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争命

第七十四章 天命所归

白山水缓步而行般意境潇洒的往前行走,空间和时间在他面前似乎没有了界限,他只是一步便到了红衫女子的身前,伸掌朝着红衫女子的额头击去。
红衫女子柔声道:“小女子所要说的都已说完,白先生哪怕不信,想必心中也明白,真在这里性命相搏,即便此处靠近渭河,想必先生也极难全身而退。”
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更加缓慢的说道:“赵剑炉最强的一柄剑,我倒是也想见识了很久。”
“谁都想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
也只在刹那间,他便看清江心中某块只露出数尺之高的礁石上,凝立着一道身影。
三颗水滴朝着佝偻老人飘落,到了佝偻老人身前却是奇妙的化成三个透明的水泡,将佝偻老人的身体包裹其中。
白山水刻薄的讥讽道:“看来传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赵剑炉的人都是疯子。”
白山水眉头皱起,身体不见任何动静,一股锋锐的剑意却是破体而出。
缺口外出声的那人五十余岁,短发齐耳,生意人打扮,身上并没有任何强烈的气息,只是面容却是说不出的镇定自若,而且此刻面对白山水的凝视,也自然的露出一丝桀骜不驯之意。
他摇了摇头,看着红衫女子说道:“像我这样的人物,到这鱼市,难道会白走一趟?”
白山水微眯着眼睛,缓声道:“以你这和-图-书样微弱的修为,我随时可以杀了你,所以你最好老实回答。”
红衫女子平和的凝视白山水,说道:“白先生有孤山剑藏在身,自然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且先前你也说过,我等是秦人,你是魏人,乃天生之敌,只是杀了便是杀了,未杀便是未杀,杀死令师兄这件事,和我们鱼市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在很多世人眼中,同为大逆便有许多联手的可能,然而真正的情形却是一山不容二虎,不同的追求让白山水和赵四这样的存在许多年都没有交集,今日自然没有相见恨晚的情形出现。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手却是突然放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的怒火平歇。
听闻白山水的两句话,赵四淡淡的说道:“你倒是和传说中的横行无忌,一介莽夫有很大区别,你逼商家大小姐全力出手,想必只是想试出她是否刚刚经过剧烈战斗。”
“信和不信,行或不行,都要试过才知。”
“是谁在江面上等我?”
“终究道不同。”
没有人愿意将原本属于自己高高在上的位置拱手让给他人,哪怕只是一个可能……尤其是面对赵四这种足以决定整个天下大势的存在。
七境之上皆为大宗师,哪一个不是真正的人杰?
然而就在此时,带着说不出的宁静之意的黑竹和_图_书林间,却是传来一个金铁交鸣般的声音,“有人在江面上等你。”
赵四不加掩饰,平静的说道:“自然为了孤山剑藏。”
白山水微笑起来,笑容说不出的迷人:“天下所有人都想要孤山剑藏。”
“倒是要看看谁敢在江面上会我。”
白山水双脚踏入江面,便是真正的蛟龙,一条条波浪如自然涌起,托住他的身体。
白山水收敛了笑容,一时没有说话。
更何况没有任何一名即将触摸到巅峰的强者,会将已经在手的宝藏和素昧平生的人共享。
“清者自清,白先生既以无数魏人为重,即便有所疑惑,又何必急在一时?”
赵四看着白山水,不怒不急的缓声道:“这些年你的所为,始终是想以魏为首,复国无望你也想一剑撑起一方山林,为那些魏王朝遗老遮风挡雨,但我赵剑炉始终和你们不一样。我们赵剑炉只是一处纯粹的修行之地,我们从来都没有存过为一朝、一王效命的想法,我们只是追求我们赵剑炉的剑道,心中有国而无王,现在既然国之不存,便只剩下了仇人和所求之剑道。”
白山水之时站立不动,但波浪相推,依旧比世间任何快舟行进的速度都要快,不多时相距礁石上凝立的那人只有数十丈。
白山水眉梢挑起。
在接下来一瞬间,他冷笑道:“我说这世间还http://m.hetushu.com有什么人如此骄傲,现在想来也只有赵剑炉的那几柄剑了。”
渭河浪大,冬日里也只有沿岸十余丈结冰,此时虽然积雪早已消融,连浮冰都已无踪迹,但水中依旧寒意刺骨,江面上连钓鱼的小舟都没有几艘。
然而令他有些惊愕的是,包裹住他的三个透明水泡并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样强大,他的黑竹杖一敲之下,三个透明水泡便骤然崩散。他这一击就像用尽全力的一拳落在了空处,有些说不出的难过。
一个柔弱但分外平和的女子声音响起:“你逼我出来,是想我给你什么交待?”
“赵七陨落于长陵街巷之间,赵四和赵一联袂出现在长陵。”白山水微嘲的看着赵四,道:“你约我相见,想必不是为了夸奖我。”
红衫女子感觉到了什么,眉头微蹙,伸手抚琴。
一条透明的水光在空中飞洒而过,直接便将黑竹林切开了一个缺口。
红衫女子抬手,啪的一声,双掌相击。
这身影虽然不高,比他似乎还略矮半个头,此时也只是凝立不动,但落在白山水的眼中,却是难以形容的骄傲。
五十余岁短发男子不以为意的看了白山水一眼:“我只是个传话人,若是白先生觉得有意思,杀便杀了。”
白山水负手而立,只是看着无数黑竹沉默不语。
若是别人自称“像我这样的人物和图书”,只会让人觉得狂妄无知,但这句话从白山水的口中说出,却是显得理所当然。
佝偻老人霍然警觉,但此时白山水右手已经弹了三弹。
白山水已然退回原地,红衫女子身前无数条黑气流散,她身体略微一晃,往后退出一步。
站立在礁石上的清秀年轻人身材比一般的男子都要矮出许多,神容恬静,但目光却是令人难以想象的锋锐,正是赵剑炉最强大的赵四。
大河为江。
白山水看着赵四,缓缓的说道:“谁都想要孤山剑藏,然而孤山剑藏却偏偏到了我的手中,所以我便是天命所归。”
佝偻老人手中的黑竹杖开始微微摇晃,即便他明知道白山水说的极有可能是事实,但他还是不想低头。
他自身便已是天下间最不循规蹈矩,肆无忌惮,一等一狂傲的人,但天下任何一名修行者都清楚,魏云水宫的功法是遇水则强,一踏入这样的江面,白山水便是最强之时,但这人却偏偏在白山水最强的地方与他见面,这人简直是要比白山水还要骄傲一些。
只是略微感觉到空气里荡漾而至的如红炭般的滚烫气息,白山水便顿下身影,嘴唇微动道:“赵四先生?”
白山水缓缓的转头,看着从佝偻老人身后不远处走出的抱着黑琴的红衫女子,鄙夷冷笑道:“还敢说清者自清,你敢说你们鱼市的人不想我身上的孤山剑http://m•hetushu•com藏,没有卖力的打探过我的行踪?”
琴弦颤动,没有发出声音,却是有无数黑竹在周遭破土而出,顷刻间无数黑竹密集如林,遮天蔽日,却是形成了一方小天地,将此处所有的天地元气波动全部遮掩住。
赵四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和他们不一样,除了孤山剑藏之外,我还想看看你的剑。没有孤山剑藏,我也想看看你的剑。”
与此同时,佝偻老人怒发冲冠,头发根根竖起,无穷无尽般的黑气从他的脚下涌出,令他身体站立的地方不像是地面,却像是一个无尽魔域的通道。
白山水也不多话,身影一动,便直接从五十余岁的短发男子身侧掠出。
红衫女子却是一步挡在了佝偻老人的身前,双手按住了琴弦,等着白山水说话。
他伸出手中黑竹杖往前敲去。
赵四接着说道:“我师尊昔日剑成,想要看尽天下剑,后来他中了奸计,临死之时,唯一的不甘和遗憾,便是没有和那人交手的机会,我是他最信任的弟子,自然要完成他的遗愿。魏云水宫的白山黑水剑,我心仪已久。”
白山水眉梢继续上挑,狭长的眉毛如两柄小剑般散发着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傲意。
顷刻之间,整个鱼市被白色水雾充斥,一股白色的雾浪如真正的巨龙一样,在鱼市的一侧涌出。
即便未曾明说,白山水也知道必然就是在这最近的渭河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