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二十二章 在巫山

此时郦陵君的前方,鹿山山巅平地的一处,已然建立了一座小型的行宫。
一条精美的红毯通往这座在一日之间便建立起来的行宫,红毯的两侧,都是宫装的楚美人和强大的修行者。
赵香妃摇了摇头,认真的看着他回答道:“就连我都不知道。”
丁宁点了点头,表示承认,然后问道:“听你的意思,你是要一个领悟能力很强,而且领悟速度很快的人帮你,为什么?”
在潮湿而无路的山林之中,丁宁挥着末花残剑开辟着道路,而他身后的扶苏则背着下肢已经无法动弹的周家老祖紧跟其后。
“再变成长陵最强的门阀,然后再被人一剑斩断肝肠?”还未等扶苏想象那样的画面,丁宁却已经笑了起来。
“不用担心,正如你都想不到他会在登临鹿山之后离开,天下所有人也都不会知道他会在此时离开鹿山。”一袭轻衫的赵香妃看着他震惊的眉眼,说道:“在鹿山会盟开始之前,他自然会回来。”
行宫纤细而精美,令人想到细细的腰肢。
听闻扶苏讥讽的话语,周家老祖却没有丝毫的动怒,他眼中的怨毒也早已消失,反而变成了一种冷厉的平静,“都是差不多的处境,何必彼此嘲讽。”
只是可能在长陵呆得太久,看着这些楚人,他却又充满了陌生之感。
周家老祖不以为然的微微一笑,颔首道:和*图*书“没有我的指点,你那日是否领悟到了写意残卷上的星辰凝煞之法?”
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丁宁,缓缓的接着说道:“辅佐我周家,或者死去。你有没有想过,我周家加上谢家,再加上两层楼,会变成一股什么样的力量?”
郦陵君彻底震惊无言。
“若是这次你真的能帮到我,我会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说完这些,丁宁又回头看了周家老祖一眼,淡淡的问道:“是灵药还是凶兽?”
一株大树之前虽然被虫蛀空了树心,但树根依旧茁壮,尚可保证枝繁叶茂,只是连根都已经枯萎,五气都已紊乱,那这株大树便注定很快枯萎。
周家老祖并没有从大秦的任何一处关卡进入巫山,没有关卡,也便意味着没有正常车马可以行进的道路。
看着这些人恭谨而甚至带着畏惧、悔意的模样,郦陵君心中的感觉十分奇怪。
走入了幽静的行宫,他的眼瞳里却是马上闪现出不可思议的情绪。
“有些古修行宗门发现了灵药或者可利用的凶兽,只是灵药或者凶兽尚未完全长成,又怕被别的宗门发觉,被别的宗门抢夺,所以往往会令宗门内强大的修行者布置出一些强大的法阵,将其困锁住,同时不令外界发现。”
浑身湿冷,山路陡峭无路,林间还有无数蛇虫穿行,时刻都必须保持www•hetushu•com警惕,即便是丁宁和扶苏真元可以流动,这样的旅途也绝对不能用轻松来形容,更何况两人真元被尽封,连气血都流动迟缓。
他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秦人,在看着这些楚人。
周家老祖的眉头瞬间皱起,一抹厉光从眼眸中一闪而过,“你果然是两层楼最好的军师。”
“噗嗤”一声。
那张纯金的龙榻上,却是没有那名已经满脸老人斑的帝王的身影。
此时的丁宁和扶苏,正在进入巫山。
之所以将这千古罕有的盟会选定在鹿山,一是因为鹿山的位置独特,从山巅眺望,可以看到数朝的疆域,天下尽在脚下,还有一点原因是鹿山的高和平。
扶苏微微一怔,他有些反应了过来。
丁宁没有回头,却是微微挑眉,道:“一人一个问题?”
今日大楚王朝先登鹿山,他已经被册封为太子,此时两侧跪拜着的宫装美人和修行者之中,有许多都是他必须要仔细揣摩心意,甚至需要仰望鼻息的存在。
被狂风吹得摇摇欲坠的丁宁却是不以为意的看着面容狰狞至极的周家老祖,平淡道:“与其浪费这样的力气,还不如给我开路,让我们可以更快的到达那个地方,说不定我还可以更快看出些端倪。”
丁宁沉默前行了片刻,突然又开口说道:“听闻巫山虽然和巴山一m•hetushu•com样,都是大山连绕,连猎户都无法深入,适合避世修行和建立杜绝外界惊扰的隐秘山门之地,然而巫山气候太过湿寒,对修行者的身体诸多不宜,而且从古至今连一条灵脉都没有,所以几乎没有什么宗门立宗在内,也不可能留下什么古宗门遗迹,但正是因为太过穷山恶水,连修行者都不出,所以许多地方,倒是有不少凶兽和灵药的存在。”
“还有多久?”
扶苏顿时又生气起来,怒道:“言而无信!”
周家老祖强行压下充斥身体发肤的杀意。
君王私行本身便是不合情理的事情,更何况他的身体境况本身不佳,事关大楚和整个天下命运的鹿山会盟就要开始……若是他的父王,依旧掌控着整个大楚王朝的楚武烈王在鹿山会盟之前遭受什么意外……他连想都不敢接着往下想,因为他知道凭借自己目前的能力,还根本无法应付和控制这样的场面。
浓厚的湿雾早已经浸透了丁宁和扶苏的衣衫,再加上林间的枝叶上不断掉落的水珠,丁宁和扶苏身上的每一个衣角也都开始滴落水珠。
周家老祖看了他的背影一眼,道:“到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
知道未达目的之前周家老祖绝对不会下手,所以无论是丁宁和扶苏的态度,都并不恭顺。
和陈楚一战之后并未相隔多少时日,此刻的周家老祖身上气息hetushu.com缓释,便保持着身体的干爽和洁净,然而他的面容却已经枯瘦了许多,莹润的肌肤上也已经出现了条条的皱纹。
“你半截身体的血脉都已经被彻底冻结,即便是我都可以判断出来,不出半年,你浑身都会僵死。”扶苏平时仁厚,但此时浑身酸痛至极,而且还要背着这样一名令他愤恨的人在如此不舒服的环境中行走,他的语气里却也充满了讥讽:“你这样的身体不在长陵准备后事,却是要到这样的穷山恶水里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周家的马车早已弃用,连那三名车夫都没有跟着进入巫山。
周家老祖用一种真正赞赏的目光看着丁宁,回答道:“因为你是我所见过的最具领悟能力的修行者,我见过很多领悟力惊人的修行者,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有你领悟得快,事实上我甚至怀疑,即便我不指点你,你也已经领悟出了写意残卷上的星辰凝煞之法。”
扶苏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繁星满天,在山巅看星,那些星就尤为清晰,连平日里那些看不见的银色星河都重重叠叠的倒印在郦陵君的双瞳中。
传闻中早已被酒色淘空了身子,且已经身患重疾,恐怕命不久矣的楚帝在登临鹿山之后突然离奇离开,大秦王朝历史上最强的帝王元武皇帝取道巫山,铁甲船队正快速的接近鹿山。
“虽然不知道你特地到这巫山来到底要和_图_书的是什么,但你要是想来,早就来了,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和你来?”听到扶苏忍不住发出的嘲讽声音和周家老祖此时的回答,丁宁转头看了周家老祖一眼,平静问道。
……
见郦陵君行来,这些宫装美人和强大的修行者皆拜伏行礼。
“带你们亲眼去看并不代表着言而无信。”周家老祖声音微冷道:“你的天资似乎也不错,到时候我希望你们不要令我失望,否则我会很快杀死你们,然后回长陵准备自己的后事。”
鹿山虽高,但顶部却有大片的平地,行走在其间,不像是在山巅,倒似在平原。
但是他身上却是开始释出一股锋锐的气息,直指丁宁的前方,如无形的剑一般,开辟出可以令人快速前行的通道。
这是真正触动了周家老祖的逆鳞,一瞬间,他的须发都根根飘舞起来,一股可怕的气息以他为中心不断的往外席卷而出,形成了一定道道的风墙。
对这些人,包括行宫里那名父王,他都应该怀有深深的恨意,然而当真正的被册封成太子,这种恨意似乎又全部消散了。
大楚太子注定是将来的楚帝,只是在真正的登基成为楚帝之前,整个大楚王朝的主人还是行宫里那名老人,按照宫里的规矩,他还是要早晚请安。
郦陵君强忍着心中的震惊,目光依旧停留在那张空空的龙榻上,轻声问道:“父王究竟去了哪里,他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