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十六章 七境之自信与震惊

彩虹般的光滑落在捆缚在他身上的青色晶束上,青色晶束就此崩碎成无数片,那名悬浮在空中的老年文士就此坠地,就此无声的死去。
随着一声低喝从他的口中传出,他的身体就像是透了无数的窟窿一样,嗤嗤的射出无数股青色的风束。
布满裂纹的青色束状本命物死死相持。
他身外的硬木车厢就像纸糊的灯笼一样轻易的崩散,往外飞散出去。
只是让这名大楚王朝的修行者有些意外的是,那道没入泥土中的青色小剑却始终像消失一般,一直都不出现。
轰的一声爆响。
“逃!”
一声轻疑声蓦然响起。
这名大楚王朝的修行者另外半面身体上也盛开无数银色花朵,但他却只是感觉到半边的身体微冷。
一股本命物特有的强大气息,到此时才从那条晶状的青色风束上散发出来。
黑色剑光形成的凄厉暴雨中,突然出现一抹淡淡的青光,一条银流凭空透出。
这就是七境之上的强者才能拥有的绝对自信。
本命之所以称为本命,便是和修行者的性命有着莫名的联系,本命物被毁,轻则重伤,重则直接死去,然而此时这名老年文士的本命物将毁,他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反而将自己体内可以控制的力量,毫无保留的从身体里挤压出来。
只要这柄小剑穿出泥土,和-图-书他便能感知到,便能来得及做出反应。
他的头顶上方再次有如山般的天地元气汇聚过来,以寻常修行者难以想象的速度涌入他手中的银罗刹扳指。
他豁然转身,眼睛里闪现出震惊而不可置信的光芒。
他的脸庞上,此时便闪过一丝鄙夷和怜悯的神色。
空气里再次涌出一股杀意。
倒掠中的谢柔连心跳都几乎顷刻停顿,虽说任何一名修行者都知道大楚王朝的符器天下第一,然而这名灰衫修行者这样破空而来的手段,她却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另外一道青色的小剑却是悄无声息的低飞,没入了下方的泥土中,连气息都变得和泥土完全一样。
红色小剑被砸的往后飞出的瞬间,谢家的其中一辆马车猛的一震,一声闷哼响起,车帘往外荡起,喷出些猩红的血沫。
此名大楚王朝的修行者眉头微蹙,手中无忧角的去势却没有丝毫的改变。
谢家是关中第一巨富,所带的修行者自然也非俗物,在这名大楚王朝手中的忘忧角从无数凝煞小剑的碎片中穿出,带着凄厉之意冲向往后疾掠的谢连应,那两道悬浮在老妇人和幼童身侧的飞剑终于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
轰的一声巨响。
老年文士面容不变,整个身体却没有分量一般,随着青色风束的涌动而往上飘起http://www.hetushu.com,挡在谢连应和谢柔的身前。
一道道青色风束如同活物一样扭曲着,就像妖精的尾巴从四面八方瞬间席卷到这名大楚王朝修行者的身上。
然而就在此时,他感觉到了一股不可能有的天地元气的喷涌。
只是因为这无忧角上散发出的天地元气太过色彩缤纷,色泽太过鲜艳,所以这股杀意给人的感觉畅快而明亮,容易让人忘却许多忧愁的事情,甚至容易让人的反应变得迟缓。
他抬步,手中彩虹般的光华继续落下,扫下他的足底,光华的末端准确无误的扫中了刚刚从泥土透出的青色飞剑。
黄巾后是一张瘦削而白皙,有些像女子的阴柔脸庞。
因为拥有绝对的信心,所以这名大楚王朝修行者的动作没有任何的迟缓。
大楚修行者傲然抬头。
老年文士的身体还浮在空中,但是身体内部却是剧烈的震动着,鲜红的血液汇聚着紊乱的元气,嗤嗤的从他的口鼻之中喷出。
停顿只是因为更强的元气的喷涌。
只是半息的时光,他手中无忧角上散发出的凌厉杀意,已经逼近竭尽全力后退的谢连应和谢柔的身体。
顷刻间青草中的水分便被炙干,化成枯草,然后被点燃。
大楚修行者脸上的银光略消,他脸上蒙着的黄巾因为元气的鼓荡而脱落。
m.hetushu.com乎所有的青色风束在冲击到他的身上时便崩散开来,但有一股青色的风束却是凝聚不散,而且越来越散发出晶石的光芒。
在他看来,谢家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他杀死谢连应和谢柔,甚至和谢连应、谢柔不远的那名少年。
这条刚刚捆缚住他身体,并剧烈收缩着的青色风束上迅速地出现无数的裂纹,裂纹里更是清晰可见晶片的裂层。
灰色的身影只是微微侧身,半边银光闪现的身体,便如同一柄银色的大剑竖起。
那柄红色的小剑猛烈的燃烧起来,散发出无数耀眼的光焰,剑身虽小但因为迸发的力量太过刚猛,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团巨大的熔岩从火山口喷出,迎面砸向这名大楚王朝的修行者。
对于这名大楚王朝的强大修行者而言,丁宁逼出体内所有凝煞小剑形成的凄厉暴雨却似乎云淡风轻。
这名大楚王朝的修行者虽然难以理解丁宁为什么能够感知出自己所在,但他的眼神还是极为漠然,他只是用正常的速度,将自己体内的真元输入手中的“无忧角”。
一道道黑色剑光在银光上爆开,空气里绽放出一朵朵黑色的花。
他骤然感知到这些青色的风束里有一缕异样的气息。
无论是他这一声厉喝还是此时黑色剑光形成的暴雨,对于谢连应和谢柔而言都有着不容抗hetushu.com拒的凄绝之意,“走!”谢连应眼中厉芒一闪,几乎下意识般一拉身侧的谢柔,往后倒掠出去。
从一开始的突进到现在,他的身体终于出现了一次停顿。
也就在此时,最后一辆马车里,一名眼中皆是决然光芒的青衫年轻剑师深吸了一口气,他隐藏在地下已经许久的那道青色飞剑,终于无声无息的从大楚修行者的脚下泥土中透出。
当的一声闷响,迎面冲来的红色小剑被强大的力量几乎硬生生的逼停在空中,连闪避都无法做到,便被强大的力量砸得往后飞出,剑身符文中所有流淌出来的火焰片片飞散,落入周围的草丛之中。
三境和七境之间的距离相差太远,更何况他还有凝聚着无数大楚修行者和匠师心血的符器在手。
这名大楚王朝的修行者根本未去担心那一道阴险的青色小剑去了哪里,对于他而言,没入泥土中的青色小剑最终的结果要穿出泥土,刺向他的身体。
当他说出这句话之前,他手中的无忧角便已经收了回来,贴着自己的身体,由上往下的扫下。
大楚修行者一声嘲讽般的冷笑。
一声苍老的喝声从谢连应和谢柔身后的马车车厢中发出。
两股磅礴的天地元气从他的脚下涌出,他的脚下出现了两个肉眼可见的光团,在下一瞬间,他的整个身体便往前抛飞,且不断的疯和图书狂加速。
看似轻柔的相交,却是如两座小山相撞。
盘坐在最后一辆马车里的青衫年轻剑师颓然垂首,光滑莹润的脸上突然出现无数刀斩般的皱纹,每一条皱纹里都流淌出血丝。
不过一尺的青色小剑就像犁地一般,轰然在地上犁出一道深沟。
银罗刹扳指中流淌而出的如银汞般的粘稠元气瞬间密布他的全身,连他的七窍都是被银色的元气充斥,他直接变成了一个银人。
这名大楚王朝修行者面露不屑之色,身形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真元往外涌动更加剧烈了数分。
这辆马车的车厢内坐着一名须发皆白的老年文士。
一道银流首先清晰的出现在空气里,接着才是灰色的身影。
这一个字出口,他体内所有积蓄的凝煞剑气一息间全部从指间嗤嗤射出,一道道黑色的剑光,瞬间化为一场暴雨,全部打向谢连应身侧一处。
他手中的无忧角上发出的七彩元气更加猛烈数分,看上去根本没有触及谢连应和谢柔的身体,然而谢连应和谢柔都是一声闷哼,嘴角沁出些血丝。
所以这并非是天地元气凝成的风束,而是他修炼的本命物。
大楚修行者的眼眸里突然一凝。
丁宁只是厉声喝出了一个字,因为他只来得及喝出一个字。
“除了那名中山门阀的女子,谢家的实力也就如此么?”
他的身体骤然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