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争命

第十七章 石中剑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这柄剑确实存在。
佛光尽灭!
他的眼睛里燃起无尽的幽火,他厉啸了一声,手中的七宝琉璃剑散发出的圈形佛光骤然一变,变成无数超前绽放的七彩剑光。
他不甘心自己就这样败于这一剑之下。
所以所有人都开始反应过来。
很多他正面远处的竹山县寻常民众直接就无法站稳,被吹得往后翻倒。
雪白色的定颜珠从他手心里飞起,缓缓的落向丁宁,不带任何强大的力量,然而他的面容却变得彻底冷酷起来。
丁宁竟然又只吐出了这三个字,而且从他的面容来看,这都是理所当然……不仅封千浊现在给定颜珠理所当然,就连封清晗的修为和性命不如定颜珠都是理所当然。
所有在场的竹山县贵人们再度陷入了沉默和震惊里。
然而他这样的举动,却无异于又直接抽了封千浊一耳光。
与此同时,他体内几乎所有的真元和积蓄的天地元气,也全部从他的身体里涌出,无比决然的贯入他手中的本命剑。
然而这也是极微小的时间,他脑海中的杂念在佛光中尽去,化为纯粹的杀意。
所有距离较近的人都感觉到了危险,都不自觉的往后退开。
封千浊怒极反笑起来,看着手中生死不知的封清晗,惨然道:“我孙儿的一身修为和性命,难道还不如一颗定颜珠?”
现在,在巴山的那些剑里,封千浊到底挑选的是一柄什么样的剑,终于得到了解答。
每一片细小的石和*图*书皮,都像一块巨石般呼啸飞往前方,拍向滔天的浊浪。
就在此时,薛忘虚手中的这柄本命剑剑身上所有石皮也都尽褪。
他原本一直用的是白羊洞那柄宗主剑。
在他的头顶上方,却是骤然多了一座无形的巨山,急剧的收缩,涌入他手中的这柄本命剑里。
这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在无比固执的讨要糖果,但封千浊却从中感觉到了无比的蔑视和冷漠。
一圈圈的佛光重重叠叠交替起来,天地之间,就像是骤然多出了无数丈高的浊浪。
这样强大的剑势,他最多也只能出一剑。
所有七彩琉璃般的剑光顷刻消失。
随着他这一剑刺出。
“定颜珠?”
他的小腹喷出一股血花,整个身体在石道上不断弹飞着,拖出一道长长的血路,一直撞到火德殿前的台阶上才停止。
“定颜珠。”丁宁毫不畏惧的看着他,平静的重复道。
此刻那柄宗主剑已然被他赠给了李道机,他又并未带别的剑在身,所以此刻他只可能动用他的本命剑。
所有在场的竹山县贵人们全部说不出话来。
佛光光圈里的封千浊有一瞬间的恍惚。
这光亮太过耀眼,让人看不清任何的颜色,让人甚至觉得,这里面的剑身,纯粹是没有实质,完全是由耀眼的璀璨光辉凝聚而成。
然而今日,这柄绝世宝剑终于再放锋芒。
昔日封千浊击败杜青角抢夺定颜珠,用的是本命剑,而未用巴山剑场的名剑。
和*图*书丁宁也很好奇,所以在全力炼化定颜珠的他,也在此刻睁开了眼睛。
他只是尽皆将自己的剑意,将自己的力量,从这一剑之中倾泄出去。
他的手腕一翻,绽放着惊人佛光的剑隔空刺向薛忘虚。
然而薛忘虚只是淡淡的一笑,他的剑势根本没有任何的改变,依旧只是异常平直的前进着。
这柄剑只是隐忍太久,就像是沉寂在泥土里的绝世宝剑,剑身外的尘埃,都结成了石皮。
明明所有人都知道这句话是他说的,也都知道他说这句话的意思——之前封千浊便已承诺,只要他能击败封清浊,定颜珠便是白羊洞的。
薛忘虚微蹙的眉头骤然松开,就像终于等到了一个困惑许久的问题的答案一样,轻声的自言自语道:“原来是这柄剑。”
出现在薛忘虚手中的本命剑,竟然就像是一块最普通的顽石打磨而成的小剑。
然而当这柄长剑缓缓抽出,场间却是如有一条彩虹在绽放,很多人身上都落满了七彩的光泽。
没有任何夺目的光华,只有最朴实的色泽,就像道路上,最普通的石头。
他将手中鲜血淋漓的封清晗交给惊叫着围拢上来,甚至哭泣起来的家人,摊开左手。
这柄剑叫七宝琉璃剑,也叫做佛光镇魔剑。
狂风平地生起。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平静的声音却是在薛忘虚的身后响起:“定颜珠呢?”
因为他也不想过多的纠缠,只想这一剑便分出胜负。
薛忘虚的本命剑是什hetushu.com么样的剑?
乌鞘长剑的剑柄是乌金色的。
但这正是他所想的。
封千浊的厉啸变成了一声凄厉的惨嚎,身体往后疾退。
丁宁接住了这颗雪白的定颜珠。
在耀眼而洁白的光线的照耀下,他整个身体都好像变成白玉雕成。
他觉得这是很荒谬的事情,当这么多年过去之后,竟然因为一个小小的白羊洞的寻仇,那柄本不应该存在于世的剑竟然重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在这么多年过后,他竟然还要动用这柄剑,和人拼命。
他拿出了随身的水囊,冲洗了一下这颗定颜珠,然后十分平静的将这颗定颜珠一口吞了下去。
丁宁平静的看着他,说道:“定颜珠。”
薛忘虚的雪白长发也被狂风吹得笔直向后,然而面对这样的狂风和激起狂风的滔天浊浪,他却反而摇了摇头,感慨般轻叹了一声:“终究还是气魄不够,用浊浪剑经配合七宝琉璃剑,威势有余,然而却少了些神韵……若是气魄够,说什么也要换些禅剑剑经重修,不破不立,何必舍不得自己浊浪剑的造诣。”
一层层的石皮,就在此时,在小剑的剑身上剥落。
作为巴山剑场最终活下来的那批人,都得到了不少剑经和名剑。
巴山剑场曾经是整个大秦王朝最强的修剑之地,自然拥有无数强大的剑经和名剑。
此刻看到封千浊朝着自己伸来的手,他的双手也不可遏制的颤抖起来。
七彩琉璃的光芒越来越浓艳,终于在封千浊的手和-图-书中变成一圈圈的佛光。
更让人震撼无言的是,在吞下了这颗定颜珠之后,丁宁直接闭上眼睛,在薛忘虚身后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
……
“就算给了你们,你们能用到么?”他蕴含着滔天杀意的目光扫过丁宁和薛忘虚的身体,声音极度寒冷的说道。
声音来自遥远的天地间。
在轻叹声响起的同时,他朝着前方滔天的浊浪伸出了手。
内里露出的剑身,却是放射出难以想象的光亮。
然后他做了一件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巴山剑场昔日所有的名剑中,唯有一柄是这种七彩的。
然而在现在这种场面之下,这样平静的讨要定颜珠,这似乎也太不合时宜了些。
封千浊也感到了窒息般的压力,他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咆哮,手中的剑身一瞬间急剧的朝着前方的空气里连拍七十二击!
然而所有竹山县的修行者都感到了异常危险的气息。
看着朝着自己直刺过来的这一道无比璀璨的剑光,封千浊的心中全部是不可置信的感觉。他无法想象薛忘虚竟然能够刺出这样威力的一剑。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在丁宁的身上。
一股异常沉着的气息从薛忘虚的指掌之间透出。
封家的管事,被薛忘虚评价为很会说话的封浮堂此刻脸色雪白的站在他的身后,双手抱着一柄乌鞘长剑。
他直接以行动告诉封千浊,即便他和薛忘虚死在这里,他也已经用到了这颗定颜珠。
看着这些画面,薛忘虚只是平和的和*图*书等待着。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往后伸出了手。
按照这事先约定,现在封千浊的确已经要交出定颜珠。
他似是根本不想再管周围发生的任何事情,直接就开始炼化这颗定颜珠!
轰的一声。
这柄长剑的剑身,竟然质如琉璃,竟然是七彩的。
浊浪尽溃!
封千浊没有去接管事递出的剑,他的手直接落在了乌鞘长剑的剑柄上,直接开始拔剑。
随着这柄剑的出现,一股股庞大的气息不断扩散。
这已然彻底表明了他的态度。
就连灶王神像都被搬离,偌大的火德殿前的空地上,方圆数十丈之中,只留下了封千浊、薛忘虚和丁宁三人。
他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简单的,如同长陵街巷一样异常平直的往前刺出。
丁宁这次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有说。
佛光都在这柄剑露出的光芒前显得黯淡。
莫名的天地元气汇聚在这一圈圈的佛光里,围绕着封千浊的身体,渐渐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佛龛,衬得封千浊的身体都似乎庞大了起来,变成了一个散发着七彩琉璃光泽的尊者。
谁都能理解封千浊此刻的心情。
佛光里骤然多了七十二股大浪,瞬间将所有飞来的石皮震碎。
一瞬间,就像是千万剑在朝着薛忘虚刺出,根本看不出哪一剑是真实的七宝琉璃剑。
封千浊的眼瞳愤怒得似乎要燃烧起来。
看着如此作态的丁宁,听到身后的哭喊声,封千浊虽然明知此时要绝对的冷静,但双手还是不可控制的微微震颤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