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大逆

第三十五章 特例特办

师兄和小师弟见礼,宗门纳新,这场面很温馨。
他说不出话来。
几乎所有的石阶,都是在悬崖峭壁上人工雕琢而出,还有一些殿宇之间,则是用索桥相连。
而且经卷洞分内外。
即便是本门的弟子,也只有在经过半年左右的学习之后,才会有第一次进入经史库学习。
因为先前丁宁的表现,让他们已然相信丁宁能够破例进入白羊洞,并非是存在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只是因为洞主的眼光发现了丁宁的独特天赋。
苏秦看着这样的画面垂手沉默不语,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仪在前面带路,一边做着介绍,丁宁一边细细的啃着混杂了野菜和不知道什么兽肉的饭团,一边打量着这个修行之地的真容。
那既然连入门都是破例不在大试时招入,现在再破例让他直接进入经卷库修行,又有什么问题?
沈白呆住。
除了这两大宗门之外,大秦王朝第一流的宗门有十余处,其中如横山剑院等数个宗门是因为当世除了杰出的王侯大将而获得鼎力支持而兴盛,其余如墨墟剑窟、正一书院等,则也是宗门底蕴深厚。
“你的住所我会帮你安排好,一切不需担心……至于修行课程,你入门的时间和一般弟子不同,再加上洞主都说了特例特办,我到时还要去请教一下洞主的意见。”
这句话再次让这山门周遭的所有白羊洞学生陷入不能hetushu.com理解的震惊里。
然而李道机却是连头都没有回,风淡云轻的吐出了几个字:“特例特办而已。”
张仪一怔,旋即反应了过来,歉然的对丁宁身侧的南宫采菽等数名青藤剑院的学生说道:“确实是疏忽了,张仪奉命带诸位师弟师妹去白羊洞经卷洞学习。”
接着他又想起了那个剑如白羊角的白发老人。
一声满含着诸多情绪的大叫声打破了死寂。出声的是沈白,他觉得这太不公平,就算是他,也还从来没有获得过经卷洞内洞研习的资格。所以即便面对的有可能是李道机师叔的严厉责罚,他也无法忍耐得住。
真正的进入了这白羊洞的山门,丁宁才看清其实白羊洞所有的殿宇,都是以一些立柱支撑,建立在峡谷两侧的陡峭岩石上。
一片沉重的吸气声响起。
这柄剑的剑柄也比一般的剑柄要长,看上去是用海外的红色珊瑚石制成,整个剑柄一直横过了他的身前,这柄剑挂在左侧,剑柄中部正好到了右手的前方。
就在此时,白羊洞山门内的某处山道上,又缓缓的飘出一条身影。
只是有些年代的修行之地总是有着些独特的气象。
……
李道机的目光甚至都没有落在其余人的身上,他只是肃冷的看着张仪,不悦的说道:“你难道连洞主交待你的事情都忘记了?”
张仪很细心,因为正好是刚过午www.hetushu.com饭的时间,他甚至令人准备了一些饭团,在刚过山门后不久便送入了丁宁和南宫采菽等人的手中。
“我们的修行之地和住所都在两侧峭壁上的洞窟里,洞窟里冬暖夏凉,而且我们白羊峡的洞窟里有一种白灰石会自然吸收水汽,所以洞窟里也不会像别处一样湿气太重。只是平日里有时山风很大,师弟你身材单薄,路又不熟,单独行走的话,切记一定要小心,还有平日里石阶所至的地方,便是我们门内弟子都能到的地方,至于所有索桥所至的地方,都是需要一些特别的允许才能进入……”张仪细细的介绍着,也正提及白羊洞洞窟的事情。
然而李道机却似乎还嫌这种震惊不够,他又随后补充了一句,“不限内外。”
外洞的心法和一些记录较为容易理解,而且修炼起来大多没有特别的限制,所以任何门内弟子都可以阅览研习,然而内洞的典籍比较深奥,尤其许多前辈大能对于一些功法的心得体会又不一定完全百分之百正确,需要自己进行甄别,所以唯有在某些方面达到一定要求,还必须对门内的贡献达到一定程度的弟子,才会被允许进入。
“道机师叔。”
李道机转过身去,似乎他出来便只是要提醒张仪这一句,然而就在他转身动步的瞬间,他又冷冷的说了一句,“洞主有交待,让丁宁也一起进经卷洞和图书挑选典籍研读。”
在大秦王朝,一等一的宗门自然是岷山剑宗和灵虚剑门,这两大宗门都是内门弟子上千,外院各等杂役弟子上万,且这数十年间累积所收的这上千名内门弟子,都是来自大秦王朝各地,甚至属国的最优秀人才。
这两大宗门自然高高在上,其余所有宗门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一瞬间,这山门口一片死寂。
他周围的白羊洞学生虽然因为连番的强烈震惊而都心头有些发麻,但此刻听到李道机的这几个字,却反而觉得很有道理。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丁宁今日所带来的震惊还不到停歇的时候。
显然白羊洞最早的一批修行者,便是在这峡谷两边的悬崖峭壁上凿洞而居。
这样的画面对于不远处的灰衫剑客却是难言的震撼。
去经卷洞学习?
看着李道机的背影,丁宁的眼底却也是涌出异样的神情。
白羊洞每年所能招收有修行资质的学生不过数十名,走出的所有学生里,能够到达第四境上品的修行者都是寥寥无几。
“经史洞里严禁饮食,到了餐时自然会有人送食盒到经史洞外,按照洞主的吩咐,青藤剑院每批进入研习的时间是以一天的时间为限,至于丁宁师弟你……洞主没有交待,刚刚李道机师叔也没有明确交待,那么我想便应该是不限时间,你可以呆到你自己想要出来休息为止。”
他知道这名酒铺少年hetushu.com必定不普通,然而却没有想到在山门遭遇这样的刁难之下,他会用这样惊人的表现轻易解决问题。
峡谷底部的树林河谷之间,却是不见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没有任何的建筑,保持着原貌。
“还都杵在这里做什么?”
特列特办,丁宁跟随在张仪的身后跨过石碑,尘埃落定,再无人出声阻拦。
他腰侧的剑也很细长,剑鞘是青竹制成,剑鞘的宽度都不过两指左右,可以想象内里的剑身是多么纤细,但是整柄剑的长度却远远超过了一般的剑,即便是斜斜挂着,剑鞘的尾端也几乎划到了地上。
看到这名肃冷的中年男子走来,所有聚集在山门附近的白羊洞弟子全部都是心中一寒,纷纷行礼。
且白羊洞原本连参加岷山剑会这样的,圣上赐予的一年一次的进入那些大宗门学习的比试机会都没有,这便说明白羊洞在没有并入青藤剑院之前,实则是属于三流的宗门,和岷山剑宗的一些外院修行地相比都不如。
这是一名盘着道髻的中年男子,面目严肃而冷峻,他的眼眉就像数条细细的直线,甚至给人一种要割破他自己脸上肌肤的感觉。
他再次想起了这个因为身份相差太过巨大,而显得过分遥远的称号。
听到此处,丁宁却是突然插嘴问了一句:“师兄,既是特例特办,我想有些夜晚住回梧桐落可以么?毕竟我梧桐落酒铺里只有我小姨一个人,http://m.hetushu.com比较冷清,而且我回去也可以帮忙做些事情。”
皇后……
以沈白为首,一开始堵住山门的数十名学生脸上都是被人抽了数十记耳光的表情,但后来赶来的那些本身并不激进的学生,在一开始的震撼过后,却是也有许多上千祝贺见礼。
除了少数几门身口相传的宗门秘术之外,白羊洞的经卷洞里收录着白羊洞所有的心法口诀,包括许多代白羊洞修行者在自己的修行道路上对于修行的理解。
能够得罪皇后,再加上眼下的这些意外……看来这个白羊洞,似乎并不像外面绝大多数人眼睛里所看的那么普通。
“到底为什么?”
圣上的旨意已经下达,白羊洞已归青藤剑院,青藤剑院的学生也开始有进入白羊洞经卷洞研习的机会,今日南宫采菽等人便是第一批。
李道机,不仅是白羊洞里修为最高的数人之一,而且平日里还掌着戒剑,弟子若是有违白羊洞的规矩,便是由他决定做何等处罚。
灰衫剑客眼睛里弥漫着依旧没有消散的震撼,驾着马车离开,决定一定要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诉王太虚。
张仪一怔,旋即答道:“换了别人肯定不成,只是师弟……我还得让人问过了道机师叔或是洞主再说。”
大多数殿宇都只是相当于一扇大门,内里都是一个个洞窟。
周遭所有的白羊洞学生开始明白南宫采菽等人今日的来意,心中涌起无力和屈辱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