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大逆

第三十八章 半日通玄

时间悄然流逝。
可是从挑选修炼典籍,到开始参悟,到打开气海……这名来自梧桐落的酒铺少年,只用了半日的时间!
李道机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认真的重复道:“他半日通玄。”
“怎么修炼,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过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所以我还是真的很感谢你。”丁宁看着她,接着说道:“而且不同的典籍对不同的人而言是不同的,我肯定这两本典籍很适合我。”
他看到南宫采菽一脸不敢相信的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
修行的第一步,便是要做到识念内观,感觉到体内五气。
李道机垂着头快步穿过索桥,身体在夜色中掠起,穿过几片白色的浮云,落在最高处小道观外的平台上。
来经卷洞送餐的白羊洞学生,正是今日里一开始在山门外负责接引丁宁的叶名。
她一时有些茫然。
丁宁认真的看着她,轻声说道:“可是我这么选,和你有什么关系?”
但在接下来的一瞬间,她看到丁宁的肌肤下,似乎亮起之前没有的光泽,似乎有五彩的玉光莹莹闪动。
南宫采菽愣住。
即便是他,也很想知道这门功法会有什么样不同的神妙。
另外数名青藤剑院的学生早已沉寂在无数修行的知识和经验里,经卷洞里再次变得静谧异常,唯有沙沙的翻书声。
在他的念和-图-书力驱使之下,他体内的五气开始按照这门修行功法的路线,缓慢的在他的身体里穿行,朝着他的气海前行。
对于普通人而言,要做到这第一步,要感觉到体内五气的存在,就不知道要花去多少的时间。
他迅速的忘却周围的天地,全身心的投入,开始全新的修行。
打开气海,踏入第一境通玄下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修行者,他们用了多久?
她的脑海里终于开始清晰的浮现出这样的字样,然后她的身体被前所未有的震撼占据,整个身体都不可控制的颤抖起来。
“你该不会真的已经选定了这两本典籍,就准备修行这两本典籍吧?”看着转过来的丁宁的脸色,南宫采菽又忍不住问了一遍。
他们里面最快的人,都足足用了七个月的时间!
一名送餐的白羊洞学生,已经接近通往这经史洞的索桥。
他提着餐盒,还未踏进经卷洞外的石殿,便看到李道机白着脸从石殿中走出,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便从他身侧飘然而过。
这一缕微风很弱小,然而经卷洞里的空气都似乎凝固,所以这样的一缕微风,对于他们这些修行者而言,都是绝对异常的变化,足够值得警惕。
看着丁宁还能笑得出来,南宫采菽的脸上不由得笼起了一层寒霜,“不是很差,是差到不能m•hetushu.com再差。既然你和我们不同,在这里研习不限时间,你为什么不能多花点时间,再仔细看看每本典籍里的内容?你应该明白,不是所有白羊洞弟子都有一开始进入内洞挑选典籍的机会,你的起点就比他们高,你为什么不好好珍惜?”
忽然间,南宫采菽和这数名青藤剑院的学生都感觉到了一缕微风。
其余数名青藤剑院的学生也开始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们的身体也开始剧烈的颤抖,他们的样子甚至比南宫采菽还要难看,脸色都是无比的雪白,张开了嘴,却像快要渴死的鱼一样无法出声,无法呼吸。
丁宁点了点头,无比诚恳而认真的说道:“还有你赶快抓紧查找你所需要的东西,你跟着我已经浪费了不少宝贵的时间。”
洞内枯坐着,睡着了一般的薛忘虚顿时睁开了双目,眼眸如星辰般闪亮:“他选定了什么?”
丁宁转过身来。
若是别的人在还未开始修行之前就对南宫采菽这么说,南宫采菽肯定会觉得这个人不是不知天高地厚就是白痴,然而想到丁宁在山门外的自信和表现,此刻看着丁宁平静而自信的眼神,南宫采菽却是愣愣的问道:“你确定?”
她不再多说什么,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开始一本本翻看内洞的典籍。
http://m.hetushu.com可是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不管丁宁的自信看上去有多荒谬,但眼下的确任何事情都没有她自己的修行问题来得重要。
这是识念内观,感悟五气,打开气海!
薛忘虚一愣,伸手下意识的去摸旁边石案上的茶壶,喃喃道:“这可真是不妙,竟然如此牛头不对马嘴……怪不得你气得声音都发抖了。”
她赫然发现,这微风来自丁宁的身上。
她开始想到了自己一开始修行的时候,想到了自己的师兄师弟们一开始破境成功,打开气海,正式成为第一境下品的修行者时的画面。
他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微颤道:“那少年已经选定了修行的典籍和剑诀。”
册页上的一条条注解和一副副图录,随着他的慢慢思索,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然后慢慢的连接起来,变得清晰而真切。
不同的修炼方法,就像是不同符箓上的符线,不同的体内五气流动的线路,在身体里不同的转化,将来便会产生不同的真气、真元。
自己跟着他看到底要挑选什么典籍,也只是因为自己的好奇心,现在自己的生气,也只是因为想要看到一场精彩的大戏,结果看到了不搭调的拙劣表演而太过失望。
一束束皎洁的光束洒落在丁宁的身上,洒落他身前蒲团上摊开的古旧册面上。
李道机说道:“hetushu.com灵源大道真解,野火剑经。”
南宫采菽和数名青藤剑院的优秀学生已经彻底入迷,浑然忘了时间,就连翻页的动作都越来越缓慢。
“你的意思是……我选的这门功法和这门剑诀,配合起来,实在是很差?”丁宁微微一笑,说道。
丁宁点了点头,说道:“是啊。”
然而在闭上眼睛的瞬间,他就已经完成了这第一步。
南宫采菽心中依旧充满觉得荒谬的情绪,但丁宁先前的那句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却在此刻起了一些作用。
叶名便油然觉得奇怪,不知道李道机师叔是怎么了,虽然一样的沉默寡言,但是好像没有平时的威严和孤冷。
“你到底对修行了解多少,或者说你到底懂不懂什么是修行?”听到丁宁承认说真的有这样的打算,南宫采菽气得嘴唇都颤抖了起来。
半日通玄!
这便是风的来源。
李道机缓缓抬起了头,用了好大的力气才说道:“不是气的,是因为他已通玄……他刚刚已经踏入第一境,打开了气海。”
“你说什么?”
夜色开始笼罩白羊峡。
“我确定。”
“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典籍?”
薛忘虚的手猛的一抖,差点打碎了手里的茶壶。
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这道理并不复杂,任何真元修行之法都是念力对于身体奥妙的探索,都是体内五气和天地元气和-图-书的玄妙转化。
……
然而这种全新的过程和玄妙的转化之间,却充满了无数未知的危险。
丁宁看着这个脸色都煞白起来的少女,平静的说道:“有什么问题么?”
丁宁的身体里,好像有一个浪头冲入了空旷的地方,逼出了一些那个空旷地方的气息。
这好像和她的确没有什么关系。
今日里的白羊洞给他带来了无数的意外,这册被伪装成了普通的修行功法,但实际上对于那些顶级宗门而言都算得上是至宝的《斩三尸无我本命元神经》,对他而言也是难得的惊喜和机缘。
她和丁宁在今日之前只是见过一面,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
南宫采菽恼怒的目光落在了丁宁手里的两本典籍上,睫毛不断的颤动着:“你知不知道灵源大道真解只不过是很粗浅的真元修行功法,并没有特别可取之处,而且这门真元修行之法还是来源于赵地。身为秦人修行这门功法,你不但得不到什么特别的好处,而且还会引起很多大人物的不喜。至于这野火剑诀,是一门威力不大,然而却特别繁杂难练的剑诀,不仅是剑式难学,真气或是真元配合,也是分外的复杂……我们青藤剑院也有这门剑诀,但是我的所有师兄师姐们,却是从来没有一个人会挑选这门剑诀修行。”
南宫采菽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因为身体的自然紧张,呼吸微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