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争命

第二十四章 不问恩仇,只顾快意

他无法明白这名女子心中的真正所想,然而他可以确定对方比自己见过的任何人都要固执,都不可回旋。
公孙氏最强的修行者,在那一夜全部死在了“那个人”的手中。
“在巴山剑场灭公孙家时,我在巴山剑场只不过是个无名小卒,那时我甚至不在长陵,而且我在后来灭巴山剑场的过程里也出了力,所以你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要杀我!”
“我要杀你,只是因为心中不快意。”异常美丽的女子清冷而让人觉得异常固执的说道:“对于很多踏过第七境的人而言,世上无数的陈年恩怨哪里理得清,尤其在长陵这种无数恩怨纠缠,根本理不清的地方,我不问恩怨,只问快意。”
在那样的局势之下,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以最快的速度,采取了最铁血而强大的手段。
现在的长陵,已然几乎没有公孙氏的人。
“那个人”和巴山剑场的数柄名剑,便是让公孙氏无法反扑的真正原因。
“你为什么要杀我?既然你是公孙家的那名大小姐,你便更不应该杀我,为什么!”感受到对方真实的杀意,自知连出剑都根本做不到的南宫伤用尽全力,从喉咙里挤出声音,叫出了声来。
“你是公孙家的大小姐!”
南宫伤平日里骄傲的眼瞳只剩下了最深的惊恐,在惊嚎之和-图-书中,他下意识的要出剑,将体内所有的真元尽数喷涌出来。
“我原本就不想杀你家中的人,只是丁宁说这样能够逼你说出来而已。”长孙浅雪冷冷的在心中想道,只是面上她的神色没有任何的改变,只是一贯清冷的模样,点了点头,答应了南宫伤的这个请求。
只是再怎么不愉快,家里依旧是家里。
公孙家是反对变法的旗帜,又怎么可能同意她和“那个人”有过分亲密的关系。
是自己的境界不够,经历不够,根本无法理会,还是因为“那个人”和那些和他一起并肩而行的许多柄剑都已经折了,已经不存在这个世上,所以这名女子才能够不问恩仇,只管心中快意?
九幽冥王剑原先便是在公孙氏手里,据说是她离开公孙家时带走。
异常美丽的女子手中的剑此时已然形成,彻底展露真容。
他用尽自己的力气,像被欺负了的小孩子一样哭嚎,又像发现了什么惊天秘密一样,喊出了这两句话。
这柄剑传说是用最寒冷的极地中深渊的冥玉炼制而成,是天下最寒煞之物,在一些神话传说里,冥玉炼制的兵器,本来就不是人间的兵器,而是冥王和他的冥将的武器。
看着那一股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剑意,他想起了更多的事情。
在元武皇帝启用商hetushu.com家进行变法之时,没有正式登基,实则已然牢牢控制了朝堂,然而因为新政触犯了太多名门望族的利益,却还是遭到了难以想象的强有力的反对。
“九幽冥王剑在你的手里,你到底是不是公孙家的大小姐!”
一个人真的能够做到不问恩仇,只管心中快意么?
因为极度的难以理解,所以南宫伤几乎是癫狂一般,再次连连的叫出声音。
真元都无法流动。
九幽冥王剑,是昔日大幽王朝遗留下来的一柄凶剑。
“你是公孙家的大小姐么!”
所以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哀求之意。
那一名小姐原本也是和家中有些不快,一直在外游历。
可是相比这柄剑,更让南宫伤震惊和难以理解的是对面这名绝丽女子的身份。
剑和南宫伤的身体相距十余丈,然而随着这一剑送出,无数湛蓝色的冰砂便已经落在南宫伤的身上。
异常美丽的女子清冷的说道:“我要杀你祭剑,正是因为你在灭巴山剑场的过程里出了力。”
南宫伤恐惧的颤抖了起来。
然而在以前的长陵,在元武皇帝铁血的变法之前,公孙氏却是长陵第一望族。
这一颗颗细小的冰砂里所带的寒气直接就让他体内的真元流动都迟滞下来。
所以南宫伤比现在的长陵绝大多数官员都更为清楚当年发生的事和图书情,更清楚元武皇帝是踏着一条什么样的路,登上了现在的皇位。
光是能够驾驭这一柄剑,便有了七境的力量!
元武皇帝拿实力最为庞大的公孙氏开刀。
整个家族都覆灭在“那个人”和元武皇帝的手中,这公孙家的大小姐,怎么都得应该极其仇恨“那个人”和出力的巴山剑场。
这柄剑的颜色深沉到就像是无数深海的海水和最深沉的夜沉淀在一起,深邃到令人一眼望去,就好像会被无尽的深渊卷吸进去。
那一夜是让长陵所有权贵被一柄剑杀服的一夜,在传说里,公孙氏活下来的,唯有公孙氏的小姐。
因为他在帮元武皇帝灭巴山剑场的过程中出过力,他应该算是帮公孙家报仇的人中的一份子。
当时一些实力庞大的望族,更是已经开始借手一些外部王朝的力量,来对抗元武皇帝。
他变得更加震惊,不可置信!
以公孙氏驱马踏青,毁坏农田为由,按照新律重罚,处斩那数人,在公孙氏强力反弹之时,在一夜之间,便动用大军和无数修行者,将整个公孙氏从长陵连根拔起。
浑身僵硬,无法动作的南宫伤呆呆的看着这名异常美丽的女子。
“不要那么多废话。”
对于修行者而言,寒煞之气太重,便意味着会损伤人体五气,所以这柄剑虽然是天下最强的剑之www.hetushu.com一,但长时间佩带都会对修行者不利,更不用说有可能炼成本命剑。
这种强有力的贵族门阀和朝堂的争斗,不仅会危急一名帝王的皇位,甚至会让一个王朝迅速的衰落。
但是不等他再次出声,异常美丽的女子便已然接着说了下去:“昔日的那么多恩怨,怎么可能理得清楚。元武皇帝本身也是罪魁祸首,你在他灭巴山剑场的时候帮他,难道还有了让我感激你的理由?更何况我要杀你和这些无关……我要杀你,是因为虽然我恨那些巴山剑场的人,但是我至少尊敬他们,至少他们的道从来没有改变过,他们所坚持去做的事情没有改变过……我要杀你,只是因为你是真正的小人。就如原本和他们一起坚定的朝着一条路走下去,然而却突然反过来捅他们一刀的元武皇帝一样,是真正的小人。你们的所作所为让我觉得不公平,让我觉得不快。”
异常美丽的女子清冷的脸上也现出了一丝期待和兴奋的神色,她只是简单的将剑往前方送出。
正是因为清楚那段故事,所以他更加无法理解。
……
在后来元武皇帝覆灭巴山剑场的过程里,他南宫伤虽然可以说是巴山剑场的叛徒,但眼下这名绝色女子如果是公孙家的大小姐,便怎么都不应该恨他,更不可能要杀他。
“你怎么可能能将这和图书柄九幽冥王剑都修得成本命剑!”
“我告诉你五羊丹的丹方,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家人。”他挤出声音,乞求道。
因为有关这一柄剑的传说是真的。
然而元武皇帝真的是很了不起的人,或者说“那个人”和很多和“那个人”站在一起的人真的很了不起。
而在传说里,公孙家的大小姐之所以和家里不甚愉快,也是因为她和“那个人”之间有些情缘。
他如何能战斗?
在当时绝大多数人,乃至朝堂里的大部分忠于元武皇帝的官员看来,这次变法已然完全不可能成功。
听着他的叫喊,异常美丽的女子面容骤冷,她手中剑已然收起,然而这片冬林中那些湛蓝色的冰砂却是骤疾,敲打在南宫伤的身上,发出了噗噗的声音。
此时他终于明白对方为何能有恃无恐。
南宫伤的身体表面顿时结出了一层湛蓝色的冰壳,整个人瞬时动弹不得。
南宫伤是昔日巴山剑场的弟子,且在门内的弟子远比封千浊要高,而巴山剑场和成为禁忌的“那个人”,元武皇帝和皇后、两相一定要将他完全抹灭在大秦王朝的历史里,长陵谁提起他的名字便有可能被灭族的“那个人”,本身便是那场变法的最坚定支持者,以及最强的后盾。
然而眼下这柄剑,却完全不合道理的,被人炼成了本命剑!
南宫伤当然无法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