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二十一章 寡人

“第一个登山的是楚,第一个亡的也必定是楚。”
此刻恭谨坐在他身侧的并非在长陵一直跟随着他学习的黄真卫,而是那名经常出入皇后书房的端庄宫女。
虽然连他的师长都对大秦王朝能否在这次鹿山会盟找回颜面而没有绝对的信心,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没有信心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是另外那三朝共同的敌人。
看过密件的徐侯站在元武皇帝的身后,轻声说道。
这名身材异常肥壮的男子浑身散发着无比霸烈的气势,便是长陵另外一名举足轻重的存在,横山许侯。
黄真卫微颔首感谢元武皇帝的称赞,但心中却是忍不住想到,自己在圣上的眼中是最忠诚他的存在,那难道两相和皇后,还有自己的老师,都不算最忠诚他的存在么?
两岸的山中远远的响起一声猿鸣,然后又急剧的消隐,似是远远的逃开,这一声尖鸣,让元武皇帝眉梢微动,停止了思索。
“第一个登鹿山的是楚皇,楚皇在鹿山祭天,定立骊陵君为太子。”
元武皇帝没有看他,只是不知道是叹息还是赞叹般轻声说道:“这一次盟会过后,寡人便成为了真正的寡人。”
然而此时,其中一条恶水之中,却是行着十余艘铁甲巨舰。
他知道圣上此时的感怀只是因为怀旧和响起了过去的事情,只是他不知http://m.hetushu•com道这种怀旧里到底包含着什么样的真实情绪。
听闻宫女杀气凛冽的话语,老人微微地一笑,道:“而且我想要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水流汹涌的山间河流之中,本来几乎没有商船和渔船行走,两岸也没有多少人迹,偶有猿鸣。
黄真卫的呼吸微顿,他温和儒雅的面容没有丝毫的改变,但是心脏却都微微地紧缩了一下。
巫山之间有恶水。
寡人成为真正的寡人,这句话听上去很拗口,然而他听着这句话,再听着元武皇帝一改之前的称呼,开始始终自称寡人,他却是极其清晰的感觉出了其中的真意。
元武皇帝丝毫不觉意外的傲然一笑,他接着缓声道:“这和楚皇的老迈和谁接替皇位无关,一个太过依赖外物的皇朝,修行者自然会失去本身的精神。大楚出得了真正的制器大匠,却出不了真正的修行大宗师。”
他自然就是这次鹿山会盟最重要的人物,大秦元武皇帝。
“当年我朝军队一战绞杀了赵王朝四十万精锐大军,所有人都觉得在接下来一月之内,赵王朝就将彻底灭亡。”老人垂下了眼睑,缓声说道:“然而一个突然出现的赵剑炉,便令我朝的军队无法前行。后来我朝和大楚王朝的征战大败,很大一部分原因,http://m.hetushu.com是因为在赵地的战斗力,我朝就已经损失了太多优秀的修行者。”
“与我并肩。”元武皇帝背负着双手,没有回头看他,却是说道。
许侯上前几步,脚步震得整条大船都震动起来。
“你是我选择的人,我让我的老师教导你,严格意义上而言,你便是我师弟。”元武皇帝缓声说道:“我之所以选择你,只是因为你是真正的国士,真正知道和理解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王朝变得更加强盛,让这天下的万民将来能够更好的安居乐业,你是整个长陵最纯粹的忠诚于我的人。”
“你一定有些奇怪,我为什么喊你上前,和我并肩而立。”
先前一直恭立在甲板一侧,看着两岸险恶山林的黄真卫微微一怔,旋即走到元武皇帝的身后,略微差了两个身位。
黄真卫深吸了一口气,他感到震惊,但是却没有说什么,走上前,位于元武皇帝右侧,和他平排而立,看着前方险滩上的浪花拍打着礁石。
他向后招了招手,说道:“黄司首,你上前来。”
她以为只是自己一个人杞人忧天,但没有想到连这样的圣天子之师都在深深的担忧着。
为首的一艘铁甲巨舰上,站立着一名身穿淡黄龙袍的男子,虽眼眸平淡的看着天上的浮云,水中的浪花,但这http://m.hetushu.com条恶水大河却都似乎被他身上的气势镇压,变得压抑和敬畏,连水流都比平时平缓了许多。
他的身后,站立着许多身穿黑甲战袍的将领和不少长陵的重要人物。
老人温和的点了点头,道:“但要看他过不过得了这一关和岷山剑会那一关。”
这样的人物,自然有着非凡的智慧。
宫女沉默下,数息的时间之后,她恭谨的问道:“连您都对此次会盟没有绝对的信心么?”
对于这名老人外界所知甚少,甚至几乎所有人连名字也都不知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的修为极高,所懂的修行之理也极多,还有他的年岁极长,也曾是上代皇帝的老师。
这两道身影中,其中一名老人须发皆白,像参须般垂落,正是宗法司司首黄真卫和元武皇帝共同的老师。
“自我登基前三年,整个大秦王朝,便已经没有人再敢和我并肩站立。”元武皇帝缓缓的说道:“本来这种场合,这样的盟会,我的身边应该会有不少人和我一起并肩而立……然而他们却太过偏执,最终只剩下我一个人单独的站在船头,带着大秦王朝往前行走。从我登基前三年,我便成了寡人。”
她这句话并没有说大人您要不要杀了他,而是直接说要不要杀了他,这便意味着或许不需要这名老人动手,她都有杀死此时的周家http://m.hetushu.com老祖的能力。
横山许侯霸气的一笑。
元武皇帝的眼睛看着已经不远的鹿山,对着身旁的黄真卫说道:“这是因为再强的帝王,他首先也是个人,他也有着自己的情绪。”
只是这名充满智慧的老人却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真正担忧的九死蚕,其实就在他的眼下。
老人无疑是对那人的能力最为清楚的人之一,所以在他看来,若是有一个人能够对大秦王朝造成致命的影响,那这个人便一定是那个人留下的传人。
“大人,此人竟然如此恶毒,要不要杀了他?”
宫女深吸了一口气,不再多言。
“帝临鹿山,我大秦王朝可以说一半以上的力量都离开了长陵……若真是你的传人,在这样的时刻,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只是她并未想到的是,此刻这名老人心中真正在担忧着的,却是那已然出现的九死蚕。
“那只是一个赵地,天下能人异士太多。”老人看着自己双手的皱纹,接着道:“王朝的兴衰,从来不是一名修行者便能决定的事情,谁也不能保证这次的鹿山会盟里会出现什么样的宗师,就如当年赵剑炉的宗师,便是最好的例子,我之所以说岷山剑会是他必须要过的一关,是因为以我所知,唯有岷山剑宗的一些功法,才能让他继续活下去。至于说鹿山会盟也是他必须要过的一关,只是因为www.hetushu.com这鹿山会盟和所有大秦的修行者休戚相关。若逢乱局,像他们这样的修行者,又怎么可能安静的修行。”
“要杀在长陵出来的时候就可以杀了,周家老祖这种死而不僵之虫,又怎么可能怀着什么好心。只是说什么他也是我们大秦王朝的宗师,此去鹿山,留着他或许有些用处。”
黄真卫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轻声道:“微臣不明。”
天空里有一道黑光落下,近了却是一只羽毛皆黑的苍鹰。
……
“寡人让你上前,便是想要你在这鹿山会盟和我并肩而战。”
黄真卫的眼眸中骤然透出前所未有的震惊神色。
在此时各朝之中,大楚王朝还隐然最为势大,然而即便是在他的眼里,大楚王朝也是最弱的对手。
对这即将到来的鹿山盟会,圣上竟然拥有如此强烈的自信?
看着扶苏和丁宁被周家老祖控制,这名面容端庄的宫女眼眸一寒,沉声问道。
这只苍鹰落在一名黑甲将领的臂上,这名黑甲将领从它脚上缚着的小金属筒里抽出了一卷密件,然后递给了身旁一名身材异常肥壮的男子。
她的手中有一颗有着无数镜面的鸽蛋大小的小珠,虽然距离周家老祖和丁宁、扶苏等人相隔很远,然而她却似乎能从这颗珠子里看清一切正发生在周家老祖和扶苏、丁宁身边的事情。
宫女收敛了怒意,缓声道:“那酒铺少年倒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