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二十九章 身裂

“已经?……”
周家老祖听到了体内传出的断裂声。
在这些真元和天地元气的冲击下,他身体的裂口似乎扩得更大,然而他的脸上却是出现了癫狂的笑意。
它身体上那些盲目中射出的深黄色光束落在了地上。
盲龙反应了过来,它的肉须再次飞舞起来,无数股元气从它的体内涌出,疯狂的注入那些线路之中。
他此时的身体已经残缺到难以想象的地步,四肢都已经断裂,浑身被电柱冲出不知道多少个孔洞,然而他此时竟然还未死去。
“怎么可能,它已经饥饿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吃掉你,怎么反而为你而战?”
在下一瞬间,剑身变成无数的丝缕,带出无数条细微的线路。
丁宁紧锁着眉头,飞掠于盲龙的身前。
盲龙的身体轰然砸在地上,就如一个巨锤落地。
数块碎片从雷光中炸飞出来。
周家老祖癫狂的笑着,目光落在丁宁的身上。
扶苏面上的厌憎瞬间变为喜悦,他惊喜的叫出了声来。
一连串的裂响声从丁宁的身前响起。
一声闷哼从他的唇齿间涌出,那股强大的冲击力直接碾碎了他所施剑符的力量,将他和扶苏的身体直接震飞出去。
嗤嗤嗤嗤……
因为盲龙需要靠丁宁脱离这个牢笼。
“不!”
没有人回答他此时的问题,惊人的气浪过后,烟尘散开处,缓缓显现出一名少年的身影。
只是一半,便已经让自己的身体发生了这样的改变么?
他看着丁宁,说道。
十余条笔直的线路瞬间在地上显现,和_图_书延伸到了狂退的周家老祖身上。
就像是他的身后突然长出了十余条黑色的尾巴。
“嗤”的一声裂响,几乎是下意识的,一道黑色的剑光在周家老祖的身前浮现,然后急剧的加速,直冲向丁宁的身体。
丁宁轻咳一声,挽住昏迷的扶苏坠地。
周家老祖的身体痛苦的抽搐起来。
其中一团有着诱人的紫色,正是枯萎了一半的肉菩提。
然而也就在此时,雷光里发出异常凄厉的嘶吼声。
丁宁的沉默让周家老祖越加的心寒,他恍悟觉得丁宁此刻的眼神有些熟悉,他的脑海之中骤然想到了自己被一剑切腹,狂哭而逃的画面。
那一株亭亭如盖的紫色菩提树被骤然震裂,与此同时,无数土块从地上往上悬浮而起。
扶苏浑身的气血本是震荡不息,眼前一片金光,此时被丁宁一撞,他只觉得胸口一闷,便立时失去了知觉,昏迷过去。
然而在下一刻,他却发现自己并未死去。
“一步地狱,一步仙境。”
丁宁抬起了头来。
周家老祖的修为加着凝练的星辰寒煞元气,即便只是一道,别说是丁宁此刻的修为,就算是薛忘虚那样的修为,都未必能够抵挡得住,然而看着这数道凝煞小剑,丁宁的眼睛里却是反而出现了浓浓的嘲讽之意。
一块青色的碎石落下。
“丁宁?”
他不知哪里来的力量,在凄厉的嘶吼中,残缺的身体带着半截残臂刺向丁宁的胸口。
他陷入更大的痛苦之中。
那毫无疑问就是他曾经见过和-图-书,被困锁在这里面的盲龙,但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感知到自己的气海都已经在盲龙的这一击下崩裂了,然而气海里的真元,却是变得不再冻结。
与此同时,盲龙头部那十几个黑色宝石般的盲目里,却是都射出了一道深黄色的光束。
光是此点,丁宁此刻的身影就如真正的鬼魅一样,让周家老祖由心的恐惧。
但现在他要杀死丁宁,盲龙却一定会全力相搏。
只是心念动间,无数的真元和崩散的天地元气,顺着他身体的裂口狂涌而出,甚至反冲得他的身体都往上高高抛起。
这些土块之中并没有特别强大的力量,并未直接击向周家老祖的身体,而只是遮掩住了盲龙自身的元气波动。
他的身体表面马上也出现了十余道裂纹。
丁宁已然冲到扶苏的身侧,感觉到空气里传来的恐怖冲击力,他的眉头顿时蹙起,手中末花残剑往身前施出一道剑符。
笼罩此间的青色建筑内壁上所有的符文骤然泛起耀眼的光亮,无数条青色的雷光一瞬间密布在整个内顶上方,交错流动起来。
他的身体内的裂口里,闪耀着动人的紫色微光。
他感觉到了什么,心中的绝望和不甘消失,震惊的垂头看向自己的身体。
末花残剑上再度盛开无数的细花。
剑光虽细,然而却带着碾压普通七境的力量,沿途地上碎裂的绿色晶石皆被带起,表面布满黑色的玄霜,就如一道真正的黑色彗尾,充满了不详的气息。
在扶苏根本未曾察觉的情形和*图*书下,他的肘部倒撞在了扶苏的胸口。
轰的一声恐怖爆响。
轰隆一声巨响。
一股血沫再次从丁宁的嘴角溢出,但此刻他的眼神却依旧冷静到了极点。
“谁会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身体往后倒飞逃窜,体内经络中剩余的数道凝煞小剑全部透体而出,朝着丁宁和扶苏激射而去。
“就算我要下地狱,你们也要陪着。”
青色雷光如幕般镇落。
他身前的地上出现了十余条笔直向前的痕迹,十数条土黄色的气浪从中涌出,轻易的击碎了迎面而来的黑色彗尾,在接下来的一瞬间,甚至轻易的撞碎了内里的那道黑色寒煞小剑。
整个青色建筑的顶端突然震动了起来。
他和盲龙所在的这半面没有任何的雷光落下,两侧形成截然不同的世界。
接下来,他看到左手连着的那个肉菩提枯萎了一半。
周家老祖的修为虽然强大,然后气海将近冻结,释放真元缓慢便是他此时最大的弱点。
剑势极快,丁宁的眉毛上都迅速结出了黑色的冰粒,然而他却一动都未动。
光束和黑色的凝煞小剑交汇,空气里突然绽放出无数条细小的射线,在接下来一瞬间,黑色的凝煞小剑彻底的崩裂开来,碎裂而成的无数细小碎片如一颗颗黑色星辰般炸裂开来。
丁宁的眉眼依旧平静,那些无形小蚕也早已消隐于他的身体里,他身上的气息和平时没有任何的异常,然而在周家老祖的心念里,他早就应该死了。
面对着这十余道冲向http://www.hetushu.com身体的恐怖切割之意,他已经来不及再凝聚力量应对。
这些身体的裂口,似乎就像是他身体开辟的全新的元气流通通道。
他看到十数条黑须之后,一个小山丘般的黑色头颅,正从丁宁的身后抬起来。
这些深黄色的光束汇成了一束,扫向了那些凝煞小剑,扫向了周家老祖的身体。
“你也死吧!”
丁宁的心中响起这样的声音,只是他觉得根本不必要解释什么,所以他只是冷漠的看了周家老祖一眼,保持着沉默。
他依旧平静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的意味。
无数如柱般落下的青色雷光就在他面前不到一尺处。
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许多脏器和至关重要的血脉都已经被切断。
空气里响起了一声愤怒的低沉咆哮声。
那一道道的裂口,让人联想起新鲜的紫红色萝卜,流淌着一些奇异的微亮汁液,然而却并非是他熟悉的鲜血。
黑色光焰和深黄色的射线交织在一起,竟然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朱红色光团。
此时也已经力量几乎耗尽的盲龙感应到了什么,它猛然抬头。
这十余条黑须似是对周围那些布满裂痕的绿色晶石还有些畏惧,动作略微有些迟缓和瑟缩,然而上面散发出来的元气,却是强大至极。
他的目光下意识的转向左手。
然而他现在还好好的活着。
丁宁便在此时动作,他的身体骤然加速,冲向扶苏。
“既然我还没死,那死的就是你。”
当年的周家老祖是以虐杀妇孺的手段想要逼人就范,所以才会导致被一剑破http://www.hetushu.com腹,而今日的周家老祖若只是纯粹的想逃,盲龙未必会追。
周家老祖的眼前已然出现了幻觉,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下沉,那些曾经被他杀死的人都出现在他的身下,都伸出了手,抓着他已经几乎完全没有知觉的身体,不断的往地狱里拉。
“和自由相比,饥饿只是次要的东西。”
然后是第二块,第三块……
噗噗噗噗……
周家老祖的身影从中冲出。
他的识念沉入身体。
劫后余生,且身体拥有惊人变化的周家老祖本来已经到了最为得意的时候,然而此刻看到这样恐怖的雷光,看着自己身体内里都被青色的雷光照耀得一片青色,他的眼睛里再次充满惊恐至极的光焰,再次厉声惨嚎起来。
感知到丁宁再次负伤的盲龙骤然愤怒起来。
他感到了久违的顺畅感和力量感。
这种震动只是因为感受到盲龙身外的恐怖气息波动。
很多时候,一个人的际遇不在于运气,而在于他自己的心性和选择。
然后他对着身侧的盲龙发出了一声低喝,再次出剑。
再加上此时被他吸纳入身体的肉菩提的药力和他的身体起了一些反应,一种巨大的痛楚冲入他的脑海,让他甚至忍不住直接惨嚎了起来。
青色的建筑物顶端,崩裂开来,露出大片的天空。
与此同时,整栋青色建筑物中的符文里也发出了碎裂的声音,无数的粉尘如下雪一般洒落下来。
他的身后枯叶下方,突然伸出了十余条黑须。
周家老祖忍不住叫了起来。
这十余道强大的力量,深深割入他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