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十八章 周家老祖之阴之毒

更加准确而言,是他的这股力量,直接就冲入了已经准备在那里,好像一个口袋张开般的气海。
周家老祖的面容微厉。
但此时他却已经来不及做出更多的反应。
这条银色气流在冲入的瞬间,便被冻结起来。
这道紫色的弯月在他身前绽放的瞬间,上方极高的天空里轰隆一声,好像打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感受着这一道黑色小剑从出手道击中无忧角的过程里,周家老祖体内所有的气息变化,陈楚却是从这看似毫无胜算的战斗里找出了一丝胜机。
丁宁的凝煞小剑只是外表有些晶状,但他的这道凝煞小剑却是凝聚得完全如最幽黑的宝石,散发着熠熠光辉,甚至有了几分九幽冥王剑的类似气息。
他的双手十指铺张开来,十片薄薄的黑色晶片不真实般从他的指间浮现出来,却是并未马上化为一道道小剑,而是悬浮在他双手之前。
这就是他虽然气海僵结,但拥有九幽冥王剑的长孙浅雪却都对丁宁说,她也没有必胜把握的真正原因。
这是写意残卷里最强的杀意。
丁宁此时的面容平静,只是静心感知。因为他十分清楚,此刻之所以有这样的异相,只是因为陈楚的本命物,本身就是一件特殊的符器。
他再次深深的吸气。
所有的人都大吃了一惊。
陈楚不再多说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
这种天之开,直接落下恐怖力量元气的景和图书象,明明是一些典籍里有关第八境启天境的画面。
无忧角被这轮紫色弯月的力量震飞出去。
陈楚淡淡的看着周家老祖,风波不惊的说道:“这两件东西都是我大楚王朝的重器。”
哧的一声裂响,一道黑色剑光从指间涌出,准确无误的击中忘忧角。
所有人的身体都沐浴在黑白中,就像被硬生生拖入了一张水墨长卷里。
他凝立当地,右手只是微微提起。
这是双方第一回合的试探,试探下来的结果在所有旁观的人看来对他极为不利,周家老祖的这凝煞元气不知道在体内沉积了多久的时间,凝聚到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他的真元汇聚着忘忧角本身的力量都隐然无法抗衡,而且谁都可以感觉得出来,他是不顾体内的伤势强运真元。
这便是他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得到的胜机。
喀的一声脆响。
然而周家老祖的体内,却像是一个冻结的星辰空间。
周家老祖的眼底闪过不可察觉的贪婪神色,他微微一笑,道:“这样的结果就是连你自己都留下来。”
一股鲜活而强大的气息注入他手中的忘忧角。
一道分外明亮的光柱,超越了时间的界限一般,直接从空中落下,落在他身前这道紫色的弯月上。
体内大半的真元都在这一瞬间全部涌入银罗刹扳指的符文里。
自元武皇帝登基以来,他就没有和人交手过,此时这种迎和图书面而来令人窒息的力量压迫感,让他有种异常陌生的感觉,然而同时,他的骨骼里都有一种痒意传出,那种久违的感觉,正在复苏。
黑白色的光芒刺入天空中落下的庞大光柱。
那股银色气流冲入周家老祖的体内,却就像是冲入了一个空无一物的空间。
这数滴晶莹的紫色液滴一冲出指尖,却是在他的身前化为一道紫色的弯月。
陈楚终于真正明白了周家老祖体内到底是何等的状况,明白了周家老祖为何比他要慢。
虽然周家老祖对于写意残卷的领悟有所偏差,并未彻底理解盈亏之意,但是上百年的参悟,对于这样的杀意,却是已经掌握得淋漓尽致。
这和大秦剑师所说的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其实是一个道理。
然而七境之间的交手岂是如此简单的事情。
这是他体内积蓄的天地元气和真元激荡到了极点,在强大的冲击之下,体内窍位里的天地元气都被丝丝挤了出来。
他的体内响起无数奇怪的声音。
他的右手朝着忘忧角伸出,所有人都认为他是要抓住这件倒撞回来的符器,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体内气海中数滴外人根本无法感知的晶莹紫色液滴顺着经络以恐怖的速度从他的右手之间暴发出去。
丁宁、扶苏、谢连应、谢柔,包括周家的两名车夫,车马,甚至周家老祖的身体,都被一股沛然莫御的狂风吹得往后飘起。
m.hetushu.com这样的道理从一名七境的宗师口中说出,便拥有了不同寻常的威慑力。
一股细小但散发着大江大河决堤般气势的银色气流,准确无误的冲上周家老祖的身体,冲入他腰腹处那块空处。
在下一瞬间,嗤嗤嗤嗤连响,他的后背血肉被他体内冲出的无数碎骨刺穿,带出无数蓬的血雾。
知道自己即便赢得这一战,今后恐怕修为也会大退,甚至体内伤势重到落下沉疴,今后再难和人交手,陈楚的嘴角泛开一丝苦意,但他的眼神却是坚定至极,闪耀着狂热的光芒。
寻常人即便在体内有这样一道直达气海的通道,这样破坏性的力量强行涌入气海,气海也顿时会破坏不堪,足以让修行者瞬间死去。
虽是同样的手段,但他的这道凝煞小剑和丁宁的凝煞小剑相比,却是天与地的差距。
陈楚没有去管无忧角,他的整个人和这轮紫色弯月完全融为了一体,他的身体被这轮紫色弯月的力量完全带起,连着这轮紫色弯月,轰然一声爆震,便已压至周家老祖身前。
在极短的时间里,他身前便几乎被他这一吸抽成了真空。
他的腰侧有很大的一块空缺,深陷入体内,而他的小腹却是高高隆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那块被切掉的血肉全部堆砌到了他的小腹内里一般。
在下一个极短的瞬间,天空里传来巨山滑动般的轰鸣声。
他的手再度伸了出来。hetushu.com
周家老祖所说的两件东西,自然是指他身上的忘忧角和银罗刹扳指,但他说这两件是大楚王朝的重器,意思便是一定会将这两件东西带回大楚王朝,除非他在这里死去。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顾方才战斗的损伤,强行令真元在体内强横的奔流起来,有些苍白的面容上开始散发出异样的潮红,黑色的头发上却是开始染上霜色。
在内腑有所损伤的情形下,这种强运真元,自然会给身体造成更大的损伤,令他无法长时间战斗。
即便在临死之前,周家老祖都不可能再发出什么反击。
这一道黑色小剑碎裂成无数细小的晶粒,但往前狂暴前行的忘忧角却是也陡然变缓,凝滞在空中,在下一息的时间,竟然被这些晶粒的力量激得往后倒飞出去。
明亮到极点的庞大光柱也被黑白两色侵蚀,紫色弯月迅速黯淡,表面甚至出现了无数锈蚀般的纹理。
十片薄薄的黑色晶片融会着他的真元,融会着他以搬山境界搬运而来的恐怖数量的元气,也骤然生成一轮黑色的弯月。
里面充斥着的,唯有无数的寒冰。
他看到周家老祖的眼眸里渗出些得意而同期的神色。
这轮紫色弯月显然便是这名七境宗师性命兼修的本命物。
“大楚符器果然天下第一,但终究只是用外物借一点第八境的皮毛,岂有真正第八境的神韵?”
无数无形的天地元气涌入他的身体,然后带和图书着他的真元,从他的身体肌肤里疯狂的涌出。
周家老祖眯起了眼睛。
这样强大的力量,直接从周家老祖的旧伤冲入,立即就会撕碎周家老祖所有的脏器,破坏他的气海。
谢柔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
然而就在此时,陈楚的身体突然变得寒冷。
在此之前的战斗里,这名七境宗师始终都是利用外器战斗,让人怀疑他是否修有本命物。此时本命物骤然出现,原本已经令人紧张得透不过气来,但此刻从高空中落下的光柱,其中蕴含的力量,却似乎还远远的超过了这本命物的力量。
微仰头看着天空中落下的明亮光柱,周家老祖摇了摇头,同情般说道。
本命物都遭受一定的损伤,陈楚一声抑制不住的轻咳,口鼻中都喷出无数绯红色的血沫,他的身体肌肤里,不止有血珠沁出,而且还像漏气般发出丝丝的声音。
原本宽松的袍衫被狂风吹拂得紧贴在周家老祖的身上,将他原本遮掩着的体型全部展现了出来。
黑色的弯月散发着恐怖的寂灭之意,散发出黑白两色的光彩。
周家老祖的左手,轻柔的按在了他的胸口。
在下一瞬间,他前方的空气轰然散开,地上的草叶全部震成粉末,散发着七彩光芒的忘忧角以蛮横的态势,直直的朝着周家老祖的身前砸去。
周围的天地也如同墨园一样,变成了纯粹的黑白两色。
陈楚的眉头皱得更深,脸上异样的红晕却更为鲜艳浓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