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争命

第十五章 剑符道

白色剑符所带的力量被尽数震碎,封清晗倒退的身影顿时顿住。
这第一剑的试探已然证明了这名长陵少年虽然在剑术上造诣不弱,然而在力量上,和封清晗之间有着极大的差距。
因为丁宁的剑势很快。
这便是炼气境和真元境之间的巨大差距。
然而所有竹山县的人却都没有发出欢呼。
这十余道白色的符线和先前的数道符线,在空中交错着,赫然形成了一张方形的符箓。
封清晗脸色微嘲,眼神却极度专注,他再出一剑,前方空气里再次多出一条墨色的符线。
清冷的空气里,突然多出了一道黑线。
“请!”
就连封千浊都已经不认得因为断裂而样貌大变的末花剑,巴山剑场大变时还未出生的他,自然不可能认得这柄剑。
薛忘虚忍不住摇了摇头,一切都如丁宁方才所言那么发展,果然是他反而跟在了丁宁的身后。
以剑气画符,每一道剑气都是一条符线,最终结成各种完整的符箓,便能引聚更多的天地元气,释放出更强的威力。
同样是剑符道,但对方的剑势太快,竟然快得自己连再施展剑符道的机会都没有!
随着他的后退,无数冰片坠落在他身前的地上。
轰的一声爆响,一股黑烟如蛟龙一般往前冲出,内里似有无数黑色的蝙蝠在横冲直撞,在嘶鸣嚎叫。
嗤的一声轻响,他拔出了自己的剑。
“你见过这个年纪,却能够将剑符道用的这么好的修行者么?如果我没有看错,这应该是白羊洞的白羊冰河剑符经,这种剑经的难度,绝http://m.hetushu.com对不会弱于封清晗的巴山墨龙符剑经。”其中一名贵人声音微寒的对着身旁的一人说道。
他看着丁宁手中这柄剑参差不齐的断口和细微的裂纹,嘴角弥漫出更多嘲讽的意味。
白色的剑影在空气里斩过,然而一道黑色的剑气,却是停留在了空中,一动不动。
更为澎湃的力量往前爆发,这些冰晶和新生的冰树凝聚在一起,往前推进。
一丝残忍狰狞的意味浮现在他的嘴角。
有时候他都根本无法理解丁宁这种细致入微的观察力和看透人心一般的判断力是怎么回事,因为这种能力,除了天赋之外,往往更多的来源于处世的经验。
封清晗再次厉啸,他体内的真元毫不珍惜的疯狂涌出,注入白纸般剑身上那一条墨线。
现在这样的一柄剑,竟然出现在封清晗手里。
空气里千树万树梨花开一般,无数的白色冰花连接在一起,形成一株株冰树,朝着封清晗压至!
光弧之间,有许多繁花一样的光星在涌动,绽放着各自的力量。
“嗤”的一声裂响!
他眼睛的余光里,封千浊的神色也没有什么变化,他心中的冷意便越来越浓。当真是养尊处优的日子过得太过长久了,就连这柄剑也不识了。
……
但他的动作并没有太多的停顿。
所有坐在红木椅上的竹山县贵人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
无数往后倒飞到他身前的晶莹冰片被一种新生的力量骤然推停在空中,然后迅速变成无数细微的冰晶。
剑符之道,除了和-图-书精准之外,最关键的便是快。
出现在他手中的剑长约三尺,异常轻薄,白色的剑身中央,一条黑色的符线由剑柄一直延伸到剑锋。
丁宁此时才停止了退势。
看着空气里那两道开始流散出黑色烟气的符线,他右手的断剑也平稳的往前划出。
围观的寻常竹山县民众此时还都处于这一剑对撞的震惊里,他们无法想象封清晗和丁宁如此瘦小的身体里,竟然蕴含着这样恐怖的力量……但不管如何,对方被封家小少爷一剑震飞,显然是有些不敌了。
封清晗的修为本身就比这长陵少年高,现在又展现出了这样惊人的剑道手段,这名长陵少年还有什么可以战胜的机会?
竹山县每个人都知道封清晗是资质极佳的修行者,然而之前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主修的竟然是剑符道!
看着丁宁缓缓蹙紧的眉头,封清晗的眼睛里多了几分得色,他以为丁宁是因为他手中的这柄剑而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两道符线并不相交,但是其中却已然有了莫名的反应,出现了许多黑色的烟气。
丁宁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他手中的残剑顺畅的在空气里继续的穿行着,只是一息的时间,他的身前又多了十余道白色的符线。
封千浊神色微松,轻呼了一口气。
然而他并没有乘势追击。
他不想认输。
在下一瞬间,这张符箓骤然崩碎,然而无数寒气却是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聚集在前方。
在封清晗的视线里,他的身影从破散的墨龙中透出,随之带着的,还有一道全新的剑http://m•hetushu.com符。
封清晗此时的目光也落在了丁宁手中的这柄残剑上。
一声怪叫。
再次将真元急速的注入手中丹青剑的同时,他的左手微动,一枚紫金色的符箓从他的袖中滑落,落于他左手掌心。
同样的剑符道,但因为修为的差距,所以在力量上也有着明显的差距。
只是这短短的时间里,丁宁的身前,又已出现了一片白色的剑光,一张方方正正的白色剑符,又已然成型。
他认得这柄剑……这是巴山剑场的丹青剑。
随着数条黑色符线掠起,他身前的这道剑符也终于形成。
这显然是一条符线。
虽然每个竹山县的人都希望封清晗能够战胜,但是这两人的对话,却可以代表此刻绝大多数有眼光的贵人的心情。
只是一息不到的时间,封清晗身影微顿,手中的丹青剑还有朝前挥动之势,剑身上一层剑光如流水般不断涌动,而丁宁却是身前光华尽碎,他持剑的右手衣袖都已然被剑气冲出许多道裂口,整个人凄然往后连连倒退,双脚交替着踏在石板路上,鞋底都发出了炸裂的声音。
异常好看的冰树瞬间被震碎,变成无数冰屑噗噗的往后飞溅出去。
看着依旧还未彻底站稳的丁宁,封清晗的脸上流淌出更多的冷嘲之意。
他十分专注的,朝着他和丁宁之间的空气里,斩出了一剑。
冰片和他手中丹青剑不断碰撞,发出密集得令人牙酸的声音。
然而让他拼命咬牙,心中涌出一丝无力之感的是,他看到丁宁的身影也顿住,而丁宁的身前,已然又形成了m.hetushu.com一道白色剑符。
“先前这长陵少年宁静,看出有些不凡,但没有想到如此不凡。在史书的记载上,也极少见到有人能够在这样的年纪将剑符道用得这么好。”那人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修为和对方隔着一道境界,然而被打成这样……也可以认输了。”
封清晗往后疾退,他手中的丹青剑不断的往前斩击。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真元缓缓的从手中流淌出来,流过白纸般的剑身上的那一条墨线。
丁宁横剑于胸,许多窃窃私语声传入他的耳廓。
所有先前认为丁宁绝无胜理的竹山县贵人全部怔住,封千浊的面容微僵,双瞳急剧的收缩起来。
端坐在红木椅上的竹山县贵人们眼中的嘲弄之意也更加浓烈。
在昔日的巴山剑场,唯有品性最为高洁的人,才配拥有这柄剑。
这是符剑双修的手段,同样也是极难掌握的手段,哪怕只是画画,要在空无一物的空气里作画,也比在黄纸上作画要困难许多倍,更何况是不能有丝毫偏差,否则引不起天地元气共鸣的符线。
封清晗脸色微白,一声厉啸之中,手中丹青剑连划数剑。
他狠狠的逼视着丁宁,在心中阴冷的发出这样的声音。
一时间,欢呼声和喝彩声四起。
无非是嘲讽他手中竟然是一柄残剑。
“没想到你有这样的实力……但是从一开始,我就不是想要击败你,而是想要废掉你!”
这相持只是短短的一瞬。
这显然也是剑符道!
只是封清晗不甘心。
轰的一声爆响。
那一条墨龙般的黑烟威势不在,无数利刃般的和图书冰片刺穿了黑烟飞射出来。
剑首处,一股黑色的光团急剧的扩大,形成一片黑色墨潭。
他的右手衣袖已经破烂不堪,手背上甚至出现了数条血痕,然而让所有围观的人不解的是,他此刻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惧意,依旧一味的平静。
他和丁宁手中的剑已然碰撞在一起,无数凄厉的剑锋四溅而出,两人的身体之间,出现了两个半圆形的光弧。
墨绿色的剑身走的似乎是他在车厢里对薛忘虚比划的剑势,随着墨绿色的剑身急速的穿行,他前方的空气里,也骤然出现了数条白色的符线!
轰的一声巨响!
……
就像是一张剑形的白纸上,画着一条墨线。
他的头发和身上的衣袍上,也落满了雪白的冰屑,并开始融化。
介于无形和有形之间的白色剑符,给所有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枚白色方印一般,被丁宁的剑尖挑起,朝着封清晗砸来。
他充满着嘲讽之意的声音才刚刚响起,整个人便已经化成了一道残影,切过数丈的距离。
看到这样一道黑线,许多竹山县的贵人呼吸也都局促了起来,目光微凛。
封清晗也第一时间看清了那数条白色符线,一股强烈的不可置信的感觉充斥在他的身体里。他自己主修这种剑法,自然知道剑符双修是何等的困难,他是自三岁便开始画符,六岁开始持剑,直至半年前才有小成……但眼下这名和自己年岁差不多的长陵少年,竟然也施展出了这种手段,而且似乎比自己还要纯熟,剑势还要快!
丁宁依旧无比的平静,他开始前行。
丁宁眉头缓缓的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