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大逆

第七十八章 被吓到的师兄

这一道符文,只能让运行其中的真气化成剑气从剑尖冲出,不如别的剑玄妙。
时夏生怕距离丁宁太近被说是对试炼有所影响,所以他只是远远的跟着丁宁,连绕了数道藤墙之中,他的心中越来越吃惊,因为直到此时,他才终于闻到清晰的香味在风里传来。
祭剑峡谷里,输的心服口服的时夏伸手摘下腰畔挂着的令符,就要递给丁宁。
刚刚十数息之前,他还说丁宁是用何朝夕故意吓他,他不可能被吓到,然而在这一瞬间,他却是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张大了嘴,不能理解的叫喊了起来:“怎么回事?怎么会到了炼气中品之上的修为!怎么会到了接近炼气上品的修为!”
轰的一声爆响。
他双手不断的震颤着,用不可置信的语气轻声问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丁宁轻笑了起来,道:“虽然吃了几颗野桔,但空腹吃这种酸涩东西,却是不停的冒酸水,难受的很,也必须要有些结实的东西填肚子,才能有足够的体力。”
丁宁擦了擦手,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叶名师兄,其实我现在身上的院袍就是何朝夕的。”
“不知道你从哪里扒了一件这样的青藤剑院院服过来,但你以为这就能吓到我了?”然而让丁宁没有想到的是,叶名闻言反而更加恼怒,喝道:“你难道觉得我能相信你能将何朝夕打倒在地,还按着他扒下了他的外袍?”
布满许http://www.hetushu.com多细微裂纹的墨绿色的剑身中发出了许多丝丝的声音,细小的白色花朵瞬间布满了整个剑身。
叶名修的是白羊洞最正宗的白羊剑经。
丁宁点了点身后的薄雾之中:“因为有了先例。”
知道丁宁修的是以守为主的野火剑经,他也不多言,身影一弹,一剑便走中线,斜往上刺向丁宁的胸口。
狄青眉的双手更加剧烈的震颤了起来。
远处观战的时夏呼吸微顿,他直觉此时有些不对,但他还没有时间去想,丁宁的剑已然和那一只挑起的白羊角相撞。
然后他挥剑,硬磕这只白羊角。
叶名的眉头缓缓的皱起,他看着已经足足切掉了小半条猪腿的丁宁,脸色越来越严肃,终于忍不住道:“丁宁师弟,我知道你天赋非凡,但做人需要诚实,你年纪轻轻,怎么就想到编造这样的谎话来吓唬我了,你以为这样便会吓到我么?”
丁宁微微一笑,也不多说,开始不断的朝着香气飘来的地方前行。
时夏始终把自己和丁宁放在弱者的地位,他根本没有想到丁宁反而会决定闻香主动找对手,想到接下来等待丁宁的可能又是一场恶战,又想到方才丁宁和自己战斗时表现出来的精巧至极的剑势,他的眼神骤然热切起来,忍不住便脱口而出:“丁宁师弟,我可以跟着你过去看看么?”
走得近了些,看到他脸上这样的神色,丁宁又笑了起来:“hetushu•com你该不会也是被苏秦师兄逼迫,故意在这里等我的吧?”
然而听到丁宁这么说,叶名却是一副愁眉苦脸,不知如何开口的模样。
狄青眉不是凡物,薛忘虚的那一句话,给已然在第七境的门口徘徊了很多年的他许多感悟。
这一剑便是很出名的“白羊挂角”。
丁宁明显有些无法抗衡,后退一步。
“他叫时夏,青藤剑院弟子,我胜了他,他跟我过来看看。”丁宁很直接的说了这几句,然后揉了揉肚子,看着叶名手里烤得金黄的那条野猪腿,认真的说道:“我现在的肚子很难受,叶名师兄要么先请我吃些东西再说?”
丁宁认真的看着他抗议道:“我还没有吃饱。”
所以这一瞬间他往后跨出了一步。
“何朝夕?你见过何朝夕?”
那画面太美,丁宁不敢想象。
……
“薛忘虚,我的确不如你。”当他的双手不再震颤时,他低头轻声说了这一句。
丁宁看了他一眼,微笑道:“我没有什么意见,只是不知道你们青藤剑院的师长会不会有什么意见,毕竟这种试炼禁止两人同行。”
时夏一怔,他用力的吸了几口气,仔细的感觉之下,才感觉到似乎的确有阵烤肉的香气隐隐传来。这绝对不是他刚刚那只已经烤焦了半边的云雀,而是那种油脂很足的肉烤熟之后才会散发出来的香味。
此刻他坐在野柿子树下的一块山石上,烤着一只野猪腿,火堆旁还放着www.hetushu.com那只被切了一条腿的黑色野猪。
叶名的长剑一时僵在空中,他有些茫然,但感受到飞溅出来的那些细小白花的气息,再感受到还在自己长剑上震荡的力量,他终于明白了过来。
这真是一副丰衣足食的悠闲景象。
“好香。”
“……”
“你难道想过去看看?”
只是那些桔红的色彩很浓艳,和过了时节的野桔的干枯和暗沉不同,却是一株野柿子树。
丁宁想了想,他想到了最快击败叶名的可能。
这一剑异常简单,他的剑也是最普通的大秦黑铁直剑,唯有正中间剑脊上有一条平直延伸至剑锋的符文。
叶名这才隐约看清那里有一名青藤剑院弟子,不由得怔住。
“是啊,他输给了我,苏秦师兄没有和你说过么?”
时夏如梦初醒般将身上令符先丢给了丁宁,说道:“我先认输退出便不算同行了,若是有师长要令我马上出谷,我便请求他宽限些时间,毕竟现在赶回上方观礼台会耗费不少时间,可能会错过不少东西。”
叶名沉着脸拔出了背负着的长剑。
叶名深吸了一口气,道:“吃太饱不好,而且按照你的说法,还有人等着看你的战斗。”
丁宁抬起了头,他的目光从自己手里的半个野柿子上移开,落到了叶名严肃的脸上,他无奈的说道:“叶名师兄,我说的是真的。”
丁宁的嗅觉,似乎比他灵敏了至少数倍。
叶名想了想,展颜道:“有道理,丁宁师弟http://www.hetushu.com请。”
在距离丁宁的胸口还有数尺之时,嗤的一声爆响,一股白色的剑气从剑尖冲出,像一只陡然伸出的白羊角,随着上挑之势,甚至带起了一些弧度,顶向丁宁的下颚。
“这山间的野猪肉果然很香,师兄烤肉的手艺很好,只可惜缺少了些盐,只能用这柿子来调调味了。”
然而此刻他的这柄剑,却是很合他这一剑的剑意。
看着丁宁的神色,时夏忍不住好心的提醒道:“那可能是个陷阱,而且你今日已经胜了我,只需要赶到指定区域便可以过关。”
他感到衣袍下的自己很渺小,他感到看着远山的薛忘虚好像和上方的天空以及远方的远山连成了一体,分外的大。
叶名眼中惊讶的光芒更浓,但是马上又有些犹豫。
看着那些表皮上还挂着一些淡淡白霜的,正好已然熟透了的柿子,丁宁满意的笑了起来,对着树下的那人颔首为礼,说道:“长陵都说霜打的红柿甜如蜜,我往年也最爱吃这种柿子,叶名师兄倒真是会找地方。”
“那却未必。”薛忘虚依旧平静的说道:“我的路已快到尽头,但你的路却还远,将来如何,只看你自己怎么走。”
“一边是热烫油腻,一边是生寒鲜甜,你一口肉一口柿子的,小心拉肚子。”
然后他用尽全力,体内的真气狂涌而出,涌入他手中的末花残剑里。
丁宁的前方,出现了一些桔红的色彩。
挂了不少红柿的野柿子树下坐着的那人身穿白羊和-图-书洞院袍,比丁宁看来要大四五岁的样子,正是丁宁一开始进白羊洞时,在白羊洞山门口等候接引他的叶名。
“你不要忘记,不管是白羊洞还是青藤剑院,首先都属于大秦王朝,你我不管是什么身份,都首先是秦人。”薛忘虚看了狄青眉一眼,平和的说道:“陛下和皇后能够容我和我师兄,是因为知道我和我师兄会首先将自己放在秦人的位置。在必要的时候,我们的剑始终会朝着大秦王朝的敌人。至于修行,到了我这样的年纪,不会害怕被谁追上或者超越,我的敌人只可能是自己和自己的年纪。”
“无妨,何朝夕吃了很多生肉都不会拉肚子,他的例子告诉我,剧烈运动可壮肠胃之气,反正等会要和师兄战上一场,正好。”
“这难道也是苏秦师兄猎到的?不过这有什么关系,无论等下是你胜出还是我胜出,难道他在接下来的试炼里还会对胜出的人手下留情么?”丁宁撇了撇嘴,看穿了叶名心中的想法一般,道:“吃他条烤猪腿又算什么?”
但就在这时,丁宁却是抽了抽鼻子,说道:“你闻到了没有?”
叶名顿时愕然:“丁宁师弟你怎么知道?”
“还不知悔改。”叶名脸色越发难看起来,他放下手中的一段猪骨,缓缓站起,“既然这样,那就让我看看师弟你的剑到底强到了何种程度。”
所以他只能很不情愿德站了起来,走向一侧的空地,无可奈何的拔出了末花残剑,对着叶名道:“叶名师兄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