然而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长孙浅雪什么都没有说。
只是今日确定长孙浅雪便是骊陵君志在必得的人,http://m.hetushu.com此事前所未有的重大,他便需要有一个安静的对话环境,他便需要做些什么。
他和身边所有学生身上的缎袍,在风中猎猎作响。
然而即便骊陵君所获的封地距离大楚王朝的王城极远,远到足以被人遗忘的地步,在大楚王朝需要一名作为人质的王子去换取大秦王朝的城池时,楚帝却又马上想起了他来!
他突然笑了起来,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而他眼睛里的嘲讽神色,却是越来越浓。
他没有说什么。
“我比你们年长,用境界压你们,想必你们不可能服气。”
长孙浅雪的举动让谢长生也是一愣,但接着看到陈墨离有些尴尬的面容,这名出身于关中望族的骄傲少年却是心里却来越痛快。
他的母亲本是宫中一名乐女,受了楚帝宠幸,诞下骊陵君,然而在数年后便因为言语冲撞了楚帝而被赐死。
为了眼不见为尽,楚帝随便封了一块谁都看不上的封地打发了骊陵君,让他远离自己的视线,据说那还是朝中有人劝谏的结果,否则以楚帝的心性,说不定一道密令让骊陵君直接去追随亡母也有可能。
随着骊陵君座下这名修行者陈墨离的出声,谢长生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在长孙浅雪的身上。
南宫采菽眉头挑起,细眉如两柄小剑。
所有学生的呼吸全部停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