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五章 时候

任凭车队上方的天空风云色变,前方道上的一片云气,却是如水中磐石般巍然不动。
……
骊陵君和车队中的许多人都是面容微僵。
这几顶营帐中的一切,和大楚王朝皇宫里的精美殿宇里的一切,没有任何的区别。
在阔别了楚地这么多年之后,不用说是这样一条大山,便是这大山上的一草一木,都分外让人震撼。
感受着这人身上散发出的无尘无垢的气息,骊陵君的呼吸微顿,没有任何迟疑的下了马车,对着这人微躬身行礼,道:“参见范无垢大将军。”
这种精美,在整个世间,只可能出自大楚王朝的皇宫。
巫山是天然的险阻,其间有数条奔腾恶水缠绕,大军不可能从这里突袭,平日里只有边贸商队通行,所以在骊陵君的这条归家线路上,最后一个大秦王朝的关卡只是有数百人驻守的巫山关。大秦王朝和大楚王朝最重要的兵家之地原先是阳山郡,是巫山中断处,深深切入大楚王朝的一片平原。阳山郡在元武三年便归大楚王朝,现在距离巫山关最近的秦军要塞便是寒谷关,距离此处有六十余里的路途。
跟随君侧参加鹿山盟会,这是一种莫大的殊荣,现在方绣幕违逆圣意,即便是让方侯府将功补过,将镇守关外的神威大将军调回,这举动也未免太大了一些。
“你等着看便是。”
渭河军港中,夜策冷站立在伴随着她出海的那艘铁甲巨船的船头,远远的眺望着幕光中的方侯府,突然对始终老仆般跟随在她身后http://www•hetushu•com的韩三石轻声说道:“代替方绣幕跟随圣上去鹿山会盟的,必定是方饷。”
骊陵君的整个身体都抑制不住的震颤起来,大脑在此刻竟是一片空白。
他的口中变得无比干涩,如同吞了无数沙石。
范无垢没有回头,但却是突然缓缓出声。
范无垢不再多言,继续前行。
然而这样的事情……苏秦根本没有告诉他知晓!
骊陵君终于确定了他猜测的那个不可能的人变成了可能。
在接下来的一息之间,他开始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对于长陵的许多权贵而言,长陵这个春天里的时间却似比往年流淌得更快。
在最中心的一顶营帐里,一名仅凭身姿便令人难以呼吸的绝丽女子背对着他而立。
听闻骊陵君的这句话,这列车队中所有的修行者都变了脸色,他们知道若是这人是来杀骊陵君的,那即便是有第一辆马车中的那名长者在,也未必阻止得了。
一名头发用精致白玉簪盘起,身穿青色金纹长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绝丽女子的身前,不知道是一个人工开凿还是自然形成的温泉池子,在不断的散发着迷离的白雾。
骊陵君的呼吸彻底的停顿了。
范无垢虽然没有半分杀意,但他的背影和身上流露出的气息始终给骊陵君带来强大的压力,只是十数息的时间,骊陵君的双手已然微汗。
在他显现在所有人视线中的瞬间,山林中所有的飞尘都似乎被一种和-图-书气息吹拂一空,变得异常的洁净。
他终于明白苏秦是用了什么方法,才让他可以这么顺利的回到大楚。
“为什么?”韩三石问道。
范无垢是大楚王朝无垢宫的宫主,同时也是大楚王朝最强的数位大将之一,他在世间的威名和地位,恐怕无限接近于大秦王朝岷山剑宗和灵虚剑门两宗的宗主,今日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之所以快,是因为人心急迫,是因为鹿山会盟这个极大的盛会。
骊陵君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周围的人点了点头,这列车队上方的旋转云气迅速的消失,他跟随着范无垢的脚步走入旁边的林间小道。
从长陵到此都是一路畅通无阻,这个关卡显然也已经接到了有关密令,在看到了这列车队的通关文书之后,便马上放行,甚至根本就未检查车队的随行人员和物品。
“不必紧张,我只是奉命来带你去见一个人。”绝世高手自然有绝世高手的风范,范无垢颔首还礼,淡淡的说了一句,便转过身去,道:“你单独随我来。”
看见如此清晰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就像一个世界朝着自己身体挤压而至的大山,骊陵君的眼睛里不由自主充满了雾气。
数名身穿宫装的侍女在他接近这数顶营帐的时候走出,对他盈盈行了一礼,然后掀开一座营帐的帘子,让他进入。
夜策冷摇了摇头,冷漠的一笑。
在这片高山草甸的中央,有一个小小的湖泊,而湖泊畔,矗立着数顶很大的营帐,在此时便已燃起了灯,显得异常明亮hetushu•com温暖。
他近乎惶恐的垂下了头,微微犹豫了一下,道:“母后。”
就连营帐的本身,用的都是某种白兽皮拼接而成,这种白兽皮连骊陵君都没有见过,本身就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香气。
绝丽女子依旧没有转身,只是点了点头,道:“时候差不多了……你来侍奉我入浴。”
越是接近湖畔那数顶营帐,骊陵君的心情就越是震惊。
归家路远,真正的千山万水,这样的归家之路已经规划了十余年,一路上各地都有安排,置换车马,是真正的日夜兼程,只是用了平时一半的时间便赶到这里,车队里的所有人自然都疲惫到了极点。
骊陵君的这列车队里面,自然有许多当时追随他到了长陵的楚人。
她是最为了解元武皇帝的数人之一,她十分清楚,昔日在十三侯之中最为强势的方侯府,恐怕会第一个灰飞烟灭。
营帐里散发着明亮光焰的,也根本不是灯火,而是一颗颗的明珠。
似乎那方天地,已经变成了某一人独有的天地。
“你在长陵有贤名,我也留意过你的修行进境,之前的许多年里,你的修行进境都极为优秀,甚至超过我门下几乎所有弟子,但是五年前开始,你的修为进境却开始出奇迟缓,否则你此时见我,便应该入了七境。但你现在非但未至七境,反而身体五气都有些失调……现在既然回来,便不要再忧思太重,你要明白,修为始终是你是否能够在这世间立足的根本。”
而营帐的内里,富丽精美到了极点,不只和-图-书比他在长陵骊陵君府最精美的房间要强出太多,甚至可以说,比长陵所有的美宇都要精美。
草甸接近帐篷的数十丈区域内,草地不仅被清理得整齐无比,而且地面上竟然全部洒满了名贵的花朵,散发着沁人心脾的幽香。
绝丽女子等待着他,娇柔的背影因为他的迟滞而缓缓冷硬起来。
然而就在他掀开车帘的同时,端坐在这列车队第一辆马车中的一名灰袍老者却是陡然睁开了双目,车队上方的云气突然旋转了起来,似乎从里面要钻出一条真龙。
能够令范无垢接引的,到底是何等的贵人?
然而在看清这座大山,看到这座大山上的草木时,所有这些楚人全部如受电击,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其中的不少人甚至泣不成声。
这几顶营帐是连接在一起的,就像是组成了一个深深的院落。
骊陵君心中充满无数难言的情绪,然而他知道此时应该做什么。
这里显然连冬季都没有寒意侵袭,三片如墙般的山壁完全阻隔了寒风,所以不知名的蕨草长得齐腰深。
暮光里的方侯府和往日相比似乎没有任何的不同,但随着苏绣幕忤逆圣意不辞而别,落在很多人的眼睛里,便多了一丝衰败之意。
“遵命。”他的心中开始充斥对苏秦的浓烈杀意,但面容却是和平时一样变得温雅,他缓步上前,双手落向绝丽女子的香肩。
骊陵君想到了某个可能,但又觉得根本不可能,他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根本不敢有任何的怠慢,如风而行般快速行走在草甸里。
和-图-书声无比美妙动听的声音响起,绝丽女子带着一丝感慨,缓缓的说道:“你接下来不需要急着赶往埕城,你需要做的,便是随我一起去鹿山等着。”
她的这句话对于几乎所有的长陵人都难以理解。
岷山剑会虽然是长陵无数权贵交锋的投影,是天下各朝关注的大秦王朝才俊的一次检阅和实力展现,但相对于足以直接决定整个王朝命运的鹿山会盟相比,却还是无法相提并论。
时光始终如一的流逝,这或许是对于天下所有人而言唯一公平的东西。
范无垢在草甸的边缘便负手而立,淡淡的对着骊陵君说道。
营帐的温泉池里,水声如有人呢喃。
他开始穿过一些没有道路的山林,周围越来越荒芜,盏茶时间过后,他和骊陵君的面前出现了一片高山草甸。
当马车真正驶入马帮在巫山中行走开辟出的车道,嗅着巫山中湿润的气息,骊陵君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掀开车帘,有种想要亲吻故国土地的冲动。
随着时日的流逝,笼罩在暮光里的骊陵君所在的车队前方,已经出现了一条云气缭绕,水气充沛的秀丽大山。
那便是巫山,便是楚地。
骊陵君面容微紧,诚恳道:“晚辈受教。”
骊陵君呼吸一滞,他终于明白了这名和郑袖一样拥有无上权势的女子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声音微颤道:“父王御驾也已然快到了么?”
“要见你的人便在里面,你自行过去便是。”
巫山开始慢慢笼罩在夜色里,云雾更加缭绕。
“离开埕城时,你还是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