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十四章 楚器

“是银罗刹扳指,还有无忧角。”
“不要!”
无数股银色的气流从这金属扳指的微小符文里流淌出来,布满他的手掌。
谢连应的眉头不可察觉的皱起,那名头发花白的马贼首领其实便是关中陈家的家主陈吞云,陈家是关中的后起之秀,在生意上和谢家早有交锋,做出这样的事情原本也不算意外。
没有任何花巧的动作。
“身为楚人,你根本不配用无忧角。”
陈吞云在灰衫人身上的气息散发出来之时便已经反映过来,只是依旧来不及阻挡对方切断自己的一条手臂,在他的这条右臂被切断掉落的瞬间,他终于也做出了反击。
“杀死这里所有的谢家人?”扶苏的神容极其的震惊:“谢家是关中第一巨富,我大秦王朝的梁柱之一,只是劫了一些谢家人换取惊人的财富,尚且不会惊动皇宫,但若是谢家这些人被杀死,那会引起多大的震动,长陵必定动用全力追查,陈家这些伪装马贼的人,绝对不可能隐瞒过去,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也就在他声音响起的同时,空气里骤然出现了两声急促而短的啸鸣。
出声之人就在他身后不远处,骑着一匹灰色的马,衣衫也是灰色,身材瘦小,面上也罩着黄巾,看不出是男是女。
谢连应在此之间一直没有出声,直至此时陈吞云转过身来,他才深深的看着陈吞云,一字一顿的说道和图书:“你应该听说我,我谢连应平生最讨厌的就是人做生意的时候反悔。”
老妇人和小童的身体巨颤,似乎用尽全身力量惨嚎起来,但不知何故,却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陈吞云的整个身体还在做着往上抬起右臂的动作,然而他的右臂却没有能够抬得起来,因为他的整条右臂已然和肩部脱离,掉落下来。
陈吞云的双手微微震颤了起来,他的脸色苍白如纸,他用微不可闻般的声音,哀求道:“大人……”
“汝是小家,何以与国相比,更何况我又未必会失手,或许根本不会让你家人有所损伤。”这名灰衫人的眼神柔和,但语气却是说不出的坚定,散发着令人不容抗拒之意。
“我也不会给你任何选择的机会。”
“我要试一试。”
一红一青两道剑光骤然出现在那两辆掀开车帘的车厢里,分别在老妇人和小童的身上掠过。
“是不好,但这不是谢家预料之内的事情。”丁宁的面容微寒,他的目光也始终停留在陈吞云身后那名声音尖利的灰衫人身上:“如果我没有猜错,此刻能够逼迫着陈家这名家主改变主意的,只可能是一名七境之上的强大修行者。这名七境修行者应该是确定谢家这列车队里没有七境的存在,所以才会阻止陈家换人。他不是想要用雷霆的手法刺杀谢连应,便是想要用什么手段抢夺和图书陈家的人质。”
“谢连应并非像传说中的那么平庸,他此刻应该也看清楚了,若是不能对对方施以足够的压力,那他们谢家所有人可能都会死在这里。”丁宁的声音更冷了些:“而且现在开起来,对方根本不是想要从谢家身上取得巨大的利益,而是直接想要杀死所有在这里的谢家人。”
若和丁宁所说的一样,那名声音尖细的修行者是七境的存在,此时谢连应和谢柔等人自然处在极度的危险之中。
他用这只银色的手抓住了迎面而来的彩虹般光华。
与此同时,陈吞云的瞳孔却是剧烈的缩放。
这种沉默的画面更让人心悸。
扶苏的脸色却是变得极为难看,寒声道:“是楚王朝的人。”
谢连应顿了顿,面无表情的看着陈吞云后方远处那些围着十余名谢家人的马贼,冰冷的说道:“三息之内,你再不放人,从他们身上掉下来的就不是一块血肉,而是一条手臂。”
一声绝望的厉喝从他的口中喷薄而出。
在陈吞云撕心裂肺的厉嚎之中,在他和丁宁的对话之中,谢连应的脸色却是极为冷漠,他充满冷意的看着陈吞云,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用意,我也不管你们里面到底有什么宗师级的人物,但我可以保证,我的这两名侍从绝对不会吝啬自己的性命,即便你身后的那人出手再快,在我或者他们倒下之http://www•hetushu.com前,令堂和你那宝贝儿子的头颅,绝对会从他们的身上掉下来。”
陈吞云也在此时霍然转身。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扶苏脸色也十分苍白,虽然看不到车厢内的景象,但他也可以猜出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转头看着自己的陈吞云,这人再次说道,声音更显尖细。
听闻此言,扶苏骤然想到了某个可能,不由得心中一颤。
于此同时,他的心情变得更为紧张起来。
在他和灰衫人之间两侧还隔着两名马贼,只是这两名马贼根本未被这道彩虹般的光华触及便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呼,浑身响起无数骨骼碎裂的声音,往后飞出。
在银色的指掌和彩虹般光华接触的瞬间,指掌的缝隙里闪过无数道耀眼的光亮,一道道恐怖的劲力就要随着这些光亮的迸射而炸开,然而在下一个极为微小的瞬间,这些力量却就像沉入了水中一样,渗透进粘稠的银色气流中。
此时银色的镀层刚刚铺满这名灰衫人的半个身体,没有任何明显的响动,银色镀层的边沿骤然射出无数条浆线,就像是无数朵银色的异花在他的另外半面身体上骤然开放。
丁宁一直在看着那银色的扳指和这条彩虹的光华,他早已看出了这两件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保持着沉默,并未出声。
陈吞云的整个身体已经都被汗水浸透,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www•hetushu.com他失神的看着车厢里那两条流血不止的身影,右手脱离了马缰,往上抬起。
大楚王朝炼器手段天下第一,修行者世界里最强的符器皆出大楚。
血光迸现,两片血肉分别脱离了老妇人和小童的身体,飞出车厢。
在他伸出手之时,天空里如有一座无线巨山镇落,瞬间凝缩在他的这颗银色金属扳指里。
他的手掌就像被沉重的银汞镀满,然后沿着手臂朝着身体蔓延。
这名灰衫修行者此时似乎也不想刻意掩饰自己的身份,看着在空中已然气息全无的陈吞云,他冷冷的摇了摇头,说出这样一句。
这声音淡漠,然而非常的尖细,第一时间听上去是女声,然而和女声之间似乎又有着一些不同。
陈吞云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他还要再说什么,然而这名灰衫人的眼神却是骤然转厉,声音微冷道:“陈大人,不要忘记你的身份,不要忘记你根本不是秦人!”
他的左手之中涌出一道彩虹般的光华,以惊人的速度朝着后方的灰衫人斩杀而至。
也就在此时,他身后不远处的瘦小灰衫人眯起了眼镜。
“噗”的一声闷响,他的整个身体就像是被无形巨物碾压过一般,一团血雾从他的空中喷出,他的整个身体软绵绵的往后抛飞出去,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轻到没有分量的柳絮在空中飘飞。
当身侧前方两名马贼被力量波及便浑身骨碎往后飞出时,他只是http://m.hetushu.com不紧不慢的往前伸出了右手。
但陈吞云是出了名的孝子,而且又是老来得子,在他的心目中,他的老娘和陈家的这一根独苗恐怕比他自己的命还要重要,现在他已决定换人,陈家还有谁能提出异议?
毕竟若是这件事谢家无法解决,谢家在将来必定元气大伤。
陈吞云的胸口如被巨锤击中,他咬了咬牙,转过身去。
这一道彩虹般的光华散发着本命物独有的气息,然而却似乎比一般的本命物更为强大。
灰衫人的眼眸里似乎有无数星辰闪动。
这一道彩虹般的光华速度极其的惊人,但在他的眼镜里却似乎非常缓慢。
无忧角出自大楚王朝无忧宫,在大楚消隐了多年,流落在别国还有可能,然而银罗刹扳指是大楚银线工坊的镇坊之宝,银线工坊名为工坊,实则是大楚王朝十大修行地之一,这样宗门的密宝,自然不可能流落在外朝修行者手中。
一股淡薄但分外锐利的气息,从他的身上迅速的释放出来。
“谢连应!”陈吞云顿时如受伤的野兽一般剧烈的嘶吼起来,脸上的神色比哭还难看。
他的右手拇指上戴着一个银色的金属扳指。
丁宁冷笑了起来,道:“或许从一开始,他们的目的便是除掉这根梁柱,或者只是要破坏谢家此刻要做的事情。”
那条彩虹的光华被银色的指掌牢牢的锁住,光华迅速的黯淡,露出了真容,赫然是一截牛角状的七彩弯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