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争命

第三十七章 鱼市里的飞剑

乌篷里的修行者在下一息便已然准备暴起出手,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行迹暴露,也根本没有想到丁宁竟然会毫不讲道理,丝毫不问缘由的直接悍然出手。
感受着这两人此刻才开始散发的强大气息,丁宁依旧没有丝毫紧张,反而用一种同情的语气微嘲的说道:“这里是鱼市啊,你们以为这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溜一圈然后轻易离开的地方么?”
明明是一名未经战阵的市井少年,怎么杀人的手段,似乎反而比自己更为残酷,更为熟练!
当他的背部和冰冷的黑色冰面撞击之时,他才听清楚自己脖颈上发出的嗤嗤声音,接着是周围冰面上发出的无数更细小的嗤嗤声音。
然而丁宁却知道此刻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修行者,就在左侧数丈处的一条乌篷船里。
水面已经结冰,因为平日里这里的水便是污浊的黑水,所以冰面也是幽黑色,更加衬托这个鬼见愁码头之名。
只是丁宁明明已经闻到了这柄飞剑的气味,此时却一动不动,就连出剑斩击这柄飞剑的打算都没有。
这是蛇盘花的汁液气味,对于丁宁而言并不陌生。
之所以和沈奕定好时间,是因为他想给敌人动手的机会,但他又必须保证能够掌控局面的人能够及时赶到。
想要杀死他的敌人,自然要一次解决掉,否则今后还有许多说不出的凶险,而且他想得比一般人更为深远,这次即便无法从刺杀自己的人身上知道背后www.hetushu.com到底站着的是什么人,但却有可能可以利用他们达成他另外一个目的。
那名他认为可以瞬间杀死,都根本不用掩饰自己面容的酒铺少年,竟然算准了自己的反应一般,已然毫无停歇的掠到了乌篷的后侧。对方瘦弱的身体,拉伸到了极限,以一种好像弯曲贴在乌篷上的姿势,斜着身体,便无比精准的刺入了他的腰部,刺入了他内脏深处!
接下来便感觉到恐惧。
听到丁宁这样的声音,青袍短发修行者面无表情,圆肥商贾般的修行者却是摇了摇头,学着他的话语道:“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发觉我们,但发现了还敢引我们出手,即便这里是鱼市,我们依旧来得及杀死你之后离开。”
他只是闻到了气味。
一切都是那么的死寂,视线里根本没有任何的人影。
……
这是一名蓄着短须的修行者,嘴唇有些宽厚,目光如鹰隼般锋利,根本未蒙面。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让你们来杀我,但在这里来杀人,你们也太嚣张了。”
他的脚步看似随意,但实则却准确的控制着时间。
圆胖商贾模样的修行者感应到了来自脚下冰面下的寒意,心中生出极大恐惧,他的真元从脚下狂涌而出,双手狂抓,似是在此刻要抓住些什么。
这是在数座堆放干柴的吊脚楼下方,这数座吊脚楼离水面比别的吊脚楼要略高一点,因为作为库房,里面堆积的东西又相对m.hetushu.com十分沉重,所以用于支撑的木柱比寻常的吊脚楼要多一些,有些木柱立得十分随意,有些歪斜,再加上这下方的木栈板道作为码头,两边停靠了不少浮桶和小乌篷船,缆绳都栓在这些木柱上,牵牵连连,晃晃悠悠的绳圈,自然就让人想起吊死鬼。
周围的乌篷船和圆浮桶也被冻得纹丝不动,就连那些缆绳上都挂着长长短短的冰棱。
一片白霜之中,数根冰棱瞬间冲刺在乌篷上,在这片寂静的空间里,发出刺耳的撕裂声。
怎么可能!
从之前那两名暗中潜隐跟随他的修行者身上,以及此刻距离他很近的修行者身上,他都闻到了一种略带腥臭,但又让人觉得似乎有些发甜发腻的气味。
他感觉到身体里的力量在急剧的流逝,但是他右手里散发着甜腥气味的黑色短剑还是扬了起来,想在自己死去之前给丁宁致命一击。
他首先感到莫名的震惊和不可思议。
他那一柄薄薄的飞剑失去了控制,颓然飘飞,从丁宁身侧数尺处滑过,斜斜切入一根木柱,微微震荡数下,便如一只死去的蜻蜓般一动不动。
他最后的感觉,便是腥热的鲜血从喉间涌来,瞬间将他口中的空隙填满,从他的双唇涌出。
这名肥圆商贾般的修行者瞪着双目,他往后重重仰倒,直到此刻,他都未能发现这一剑是谁发出。
两剑刺杀这名黑衣修行者的丁宁却是面容出奇的平静,他就在染血的冰和*图*书面上站稳,直起身来,转身看去。
这是五境的境界,毫无预兆的飞剑暗袭。
然而他和身旁的青袍修行者已经发觉太晚,根本不可能改变什么。
在极度震骇之下,在冰棱尖锐的前端已经刺入乌篷之下,隐匿在其中的黑衣修行者体内的真元毫无保留的倾泄出来,在狭小的空间里,已经来不及施展什么剑势的他伸手拍击在后方的蓬面上,一声更为剧烈的破裂声还未传出,他的整个人已经像一只受伤的黑色大鸟般以古怪的姿势掠出。
这里是鱼市,天生就隐匿着许多不容许外来人在这里胡来的真正高手,所以想要在这里杀他,他便有着天然的优势。
一道简单的白色剑符瞬间形成,消失。
他感觉自己就像屠夫手里的一块肉,被狠狠拍在了案板上。
青袍修行者短发,四十余岁的样貌,眉毛有些稀疏,双瞳有些特异的褐色。
原本不甚结实的栈板被牢牢冻结在冰面上,所以走起来反而比平时更加稳固。
事实上除了这名修行者之外,还有两名位置较远,包抄过来的修行者,他都根本没有能够感知到对方身上散发的任何属于修行者的气息。
“不对!”
一名青袍修行者和一名身穿暗红色团花锦袍的修行者,已然出现在不远处的冰面上。
虽然在对于真气、真元、天地元气的感知不如九死蚕,但是对于一些细微的声音,对于气味等等的感知,斩三尸无我本命元神经却是别的功法和_图_书所不能及。
这名修行者的身上散发的气息极弱,呼吸也控制得极其平稳,很久的时间才些微呼吸一次。
这两名修行者同时感觉到了异样,眼瞳都是急剧的收缩。
这两名修行者同样没有蒙面。
一柄赤色的小剑从他的右脚底刺入,接着却是挂着一股血泉和碎末,像条怪蛇般,从他的脑后飞了出来!
然而突然之间,他的右手已然握住了末花残剑的剑柄,速度极其惊人的在空气里拖出了几条剑路。
只是他张开嘴,却连任何声音都发不出。
嗤的一声裂响,他脚下黑色的冰面上出现了一个裂口,喷泉般喷出些冰末和水汽。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然而让他的脸面上瞬间涂满震惊的是,只在他的身体刚刚和破裂的蓬面脱离,还根本未来得及思索接下来用什么方式反击的这一瞬间,一道如无数白色细花簇拥而成的剑光,已然狠狠扎入他的腰部!
这是斩三尸无我本命元神经的独特之处。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脖颈上又起一股剧烈的刺痛,一股向下的冲击力使得他根本未完成一个往前挥刺的动作便狠狠的往后摔坠出去。
猩红的热血触目惊心的在冰面上扩开,又迅速的渗透下去。
暗红锦袍的修行者一张圆脸,身材矮圆,和长陵许多腰满肠肥的商贾没有多少区别,只是微眯的眼睛里散发着的全是毒蛇般择人而噬的森冷目光。
……
丁宁依旧安静的前行着,他已然到了之前所说的鬼见愁码头和_图_书
听着那偶尔才响起一声的轻微呼吸声,丁宁的脚步依旧没有停止,面上的神情依旧没有任何的异样。
但在刀剑兵刃上喂毒,这对于长陵的风气而言是极其可耻的事情,即便是在整个大秦,也只有在胶东郡一带的流寇狂徒才会在自己的刀剑上涂抹这样的剧毒。
就连丁宁如此接近,这名修行者的呼吸频率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蛇盘花的汁液是天然的剧毒,五境之下的修行者几乎不可能凭借修为将毒逼出,对于三境以下的修行者,可以说是见血封喉。
他这才反应过来,方才丁宁的动作根本没有任何的停留,在自己受痛弓起的之时,对方手中的剑已经从自己的腰部抽离出来,然后急速的刺入了自己的脖颈。
这名短须黑衣修行者听到自己的体内发出类似充气的羊皮筏子破裂般的声音。
带着这样兵刃的人,自然只可能是来杀人,而不是来找自己谈什么事情的。
这时的声音,是滚烫的鲜血从他的脖颈中喷洒出来,以及无数的血珠溅落在冰冷的冰面上,在冰面上灼出细洞的声音。
这名黑衣修行者,就像一条刚刚被屠宰了的黑鱼一样,扭曲的躺在冰面上。
剧烈的痛楚让他的身体像虾米一样反射性的往后弹跳起来。
在他的声音刚刚响起之时,一柄黯淡无光的薄薄小剑,已经贴着丁宁身后的一根木柱急速落下,然后朝着丁宁的后颈飞至。
砰的一声闷响。
他甚至没有看那条嵌在冰面上的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