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争命

第六十八章 无端的刺杀

然后他很快发觉,许多修行者随着两名修行者移动,那两名朝着梧桐落而来的修行者,便是那些修行者形成的包围圈的中心。
他霍然转身,不可置信的对着出声的那人说道:“表哥,你怎么来了?”
这次出宫,他对丁宁本来没有任何的想法,只是没想到正好听到这样的事情。
梧桐落和平日里相比似乎没有什么异样。
孟七海无奈的看着扶苏,道:“我又不是什么君子,且不接受公平挑战,那人简直连廉耻之心都没有,更算不上君子,表哥你不答应帮我,居然还反过来说我一通。”
扶苏笑了笑,却是马上又正色道:“若是有别人在场,你可记得不要喊我表哥,否则别人可能一下就察觉了我的身份。我可不想引起诸多麻烦。”
然而长孙浅雪却第一个感到了异常。
孟七海一下子呆住,失声道:“这怎么可能。”
……
有不少修行者出现在梧桐落附近,且并非是强到足以留住七境修行者的修行者?
扶苏想了想,问道:“岷山剑宗不会让人插手比试,厉侯府难道是想在岷山剑会之前便对付他?”
孟七海撇了撇嘴,说道:“前些时日我和曾庭安听到个对他极为不利的消息,一时好心,便去找他,想着若是他表现好,我便将那个消息原原本本的告诉他,未料到曾和图书庭安挑战他,他却是推诿不接受,还让他的师兄张仪应战。虽然连他的师兄张仪都战胜了曾庭安,看起来那酒铺少年的确似乎比他的师兄张仪还要厉害一些,但那种作态,我却不喜欢。”
这名身穿红色镶白狐领大袍的少年身影顿时一僵,脸面上并没有一般宗门弟子外逃被察觉时的恐惧,泛起的却都是些恼羞成怒的神色。
但是感知着那些人的修为,她却又缓缓的放松下来。
大秦皇后郑袖唯有一个堂妹郑非夜,嫁于了孟侯府,此刻这名身穿红色镶白狐领大袍的少年称扶苏为表哥,他自然便是孟侯府的世子孟七海。
这样的反光,基本只出现在一些连弩、弩机之上。
“这酒铺少年无端卷入这样的恩怨,岂不是很无辜?”
“这本不关那酒铺少年的事情,而且像他那样出色的修行者,本身便是我大秦王朝的宝贵财富。”他不由自主的用皇后说话时的语气,轻声说道。
蓦地,他的眼睛微微的眯起。
晨间各家各户起床洗漱和早饭时,是梧桐落最热闹的时光,等过了这段时光,梧桐落便迅速变得清净起来。
……
孟七海有些郁闷的叫了起来,“表哥,说起道理,总是说不过你。”
他感知到了其中一些修行者的位置。
过了立春,长陵所有修行www.hetushu.com宗门的放院日早已结束,一名身穿红色镶白狐领大袍的少年轻飘飘的掠过长陵某处修行地的高墙,却是偷溜出来。
想到丁宁说的那些可能,她的身体迅速变得冰冷。
街巷中行人稀少,寻常店铺里鲜有客人,生意只能勉强维持生活而已。
看着惊喜万分的孟七海,扶苏显也高兴,抿嘴笑道:“母后准允我在外行走,历练一番,这外面我不熟,便第一个想到找你,听说你是鱼阳剑院一等一不安分的学生,经常翻墙跑出来,我就想来这片高墙看看,想象一下你跳墙时的风采,没想到你就直接这样跳到了我的面前,真是有什么想什么。”
“便是前些日风头最盛的那名白羊洞酒铺少年。”
“厉西星可是个狼崽子,小时候我们一群人便都不喜欢和他一起玩,我可是记得清楚,他可是因为小事打断了端木净宗的两根肋骨,所以厉侯府才无奈把他送到月氏国去的。”孟七海冷笑了一声,道:“他在月氏国呆了那么多年,吃了那么多风沙,想必不会有什么好脾气,梧桐落又不是端木侯府,他要出手,不会是敲断两根肋骨那么简单了。”
扶苏的眉头皱了起来:“厉侯府?为什么?”
扶苏微笑道:“那你就带我去看看那酒铺?”
扶苏看了他一眼,反问道:www•hetushu•com“若是厉西星的性情真的这么多年未改,而且去了月氏国那种乱地,更加变本加厉,你说和这酒铺少年相比,你更讨厌谁一些?”
孟七海耸了耸肩膀,道:“厉侯府和礼司的司空连不是有恩怨么?司空连似乎送了份重礼给这酒铺少年,大约厉侯府觉得司空连是想支持他赢得岷山剑会,所以才要对付他。”
他隐约看到,不远处的屋檐间有一处异样的反光。
那是涂抹了大量润滑矿油的金属产生的冷厉反光。
扶苏微微一笑,不应他这些话,却是轻声道:“我也要参加岷山剑会。”
站在不远处的也是和他年纪相差无几的少年,即便一脸捉弄的笑意,依旧显得分外的宽厚温和,赫然是最受大秦王朝皇后和皇帝宠爱的皇子扶苏。
孟七海顿时觉得这的确是很要紧的事情,他便也马上点了点头,道:“我记得了。”
孟七海说道:“我听说厉家要对付他。”
孟七海这才回过神来,兴奋得浑身都轻颤起来:“这下可好了,那些人怎么是你的对手。”
“还在念念不忘这所谓的出气事。”扶苏温和的看了他一眼,好奇道:“那名酒铺少年的事情我也留意过不少,你说听到个对他极为不利的消息,到底是什么消息?”
丁宁的眉头深深的皱紧,他也根本想不出是什么样的http://www•hetushu.com原因。
听到这一句,这名少年顿时羞怒顿消,眼眉之间全是喜色。
孟七海一年之中和扶苏见面的机会虽然不多,但两人自幼一起玩耍,且扶苏性情随和,很多时候都由着他的性子,即便小孩子玩耍起了争端也会让他,所以他和扶苏自然十分亲近,平日里也只是喊扶苏表哥。此时欣喜之下,他直接一步便跳到了扶苏的身前,握住了扶苏的双手,说道:“表哥,你来得正好,我才真是有什么想什么。”
他的感知瞬间便清晰了数倍。
孟七海想了想,坏笑道:“那更是要去帮我教训一下那名酒铺少年了,和那些排在最前的数人相比,表哥你缺的也就是些对敌经验而已。”
扶苏愣了愣,眉头微蹙,劝解道:“有什么对人不利的消息,先直接告诉他便是,还要先挑战他,看他表现,这不是君子之风。”
孟七海点了点头:“按我听说的消息,厉侯府是已经令厉西星赶回来了。”
扶苏好奇的看着他,问道:“教训谁,到底怎么回事?”
所以……这是一场刺杀。
再次走出酒铺门,朝着薛忘虚所在的小院行去的同时,他体内的无数“小蚕”如冬眠复苏般,悄无声息的缓缓活动起来。
孟七海听出了他的意思,撇了撇嘴,道:“表哥你不帮我教训他,难道还想管这件事,帮他?”
m.hetushu.com唤了两声,当丁宁走入后院,她清冷的说了几句,告诉丁宁她感知到的事情。
扶苏看着他,微微一笑。
孟七海怔了怔,自言自语道:“如果是这两人相比,当然是厉西星。”
孟七海也是急性子,马上点头,道:“也好,省得厉西星正好去了。”
扶苏微微一怔,道:“什么意思?”
扶苏心中好生不快,心想怪不得母后一直最不喜欢厉侯府。很多时候厉侯府总是秋毫必争,爪牙太过狰狞了些。
孟七海开心道:“表哥你是长陵所有年轻才俊中修行最快的,对付才俊榜上那些人应该不成问题,你来了正好,快帮我教训个人出气去。”
一声轻咳声在不远处响起。
就在此时,轻轻的有声音响起:“表弟,小姨说得果然不错,你平日里修行的确不太用功。”
扶苏开心笑着轻声道:“母后准了。”
早在丁宁半日通玄,一月破境之时,他便对这名酒铺少年有了强烈的好奇心,虽然听了皇后和师长的一些教训,知道自己的确不该花心思在这些底层的修行者身上,但在才俊册公布之后,丁宁的表现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扶苏认真的摇了摇头,“那可未必,修为和胜负不是一回事。”
这些人应该至少不是针对九幽冥王剑而来,因为在力量上相差太远,不可能留得住她和丁宁。
扶苏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