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二十三章 入阵

因为鹿山会盟的时间是他定的。
“你懂的倒是不少。”
他就是传说中贪恋后宫,沉溺于美色之中的楚帝。
此时在神女峰山腰之上的一块凸起崖壁上,却是出现了三条身影。
有无数的真火落下,无数的水汽交杂在真火之间往上飞腾。
神女峰或许便是昔日布这个阵者唯一一处败笔所在,离开神女峰落入下方山林,即便是丁宁也再感觉不出那些金色光柱有什么异常,当年的布阵者恐怕也身在山中,没有察觉在神女峰的一些地方,在一些独特的时候,会让这个法阵露出一些被人察觉的痕迹。
“日上中天金落柱,阵门初开云雨源。”周家老祖看了看天色,面无表情的缓声道:“只差半个时辰。”
日上中天。
周家老祖看了一眼扶苏,冷漠道:“阵门的位置随时都会改变,但就算看不出,也可以撞运气,只是我现在既没有撞运气的时间,也没有了可以用来撞运气的身体和力量。”
此时他也正在安静的等待着正午最热烈的阳光洒落在巫山之中。
噗的一声。
“要等到正午时分,才有异相,才看得出阵门所在?”
古宗门遗留下来的法阵,隔着时代的界限,即便是他也必须深怀敬畏。
在他的眼睛里,眼前的这些画面再度变成纯粹的线条。
而且他知道,鹿山会盟和这个阵门里的东西成熟的时间一致,并非是巧合,而是出于安排。
巫山多云http://m•hetushu.com雨,然而这些云雨只及其中一座最高山峰的腰部。
“或许正好所有的好事情都凑在我身上。”周家老祖面无表情的冷漠道。
这一道道光束,又变成了这些水汽流动的独特通道。
周家老祖的脸上泛出异样的红晕。
只在刹那之间,丁宁感觉到了痛苦。
他用很笨的方式试出过这个法阵的阵门之一,这种清晰而相同的气息,便让他可以肯定,丁宁的判断是正确的。
大楚王朝有史以来在位时间最长的帝王。
就在神女峰的另外一处高处崖壁上,一名和周家老祖看上去同样苍老的老人,也在等待着。
一口逆血不可遏制的从他的唇间喷涌而出。
丁宁的眉头深深的皱起,目光无比沉冷的扫视着周围的一草一木。
……
周家老祖保持着缄默,丁宁却是接着说了下去:“你应该是在幼童变法受伤之前就来过这里,但时隔这么多年,你却一直留在长陵,没有动过这里的心思,是因为里面的东西,本身就不够成熟,到现在才差不多长成?”
丁宁微蹙着眉头,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天地。
“走吧。”
他想到了自己年轻时鲜衣怒马,那时才是真的喜好美色,往往听说哪里有出名的美人,便不远千里前往,纵情山水之间,也不知道留下了多少香艳的姻缘,就如现在这神女峰……这神女的名字,其实hetushu.com也是他取的。
落入那个山谷的光束里的许多真火元气被那个山谷吸收了,光束里,却是又有许多看不见的水汽蒸腾上来。
然而等待或许是人生常态。
微微一顿之后,丁宁接着说道:“找一处可以进入的阵门不难,难的是如何破解阵门中的杀势。”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丁宁,“你真的已经确定阵门所在?”
他转头看了周家老祖一眼,平静说道:“不过这次你得带我们下去,否则太累,我或许便领悟不出进入阵门的方式。”
这三人自然是丁宁、扶苏和周家老祖。
他的眼睛看不到那片山谷底部的具体情形,然而他却似乎看清了那片山谷底部所有的线路。
那些在雾气里一动一动的草木变成了无数线条,这些线条中带着的杀意,就像是无数荆条充斥在他的体内,让他的心闷难言。
周家老祖冷笑了一声,并未搭话。
扶苏的呼吸也微微停顿,他脑海之中开始不自觉的想到之前周家老祖说的那两句话,感觉出其中有些纯金柱子一般的光束似乎有所不同。
周家老祖微眯的眼眸陡然睁大,不等他出声,丁宁平静而凝重的眼眸里已经流淌出无数异彩。
丁宁看着他认真的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所有的好事情都正好凑在你身上。”
面对丁宁这样的猜测,周家老祖这次倒是没有否认,他点了点头,道:“三十年前我刚入七境,途经http://www.hetushu.com巫山,便恰好发现了此处。现在我行就将木,内里的东西却恰好合用,又出现了你这样领悟力非凡的怪物,我想这就是命数。”
而此刻,丁宁已经感知到了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法阵。
浓烈的阳光洒落在一个个如白碗般的山谷里,在许多细小水滴的折射下,奇异的没有出现彩虹,而是变成了一条条金柱般的光束。
他的目光落向其中一处如白碗的山谷。
丁宁转头凝望着周家老祖,等待着他的开口。
世上从来没有太多凑巧的好事。
水雾极其浓郁,周围明明有风流动,但是吹入他的正前方却又骤然消失,连内里的水雾都一动不动,而水雾里的一草一木,更是如同绝对静止一般凝固在空气里。
按照丁宁记忆的方位落入这谷中外围一处,即便是扶苏都明显的感觉到前方有一股沧桑古老的气息,汇聚在明亮的光线里,朝着整个山谷不断的扩散,而有一种风水交融的气息,却是喷泉一样直冲上方的高空,仿佛要将这片天空刺出一个孔洞。
岁月静好,一去却不复返,那些冰肌玉骨的美人早已变成一钵黄土,唯有这神女峰依旧云雾及腰,如永远不老,妙不可言。
巫山的云雨和一般的山脉并不相同,有些地方云雾缭绕,有些地方在落雨,但有些山林却是一片清晰,此时望去,三人面前的巫山不是一片连绵的云海,而是无数山谷沉积着水雾,就像是和图书山林间落满了无数白碗。
扶苏听出了些意思,却是更加不解,“你带我们到这里,难道是想要丁宁帮你看出真正的阵门所在?若是如此,你该不会连这真正的阵门都没有进入过,你又怎么知道里面有你想要的东西?”
周家老祖的眼眸深处原本也弥漫着不信的神色,他不信丁宁能以这么快的速度看出一些端倪,然而听到丁宁此时的话语,他却是深吸了一口气,心脏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起来。
他的面上满是黑色和褐色的老人斑,但即便如此,他的面部轮廓也是异常的秀美,任何人一眼之下都可以看出他年轻时必定是个俊美到极点的美男子。
辛辛苦苦攀登到这样的高度自然不可能是为了看风景。
他身穿着最柔软的丝线制成的淡黄色锦袍,头戴着最精美的玉冠,白色的玉冠里,有自然形成般的淡红色花纹,就像一朵朵灿烂的桃花。
他缓声吐出了这一句,崖壁间有阴冷蚀骨的风涌起,他和丁宁、扶苏的身体自这块凸起的岩石上悬浮起来,直接穿过了下方的雾气,徐徐朝着那方山谷飘飞而去。
……
和周家老祖不同的是,他等待的时间不止三十年,还更久一些。
这个法阵所在的山谷地势也十分平坦,一望无际的矮树沉浸在乳色的水雾之中,不像是干地,倒像是幽深的湖泊。
丁宁看了他一眼,道:“既是类似于昔日三皇宗水火交融的手段,又想要尽可能的掩饰这封禁的气hetushu.com息,自然需要不少引风调和的通道,可以进入的阵门,自然不只一处。”
此时这位帝王的眼睛里,除了期待之外,还有许多感慨和回忆的光芒在闪耀。
其中两人是看似精疲力竭的少年,另外一人是无限苍老的老人,枯坐冷硬的山石上。
因为山峰太过陡峭,各种不知名的猛兽又多,所以即便是那些经验最丰富的采药人进入这座山峰之后都大多一去不返,给这座山峰增添了无数神秘的色彩。
“看到某个可能的阵门所在,就跑到那里去试试,发现不对再跑到这里看,然后再下去试……不对的阵门所在,可能还会隐藏着强大的杀势,受点伤算是好的,一不小心可能还会被直接杀死。”扶苏明白了周家老祖的意思,说道:“这种办法可真够笨的。”
扶苏再度感到震惊。
先前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丁宁此时却是看着他,道:“凭借着这样的笨办法,当年你是闯入了这个阵门,但是里面还有你应付不了的东西,所以你即便发现了对你很有用的东西,你却还是无法拿到。”
山峰越高,山风便自然凛冽强劲,吹散了雨雾。
能够布置出这样法阵的修行者远远超过普通七境的实力,内里的布置应该存在着许多足以对周家老祖造成真正威胁的地方,所以他此时并不在意周家老祖的想法,他只是全心全意的研究和感知着这个他也只是在古籍上看过一些介绍,而从未见过的法阵。
这座山峰便是神女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