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八章 启程

看着扶苏异常干净的眉眼,他都有些想不明白,像元武皇帝和郑袖那样复杂的人,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和他们全然不同的儿子。
扶苏微微蹙眉,看了他一眼,道:“你说周家,应该便是指有墨园的周家。你又说有危险的事情,是周家找你麻烦?”
张仪始终有些紧张的看着巷口,看到丁宁走回,他马上迎了上去,轻声问道:“丁宁师弟,周家老祖这么早来找你,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丁宁沉吟着,说道:“他让我随他一去去鹿山。”
扶苏大吃一惊:“去鹿山?”
“自己年纪太大,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们进来吧。”薛忘虚等两人进门之后,看着丁宁问道:“去鹿山没有前事可考,关键在于你怎么想。”
丁宁等着扶苏过来,坐到对面,接着说道:“你应该知道周家?”
“如没有意外,今日圣上就会启程。”周家老祖没有先应丁宁的话,而是先缓缓的说了这一句,然后才和蔼的看着丁宁说道:“你自然需要得到师长的允许,但若是你真的想随我去看看,便需要快一些。”
丁宁点了点头,平静的看着他震惊的双眸,说道:“你肯定也明白去鹿山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我找你,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去。”
周家老祖根本没有离开梧桐落太远,既然出了墨园,他便不可能轻易的回去。
“不是什么hetushu.com有意思的事情,是件危险的事情。”
……
圣上已经启程,那现在这偌大的长陵,便是全要放在她身前的这名女主人手里了。
丁宁看着他点了点头。
皇后便又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你应该明白,我们最重要的关系,首先便是夫妻。唯有将这层关系凌驾于一切之上,才会真的好,长陵的一切才会真正的稳固。”
扶苏有些感动。
听着面前宫女的回报,她淡漠的自言自语。
扶苏也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神色微异:“他还没死么?”
薛忘虚却是不由自主的皱紧了眉头,然后忽然又有所感般笑了起来,看着丁宁道:“看来我不是宗师,你才是宗师。”
丁宁走出了薛忘虚的小院,走到附近不远处的一间铺子里,对着里面的一名伙计交待了几句。
这柄焦黑如废铁的小剑深处的符文里,缓缓的吸纳着苍白色火焰中的力量,一些已经破损的微小粒子里,开始散发出苍白色的晶光,就像是锈蚀的铁屑却在转化成宝石。
……
“我不在长陵的时日,洞主就全靠你和沈奕师弟照料了,你们一定要好好照料他,等我回来。”丁宁看着张仪,平静的说道:“鹿山路远,等鹿山会盟结束,我回来之时,岷山剑会便也要开始了。”
能够在她身前禀报这些事情的自然不是一http://www.hetushu.com般的宫女,所以听到这句话,这名宫女并没有直接领命退下,而是迟疑道:“娘娘,这似乎有违圣上的意思……会不会不太好。”
下一刻,面容始终完美无瑕的她微微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宫女说道。
“小师弟……不,丁宁师弟,你这是?”丁宁之前极少对着张仪如此庄重的行礼,所以看到丁宁如此动作,张仪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除了最后一句之外,宫女依旧有些不懂。
扶苏深吸了一口气,道:“你想我陪你一起去?”
“你等我!”
他认为可以互相生死相托的,才是真正的朋友,他认为丁宁将他看成真正的朋友。
“写意残卷上的剑意足以和任何剑经争锋,白羊剑经也是大巧若拙,希望师兄能更进一步。”丁宁认真的想了片刻,对着张仪接着说道:“我再送师兄一句话,朝雨浥轻尘,朝雨绵柔,却可以洗尽铅华,白羊挑角,意在相持,两者真意,未必没有共同之处。”
“既然你已经决定想去,那便去。”薛忘虚看着丁宁笑了起来,说道:“看来你考虑的只是安全问题。”
但接下来,他却是有些惶恐,低头道:“我不知道家里准不准我离开长陵去鹿山。”
张仪更加不明白的看着他们两人,薛忘虚微微收敛笑容,看着他说道:“你便好好参悟着吧。”
顿了顿之和*图*书后,张仪看着丁宁,越加凝重的说道:“因为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会盟,没有过这样的事情,便没有例子可供参考。”
皇后的手指间此时没有任何玄妙的光丝缭绕,但是在她的感知里,无尽的高空之外,那不属于这个天地的几道苍白火焰,却像妖精一般欢悦的缠绕着那柄焦黑如废铁的小剑。
丁宁摇了摇头,道:“弟子若是宗师,老师自然是真正的宗师。”
丁宁还没有回话,身后小院里却是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你说这么多,你丁宁师弟想必都知道,关键看他怎么想。”
张仪马上转身,“洞主,你已经醒了?”
既然这个酒铺少年在自己身上已经获得了凝炼星辰寒煞元气的强大手段,那自然会觉得跟随着自己会更大的好处,这对于任何修行者而言是无法拒绝的诱惑。
但他马上又抬起了头,看着丁宁道:“我去问问家里,只要家里同意,我便陪你去。”
……
丁宁摇了摇头,道:“我一门凝煞手段便是他传的,现在他请我随他去鹿山。”
张仪一怔,一时不能理解丁宁这些话的意思,但他潜意识里却觉得这些话极其重要,一时间这些话在他的心中无比的清晰。
“今日怎么这么好兴致,一大早便令人找我,有什么有意思的事么?”一看到坐在酒铺里的丁宁,扶苏便含笑问道。
周家老祖满意的微微一m.hetushu•com笑,说道:“那你便去吧,这里会有周府的马车等着,只要你可以去,便随时可以出发。”
在他看来,丁宁不可能拒绝自己的提议。
“去鹿山?”
丁宁对着薛忘虚深深躬身行了一礼,又同样认真的对着张仪行了一礼。
张仪彻底明白了丁宁的意思,也异常庄重的回礼,说道:“我和沈奕师弟一定会好好的照料薛洞主,等着丁宁师弟你回来在岷山剑会上大放异彩,给白羊洞带来真正的风光。”
“晚辈明白。”丁宁恭谨的垂首说道。
薛忘虚坐在床头,缓缓的披着衣服,对着外面说道:“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便会知道即便你很想睡,但是一点小响动还是会很容易让你惊醒。”
“你懂什么。”
皇后呵斥了一句,却并未生气,嘴角反而掠起了一丝异样的笑容:“他带他的人,又怎么会管我的安排,若是试图去揣摩他的意思,才是真正的不好。更何况扶苏太干净,让他去看看人心险恶也是不错。”
长孙浅雪明白他的用意,也根本不理会他。
然而他并不知道丁宁对他的性情无比的了解。
只是隔了半个时辰,一辆马车便停在了巷口,扶苏从车厢内走出,匆匆的走入酒铺。
宫女的身体微微一震,她也不由自主的侧转头看向身后远处的天空。
薛忘虚大笑了起来。
然后他便回到酒铺,和平时一样好像什么都没有发和图书生。
“周家老祖居然还没有死……在周家墨园里躲了这么多年,现在出来又想做什么?”
扶苏要问家里的意见,他的问题,自然会传递到皇宫深处女主人的书房。
丁宁看着他一眼,异常简单的说道:“我想去。”
丁宁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平静问道:“你知道周家老祖么?”
张仪虽然性情有些过分宽厚,但心思也是聪慧至极,他瞬间便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顿时十分凝重道:“鹿山会盟,天下至高的修行者云集,可以说是修行者世界里最大的盛会,这些至高的修行者之间必有交锋,哪怕只是感受一下那种境界,恐怕就会对将来的修行有莫大的好处,然而这道理谁都知道,我大秦王朝、大楚王朝、大齐王朝,还有那大燕王朝,到底会有多少修行者到鹿山周遭,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却是无人知晓。”
“跟着老祖去看这样的盛会,肯定会大有益处。”丁宁沉默了片刻,说道:“只是我虽然在外修行,但毕竟是青藤剑院的学生,要离开长陵远去鹿山,我也需要得到师长的允许。”
丁宁没有任何的解释,只是看着他点了点头。
“既然扶苏自己想去,那便让他去。”
说完这一句,她望向外面的天空,缓慢而带着一些傲意的说道:“现在圣上应该已经启程了。”
已到门口的张仪闻言自责羞愧道:“实在是弟子声音太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