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大逆

第七十章 我来捡便宜

正是因为尊敬南宫采菽,所以他已经不准备再让南宫采菽战斗。
因为即便是到了真元境的修行者,在祭剑峡谷里也无法变成那一个汇聚天地元气的小池塘,也无法补充真元。
轰的一声。
她有些难以理解。
她看着自己正前方薄雾里的何朝夕。
他深吸了一口气,沉默不语,再次横剑颔首,只是和前两次不同的是,他开始主动动步,开始前冲。
大片大片的落叶被他身体带起的狂风卷起,形成了一条移动的落叶墙。
他有着这些长陵的年轻才俊们根本无法想象的追赶目标,也有着他们根本无法理解的修行经验,所以只是凭着第一声沉闷的震响带来的力量感,他就已经可以肯定其中一方必定是身体力量最为出众的何朝夕。
已经有所准备的南宫采菽往后侧上方跃起,同时五指微松,往后扬起,再度握紧!
此刻腰侧这道剑伤虽不严重,并不深入,然而若是要继续战斗,便根本无法处理伤口,大量的失血便会让她彻底失去战力,甚至很快陷入昏迷。
何朝夕准备再动。
至于另外一人,则必定是张仪、苏秦和南宫采菽这其中之一。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而且这对于他而言也是难得的机会。
只是因为还有张仪和苏秦那样的存在,所以他还想要留下一点真元,此刻便想尽可能的依靠身体力量才应付南宫采菽的挑战。
在他的剑气的压缩下,无数已然彻底燃烧起来的和-图-书落叶被压缩在一个很小的空间,热气一时相撞,产生更大的压力,倏然迸发出更强的力量。
很多青藤剑院的弟子明白了这一剑出自何处。
他的爆发力很惊人,双脚落地的地方,尽是一个个凹坑,只是十余丈的距离的冲刺,他的身前已经带起了恐怖的狂风。
丁宁摇了摇头:“这个规则可是不允许的。”
观礼台上顾惜春眉头微蹙,何朝夕此刻的表现,甚至让他都感觉到了隐隐的威胁。
火借风势,无数飞舞的落叶猛烈的燃烧起来。
这是南宫采菽的另外一柄小剑。
在她想来,这种时候,相比这些强者而言显得很弱小的丁宁,不是更应该好好的躲起来,远离战斗的地方么,他用这么快的速度赶过去干什么?
轰的一声。
他所修的枯荣诀不仅有一枯一荣间的力量转化奥妙,而且气海间所存储的真元也比寻常的修行功法要多一些,再加上他强悍的体力,哪怕不动用真元,他也可以击败绝大多数第二境的修行者,所以他才有信心在这第一日就进行收割。
看似风波不惊,但有一股燥热之意在剑锋上散开。
“闭嘴,省点力气吧,否则我第一个解决你。”
一声厉啸从南宫采菽的唇齿之间迸发,他感觉到一股强横无比的力量,再次压在他的剑身上。
南宫采菽惊怒的还想说什么,但是丁宁却平静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若是还不止血,恐怕http://www.hetushu.com就连你们青藤剑院的师长都要来强行中断你的试炼,我想捡便宜都捡不成了。”
何朝夕没有理会他说的这句话,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和腰侧的残剑,轻声道:“我很高兴她有你这样的朋友,但是你太弱。”
他平静的出声。
无数燃烧的枯叶变成无数细小的火烬,被压缩的火团也终于在此时爆开。
她的腰侧血涌如注,半边衣袍尽湿。
鱼纹铁剑自她的右手异常平直的斩出,迎向夹带着一团即将爆炸的火团而来的枯黄色长剑。
他的整个身体也在震荡着,然而他的双膝微弯,身体却是连一步都没有退。
丁宁瞥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来,正视何朝夕。
“而且来都来了,以我的速度和体力,想要逃也逃不掉啊。”
南宫采菽强行的挥剑下劈。
比如谢柔。
南宫采菽和何朝夕之间的战斗还未结束。
他看着南宫采菽和何朝夕,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现在一个真元耗尽,一个身受重创,不是最好的捡便宜的时候么?”
……
此刻观礼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何朝夕和南宫采菽的这一战所深深吸引,然而依旧有人注意到了此刻丁宁的异动。
然而就在此时,她看到何朝夕抬起了头来。
“丁宁到这里做什么,难道他还想捡便宜不成?”
看到前面骤然生成的火团,南宫采菽微微的犹豫了一下,但是在接下来的一瞬间,她的眼神便变和-图-书得坚定无比。
她不顾掌心破碎血肉和剑柄摩擦的剧痛,用力的将剑柄握得更紧。
何朝夕的眉头微跳。
她的剑依旧没有脱手,然而枯黄色的剑光一沉一压之间,从她的腰侧切过。
他手中枯黄色的剑往前斩出。
一剑劈飞南宫采菽的这一柄鱼纹铁剑,何朝夕的心中反而一沉。
剑柄和她的手掌之间再度飞洒出许多血珠。
平直的鱼纹铁剑在无数火星里骤然停顿,随着枯黄色长剑带着炽烈的气流斩击在它的身上,这柄铁剑再次弯曲,再也无法停留在主人的手中,往斜上方绕旋飞出。
“我来捡便宜。”他们的脑海之中才浮现那样的念头,丁宁就已经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南宫采菽呆了呆,她依旧无法理解丁宁此刻的行为,但她咬了咬牙之后,还是开始飞快的止血。
南宫采菽的实力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但是她的意志和求胜的决心,却是彻底的出乎了他的预料。
只是一剑,却像无数的浪头在拍击,像是无数剑。
她衣袍的每个袍角都变成了红色,开始滴下血滴。
“枯木生火”,这是青藤剑院枯木剑经中的一式。
“没有打过,怎么知道打不赢?”
因为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如果她还不止血的话,青藤剑院的师长的确会马上赶来终止她的试炼。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体内剩余的真元无法保留的朝着手中的剑贯入。
听闻两人的对话,南宫采菽愤怒的叫了起来:“丁www.hetushu.com宁,我不用你管,你快逃!”
所以他用最快的速度披好了已经烤干的衣衫,甚至没有管吃剩下的烤肉,便朝着响声传来的方向飞奔了过去。
一股股力量不断的在剑身上爆发。
南宫采菽的脸色原本难看至极,恨不得就要对丁宁出手,然而丁宁此刻的这句话和语调,却是让她骤然顿住。
但接下来丁宁又吐出的一句话,却是让她的眼前一黑,差点有骂粗话的冲动。
但是她还想再试一试。
何朝夕不仅修行的真元功法是青藤剑院中最好的,他修的剑经原来也是青藤剑院中最高深的。
南宫采菽一声悲鸣,往后翻落。
在一蓬散开的烟尘中,双臂不停的颤抖,手掌上布满撕裂伤口的南宫采菽再次艰难的站了起来。
一股大力撞在左手的剑上。
她依旧将这柄剑握在手中。
她想看看自己的剑技和真正的战斗经验到底有没有何朝夕强。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明显带着严重喘音的声音响起:“在进来的时候,我都和你说过打不过就跑了,你偏要这么拼。”
观礼台上许多人此时也刚刚看清丁宁的到来,脑海之中同时冒出这样的想法。
他手中的枯黄色长剑在空中只有那一刹那的微微停顿,便直接如电般朝着她斩来。
然而他当然不会害怕这种挑战。
枯木剑经,也是青藤剑院中最高深的剑经之一。
所以她轻吐出一口混杂了些泥屑的血水,看着何朝夕说道:“你的真元应该也所剩无http://www•hetushu.com几了,下面这一剑,就让大家都把真元解决掉。”
然而此刻这柄剑,也同样是刚猛无比的连城剑势。
“你想帮她?”自从丁宁出现之后一直沉默着的何朝夕却是看出了些什么,看着丁宁问道。
她将体内所有的真元,尽数贯入自己的两柄剑中。
这便是她最擅长的,纯粹追求刚猛的连城剑诀。
若是双方的真元都耗尽,那决定胜负的便只有纯粹的身体力量和剑技、以及真正的战斗经验。
她知道自己在身体力量和所修的真元功法方面根本无法战胜何朝夕。
她已然成功的逼何朝夕连最后想保存的真元都动用了,然而依旧差一线,最后那一丝的力量差距,还是让她的动作比何朝夕慢了一线,无法封住何朝夕的剑势。
观礼台上,谢长胜的目光一直紧跟着南宫采菽的身体,看着南宫采菽身上的鲜血越流越多,他的神色就越来越紧张,直到此刻,他才骤然发现距离南宫采菽和何朝夕不远处多了一个人,看清那个人的身影之后,他顿时脸色极其难看的一声尖叫,“丁宁跑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一条火线落在他前方无数飞舞的落叶形成的墙上。
她此刻的悲鸣并非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强烈的不甘和无奈。
当的一声震响。
也就在此时,南宫采菽也从声音判断出了来人是谁,她脸上初始有些惊喜,但马上变成惊怒,她的叫声也几乎和谢长胜的叫声同时响起:“丁宁,你也到达了这个区域?你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