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争命

第三十八章 齐修行者

披发剑铺老板的目光扫过那名被丁宁两剑刺死的修行者的尸身,说道:“即便是在道上沉浮了许多年的人都未必有你的决断和深思熟虑,怪不得王太虚那么看重你。”
“你想要怎么做?”
披发剑铺老板冷笑一下,也不出声。
那柄原先在阴暗里若隐若现的赤色小剑的气息彻底的改变,从一开始的悄然隐匿,到现在变成了纯粹的速度疾斩!
就在他这句话响起的同时,他脚下的冰面骤然裂开。
当当当当……
这显然是一名七境的宗师级修行者,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名修行者修炼的是大秦罕见的阴神鬼物之道。
无数在冰面上摇曳的黑竹好像从不存在一般,悄然散去。
然而对方了解沈奕的性情么?
然而他却是看着披发剑铺老板说了这一句话。
嘶的一声抽吸声。
赤红色的剑体围绕着这名想要逃遁的青袍修行者,编织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剑网。
疾如密鼓的脚步声传入他和丁宁的耳廓。
丁宁没有任何的申辩,只是恭谨道:“下次不会了。”
他这才彻底明白自己的固定思维是错误的,没有脚不意味着不快。
他的整个人就像一柄剑一样,直接插入下面的冰面,沉入冰冷刺骨的浑浊泥水里。
青袍修行者的飞剑被压至身外数丈范围,身影更是被逼得彻底停顿下来。
沈奕呆住。
那柄始终旋飞在他身侧的竹叶般淡青色小剑紧随其后,嗤的一声没入水中。
无数股阴冷的气流从冰面上涌出,m.hetushu.com但冰面却没有丝毫的破损。
这片死寂的区域里终于有了声音。
呜的一声怪鸣,青袍修行者袖中飞出一柄如竹叶般的轻薄淡青色飞剑,在他的身周围绕飞舞,散开无数条剑影,就像有无数竹叶在不断的洒落。
然而此刻,丁宁却是依旧极其的冷静,只是用一种异常诚恳的语气说道,“我要活口,对鱼市有好处。”
披发剑铺老板微嘲一笑,点头道:“我那师弟已然封侯,要想报仇,除非是你们大秦王朝能灭了大齐了。”
“不确定,但至少肯定你和掌管这里的人有关系。”丁宁看着他,说道:“而且我给沈奕预留的时间足够,即便你觉得不能应付,也来得及让别人过来这里。”
披发剑铺老板唇角微微翘起,冷漠的说道:“即便你能胜得了我,你今天也已经跑不掉了,更何况你连我都不可能战胜。”
恐怖到了极点的密集金铁撞击声在他身外响起,无数剑影像不真实的一般,在他的身外爆开无数团细小但耀眼的火花。
听着如此稚嫩的话语,披发剑铺老板皱了皱眉头,说道:“若是报了仇,便不需要逃到长陵了。”
拄着黑竹杖的老人收敛了所有可怖的气息,平淡的问丁宁。
丁宁已经对这名关中少年的直爽性情十分了解,知道自己不管如何谦虚,对方也依旧会保持看法,所以他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
披发剑铺老板说道:“不累便劳烦你再将我背回去。”
直至此www.hetushu.com时,沈奕才恢复了呼吸的能力,剧烈的呼吸起来,也直到此时,他才彻底明白长陵的鱼市到底是何等样的地方。
披发剑铺老板似是觉得这名关中少年十分有趣,微讽道:“那人叫公子白,现在在营丘。”
时间实则极短,但给人的感觉却很长。
“营丘?”沈奕顿时怔住:“先生你是大齐王朝的修行者?”
一股庞大而恐怖的阴寒气息,让这片区域彻底变成真正的鬼域一般,任何的声音都消失,水面下的颜色更加阴沉,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瞬间握住了那条巨大的毒蟒。
黑竹杖老人沉吟了片刻,道:“我会着人将他送出鱼市,送给王太虚处理。”
黑色而浑浊的冰面上,突然产生了奇异的湍动。
丁宁对他和披发剑铺老板行礼致谢,说道:“神都监应该对他很有兴趣,我认识一个官员叫莫青宫。”
“我明白这些。”丁宁看着他,认真说道:“但关键就在于,想要对付我的,应该就是庙堂里的人物,而且地位肯定不低。我今后还要来鱼市,他们这次又不顾鱼市的规矩……所以不能让他们背后的那人有所收敛的话,市井之间便更没了规矩。”
喀喀喀数声轻响。
在他声音响起的同时,赤色小剑又倏然后退,在阴影中飘忽不定。
“我未必要跑。”
便在此时,青袍修行者深吸了一口气,发出了一声急促的厉喝,他脚下的冰面碎裂开来,整个人往一侧飞掠出去。
在拄着黑竹http://m.hetushu.com杖的佝偻老人不再多说转身离开之后,披发剑铺老板目光微冷的看着丁宁,问道。
沈奕骤然反应过来,发出了一声惊骇的大叫。
他面色微白的紧盯着那柄在阴暗里若隐若现的赤色小剑,只是悄无声息,让这柄赤色小剑潜到脚底冰下都让自己和同伴毫无察觉的手段,就意味着对方的境界在自己之上。
一名拄着黑竹杖的佝偻老人缓缓的在一条木道上走出。
“你已经跑不掉了。”
方才若先出手的是他,他便也已经迎来死亡。
“你知道我是可以对付得了他们的修行者?”
“丁宁师兄!小心!”
沈奕有些犹豫的看着冰面上躺着的两名修行者的尸体和那名如同死了一样的修行者,轻声道:“那不用管?”
他感觉到自己背着的披发剑铺老板体内的真元在急剧的奔流和释放。
一股极其浑浊而阴气沉沉的水流如怪物一样涌出,翻倒在旁边的冰面上。
沈奕却又忍不住微转头问披发剑铺老板:“先生,你修为如此之高,是什么人能够斩断你的双腿?”
脸色更为苍白,甚至紧张得额头上全部是汗珠的沈奕背着没有脚的披发男子出现在青袍修行者和丁宁的视线里。
沈奕松了一口气,但回想方才短短时间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在开始动步之时,他又忍不住无比佩服的轻声道:“丁宁师兄,我的确不如你。”
一眼看清依旧好好站立着的丁宁和那两具躺在冰面上的尸体,在第一时间感到庆幸的http://m.hetushu.com同时,沈奕也再次转头,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背着的披发男子。
他深深的躬身,再次对着这名拄着黑竹杖的老人行礼致谢。
浑浊粘稠的泥水掩饰那人身上的许多气息,飞剑更是将冰面下的水流搅得极其混乱,青袍修行者显然已经不想走,他此刻如同化成了一条巨大的毒蟒,穿行在水底,要将冰面上的丁宁杀死。
数块碎冰往上飞出,坠下。
那柄在阴影里若隐若现的赤色小剑飞回到披发剑铺老板的袖中,而丁宁的身前不远处的一片冰面,却是奇异的往上拱了起来,好像有一颗笋,正从下方的泥潭里长出。
丁宁此前的心情都极度平静,此刻听到这名老人应允,并想到接下来的可能,他的心脏却是也不可控制的剧烈跳动起来。
丁宁看了他一眼,道:“既然鱼市的人都已经那么说了,难道你还不放心?”
披发剑铺老板开口,声音微冷道:“被师弟所嫉,暗算所至。”
“你是故意给了他们出手的机会,借用了鱼市的力量,下次最好不要有这样的事发生。”拄着黑竹杖的老人没有回礼,只是看了他一眼,冷淡的说道:“任何人都不喜欢被利用。”
虽然修行的手段没有正道外道之分,但修行典籍里记载得十分清楚,修炼这种阴神鬼物之道的修行者,到达七境要比修炼寻常功法的修行者更加艰难。
丁宁道:“先生的飞剑也是非常厉害。”
沈奕一呆,方才他显然不知道公子白是什么人。
这无异于揭人伤疤,虽然他很m.hetushu•com清楚沈奕是有些感激对方的出手相助,此时这么问,都有些想要帮助对方的意思。
黑竹杖老人微微摇了摇头:“你和王太虚走得近,你应该明白,暗地里的事情就要暗地里解决,和庙堂扯上关系,便会引来许多祸事。”
泥水像黑油一样在冰面上铺开,内里露出的身影正是那名青袍修行者,此刻他的浑身也被泥水染得漆黑,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沈奕又是一愣,随即微汗道:“这是自然。”
听到此处,丁宁的眼瞳深处倒是也闪现出一些异样的光彩,忍不住转头看了披发剑铺老板一眼,“纪国侯公子白?”
沈奕顿时愤怒起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现在何处?”
交手只是这片刻时光,青袍修行者的衣衫已经被被汗水完全湿透。
丁宁愣了愣,沈奕的面容却是瞬间变得无比尴尬,说道:“我虽然佩服丁宁师兄,可不嫉恨他。”
披发剑铺老板没有回话,却是对着沈奕道:“你背我过来,背得累不累?”
丁宁微微一笑,道:“我先和你一起回去。”
在下一瞬间,他看到冰面上长出了许多黑竹,无风却摇曳着。
丁宁顿时面容尴尬。
沈奕一愣,道:“不累。”
沈奕的侠义心却是又顿起,问道:“怎么会有如此狠毒的师弟,那你报仇了没有?”
沈奕的呼吸彻底的停顿。
沈奕的心脏跳得越来越激烈,就像要从喉咙口跳出来。
顿了顿之后,他看着这名黑竹杖老人诚恳的补充道:“而且就算有什么变故,也是两层楼顶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