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争命

第七十二章 足以改变史书的事情

这名修行者是那浅绿色小剑的主人,他不顾损伤和秋再兴缠斗许久,再加上秋再兴最后一击破了他的飞剑,他的伤势已然沉重至极。此时所有人都感觉得出来,他之所以强撑着出现在这里,便是想要在死前看看丁宁。
“你那是什么剑罡之术?”
灰黑色小剑此时走的是悄无声息的暗杀剑意,剑上本身不带多少强大的力量,被沈奕这一剑一冲,顿时从窗户中倒飞出来。
然而这一次性接连出手的十余道黑色剑光,却是带着惊人的寂寒,洞穿了无数浅绿色残影,瞬间将那柄浅绿色的小剑真身逼了出来。
乞丐模样的“蝇池”修行者深深叹息。
秋再兴的眼眸如同燃烧起来。
他身体里的气血也都似乎燃烧起来,每一寸血肉中都爆发出可怖的力量。
场间还没有任何人来得及说话,哗啦一声,一家铺子的院墙又被人撞破。
远处的那名修行者一声厉啸,感觉到了最危急的关头,浅绿色小剑的剑身震荡得近乎要炸裂开来。
他再次确定了这名“蝇池”修行者的想法。
这名修行者挤了挤眼睛,让血滴不要落进眼睛里,让自己可以看清丁宁的面目。
但此时这名“蝇池”修行者的再度失算,却是给他带来了彻底扭转战局的机会。
他知道大局已定。
他的右手为剑,直落对方胸口。
张仪面露不忍之色,有些想要呕吐的感觉。
这些耀眼而纯净的光线似乎天然对这柄灰黑色小剑上流淌的元气有克制作用,此时这柄灰黑色小m.hetushu•com剑的剑身上如黑油融化般,兹兹的连响,不停的冒出一缕缕青烟。
“即便是久经训练,专斩飞剑的剑侍,也不可能像你这么精准……原本想着我们能够改写史书,没想到还是错算了你。”
秋再兴收手,一股股强烈的疲惫感也开始席卷他的身体。
受骗的那道灰黑色小剑暴怒起来,剑身上的黑气疯狂的汹涌,竟然是在剑身外形成了数十颗黑色蝇虫般的物事,也以纯正的直线,朝着丁宁直落而至。
只是一步,他便到了这名“蝇池”修行者的身前。
然而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嗤嗤嗤……”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连响,一道接着一道的黑色剑光,却是反手冲出,尽皆射向那柄缭绕出无数缕影的浅绿色小剑。
这名“蝇池”修行者感受到了从未遇到过的无比刚猛的剑意,他的眼中闪现出一丝感谢之意。
黑色小剑瞬间崩裂成无数黑色碎片,散开为层层的寒煞之气。
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长须修行者从破洞中艰难的走了出来,他的手中握着一把空空的白玉剑鞘,看上去三十余岁的年纪,风度翩翩。
然而此刻他的肌肤里却不断沁出血珠,在他刚刚从院墙破洞走出时,身上衣衫看上去还是干净的,但只是走了三步,他的青衫就已经被鲜血浸透,变成了血袍。
然而为时已晚。
然而他也只是要争得瞬息时光,让这柄此刻已然流淌出绝望气息的灰黑色小剑剑速变得略缓一些,以保证http://www•hetushu•com他接下来的一道寂寒小剑能够击中。
他感觉到四周空气里隐约传来的气息,对着秋再兴躬身行了一礼,道:“这最后一剑,想看看秋先生灵虚剑门的身无双剑。”
即便是当日白山水狂歌而战,事出仓促,夜策冷也是只差了一步便赶到。
他凄苦的定定看着丁宁,低声感慨叹息道:“你怎么可能这么冷静?”
两条街巷之外,这柄灰黑色飞剑的主人,浑身衣衫褴褛如乞丐的男子,摇了摇头,飞掠起来,只是两个起落,便跨越两个街巷,出现在倒塌的面铺前方。
丁宁霍然转身。
飞剑的剑身都不甘愿的微微弯曲,被冲得往后退了数尺。
每个人都能明白他和那名“蝇池”修行者此时的情绪。
他这一剑的力量和这名“蝇池”修行者彻底展现出来的力量相去太远,大江直接被洞穿。
秋再兴的双拳再次击出。
只是这名“蝇池”修行者却忽略了薛忘虚的存在,他忽略了薛忘虚即便虚弱得比正常的老人还不如,但他毕竟是七境之上的大修行者!
丁宁深吸了一口气。
在下一瞬间,他身前的这股黑泉便被秋再兴这一剑彻底摧毁。
他心中的舒畅也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此时他力已用尽,再也不可能挡得住这灰黑色飞剑的任意一击。
接下来,便只能看秋再兴。
两股恐怖的透明剑气再度合成一柄大剑,瞬间刺出十余丈的距离,重重斩击在这柄浅绿色小剑之上。
长陵四四方方,街巷如豆腐和-图-书块一般划分,外人虽然未必尽知,但他十分清楚,高高在上的那两相平日里自然会有调度,保证很多方块里都有一名七境修行者坐镇。
他的右手变成了古铜色。
秋再兴明白这名“蝇池”修行者的意思,他的面容变得肃穆异常。
“长陵真是真龙蕴育之地,一代一代,惊艳绝伦之子层出不穷。只是想除去这样几个,没想到还是低估了……”
“嗤”的一声轻响。
从一开始,丁宁就感觉到这些死士不会放过这条街巷中的任何修行者,除了他们并不知道的长孙浅雪,所以他丝毫没有隐瞒自己的实力,连续在关键时刻起到作用,便是想要吸引这些修行者的注意,然而这名“蝇池”修行者无论是修为还是心智,都远远的超出了他的预计,依旧做出了超出他掌控的事情。
“时间差不多了。”
阴郁至极的灰黑色小剑像激流中的顺风小舟,却骤然被迎面一个浪头打到,在空中微微一顿。
然而今日这车厢中有如此重要,甚至足以改变史书走向的人在此,而且激战时间已久,为何在这一方……到这时还没有七境的修行者出现?
丁宁不喜这些血腥味,屏住了呼吸,但是他很清楚,有尊严的战死,对于这名“蝇池”修行者已经是最好的下场。
他霍然转身,左手指尖沁出黑色光芒,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对这柄在明亮的光线里分外显眼的灰黑色小剑出手,就连那柄灰黑色飞剑也有了一丝惧意,如有生命般再度打起精神,往上闪出。
这名“蝇和*图*书池”修行者的身体如熟透了的西瓜一般可怖的炸开,在街巷中洒下无数条血浪。
场间一时陷入沉默里。
他一声张狂的大笑,一伸手,直接抓住了马车车厢的边缘,双脚下轰然爆炸,竟然是直接单手拖着这个马车车厢飞掠了起来,直落街心正中。
在灰黑色飞剑由毫无烟火气变得无比暴戾之时,秋再兴的眼中尽是紧张和担忧,然而在丁宁的第一道寂寒小剑击中灰黑色飞剑时,他的浑身便松弛了下来。
灰黑色的剑身在无比耀眼的纯净光线里显得分外显眼。
然而丁宁却始终没有犯错。
一条大江迎向灰黑色小剑。
灰黑色小剑已然落在他的手中,随着小剑剑身往上划出,无数黑色的元气凝聚成颗粒,如喷泉又如无数蝇虫飞出,撞向秋再兴的身体。
浅绿色小剑如绝望悲鸣,瞬间失去力量一般,如一截残铁飞旋出去,坠落不知何处。
只是这一顿,丁宁体内剩余的四五道寂寒小剑便已全部飞射出来,一道接着一道击中这柄灰黑色飞剑。
这便是他和那名“蝇池”修行者最感慨和震惊的地方。
即便是别人掌握了和丁宁一样的星辰凝煞之法,可以打出那样的黑色剑光,然而在那样的情形之下,面对着飞剑的压迫,谁能做到那样冷静?
丁宁的面容变得无比凝重。
刺杀者,永远比被动防御者更加占据主动。
这名“蝇池”的修行者的目标是这条街巷中所有的年轻人,在一时难以杀死他的情况下,这名“蝇池”修行者并未有任何的执念,而是和_图_书想要瞬间杀死在他眼睛里最容易杀死的沈奕。
一道剑符在他身前顷刻完成。
越是轻松,他的真元就流淌得越是酣畅淋漓。
在下一瞬间,他体内的真元往外狂涌,然而无数的天地元气却是涌来,汇聚在他的右手。
这是一名四十余岁的男子,脸上全是发黑的油污,五官普通,给人留不下任何印象,此刻双手却是流淌出一道道黑色焰火般的元气。
只要略微一丝的慌乱和情绪波动,只要一击不中,整个战局便有可能改写。
浅绿色小剑只是想将秋再兴纠缠至车厢之旁,剑影晃颤,即便是秋再兴也难以准确的把握住真实的剑身在哪一道剑影里,不敢随意出手。此时丁宁背对这道浅绿色小剑出手,自然不可能准确的击中。
这名修行者遗憾而带着一丝敬佩的看着丁宁说完这一句,便再也无法支持,颓然跌坐在地。
狂风四溢,已然崩塌了大半的面铺在他的身后轰然倒塌。
可是让他感到异常的是,按理而言,此时应该已有七境的修行者赶到。
他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对付任何一名五境的修行者,他转头望去,看到那名跌坐在地上的青衫修行者已经垂头死去,口鼻中滴出的血液明显因为自服了剧毒的作用变成了漆黑的颜色,再感知到许多流动而来的气息,他知道此地已经绝对安全。
他的指尖沁出些鲜血,晶片般凝聚的寂寒元气所化的黑色小剑准确无误的击中灰黑色小剑的剑尖。
灰黑色飞剑在空中微微凝滞,一时没有再像任何人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