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大逆

第二十章 拒绝

世间有一种人天生便具有难言的魔力,哪怕他身穿着最普通的衣衫,哪怕他的面容长得极其平凡,哪怕他是身处千军万马或者身处喧嚣市集之中,但只要他出现,却总会第一时间吸引所有人的目光,然后让人觉得他身上在绽放光彩。
他输得起。
即便是这个普通的市井少年,都让他觉得不凡。
可是现在自己如何回答丁宁?当然不能直接说出这种无理但很基本的道理。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燕雀飞上枝头做凤凰的机会。
成为修行者之后,越往上,便是越加艰难。
第二境到第三境,最大的桎梏便是感悟天地元气,并能够从周身的天地元气里,感悟出能够适合自身,和自身的真元融合的天地元气。
丁宁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们的真实年纪,远比看起来的年纪要大得多。
而且在长陵这么多年,他已经充分的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和个人能力,已经成为真正的一方之雄。
很多看客的心中甚至开始觉得酸楚。
感觉自身的细微之处,感悟体内的五脏内气,这已经可以让绝大多数人无法成为修行者,而去触摸更大更空,和自身本来没有多少联系的天地元气,这便是很多修行者终其一生也做不到的事情。
他只穿着普通的青色缎袍,身上没有任何的配饰,也没有身佩长剑,他的面容也十分m.hetushu•com普通,长发只是如同普通秦人一样,用一根布带随意的扎在身后,然而只是这样温雅的一句声音,缓步在梧桐树的稀疏阴影下的他便好像在散发着神奇的辉光。
要让一个寻常人能够完全入静忘我,念力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又能进入自己身体的深处,感觉出自己的五脏内气,这种成为修行者的第一步,已经是极难。
所有人认为丁宁一定会受宠若惊,一定不会拒绝。
看起来也只有二十余岁年纪的骊陵君缓步走到了丁宁的面前,保持了一个令人最舒服的距离。
然而让他们根本未曾想到的是,丁宁微微一笑,然后认真的回绝:“多谢公子美意,但我不可能会答应。”
谢长生缓缓抬头。
因为到了真元境之后,身体的改变,能够让人的寿元大大的增加,很多功法,都能让身体机能和容颜不老,时光的洗涤如同停顿。
陈墨离一愣。
陈墨离的真正年龄是二十七岁,但他的修为已经到了第四境。
远处的看客,哪怕只是最普通的,根本不知晓他身份的贩夫走卒,都看出了他的不凡,觉得他生来就是吸引人目光的大人物。
虽然这些学院学生的表现在他看来已经是极好,然而这样的发展,却是已经打乱了他的计划。
此时不远处的一些看客也已经猜测出了和-图-书他的身份,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那些看客的心中都是一震,都是佩服,心想骊陵君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非普通人。
“走!”
陈墨离想了想,说道:“也好,我来这里,是因为我家公子想求见长孙姑娘。”
赵直、赵四先生的年轻,让那名燕真火宫的修行者都感到意外和茫然。这种年轻,也只是相对的。
谈话一时似乎陷入僵局。
不等陈墨离开口,丁宁已经出声,说道:“我小姨不理你,不是不懂礼数,而是她的许多事情,包括这间酒铺的生意,都是由我做主。所以有什么事,你和我谈便是。”
甚至因为自己的身材和丁宁相比太过高大,他还有意识的没有彻底将自己的身体挺直。
很多剑院能够进入内院,获得名师指导和一些剑院的资源的基本条件只是能够成为第一境的修行者,而能够出山,获得在外行走的资格,只是要求达到第三境的修为。
大楚王朝虽然强盛了很多年,但那些天赋优秀的贵族子弟相比这些长陵少年,却偏偏多了几分娇气,少了几分虎狼之心。
南宫采菽和谢长生等所有人,都非常清楚这种破境速度,已然极快。
然而此刻……应该不会有比骊陵君身份更高的人来求亲。
巷子里所有能够听清这句话的看客,全部震惊到了极点,甚至以为自己听错m.hetushu•com
虽然是楚王朝的质子,但骊陵君毕竟是一名真正的王子。
这才是陈墨离这句话中包含的真正意义。
然而只是这一个境界,便不知道卡死了多少修行者的出山之路。
然后他温雅的微笑着,认真的对着丁宁欠身一礼,然后说道:“先生的话说得很对,我的确不应该到了这里还停驻马车之上,理应自己出来求见长孙姑娘。这是我太过自持自己的身份。”
一声和陈墨离相比更加温雅,听起来更加令人觉得如春风拂面的声音从马车中响起。
从马车里走出的年轻人便是如此。
这一番话,不仅有礼,而且不加掩饰,一听便让人觉得骊陵君此人光明磊落,堂堂正正。
或许今日之后,便很难再喝到那酸涩的酒,再也难以见到那惊世的容颜。
第三境真元境,听起来简单。
以秦人的性格和风气,昔日的败绩,那六百里沃土,不可能不想着赢回来。
到了山前,终于感觉到,看到这座山,再终于翻越这座山的过程,这就是所谓的每个修为大境的破境。
震惊之余,所有看客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丁宁的身上。
骊陵君看着神容平静的丁宁,眼睛里也泛出些异彩,他也不犹豫,诚恳而谦虚的说道:“在下特意来此,是想求娶长孙姑娘入府。”
便在此时,一阵轻轻的掌声,却是在停在一侧道边www.hetushu•com的华贵马车声中响起。
绝大多数修行者都看起来很年轻。
他口中的公子,自然是指大名鼎鼎,富有传奇色彩的骊陵君,让长陵所有修行者都要另眼相看的大人物。
真气的力量足够,但始终无法感悟到天地间的元气,感觉不到自己可以利用的那种鲜活的力量,便始终死在这一个关隘上。
因为骊陵君自然和一名酒肆女子不是同等级别,以骊陵君的身份要见一名酒肆女子,还需要自己亲自求见么?
陈墨离恭敬的退到了一侧,眼睛里闪耀着真正尊敬,甚至崇拜的神色。
陈墨离看着这些学生的背影,心情更加沉重。
秋风吹拂,吹动丁宁的发丝。
各个修行之地,多的是那种白发苍苍,做些杂事的真气境老者。
所有的人都没有说话,很干脆的和他一起离开。
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面容和心情恢复平静,然后转身看着丁宁。
不如就是不如,这一役,他输得心服口服。
在很多有远见的人的眼里,骊陵君甚至和长陵的那些王侯没有任何的区别。
明知高山就在前方,但却偏偏看不见山,这就是很多修行者的悲哀。
但现在的陈墨离,却是真正的年轻。
然而听到他这样的话语,丁宁却是异常直截了当的说道:“既然是你家公子想要求见我小姨,为什么是你来,不是他来?”
此言一出,四下哗然和-图-书
像骊陵君这种人物,即便是纳妾,恐怕纳的都应该是大氏族的千金,将军家里的小姐,像他这样的人物,竟然在这种公开的场合,认真的说要求娶一名酒家女?
……
在相同的年龄时,你们都不可能达到我的境界。
抬起头的谢长生什么话都没有多说,只是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招呼所有人一起离开。
每个人破境的时间都有所不同,有些人破境的时间只需数年,有些人破境的时间却是一生。
他宛如神子。
他没有想到丁宁会这么说。
虽然之前无数媒婆也踏破了这家酒铺的门槛,但是所有人都觉得那是因为那些托媒婆人的家世不够,丁宁和长孙浅雪或许觉得会有更好的选择。
甚至可以说,按照他们目前的修行状况,按照他们各自剑院的一些纪录……他们在二十七岁之前,都很难突破到第四境。
能让他如此的,自然只有他口中的公子,传说中的骊陵君。
因为早在十三年前,赵一和赵四先生,就已经名动天下。
丁宁神情平静,揖手为礼,说道:“既然如此,公子可说来意。”
真正见过长孙浅雪容貌的人,虽然都知道长孙浅雪倾国倾城,然而她毕竟只是一个身份低微,没有任何背景的酒家女。
“长陵的年轻人,真是令人敬畏。”
他看着陈墨离莹润的面目,眼色变得越来越寒。
陈墨离是骊陵君座下的门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