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章 心术

这个夜晚,有人留,有人走。
顿了顿之后,丁宁冷笑着接着说道:“相比击杀白山水和赵四,让骊陵君归楚,才是这局里最重要的局。骊陵君虽然优秀,然而他在长陵呆得太久。在长陵呆得太久,他的一切,便已经被了解得太多。”
至于那些棋子……有时候棋子活着才有价值,最强的帝王不是杀伐无双,而是能够下一盘无双的大旗。
“脱了衣衫去!”
在漆黑的江水里,他大笑着任凭水流冲刷着身体,和长陵渐离渐远。
差的原来不是火候,而是羁绊,而是气魄。
月未全满,只缺一角。
丁宁看着她的双目,认真而肯定的摇了摇头,“不是。”
长孙浅雪面色越来越不喜。
丁宁也闭上了眼睛,与此同时,他却是在心中说了一句,“但或许可以让皇帝觉得是。”
看到今日里观星史官记录的“有妖星坠于渭河,色深红,唯恐不祥”,他信手提笔,改道:“元武十二年春,吉星来朝,天降祥瑞,诸事皆宜。”
方绣幕此时也在观月。
丁宁看了她一眼,说道:“大楚王朝的内里,不知有多少人不想他回去,保他平安归楚,这代价根本不大。”
但负手立于高处,看着这轮明月时,他的神色却十分满意。
“我记得那孩子的气息。”
红衫女子点了点头,却是叹了口气,柔声道:“和图书话虽如此,生在长陵,就算是死,也要留在长陵看个明白,夜策冷都不走,我又怎么会走。”
梧桐落的酒铺里,丁宁没有在观月,而是看着比满月还要好看的长孙浅雪的面容,缓缓的说道。
在鹿山会盟开始到结束,长陵会彻底的安宁,大秦王朝会稳步的前进。
虽然不落这个局里,没有能够亲眼看到发生在这里惊世骇俗的大战,然而只是一些细微的痕迹,一些天地元气的细微改变,便让他想象出了当时这里一战的情景。
长孙浅雪说道:“代价会不会太大?”
……
“有人借着这个局想要杀死扶苏,能够做出这样事情的人也不会是寻常的权贵,只是两相?其余皇子身后的权贵,甚至郑袖,都有可能。”丁宁摇了摇头,看着她说道:“这种庙堂里面的争斗,就像富家的妻妾明争暗斗一样,最为复杂。”
她再次睁开了双目,看着丁宁,问道:“他是那个人的儿子么?”
长孙浅雪没有再说什么,闭上了眼睛,不知为何,她面上的寒霜比平日里更浓。
差的那半分,能不能找回来,其实全在自身。
长孙浅雪皱了皱眉头,道:“我不是说他给的代价太大,我是说以锡山剑盘换取归楚,大秦王朝给出的代价太大。”
丁宁冷笑道:“自然是允他归楚。”
长陵里的骊hetushu•com陵君府此时看上去和平日没有任何的不同,甚至连他书房都依旧燃着灯,然而却无人知道,他已经正式踏上了归家之路。
长孙浅雪皱了皱眉头,声音微冷道:“郑袖也有可能?她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儿子。”
更何况她从来都没有喜欢过郑袖。
他此时就站立在赵四站过,夜策冷做过的那块江中礁石上。
鱼市里,此时却反而热闹了起来,许多人幽灵一般晃动在重重雨棚之下。
越是复杂的事情不喜欢,心术越是复杂的人,她更不喜欢。
同一时间,一列看似商队的车队正在官道上行进。
这是他迄今为止酝酿而成的最强的一道剑意,斩断了他和方侯府,和长陵,和皇宫,和这个王朝的所有羁绊。
他在意的不是普通修行者的一招一式,一胜一负,而是整个天下。
他脱尽了身上所有的衣衫,赤足的跳落江水中。
“或许只是做做样子,即便我不全力出手,她也会有准备?”丁宁冷漠道:“或许也只是另外一个局,故意让人觉得是另外的某个人图谋的。”
到此时,感受着这三个精彩绝伦的女子留下的气息,他却开始有所顿悟。
立意不同便境界不同。
方绣幕没有成为他带去鹿山会盟的一柄强大的剑,而是选择了离开。
他的脑海之中,骤然如响起一声佛偈。
“是和*图*书什么人想要杀他?”她也沉默了片刻,问道。
即便那几名大逆都未直接被被杀死,即便有人乘着这大局想要杀死扶苏,但他需要的都已经达到。
她的眼睛里流淌出一丝少有的寒意,缓声道。
为何白山水和赵一能够如此顺性妄为,狂放而战,为何夜策冷会敢出现在这两人面前,为何会留在长陵。
人世间哪里来彻底的圆满,何来十全十美?
他的心中,也有着一轮不甚圆满的明月。
佝偻老人点了点头,道:“我们之所以能够在长陵容身,只是元武皇帝知道我们与世无争,不过求一处容身之所,但既然已经动了我们,便说明他想让这鱼市有所变化。这次是看在朝中那些叔伯面子上的一个点醒。”
明月自潮生,春江连海平。
沈奕也是关中巨户,自有许多来源很快的消息,两层楼又有许多打听消息的手段,再加上鱼市距离梧桐落不远,许多气息长孙浅雪也感应到了,所以这个惊天大局,此时在丁宁的脑海里也逐渐清晰。
佝偻老人深吸了一口气,终于不再言语。
这支距离长陵已有两天路途的车队中,头发用药物浸染的乌黑的骊陵君,也在隔着车帘望着天空中缺了一角的明月。
手持着黑竹杖的佝偻老人看着面容平和,和平日里一样端坐在琴台之前的红衫女子,请求道:“大小姐您必hetushu•com须离开长陵。”
他眼眉之中的忧意瞬间消失,嘴角泛开一丝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欢喜笑容。
“你是觉得骊陵君优秀,生怕大秦之后的敌国,多了一名年轻而强大的帝王?”丁宁冷漠的摇了摇头:“论心术,骊陵君和郑袖都相差得太远。郑袖既然让他回去,便说明她从来不认为骊陵君是她的对手,或者说这件事她有着绝对的掌控能力。元武三年的那场大战里,我朝军队被歼二十万,损失战车无数,割了阳山郡。一子易六百里地,这是奇耻大辱,所以你看好了,这次鹿山会盟,元武皇帝首要针对的便是大楚王朝。这次鹿山会盟之后,不出意外,阳山郡便会交回,今后要灭敌国,第一个被灭的,便是大楚王朝。”
“引白山水入鱼市,赵四和白山水大战,若是赵四一定要报赵斩之仇,一战之下,连波和申玄等人埋伏后手,恐怕别说是赵四和白山水,就连赵一都会死,好大的手笔。”
他眼前的江水中,倒映着那一轮缺了一角,不甚圆满的明月。
她闭上眼睛开始修行,然而却也始终像那缺了一个角的明月一样不得圆满,她始终无法静心内观。
然而红衫女子却是又接着柔声说道:“旁人不知,但那日宋神书的尸身,我们却是第一时间查看过,应该是九死蚕无疑。赵四先生剑折,白山水重伤而走,即便两和_图_书人能逃得出去,元武皇帝能够顺心如意的在鹿山盟会大展手脚,一时不会在意我这孤女。”
长孙浅雪不用多想也知道自己杀死樊卓只是恰巧点燃了这一个大局的导火索,她眉头微蹙道:“这是骊陵君安身立命的符兵,近乎七境中品的力量,元武皇帝许了他什么好处,居然让他交出了这件东西。”
江水汹涌拍击在他脚下的礁石上,激起千堆浪。
“这不只是你的意思,朝中的那些叔伯,也是同样的意思,对么?”红衫女子看着他,柔声问道。
天空陨火坠落,江水中断碧潭生,天一生水碎寒潭……最终定格在他脑海中的画面,是夜策冷疲倦不堪的走到这里,坐在他脚下的这块礁石上。
他看着在江水里晃动的那轮不甚圆满的明月,觉得自己和这些人相比,缺了些至关重要的东西。
“有锡山剑盘的气息。”
之前圣意难违,他的破镜终究差了半分春光。
观星台上那名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秦帝王的大局里,终于出现了第一个意外。
佝偻老人目光微沉,一时还想说些什么劝诫的话。
这种宫闱之争太过复杂,长孙浅雪终于没有兴趣再去深思。
这句话很是突兀,但是丁宁却是完全听懂了,他沉默了片刻,说道:“我知道他应该是扶苏。”
月上中天之时,大秦皇宫里喜穿布衣的元武皇帝走出了御书房,踏上了观星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