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争命

第六十五章 她的态度

长孙浅雪出奇的没有生气,解释道:“不是我没有耐心,只是因为他想杀王太虚那名手下,我不想让他杀死王太虚那名手下而已。”
……
直到韩三石走到她的身侧,她才看了他一眼,道:“如何?”
她体内的真元原本应是极寒,然而随着她的面孔微微赤红,却是硬生生的被她扭转成了无比炙热的热流。
在这样的人的直接疯狂杀戮面前,有谁能隐藏得住秘密?
听到“杀”字,丁宁的身体已经迅速变得冰冷,等到听完整句话,想到在回来的路上还在思索着有没有设法和白山水联手破解大浮水牢的可能,他愤怒得浑身都有些颤抖了起来:“你既然已经答应等……你为什么不等!”
冰柱崩裂,坠落在地。
夜策冷和韩三石在焦土中缓缓而行,最终立于长孙浅雪那辆马车碎裂的地方。
……
蓝黑色的剑光消失,长孙浅雪的身影在樊卓的前方显现出来。
想到薛太虚,丁宁的脸上便又多了一份浓厚的苦意。
终究是元武皇帝的敌人,现在却又少了一个。
夜色里,丁宁走回酒铺。
在此之前,他已经去过薛忘虚的小院,和薛忘虚、张仪、沈奕说了一些大浮水牢的事情。
这名云水宫的大逆,令天下无数人提及名字都胆颤心惊的存在,此刻虽然可以感知得清楚外面远处的林间依旧有大秦的和-图-书修行者存在,然而他却并不在乎。
夜策冷沉默了下来。
韩三石轻声道:“是她。”
在他进入酒铺,带上门的瞬间,长孙浅雪的清冷声音在黑暗里响起:“你说的不错,我很多事情都不擅长。”
“你的想法是正确的。”丁宁平静下来,缓缓说道:“但樊卓不是寻常的修行者,你要杀死他,至少要展现接近七境中品的力量。这样的力量不可能完全消除,监天司或者神都司都可以查出来。”
如果不能等到岷山剑会,今后即便能再度进入长陵,又还能得到进入岷山剑宗,得到续天神诀的机会么?
一滴晶莹的泪滴从他的眼眶中落下,坠在冰面上却又无声无息的消失。
在大浮水牢里又耽搁了一点时间,所以在返回梧桐落的途中,天色已然暗沉。
听到这样的解释,丁宁的怒意迅速的消退,只是浑身的冷意还是让他的身体些微的轻颤。
只是数十息之后,数名身穿黑衫的修行者便已经到达余烬未熄的火场,感受到这里空气里还残留的一些震荡不已的韵律,这数名修行者全部变了脸色,为首的修行者只是一扬手,便有一条黑色的烟柱冲上天空。
长孙浅雪不想回想当时的画面,眉头微蹙道:“我尽可能的消去了九幽冥王剑的气息,用了赵地真火宫的手段,将他的尸http://www•hetushu•com身和周围的物事全部烧去了。”
长孙浅雪的眉头再度深深的皱了起来。
“将我们所有能察觉的痕迹全部清除。”
丁宁没有反驳,摇了摇头,苦涩的笑了起来。
而她的身体却落在了碎裂的马车中心。
数十名身穿黑衣的监天司官员如钉子般凝立着,将这片区域围住。
虽然此时无风无雨,然而从数辆马车上走下来的其中五人,却是依旧撑开了黑伞,遮掩住了面目。
长陵极大,从梧桐落到大浮水牢,虽然在长陵的地图上并不遥远,但即便是走最短的线路,轻车熟路的马车也要大半日的行程。
丁宁看着她,说道:“夜策冷。”
看着真元已被彻底冻结,然而却依旧凭借云水宫不知名秘术自尽的樊卓,长孙浅雪的脸上却没有任何得意的神色,反而出现了一丝茫然和感伤。
在接下来的一瞬间,她身体周围的天地里,似乎同时出现了无数无形但确实存在的线路,一股股冰幽至极的元气顺着这些线路被抽引出去,急速的消散在天地之间。
韩三石也沉默了下来。
狂风在河面上回旋,裹挟着冰末将所有的洞壑填平。
他深吸了一口气,走到长孙浅雪的面前,问道:“杀死樊卓之后,你怎么处理的?”
忽然间,这数十名面色肃然的黑衣官员眼中都闪现出了异样m.hetushu•com的光彩。
黑暗里,焦黑的灰烬中沁出无数细小的水珠往上飞起。
一股磅礴的天地元气从她的身体里释出,将四周堆积成塔的碎裂冰块全部震成细微的冰末。
白山水这样的人,视生命如蝼蚁,不会有什么顾忌。
长孙浅雪的身体,也在熊熊火焰的遮掩中淡去,消失。
长孙浅雪微垂下头,清冷道:“所以我承认我很多事情都不擅长。”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长时间,等待天色彻底大暗,五顶黑伞下的监天司供奉才逐一和韩三石轻声的交换了意见,而在此期间,夜策冷却只是平静的看着一些灼烧产生的痕迹,甚至连他们之间的交谈都没有听取。
她微微犹豫了片刻,伸手抖出数股气息在樊卓的身上摸索,将樊卓衣衫内的所有物事全部搜了出来,也不细看,全部纳入衣袖之中。
看到这数滴白色的水珠,他确定这里的战斗是樊卓引起,也确定樊卓已然被杀死。
而他脚下的冰面里,却是缓缓沁出数滴白色的水珠。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一名白衫女子和一名老仆模样的老人,便在这五顶黑伞的簇拥之中行来。
丁宁沉默了片刻,说道:“这次的事情并不能怪你,或许借你这件事,可以让我们看清一个人的真正态度。”
她沉吟了数息的时间,然后做出了决定。
在他的感知里,和_图_书地面上有幽火升腾,有一株黑竹生起,在夜雾里摇摆。
夜策冷接着问道:“对手是云水宫的人?”
丁宁闭着眼睛,似是疲倦困乏,实则却在思索着各种可能。
长孙浅雪不解的问道:“谁?”
长孙浅雪的声音顿时微冷,道:“你想的太多了。”
另外那五顶标志性的黑伞,自然代表着监天司另外五名神秘的供奉。
韩三石微微颔首,道:“应该是。”
对长孙浅雪无比熟悉的丁宁呼吸顿时一顿,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知道此时远处的角楼上已经肯定感知到了这里的异常,应该已经有修行者赶来这里。
长孙浅雪缓缓说道:“我杀了那名云水宫修行者,那人的修为很强,应该就是樊卓。”
浓厚的黑暗里,被烧成焦土的河畔更如幽冥鬼域。
冰冻的河面上,突然无声无息的涌出一股水流。
夜策冷点头,说道:“不知会。”
身穿白狐毛大衣,肤色白皙如凝脂,容貌俊美如大富人家娇柔公子哥,然而身上却散发着难以用言语形容的高傲气息的白山水,便在水流的中央升起。
他的双手微冷,轻声问道:“连陈监首都不知会?”
只是她确实对很多事不擅长,比如说毁尸灭迹。
夜策冷的面目开始隐没在黑暗里,看不出情绪,语气低沉却是异常坚定:“不要记录在案,不要知会其它司。”
白衫和*图*书女子自然便是监天司司首夜策冷,她身边老仆模样的老人,是传说中监天司六大供奉中最强的韩三石。
丁宁沉默了片刻,说道:“你当时的想法是什么?”
所有湛蓝色消失。
而五顶黑雨伞则分散开来,极其细致的感知着遗留的气息,搜索着每一寸土地。
他只需要片刻时光。
在下一个瞬间,无数灼热的真元以她的身体为中心,嗤嗤的喷涌出去,瞬间引燃出无数条熊熊的火蛇。
火蛇引燃了所有的棚户,尤其大量的火蛇卷在樊卓的遗体上,顷刻间就将他燃成了飞灰,再被强劲的狂风吹散,飘向不知何处。
此时,渭河支流岸边养鸭人的棚户组成的临时小村落,早已余烟尽消,变成了一片焦土。
夜策冷只是远远的做了一个手势,原本封锁住这片区域的数十名监天司官员顿时往外掠出,将封锁和监视的区域拉得更远。
数辆马车驶入他们的视线,沿着阡陌间的土道驶来,停在林外。
……
长孙浅雪道:“即便不能完全掩饰自己出手的气息,也至少不让别人察觉我杀死的是谁。”
韩三石是监天司最老的供奉,且是夜策冷带在海外的唯一人选,他自然比任何人更清楚夜策冷这两句话中所包含的所有意义。
如果真是他想得太多,如果夜策冷反而借助白山水的力量,借助白山水的复仇,那他根本等不到岷山剑会开始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