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争命

第五十五章 盈亏之道

然后他深深皱结的眉头松开。
周家老祖顿时大喜,直接一步上前便搀住了丁宁的手,道:“随我来。”
“在悟道之时,我自然感到无比的欣喜,然而修炼之后,我却是又陷入了真正的迷惘。”
他的感知有限,甚至无法穿透沉重的铁门,但是这些光线的去意,却是已经让他的脑海里出现了极高空的画面。
他脑海里刚刚吸纳天地元气的光线,和这张经络图交叠在一起。
这扇黑色铁门上结满了白色的霜花,上面有许多条看上去杂乱无章的刻线,然而丁宁知道这些刻线和那副画卷上的很多线路有关。
张仪耸然动容,觉得周家老祖说的这句话很有道理,他转过头去看丁宁,希望丁宁不要错过这个机会。
他的目光,开始停留在了弯月上方的空处。
一扇黑色的铁门出现在丁宁的视线中。
丁宁眉头微蹙,一时没有马上出声答应。
他看到了那些星星点点的天地元气不断沁入经络,沉积。
众人震撼无言,周家老祖反而向一名年轻人讨教修行之理,这听上去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然而却在眼前真实的发生了。
数条墨线勾勒出的这轮弯月,此时却在不断散发着真正的光线和寒意。
在周家老祖靠近这扇铁门时,他的身体和这扇大门好像呼应一般,两股天地元气微微一撞,铁门上无数白色霜花变成微尘散开,黑色铁门往后轰然移动。
他如同站立在极高空之中,看着这些光www.hetushu.com线从身体周围穿过。
周家历代那么多修行者,都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第一次站在这幅残角面前,便能看到弯月,看到剑意,即便是他自己都不行。
周家老祖行向这片池塘,同时柔声对丁宁说了这一句。
凡事太满则转亏,这是他以前懂得,但却忽视过的问题。
他开始确定丁宁真的具有惊人的领悟天赋,于是他的呼吸再次不受控制的急促数分,眼底开始流淌着灼热的希冀和贪婪。
“……”
没有任何的火光照明,但在纯净的黑色里,却是有一团幽白色的光焰。
“这是我周家花费了无数心血和付出了无数代价才保全下来的东西,你今日既然有这样的机会,便应该好好看看。”
周家老祖的面容柔和至极,似乎那一缕试探的真元根本不存在,根本不是从他的身体里发出。
这是这名周家老祖在试探。
“这轮弯月中蕴含的真元修炼之法和剑经,似乎都不全。”
其中许多闪耀着同样幽白而纯净的光芒的星星点点的天地元气,缓缓的聚集在这些光线上,随之降落。
周家老祖没有丝毫不耐,依旧和蔼微笑道:“且你方才也对你师弟说过,人各有所长,修行悟道,最主要的便是机缘。你在这里没有所得,或许在我那里,会有些收获。”
唯有数尺大小的发黄纸页上,画着一轮弯月。
丁宁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感受着这股寒意,丁宁的和图书身体做出了和寻常修行者一样的反应,微微轻颤,他的心境却是十分沉静,知道自己所需的东西,便就在这下面的密室里面。
那是月亏则转满,月盈则转亏之意。
“我不知道是自己的领悟有问题,还是这副残角有问题……因为这幅残角虽然是从外面的画卷上截下来,然而本身弯月之上,还是缺了一块。我不知道,那弯月之上,是否还缺了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
他彻底解开了这一角的真意,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但他的身体也微震。
简单的符线以不同方式旋转着,却是在他的感知里变成了一张经络图录。
符线在他的眼睛里迅速的流动了起来。
月虽缺,但却有盈时。
周家老祖的眼睛瞬时明亮了数分。
今日长陵无数人知道他们进了周家墨园,且就算是谢长胜、南宫采菽和徐鹤山的家世,此刻的周家也未必惹得起,周家老祖又是如此慈祥和蔼,让人联想到薛忘虚,所以张仪和南宫采菽等人,没有一个人觉得丁宁和周家老祖单独前往这墨园某处会有问题,但丁宁却十分清楚,一定会有问题。
他明白了,这些线路,并非是直接的对敌手段,而是修行者用于吸纳这些天地元气的方法。
“所以这一轮弯月,不仅蕴含着强大的剑经,还蕴含着强大的真元修炼之法。”
只在携住他手的瞬间,便有一股寻常修行者无法感觉得到,然而他感觉得十分清楚的极微弱,但渗透力http://m.hetushu.com极强的真元在他的身体里转了一圈。
只是这一角画卷,真的还有缺失之处么?
一股尘埃的气味充斥在周家老祖的鼻腔。
前方是一个黑暗的空旷地宫。
周家老祖的领悟没有错误,或者说,周家老祖之前的所有领悟,和他到现在的领悟,没有任何的差距。
所以这轮弯月,缺掉的那一大块地方,便是一条最重要的,无形的符线!
花园位于小院的中央,有一座假山,一个种植了荷花的小塘。
丁宁微微沉吟,说道:“岂敢。”
看着周家老祖如此慈祥和蔼,对丁宁又如此看重,张仪和谢长胜等人互望了一眼,都是心中欣喜,希望丁宁此番又有些惊人际遇。
然而此时,被周家老祖带动飞掠而出的丁宁,心中的冷笑之意却是更浓。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思绪收回,目光再次落在那组成弯月的符线上。
“你感觉到了什么?”
周家老祖呼出些灼热的气息,尽可能缓慢和清晰的叙述道:“这一角和我有机缘,我在一开始参悟这副画卷修行之时,最吸引我的便是这一角。我足足花了近百年的时间,一开始发现这一轮弯月的符线是真元修行之法,接下来又发现这轮弯月射出的光彩,才是真正蕴含着剑法真意的线路。”
丁宁平静的说道:“好像一轮弯月,有剑意。”
周家老祖感觉到了他的身体震动,他的呼吸都停顿了,心头狂跳的问道。
他却不这么http://www.hetushu.com认为。
丁宁微微蹙眉。
他的脚底和池塘上的薄冰接触的瞬间,有一股淡薄的天地元气从他的身体里缓释出来,他的脚底和薄冰之间,突然多出了一层细密的水珠。
被幽白色光焰照得脸孔有些惨白的周家老祖呼吸不可遏制的急促起来,轻声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轰”的一声闷响。
他的心境变得绝对的平静,眼睛落在那一轮弯月的简单墨线上,感知很快顺着无数发散的幽白色光线往外飞散。
“真的是一轮寒月。”
薄冰和无数衰败的荷叶之间,突然出现了一条笔直的线路,往两侧分开,现出了一道往地下深处的石阶。
细密的水珠好像无形之物一样穿过冰面,渗透下去。
“即便是先帝时代,那些世上最顶尖的修行者,想要看这件东西,他们都无缘见到。”
他的眉头瞬间深深的皱了起来。
那是一片残卷,和画面的写意残卷一样,封在两层绝对纯净透明的水晶里。
周家老祖的眼底,又出现了真正的痛苦之色。
丁宁看了他一眼,终于出声,道:“既然如此,晚辈却之不恭。”
丁宁可以肯定,按照这种方法修行,最终一些元气将会不受修行者本身的控制,继续沉积,郁结。
周家老祖神容愈加温和,微笑道:“出生有早晚,悟道岂有先后。”
丁宁在心中缓缓说道。
柔和的元气裹挟着他和丁宁的身体,落入他所居的那方院落,但接下来他却是未向他所居的卧房行去,m•hetushu.com而是行向这方院落里的花园。
这是一个惊人的回答。
……
这结满薄冰的池塘已经比周遭都要寒冷,然而却自有一股更凛冽的寒意,从石阶上不断升腾起来。
高空里,漂浮着绝大多数修行者一生都无法接触得到的星星点点的天地元气。
只是他体内所有的“小蚕”全部隐匿无踪,当日即便是方绣幕也根本感觉不到异常,今日这样的试探,又如何能发现他的隐秘?
缓步走下石阶的他的眼瞳里,也浮现出真正的感慨。
他记得自己也有数年没有再进入这个密室,因为在数年前,他便已经觉得自己再也无法领悟到更多的东西,宝山在眼前而不得门入,这种莫大的痛苦,让他甚至不愿意再见到这里面的东西。
“不需惊慌。”
而且周家老祖说的不错,这种真元、剑经合一的修行方法,的确是不完整的。
铁门在他的身后关闭。
“这便是外面那份写意残卷上缺的一角。”
就如治病一样,他找到了症结所在。
在他的脑海里,那轮弯月缓缓变圆,到极致时又变缺,循环转化……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张新的经络图。
仔细的听着周家老祖的这些倾述,丁宁缓缓点头,平静道:“容我再看看。”
此时荷叶落败,池塘也只剩一层冰冻着的薄冰,再加上此时天色暗沉,这里又已恢复纯粹的黑白两色,所以这处池塘便看上去说不出的意境萧索,那一片片惨败的荷叶,看上去倒不像是荷叶,反而像是一个个奇形怪状的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