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争命

第四十八章 江山如画

南宫采菽的脸色骤然严肃至极,沉声道:“写意剑势!”
因为便在此时,石台上的丁宁也已经平静的横剑于胸,道:“请。”
又一道大江带着滚滚千里之势,朝着周写意倾泻而下。
就如醍醐灌顶一般,张仪霍然醒悟。
轰的一声闷响。
他的剑势带着莫名的美感和韵律,一道白色剑符,竟然已经在此时形成。
丁宁看着这名盘着道髻,一剑在手却开始散发出铁血气息的少年,认真说道:“只希望这一战之后,你还有这样的锐气。你要明白,没有败,何来胜。”
周写意的剑斩在一株迎面撞来的冰树上。
感受着周围人的注视,易心却是丝毫不在意的接着说道:“所以就算输了,也不能说明什么。”
“说到剑即为命的道理,这两年在月氏国边境协助驻军杀敌,倒是懂了不少。”
周写意的眉头倏然皱起,他的脸上闪过一层寒光。
末花残剑的符文残缺,剑气走向更难把握,而这柄无锋铁剑对于丁宁就算陌生,至少也是完好的。
出声的是一名身穿华贵狐毛大衣的清秀少年。
然而丁宁的这一剑已出。
他的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反应过来,方才丁宁是故意用那样的一剑,引动他施展出了黄云斩赤霞的剑势!
若是有时间,他说不定又要弄出什么事情来。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呼吸微顿。
当的一声轻响。
灿烂的霞光照亮了两岸和中间黯淡的冰面,溅射出更多的色彩,这是美丽至极的景色。
“咔……”
在他的双瞳之中,已然看不到丁宁的身影,只看到一条大江倾泻而来。
他的前方,就像出现了一道黄色的大堤,毫无花巧的硬撼这道大江。
磅礴而精纯的真元以惊人http://www•hetushu•com的速度涌入这柄黑剑的剑身,接着尽数化成耀眼的黄光。
此时周写意正觉得酣畅淋漓至极,他方才的那一剑名为“黄云斩赤霞”,丁宁的那一道剑符,简直就像是凑上来,配合他这一剑一样。
因为在去年秋里心间宗的某次试炼里,易心已然公开展露过第四境的实力,他本身便是心间宗修为进境最快的学生,而心间宗的念剑极其独特,即便未到第五境,无法御使飞剑,但独特的心念剑,依旧可以让心间宗的修行者凭借念力凝出剑气刺痛或者刺伤对手。
河岸两侧鸦雀无声。
剑上黄云弥漫,又有白光迸射,正是黄云白鹤剑意。
“此时出力过猛,反而不达。”易心也摇了摇头,看着丁宁,眼睛里皆是赞叹。
在他们看来,立意对,这一战便已胜了大半。
黑色的剑身上流淌出的白色剑气纵横交错,顷刻间在他身前形成了一张白色的剑符。
张仪的脸上也尽是愕然。
丁宁这一剑又是纯粹追求速度,就连陆夺风都是脸上全无血色,觉得周写意已然必败无疑。
“之前用那残剑都能那么快,丁宁师弟真是天才中的天才。”一念至此,他却是陷入更强烈的震撼里。
这是白羊剑符经里去势最快的一剑,丁宁此时乘胜追击,自然是用得极其恰当,只是这一剑却是白羊剑符经里最繁杂的三道剑符之一,此刻丁宁施剑如此之外,却是让张仪有些难以置信。
只是此刻丁宁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
破碎的红色火光和黄云混杂在一起,顷刻间在石台上方形成一条长达数十丈的灿烂霞光。
丁宁已然距离身后边缘只有数步,此时毫无花巧的绝对力和_图_书量压来,他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应对?
丁宁已然再出一剑。
在过往的数年里,他都没有施展得出如此淋漓尽致,如此舒服,值得回味的一剑。
周写意眼睛微微眯起,他深吸了一口气,胸口鼓胀起来,体内的真元却是借着这一口气的压迫,就要更快的涌入手中的长剑里,就要马上发动反击。
无法控制身影,身体遭受重击,即便仓促出剑,剑势自然也散乱。
有一个声音在河坡上一处响起。
丁宁手中平钝的剑尖穿入四溢的元气,正中他往前推出的剑身之上。
“好快!”
这一片野火看似单薄,然而却正好抵消周写意这一剑的余势。
但是此时,他却突然感到不对。
符意所化的夕阳无法承受这一剑的力量,顷刻彻底爆裂。
“其实这并不是一场绝对公平的对决。”
只是这一剑,周写意便已经展现出绝对超过丁宁的力量。
一声无比剧烈的厉啸声从他的口中喷薄而出。
他的左手五指,抚在了黑色的剑身上。
“可是丁宁会输么?”他冷哼道。
丁宁真的很强!
接着,很多人想到,易心的父亲,便是弘养书院里某位位高权重的大人。
河岸上有人发出叹息。
石台虽然宽阔,但是周写意这一剑之威,却是近乎笼罩了半个石台,看似缓慢,如山的劲气,却是已经压至丁宁的身前。
他的右臂颤抖起来,接着是五指。
在下一瞬间,便化为一声凄厉的剑鸣。
这样的人出声,自然足够分量。
沈奕的呼吸直接停顿,眼睛却是瞪大到了极点。
张仪心悦诚服,对着易心遥遥一礼,道:“此人是个君子。”
“我岂会败在你手中!”
明明是清晨,他前方的半空中,却是出现了m.hetushu.com一轮夕阳。
“白羊剑符经!”
听着张仪的惊呼,薛忘虚却是微微一笑,用指节在他的脑袋上敲了敲,“你这痴儿,用残剑尚且快,难道用好剑不会更快?”
丁宁的身影未动,他手中的长剑,却是在前方的空气里已经拖出了十余道剑痕。
周写意冷凝的看着丁宁,握住了另外一柄无锋黑铁剑,道:“像你这样连长陵都未走出,根本连真正战阵中的风沙漫天都没有看过的市井少年,又如何配教训我?”
所有的杂音瞬间消失,全部化为惊呼!
飞在半空中的丁宁已然再次出剑。
就像是一幅水墨山水。
清冷的声音划破了他前方的空气,清晰的传入观战的每个人的耳廓里。
一息之前,他还在深深担忧丁宁用不用得惯这种无锋铁剑,然而现在看来,丁宁用剑反而更加轻松,这一剑反而更快!
奔泻的大江撞入墨光中,就像是被固定在画卷中一般,丝毫不得进。
借助这一个契机,周写意双脚猛的一挫,身体下方的石缝里受力,骤然迸射出无数的灰尘。
他手中的长剑,以超越平时极限的速度,往下斩杀!
他也认得这是白羊剑符经的剑势,只是和对付他的剑符不同,并不是两岸青山升起,而是这道剑符直接化成了一条大江。
周写意微微一愕。
他横剑于胸,将身体里所有的燥意全部排出,然后冷漠的说道:“开始吧。”
丁宁依旧面色如常。
白色剑符消失,骤然变成无数燃烧的光线。
很多人此刻还没有和他们一样的情绪。
许多人不由得蹙眉,发觉自己的确忽略了这样的问题。
马车车厢里,顾惜春的脸色骤然难看起来。
“怎么会这么快的!”
“怎么会这么快的……”http://www•hetushu.com
然而几乎所有的修行者的目光却都没有在那道霞光上停留分毫,而是尽数落在周写意的身体前方。
这一剑虽然仓促而就,并未发力完全,然而直切中线,气势如虹,却是比之前丁宁所施展的任何一剑力量都要壮阔。
就如弹奏一般,五股真元疯狂从剑身的中部冲入符文之中。
“你们只注意了才俊册上的排名,却忽略了丁宁只是去年才开始修行。而且他的排名虽然在前,但是才俊册上都记得明明白白,他只是三境下品的修为,而周写意已然是三境上品的修为。无论从修行时间,从修为来看,这场战斗本身就不是你们想来的那么公平。”
谢长胜微怔,转眼看过周围人脸上的神色,他顿时愤愤不平起来。
“想要用这样的言语来乱我心境么,这恐怕是江湖人物斗狠时才会用的方法。”
丁宁的身体距离后方石台的边缘已经只有数步的距离,但是他的面容依旧宁静至极,而此时,他已经往前出剑。
但是在他们的眼里,胜负已然决定。
随着他这一剑横胸,两岸所有观战的人瞬时变得绝对关注。
他的心中震惊着,闪过这样的念头,口中却是迸发出一声尖利的啸鸣。
他的真元修为本身比丁宁高出两个小境界,所以他根本不需要任何的花巧,只需要用最稳妥的办法硬打。
一看到他施展出这样的剑势,在谢长胜等人身边不远处观战的陆夺风和辛渐离便面露喜色。
滚滚注入他手中平直剑身的真元,顷刻化成一道斜飞往上的黄云,剑意潇洒,如要飞向天边。
“连他都来了!”
周写意根本未曾想到丁宁出手如此果决,也根本未曾想到丁宁的这一道剑符如此凌厉。
那里,丁宁已然落下。
直至和-图-书这时,其余观战的所有人也才反应过来,齐齐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他手中的剑往前递出,身前又像是有一片野火燃起。
不少人认出,这名清秀少年便是排在才俊册上第七位,心间宗的天才易心。
顺畅至极,几乎是下意识的,周写意往上挥剑。
他一声愤怒的厉喝,被众多的碎裂冰块砸在胸口,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影,往后连退。
一道简单的剑符在丁宁的前方已然形成。
纯粹品评施剑,张仪却是能够完整的出声。
然而就在此时,周写意却是一声怒喝。
“江山如画!写意残卷第一式!”
“还是慢了。”
他的身前,挥洒出一片墨光。
“师……师……师……”张仪惊喜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谢长胜撇了撇嘴,虽然他对丁宁拥有盲目的信心,觉得易心多此一举,但是他却也知道易心是好意,这样丁宁就算输了,也不会像范无缺那样丢人。
只是易心在才俊册上位列第七,却是所有人都没有觉得有问题。
他再次发出一声厉喝,身体反而往前冲出,双手握剑,往前斩杀。
他的剑势已尽,还高高的往上扬着。
大江崩散,而黄色大堤依旧未消,继续往前压出。
“我们自然认为不会。”南宫采菽轻声道:“但这里绝大多数人恐怕都是和我们相反的想法。”
只凭着这样的一剑,排在才俊册上已然不虚。
“好快!”
观看者中自有眼光更加高明者,直接惊呼出了这一式的剑名。
他的剑原本横在胸口,这是大秦王朝决斗时起手的礼数,然而此时他却是直接就将这柄剑横着往前推了出去。
轻轻巧巧,借助这一剑一推一送,丁宁的身体灵巧的往后飘飞出去。
轰的一声爆响。
无数的冰屑飞剑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