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大逆

第四十九章 剑齐眉,雪降

丁宁没有再说什么话,因为黑衣蒙面男子已经又开始动步。
任何的剑术,包括飞剑,在面对对方各种不同兵刃,不同方式的进攻时,都会有最合理的应对剑势。
他连退十余步。
丁宁的身体变得有些僵硬,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他知道真正可怕的敌人终于出现了。
咚的一声闷响。
此时的丁宁之所以赢得这名蒙面黑衣男子的由衷赞叹,便是因为他的剑招没有任何的犹豫,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
他的右手衣袖里,再次飞出一片黄纸。
黑暗里,这名刺客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惨嚎。
黑衣蒙面男子越过倒退的数人,正对着停在当地开始喘息的丁宁,他讥诮的目光掠过丁宁身体周围的那些尸首,认真说道:“好狠辣的手段,若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会相信这是出自一个才开始修炼不到一月的修行者之手。”
此刻他已经不想再有任何的意外,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气,身体里的真元再度涌出。
这片薄薄的黄纸却是没有像第一张黄纸一样显得毫无分量,也没有直接消失,相反,这片黄纸却是像一块无比沉重的金砖一样,狠狠坠落在前方的地上。
顷刻间连倒七人,就连这条街巷后方的十余名刺客都面色变得异常苍白,双脚有些难以挪动。
一片片洁白的雪花,在空气里形成。
“你已经不行了……你还在等什么……这种坚持只会让你和-图-书在死去之前更痛苦而已。”
这使得这种剑法的剑招分外绵密复杂,在小范围内就像是始终有一片野草的原野在扩张,然后里面随时有野火升腾出来伤人。
符纸在飞出他衣袖的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然而他的脸上却是没有任何惊恐的表情。
他一声低喝,手中喷发的真元和天地元气,吹出了他手中的这张符纸。
他身上的白羊洞外袍瞬间出现了无数个焦黑的孔洞,甚至连稚嫩的脸面上都出现了数个焦痕。
眼见这样一片轻飘飘的黄纸,丁宁的眼睛却是骤然眯起,一股凛冽的寒意从他的心底深处涌起,他的双足一错,整个身体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往后退去,与此同时,他手中的残剑不断采取拍击之势,急剧的往前拍击,尽可能的排尽前方的空气。
这些灰烬往外散开,内里蕴含的真元带出的轨迹,却是顷刻间猛烈的燃烧起来,瞬间形成一个直径丈许的恐怖火团。
只是这名酒铺少年表现的才能越是让人欣赏,他今日里就越是必须在这里死去。
只是这种剧烈的战斗,对他此时的修为和身体而言,都是沉重的负担。
他上方的夜空里,骤然出现十余条杂光。
丁宁闭上了眼睛,他的左手也落在了剑柄上,在这一瞬间往前再拍一条剑影。
他只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举剑齐眉。
看着依旧紧紧握着手中http://m.hetushu.com剑的丁宁,蒙面黑发男子微微蹙眉。
无数沉闷的声音响起。
他空着双手,腰侧不见有剑,背上也不见有剑。
这一击没有直接杀死丁宁,已经超出了他的最大预估。
无论对方为什么有兴趣和自己多说这两句,但显然对方不会浪费什么时间。
就在他站起来的这一刻,丁宁便感觉到了异样,在黑暗里,这名蒙面黑衣男子的眼睛里开始散发出宝石般的光辉,就连肌肤都开始透出萤火虫一样的光亮。
蒙面黑发男子眼眉之间的冷意使得他的眉毛上都似乎染了一层白霜。
一片薄薄的黄纸,却是从他的袖间飘飘悠悠的飞出。
然而各种剑经注重的东西本来有很大的区别,例如大秦军中常见的斩马剑诀和重石剑经便只追求一剑斩出的力量,追风剑法便追求刺击时的绝对速度。不同的注重,便造成了各种剑经上纪录的剑法的简易和复杂。
丁宁依旧没有出声。
也就是这一个停顿,十余条杂光落下,噗噗噗噗连响,十余支箭矢狠狠的刺入了他的身体,带出十余团血雾。
盘着道髻的蒙面男子自言自语的站了起来。
他的呼吸已经灼热起来。
丁宁的整个人在崩裂的火团后方倒飞出去。
自此,已有六人在他的身周倒下。
一截断裂的青石重重的砸在他的肋部。
在这名蒙面黑衣男子开始动步的瞬间,先前那些手和*图*书持长竹篙堵住这条长巷的所有刺客,除了那些躺倒在地上再也无法爬起的之外,都纷纷往后退去。
这种意外而产生的复杂情绪,让这名蒙面黑发男子的右手再度捏住一张黄符纸的瞬间,忍不住轻叹着出声。
黑衣蒙面男子的眼神趋于绝对的平静和肃杀,一股凶残的杀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他的步伐十分稳定,看上去频率一模一样,然而他的身影却越来越快,就在第三步抬起的时候,他的双脚已经完全脱离了地面,整个人往前飘飞了过来。
从黑衣蒙面男子袖中飞出的轻薄黄纸,在空气里嗤的一声轻响,散开成无数细小的灰烬。
“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涌出。
黑衣蒙面男子的右手微动,一股澎湃的天地元气从他的体内涌出,撑得他的整截衣袖都似要炸裂开来,然而在下一瞬间,他的手中却没有出现任何兵刃的反光。
丁宁的嘴唇紧抿,手中的残剑毫无怜惜的切过前方一人的咽喉。
在这名蒙面黑衣男子所得的消息里,这名酒铺少年进入白羊洞修行也不过二十余日的时间,对这样繁杂的剑经竟然能够有这样的理解,即便是岷山剑宗和灵虚剑门的绝大多数新入门弟子都恐怕难以做到。
挑、削、斩、砍……各种各样的用剑手段在他的身前组成绵密的剑势。
挑、拨、撩、刺、斩、拖、磕、震……各种各样的出剑方式组成的剑招,http://m.hetushu•com在寻常时炼得纯熟,在面对攻击时,便会自然的用最合理的一招去应对,最有效的对敌人造成杀伤,并不妨碍自己下一剑的反击。
“还说是见惯了大场面的铁血汉子,这样就被杀怕了,连普通秦军的军人都不如,山贼就是山贼,上不了台面。”
那人才刚刚挥起一柄斩马刀,喉咙里空气和鲜血的骤然失去,让这人骤然无法呼吸,连惨嚎都无法叫出便往前栽倒。
无数墨绿色的横剑剑影,在他的身前就像是一排排的杂树树枝生成。
丁宁垂下右手的末花剑,让剑身上的鲜血顺着裂纹滴落,他调整着呼吸,平静的看着这名黑衣蒙面男子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有些剑诀不管对方的进攻如何,只管一剑斩去,而野火剑经这种剑经,面对对方的一剑横削,在自己突进的时候,都恐怕至少有五六种不同的应对手段,有时候应对手段太多,反而会犹豫,反而会想着要用哪一种,也会让人不由得思索用了那一种之后,自己接下来要跟随什么样的剑势。
丁宁手中的残剑再次化成一片剑影。
地面的数十块青石顿时崩裂,地下的泥土炸了开来,每一块青石和泥土都被注入了天地元气,都变得异常沉重,而且全部跳起,朝着丁宁压至。
蒙面黑发男子的眼睛骤然眯起,眼睛里再度闪现出意外和震惊的光芒。
然而分外繁琐的剑法有时候不够简单直接,在发力上便不够hetushu.com酣畅淋漓,速度和威力有很大不足,最为关键的是,越为繁琐便越难掌握。
每一片雪花的边缘,都变得越来越锋利。
幽冷的街巷中充满无尽的燥意,无数流散的火焰在空气里飞出了数尺的距离,又奇异的完全消失。
明明以防守见长,反击较弱的繁杂剑法,在他的手里,竟然硬生生的有了些凌厉决杀的味道。
“你肯定想知道是谁想杀你,只是很可惜我无可奉告。如果这些人能够杀掉你,那我只要坐在那里看着,也可以得到同样的价钱。”黑衣蒙面男子笑笑,“我只是一个来负责杀掉你的人。”
他深吸了一口气,也没有设法逃跑,因为面对一个已经到了真元境的修行者,逃跑只会让他死得更快。
然后他的前方开始落雪。
因为这一剑,他的整个身体的动作有所停顿。
轰的一声爆响。
他的双脚猛地一顿,再次发力,瘦小的身体如闪电般从前方一人的腋下穿过,右手的残剑反手撩了过去,在那人的腰侧切开了一条巨大的创口。
他双手的虎口全部撕裂了,鲜血顺着剑柄流淌下来。
野火剑经是很冷门的剑经,没有多少人练习,所以这名坐在冰凉的台阶上的蒙面黑衣男子并不认得,但他看得出这门剑法注重的方面很多,每一剑递出都有五六种不同的应对对方各种进攻手段的变化,以及可以带出后继的很多种变化。
丁宁竟然只是受伤,竟然能够在他的这一击下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