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二十章 无法再装

“你们过来。”
他算准了陈楚的力量,算准了那一股狂暴的冲入他气海之中,想要引爆他整个气海的元气会被瞬间冻结,但是他没有想到,他的身体五气早已失衡,这些年只是用药物勉强调节。
丁宁注视着谢家人离开。
在下一瞬间,他的身上甚至布满了厚厚的黑色玄霜。
但他还是平静的转过身来,走向周家老祖所在的车厢。
只要谢连应被杀死,谢柔或许便很容易被他掌握,在不远的将来,慢慢蚕食谢家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扶苏脸上也没有多少惧意,有的只是愤怒。
正看着在远处道上燃烧的晚霞而沉默不语的丁宁眉头微挑。
两条长长的肉须也是白色,在空中缓缓飘荡着。
然而他不同,只是那一股狂暴的元气冲入他身体,一丝丝弥散的元气渗入他的五气里,便如连锁反应一般,引起了他无法控制的变化。
“上车。”
扶苏还要想说什么。
出现的小蚕很少,丁宁并不心急,只是感觉着这些小蚕吞噬的速度。
“既然你早就存了那样的心思,你为什么还要对丁宁和我如此,你到底想利用我们做什么?”他深深的呼吸着,咬牙看着周家老祖,怒声道,“若是一直都是装着,那为什么不继续装下去?”
他身体的缺陷虽然被他完美的运用……但是他的身体,却也不是原先的那个身体。和_图_书
他此时的身体可以动作,但是任何一个动作,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都像坐久了的双腿一样,充满麻木和刺痛的感觉。
周家老祖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的疑惑,只是隔着车帘阴冷的看着丁宁。
“到了巫山你们就知道了,不会让你们等待太久。”
这些人不应该被抹灭在史书里。
又有两股闪耀着白光的气流从车厢内流淌出来,落在了丁宁和扶苏的身上。
他的体内,有一些无形的小蚕悄无声息的出现,开始吞噬着体内的那些黑色冰砂。
在远处的道上,谢家人的身影变得越来越细小,最终变成一个个黑点,就像是要融化赤红的晚霞里。
“没有为什么,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要放过你们。”
七境和七境之间的战斗,以如此迅疾而看上去并非惊天动地的方式分出生死,从任何方面来看,周家老祖今日的胜利都是一场教科书中经典般的战役,完全是经验和智慧的胜利。
周家老祖狰狞而暴戾的笑了起来,他看着丁宁,开始回答扶苏的问题。
正是这无数的剪影,才汇聚成了真正的历史,才让辽阔的大地上建立起了让人安居乐业的雄伟城邦。
在这头奇异飞禽的背上,坐着两道身影。
他眼中的仁厚之意变成了难以理解和不安。
只是周家老祖却还是忽略了一点。
陈家也是关和-图-书中数得上号的巨富,今日不仅显露大楚潜隐的身份,就连陈楚这样连大楚修行者都难得一见的七境宗师都陨落在了这里,无论是陈吞天的死去,还是之后陈楚和谢家修行者之间的战斗,都是凄绝之极,然而他十分清楚,这只是鹿山会盟这种千古难有的盛会之中的一个缩小的剪影。
“为什么?”
周家老祖并没有否认,冷漠道:“只是要怪就怪你方才不听我的指示便擅自行事,否则即便是死,你也不必难受这么多时日。”
“你的眼光的确很不错。”
残阳如血烧。
“因为装着很累。”周家老祖嘲讽道:“尤其是在两个可以轻易杀死的小辈面前还要这样装着,这种感觉,实在是不舒服。”
腹部以下的经脉,完全冰封。
就像是一条大鱼的身体上,有着白色的鳞片,然而却偏偏生长着一对洁白的羽翼。
周家老祖不仅眼睛眯着,连瞳孔都收缩起来,流淌出难以想象的冷意。
在他说出这句话之时,他却并不知道,在晚霞的相反方向,在他身后远处的白云之间,有一道洁白的影子在飞翔。
然而这每一个剪影里,都有许多人的表现精彩而令人尊敬。
他缓慢的对着丁宁和扶苏出声。
周家老祖冷道。
顿了顿之后,周家老祖嘲弄的接着道:“写意残卷是我周家在长陵的立足之本,对于我周家而www.hetushu.com言存在着无数强大的可能,其中的一些隐秘,尤其是星辰凝煞之法的手段,又如何能流传在外?”
此时必定有很多像陈楚这样,平日里高高在上,甚至根本不入尘世的宗师,行走在各处,甚至只是为了堵截某一名修行者,堵截一些军队所需的粮草和军械,只是为了能够对鹿山盛会造成一丝的影响。
他的身体一僵,浑身的气血和真元都被瞬间冻结而无法流淌。
想着丁宁在今日一战中的所有表现,周家老祖早已笼罩寒霜的脸上开始浮满阴狠的表情。
否则这便是和长孙浅雪说的一样不公平。
……
陈楚拼着本命物遭受重创,想要一举击溃他的气海杀死他,然而没有想到那是他一开始便给陈楚留下的一道死门。
一般修行者,哪怕是比他修为低微许多的修行者,在体内五气略微失衡的情况下,身体自然就会调节,甚至只是时间的问题,根本不会受什么损伤。
他的黑发飘舞起来,似乎有种力量要从中透射出去。
丁宁缓缓的抬头。
在他说话的过程里,丁宁一直都没有说话。
“你到底想利用我们做什么?”
此时周家老祖的面目,只是和他熟知的那个周家老祖的面目重合起来,所以他的情绪根本没有多少的波动,然而他身旁的扶苏却是愤怒了起来。
只是从周家老祖和平时略有差别的语气hetushu.com里,他就知道接下来必定有事发生。
咔嚓一声裂响。
然而他什么都来不及做。
他的气海冻结得更加厉害。
那种受欺骗的愤怒,让扶苏的身体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这些黑色冰砂就像无数的礁石,堵塞住了航道。
周家老祖的眼睛微微眯起,冷道:“你看起来似乎并不怎么恐惧。”
但是丁宁却是挡在了他的面前,不再让他说话。
气血可以缓慢的流淌,维持身体的生机,但是真元一经流淌,却马上被撞碎,变成无力的浪花和泡沫。
平常细心准备着的药物,蕴含在他体内的药力,根本无法调整这种紊乱,对于他的身体而言,反而变成了剧毒。
周家老祖垂下头来,看着自己已经完全失去知觉的双腿,残忍的说道:“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打算让你们去鹿山,我会让你们直接死在巫山里。”
在这样的风云大势之下,每个人都像此时快要融入赤红晚霞里的谢家人一样的渺小。
扶苏对周家老祖根本没有什么戒心,但在他走到丁宁的身侧,刚刚停步下来之时,他的眼瞳骤缩,感到了极大的危险。
周家的马车已经修整完毕,但是盘坐在车厢里的周家老祖却一直没有下令出发,直至谢家所有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极远处的道上。
丁宁的面色变得越来越肃穆。
他的面容越来越为冰冷,身体自小腹以下的部分www.hetushu.com,也是越来越为冰冷,甚至开始失去知觉。
这股白色的气流很柔和,但将一些分外寂寒的元气推送到了丁宁和扶苏的身体深处。
在两人的感知里,不管是气海之中,还是身体的很多经络之中,都充满了凝结不散的黑色冰砂。
然而这一切却因为丁宁而有了意外。
丁宁也不再掩饰自己心中的鄙夷,冷笑起来:“要杀早就杀了,何必等到现在,尤其千里迢迢的想要将我们带去鹿山,我们自然还有利用价值。现在就按耐不住,恐怕是方才和陈楚的一战,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轻松,你是怕掌控不住我们。”
在身上的黑色玄霜碎裂掉落之后,扶苏发现自己已经能够出声,于是他第一时间就不可置信的问道。
此时他已经无法行走,也不可能将真元强行度到腹部之下。
丁宁之前一直都没有出声,此时已经彻底感觉清楚体内这些小蚕吞噬体内那些黑色冰砂的速度,他声音微冷的出声,道:“的确很不舒服,为了让谢连应不起疑心,还故意将两件大楚王朝的符器交给我们,现在想来连我都觉得恶心。”
位于他身侧的丁宁也是相同的模样。
今日这一切原本在他掌握之中。
“从你在墨园里帮助你的那些师兄师弟们参悟出我周家写意残卷的许多修行之法开始,你的结局便已经注定。”
一道黑色的气流推开了车帘,冲在了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