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争命

第十四章 本不是小孩子的事情

若是到了长陵,见过了许多比他厉害不知道多少的年轻才俊,此刻封清晗恐怕也不会这么飞扬跋扈了。
相比三个儿子的平庸,这个孙子,的确不凡。
然而当他的声音传出,周围便瞬间绝对安静下来。
他的声音很温和,但异常的清楚,所有聚集在火德殿周围的竹山县人,全部听得清清楚楚。
薛忘虚有些惊愕的扫视了一周,他终于明白了丁宁的意思,轻声道:“应该是真元境下品,就像我比封千浊多出一扇门的差距一样,对方比你多了一扇门的差距,你有信心?”
听到这样的声音,薛忘虚转头过去看着面容稚嫩,眼睛里却是闪烁着阴冷神色的封清晗,带着一丝真正的同情,轻叹道:“这是大人的事情,小孩子最好就不要插话了。”
“薛忘虚,就让我这长孙和你门下弟子一战,若是你门下弟子胜了,我便将定颜珠给你。只是这话要说清楚,这定颜珠也是昔日古宗门遗迹探宝,我从你师兄手中赢得,并非你们白羊洞私有之物。”封千浊说完这几句,对着身后人群低喝了一声,“丽珠,将那颗珠子拿过来。”
封千浊眉头微皱,心想这老东西怎么真的如此不知好歹?
随着他的低喝,一名艳丽女子快步身前,取下挂在颈上的一颗珠子,递给了封千浊。
他的声音不算响亮。
奉完画的封千浊飘然落地。
“说到巧辩和用大义压人,m.hetushu.com这些山野小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
皇后便已经让他们如此敬畏,更何况是更加高高在上的元武皇帝!
……
然而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丁宁任何的废话都没有多说。
不知是谁在人群里高喊了一声。
封清晗却觉得受了轻视,心中怒火上涌,他挺了挺胸膛,声音微冷道:“薛洞主何必咄咄逼人,我看薛洞主你也带了门内年轻弟子,我现在挑战他,你觉得如何?”
“两位年数已高,若是动剑有些损伤,都是不好。且薛洞主恐怕是有备而来,而我爷爷已久不动剑,这原本就不公平。”便在此时,一声稚嫩而沉冷的声音响起,“动剑决斗,多些战斗经验,这原本是我们年少气盛的年轻人做的事情。”
只是此刻封千浊越走越高,空气里,却好像有一张看不见的长梯,稳稳的承载着他的身体。
所有坐在红木椅子上的竹山县贵人看着轻声交谈的薛忘虚和丁宁,神情越来越复杂,也越来越期待。
封清晗的眼睛深处出现了亮光,他抑制不住的欣喜,转身对着封千浊躬身行礼,说道:“请爷爷准许。”
“你真不该来,只是为了一颗定颜珠,反而丢了性命,这怎么想都是划不来的买卖。”封千浊闻言微怒,寒声说道。
场间很多端坐在红木椅上的竹山县贵人幸灾乐祸的看着薛忘虚和丁宁,都觉得这次薛忘虚和*图*书和丁宁被反将了一军,反而下不来台了。
“什么身份?”
他只是平静的走上数步,走到薛忘虚身前,然后拔剑,说道:“请。”
薛忘虚一愣:“什么意思?”
皇后理应比这里所有的神像都要高。
丁宁此时正抬着头看着封千浊,听闻薛忘虚这样的话语,他摇了摇头,说道:“时间是差不多了,但等下可能需要先出手的是我,而不是你。”
封千浊的眉头依旧没有松开。
“封家以礼相待……就算要挑战,竟然选在这种时候?”
薛忘虚转头看着丁宁笑了笑,然后看着依旧沉默的封千浊,全然一副挑衅的口气:“你倒是说句话呢,难道你还想让这些郑人将我赶走?你不怕他们再说出些大逆不道的话来?”
于是在他们的眼里,皇后自然比这里所有的神像都要高,而封家老爷,却是也至少和这里所有的神像一样高。
淡然的笑了笑之后,他认真的看着身旁的丁宁,轻声告诫道:“场面或许会有些混乱,我不想我是为了你跑这么远的路,结果到时候反而你却被劈上两剑。”
看着这颗珠子,封清晗笑了起来,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不是封家说他们是客人么?”
光是从先前的言语和丁宁平静的神色,他便总觉得始终跟在薛忘虚身后的这名长陵少年有些危险。
刚刚发声咒骂的人更是感到了无尽的恐惧,不自觉的往m•hetushu•com后退去。
他转过身,看着依旧站在薛忘虚身后的丁宁,嘲笑道:“不要再在别人的身后躲着了……赢得了我,这颗珠子便是你们白羊洞的。”
“你是什么身份,算什么东西!就凭你有什么资格挑战封家老爷!”
薛忘虚淡淡的看着他,道:“话不投机半句多,终究还是要用剑来说话。”
即便有什么特异之处,即便封清晗真的输了,只是小孩子之间的胜负……这似乎是现在最好的应对。
丁宁点了点头,道:“他比苏秦弱。”
他奉着画卷,转身往火德殿最高处那间楼阁里走去。
这是一颗桂圆大小的雪白色珠子,像呼吸一样,奇异的一闪一闪,散发着晶莹的光华。
“封千浊你的剑也很久未曾展露,我的剑也快要生锈,不如就乘此机会,以我二人的剑,为这盛会助助兴?”
封千浊的眉头缓缓挑起。
丁宁缓缓抬头,他对于欺负封清晗没有多少兴趣,他要追赶的人太多,要做的事情太大,自然不会在意这样一个少年的感受,只是他却很怕麻烦。
“白羊洞薛忘虚,请赐教。”
甚至在心底里,他对自己的这个爱孙,又多了一份嘉许。
这种景象,对于竹山县的寻常民众而言,自然又是神迹一般。
薛忘虚看着他,认真的摇头:“这真的不只是一颗定颜珠的事情,还有落在我师兄身上的一剑,没有你那一剑,或许我师兄也已经勘www.hetushu•com破了你迟迟未能踏过的那扇门。”
薛忘虚看到了封千浊的摇头,他报以骄傲的冷笑,心想有些事情,岂是你这种偏安一隅,只想着享受余生的修行者所能明白的。
所以他很直接的问道:“若我胜了你,你们将定颜珠还给我们白羊洞么?”
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当封千浊的眉头皱起,所有人明显看出他的不快之后,咒骂声顿时如潮水一般响起。
封千浊面容更寒,微嘲道:“七境有那么容易踏入么?更何况手下败将。”
薛忘虚想到之前和丁宁的对话,不由得叹了口气,心想封千浊没有将这个宝贝孙子送到长陵去学习,恐怕是最大的错误。
“第六境上品,和狄青眉那个老家伙差不多,和第七境隔着一扇门。到这种时候他还不死心,还要向我示威。”看着凌空而上,一步步非常缓慢,走得异常平稳的封千浊,薛忘虚淡然的笑笑:“他的意思是说,他和我之间也只差着一扇门,但他出身巴山剑场,有巴山厉害的剑法和名剑,未必输给我,但直到这种时候还来吓唬我……他估计都根本不知道,我和我师兄直接把白羊灵脉分成了三股,就是为了拒绝他手里这画卷的主人。”
如此一想,他倒是反而又高兴了起来,转眼越看丁宁,越觉得顺眼。
薛忘虚这次记牢了丁宁说的话,最好的辩者便是不要给对方反应的时间,所以封千浊双脚只是刚刚接触地www.hetushu•com面,他便已然出声。
火德殿是专门为了供奉皇后殿下的这副画卷而新建,最顶的那间楼阁比这间庙里所有的神像都要高。
只是他可以感觉得出这名长陵少年很瘦弱,而且没有到达真元境。
那间楼阁并没有楼梯和下方的庙宇相连。
在这种时候公然发难,且不论你未必胜得了我,就算你最终胜得一招半式,我就算将定颜珠送还给你,你回到长陵之后就有福消受?
“都是承蒙陛下和皇后殿下恩惠,今日前来观礼,自然不能什么力都不出。”
因为皇后允许他们这里有神像,这里才会有神像,允许他们保持着郑人的礼仪生活,他们才能这样的生活。
薛忘虚不以为意,只是等待着封千浊的出声,但此时,丁宁平静的声音响起:“他是白羊洞洞主,白羊洞的山门有陛下赐予的禁碑,平日里长陵的官员即便是到了白羊洞山门口,也必须由他同意才能进入山门。唯有为大秦输送了许多修行者的修行之地,才有这样的殊荣。他是陛下认可册封的掌教……你们说他的身份,还不如一个连县守都不是的,只是家族兴旺一些的一家之主?你们未必也太不将陛下放在眼里了吧?”
“时间差不多了,等下你跟紧我。”
这点所有竹山县的郑人都没有任何的异议。
丁宁面无表情的说道:“虽然我也不愿意,但好像的确被人当成一盆菜给看上了。”
“竟然是来挑战封家老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