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争命

第十六章 剑火灼身

他已经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
两道剑符几乎同时在他身前两侧形成。
丹青剑的前方,再次涌出黑色的剑气。
血红的符线在他的身前已经燃烧起来。
此时他没有再画符。
一条条耀眼的闪电,在水雾和水流之中穿过,折射出更多的光线,更有了种蟒化蛟龙的气势。
在下一刹那,在无数人的骇然惊呼声中,每一条细小的金色符线都变得壮大,变成了真正的金色雷光!
所有观战的竹山县修行者脸色更为凝重,无论是何种剑符经,自然不可能只有一种剑招,自然不可能只能画得出一种符,然而能画的剑符越多,便说明在剑符一道上走得更远。
“取我的剑来!”
他的剑平稳而迅疾的割裂着他前方的空气,就在雷光和两片青山接触的瞬间,他再成一道方方正正的剑符。
就连他身后沉重的灶神像,都开始不断的颤动,如同畏惧着这股力量。
丁宁的身体被冲得往后倒飞出去,他的外衣被各种力量撕扯着,发出撕裂的声音。
感受着这一剑剑意的精妙,就连神容有些紧张的薛忘虚都忍不住拍了拍大腿,大声的喝彩。
封千浊骤然仰天狂笑了起来。
“啊!”
他的脸色骤然变得雪白,身体里也油然的涌起极大的恐惧。
很多竹山县的贵人悚然动容。
无数股气流穿透的声音从他的身体里传出。
“这是什么剑术?”
封清晗听到了他这一句喝声,然而此时的他却是根本未曾听出丁宁http://www•hetushu•com这句怒喝中的强烈警告和威胁之意。
随着他的一声厉喝,一股极为强大的符意,骤然从他的左手迸发,笼罩周围十余丈方圆。
紫色符箓上的金色符线好像某种奇特的生灵一样,从符箓上飞出,朝着前方的空间迅速的扩散。
在下一刻,他发出了一声震天的狂吼。
当这无数条血红的火线刺在他肌肤上的瞬间,这名一开始便存了要废了丁宁之意的封家小少爷才感到由心的恐惧,才发出了一声凄厉至极的尖叫声。
他体内的真气疯狂的涌入手中的末花残剑,涌入每一条细小的符文,涌入每一条细微的裂缝。
破碎的青色元气、狂暴倒涌的水汽、被雷火灼烧得发烫的水流,全部往后冲来。
他张开了嘴,却来不及呼喊。
“够了!”
许多条血红的符线。
“清晗!”
轰的一声,如平地打了个惊雷。
真气和鲜血并没有太多力量,无法和坚韧锋利的丹青剑抗衡。
这片区域里所有的空气都冻凝住,奇异的震动。
而是在剑身上无数细小的白色花朵盛开时,朝着前方的某处,用力的投出了这柄末花剑。
然而就在此时,还未彻底从往事的回忆中彻底清醒过来的封千浊,却是彻底的惊醒。
轰的一声爆响。
丁宁此刻的表现,使得他这一道剑符都带上了一种逆水行舟的不屈气息。
两片青山无法阻挡这狂暴的符意,在和最前端的雷光像触的瞬http://m.hetushu.com间,就要彻底的崩散。
在绝大多数人还没彻底反应过来的这一瞬间,封千浊发出了一声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凄厉嘶吼。
在身体还未坠地之时,封清晗就感觉到自己身体里好像一切都被穿透了,五脏、髓河、甚至气海、玉宫……这一瞬间,他才像个真正的孩童一般,无助的转头看向封千浊,只是凄厉的喊出了这一声,便已彻底昏死过去。
既然没有选择,他便不再去考虑后果,不再去考虑任何的事情。
“好!”
轰隆一声!
封清晗知道自己极度低估了跟在薛忘虚身后这名长陵少年的实力,但此时他并不在意。
紫气升腾里,一条条胳膊粗细的金色雷光,绞结在一起,前端恐怖的气息喷吐,就像是一条张开了大口的巨蟒。
无数细小的火线瞬间穿透了他的身体,带着无数股微小的鲜血,从他的身体里穿过,淋洒在他后方的石道上。
所以他根本没有任何停顿,毫不犹豫的对着丁宁,一剑刺出。
“自找的?哈哈哈……”
一片灰色的天地元气落在倒涌的大河上。
封千浊平时如神佛般始终带着温和慈蔼的面容,此刻已经无比的扭曲。
薛忘虚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他一步跨出,到了拾剑的丁宁的身前,然后淡淡的看着如疯魔般的封千浊,说道:“你应该明白,是他自找的。”
他不再有任何选择,即便是他,此刻也唯有真正的出全力,才有可能破得了封清晗的这一剑和-图-书
散开着细花的残剑穿入巨浪中。
但是他却是看着顺着水流疾进的封清晗,隐怒的低喝了一句。
“以真气和鲜血为线,施出一剑……”
那些红木椅上的竹山县贵人,此时全部不可置信的发出了惊呼,很多人甚至忍不住站立起来。
此刻他体内的真气毫无保留的涌出,这些鲜血顺着真气喷涌而出,他的手中,就像是多了一道血剑。
先前封清晗施展剑符道的水准,和此刻丁宁顷刻间两道剑符化为青山的表现相比,简直就是蹒跚学步的孩童和可以疾步狂奔的成年人之间的差别。
轰的一声。
更多随之而来的震撼情绪,让绝大多数人都感到身体发冷和发麻。
感受着那些雷光的走向,他的眼睛却骤然明亮,亮若星辰。
噗噗噗噗……
这条雷光在空中炸开的同时,倒涌的水浪拍打在丁宁的身上。
封千浊的身体周围,骤然出现了一条旋转的风墙,他所有的发丝如游蛇般飘舞起来,无穷无尽的杀意,不断的扩散出来。
白色剑符往前散开,两片青山的中间,瞬间出现一条奔流的大河。
“爷爷……”
薛忘虚的眼睛微微眯起,双眉上皆是冷意,如同有一层透明的玄冰在闪耀。
他手中的残剑再次在身前划出一道道符线。
然而让很多人难以想象的是,丁宁只是十分平静的上前数步,拿起了自己坠落在地的那柄末花残剑。
“这样的一击,即便能救的活,恐怕连床都下不了了!”
一声沉闷hetushu.com的巨响震荡开来。
丁宁的身体往后倒退,口中隐隐沁出一缕血丝。
他的身前,就像有两片青山竖起,合拢。
和之前的剑符不同,眼下这两道剑符爆开,没有冰寒的元气凝聚,而是爆开两团浑厚的青色元气。
他伸出了右手,并指为剑。
剑身骤然散开,无数剑丝像刺入苏秦左手时一样伸长。
这条明亮的雷光,从水流中冲出,斜斜的冲上天空。
在这一瞬间,他再成一道剑符。
孤帆远影的河面上,就像是出现了一轮落日。
就像是一片天边的孤帆,逆流而上。
胆敢在刚入炼气境就单独刺杀宋神书,丁宁自然拥有非同寻常的战斗经验,只是在封清晗的眼光变得有些异样,那枚紫金色符箓还未出现在封清晗手中的时候,他便已经敏锐的感知到了危险。
只是和之前相比,他划出符线的速度更为惊人,他体内真气沁出的速度也更快,急剧的真气喷涌,甚至震裂了他的指甲,流出了丝丝的鲜血。
“封家小少爷竟然被……”
大量灼热的天地元气急剧的收缩。
两片青山倒塌,狂奔的大河往后倒灌,雷光巨蟒还在前行。
丁宁的身前,再度出现许多条符线。
也直至此时,所有竹山县围观的人才开始彻底的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落日和他的剑尖已然相撞,瞬间迸碎成无数条血红的火线!
在这一瞬间,看着这些充满末路气息的花朵,感受着丁宁这有去无回的一掷的气势,封千浊终于想起了什么。
http://m.hetushu.com这是没有任何后继力量支持的一剑,然而这一剑不在于阻挡,而在于导引。
然而这些雷光的走势却彻底的改变。
丁宁的脸色依旧绝对的平静。
紫金色的符箓从封清晗的手中飞了出来。
沿途的石道上噼啪作响,瞬间被流散的雷光灼烧出无数焦黑的痕迹。
没有丝毫的停留,他的身体再次往后纵跃出去。
各种气息被一只无形巨手捏合在一起,可怕的冲向丁宁的身体。
丁宁显得有些孤单的站在这样的闪电风暴中间,站在无数紊乱的天地元气流束的前方,面对着比他的身体大出许多倍的雷光,他脸上的情绪很复杂,有些伤感,有些愤怒,但看不到任何的恐惧。
原本稚嫩的脸上布满残忍之意的封清晗呼吸骤然停顿,身体急速的变得僵硬。
他的右手指甲在先前全部已然崩裂,流淌着鲜血。
丁宁的面容再次变得绝对平静。
但是他持剑的右手却依旧极其的稳定。
数股符意终于接实,猛烈的碰撞在一起。
他状若疯虎的掠出,接住了已然彻底昏死过去的封清晗。
散开的剑丝和一条条雷光接触,几乎所有的雷光沿着这些剑丝涌入了剑柄,又从剑柄处涌出,汇聚成更为明亮的一股。
耀眼的雷光和狂暴的符意继续前行,掀起的巨浪就将这片孤帆也抛起,撕碎。
“竟然……”
他只看到末花剑通体闪耀着雷光在坠落,他只看到丁宁已然受伤,而且手中已无剑。
封清晗眼睛里涌出更多的快意,他的身体飞掠而起,紧随在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