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三十章 真相

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周家老祖的身体震裂开来,然后沉入下方的泥土之中。
他一声轻喝,左手握住了剑柄,整个人像是被大力拨动的琴弦一样高频的震颤着,然而却是一步都没有退。
然而就在它的犹豫中,啪的一声震响,丁宁一步踏出,反而已经到了它的身前。
在元武皇帝登基之前就早已应该死去的周家老祖终于真正的死去。
丁宁握着剑柄的双手已经虚弱的颤抖起来,然而他知道自己不能显示出任何的虚弱。
蓦地,他眉头微微蹙起。
周家老祖听到了丁宁身体里响起的无数细微的声音,他的残躯猛然一震,心中随即便想到了某个可能,口中发出了古怪的吸气声。
他手中的剑脱离了周家老祖的残臂,盯着周家老祖近在咫尺的面目,用尽全力的朝着周家老祖的颈部刺入。
令人心悸的万蚕噬咬声再度响起。
“你说的对。”
看到这样的莲花,如恶鬼般的周家老祖却也是如看到鬼一样的表情。
“还有,山谷外有些人你也对付不了,但你的感知应该比他们强,所以你小心一点,跑掉应该没有问题。”
若是他真正的炼化这些元气,只要流淌入体内,他的整个身体也不可避免的会和周家老祖产生一样的变化。
这是一副难以想象的画面,一朵朵洁白的莲花散发着极其www.hetushu.com圣洁之意,与世无争般散发着柔和的微光,完美无瑕到了极点。
丁宁一声闷哼,唇齿间再次沁出些鲜血,然而手中震荡不息的末花残剑却是被他毫无停歇的往前挥洒出去。
牢笼已破,若是遭受严重的损伤,它却有可能还是离不开这里。
但是略微沉吟之间,他却还是伸手握住了这颗肉菩提。
楚帝依旧在耐心的等待着。
盲龙感知着周家老祖这一击的气息,它感知着真实而温暖的阳光从破碎的青色牢笼顶部落下,有些犹豫。
它的身体也开始朝着下方的泥土中陷落,最终泥土翻涌,全部消失在丁宁的视线之中。
丁宁的眉宇间骤然浮现出难以想象的威严。
只是此时剑势已然不可能更改,他的半截残臂距离丁宁已经不到一丈。
丁宁感知着他体内所有的力量已经真正的消散,他轻轻的咳嗽起来,放松了些,但依旧用剑在割着他的骨骼,并未应声。
肉菩提在他的指掌间迅速的枯萎,变成灰沙洒落。
看着丁宁冷漠的眼神,在头颅被切割下来的一瞬间,周家老祖想到了方才丁宁身上流淌的威严气势,想到了方才那数道不同的剑意。
一朵朵洁白的莲花,就此在丁宁身前数尺的空间里生成。
它动也不动的呆了数十息的时间,然后它头上的www.hetushu.com长须摆动了起来。
“磨石……”
他的眉头几乎瞬时深深皱起。
他的头颅沿着高低不平的地面朝前滚了出去。
“九死蚕……”
他骤然发觉了不对。
“巫山这一带最近会有很多强大的修行者到来,你能躲还是尽量躲一躲,否则我不知道你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他的血肉、骨骼、骨骼深处的髓河,甚至连发丝都开始莫名的震颤,散发出一种诡异而强大的气息。
冰冷的剑锋斩入了周家老祖的颈椎骨,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但丁宁手腕用力一转之间,却是并未能将周家老祖的颈椎骨全部切断,剑锋反而有些卡涩其中。
这些元气的性质十分的怪异,就连他的九死蚕都无法分解。
“你的骨头还真硬。”
丁宁调匀了呼吸,强忍着疲惫起身,在肉菩提旁重新坐下。
他颓然的跌坐下来,看着周家老祖的尸身,心中却没有多少快意。
“你……”
有些微微瑟缩着身体的盲龙慢慢的理解了他的一些意思。
他的左手手捏剑诀,首先往前略微挥出,在有限的空间里带出几道真元气浪,几乎同时,他右手的末花残剑往前刺出,剑体上射出的剑气在左手带出的真元气浪中穿行,一股股剑气瞬间就旋转起来,以恐怖的速度卷吸着周围天地间的元气。
一股尘浪http://m.hetushu.com从远处缓缓飘来,周围彻底寂静下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威严的眉宇之间散发出更凛冽的杀意。
“你竟然是他的传人?”
“就算是他的传人,你也不可能会郑袖的濯白莲……你……”
丁宁疲惫的转头,看着盲龙,点了点周家老祖的尸身,然后开始比划着手势,“这里的法阵已经破了,你已经可以离开,但在你走之前,帮我把他的尸身处理掉。”
他的身体里骤然涌起更大的震惊,这震惊甚至超过了即将来临的死亡。
周家老祖自言自语的惨然道:“他竟然留下了传人?”
他的手指微微触碰这颗肉菩提,指掌间涌出了数条无形的小蚕,试探性的吞噬了一些元气。
喀嚓一声,周家老祖的脊椎骨终于被切断,丁宁手中的末花残剑开始冰冷的切割他颈间的最后血肉。
他体内万蚕噬咬的声音更为剧烈,肌肤上透出无数点苍白色的光焰,那些原本无形的小蚕此时好像变成了实质,争相恐后钻出他的身体。
无数股狂风从他前方的云雾中往外卷开。
盲龙感知到了丁宁挡在自己身前的身影,它第一时间感到羞愧,在接下来的一刹那,感到丁宁身上散发的这种气息,它便感到深深的敬畏。
周家老祖体内的元气已经自然从残臂中释出,和丁宁的剑光对抗,然而这样看和*图*书似柔软的剑光,却是好像一个个诡异的磨盘,将强大的元气一股股的磨散。
咔嚓一声。
周家老祖的声音彻底断绝。
半截残臂走着剑势,周家老祖体内最后的一分真元从断裂的经络和骨茬间激射出来,割裂震荡着周围的空气,带出丝丝缕缕的涡流。
成为近乎活动树木一样的灵体,自然也断绝了今后修行的无数种可能,这肉菩提对于他而言自然没有任何的用处。
坚硬的剑身此时显得极其柔软,剑光就像一条条布匹一样缠上周家老祖的残臂。
丁宁出声,收剑。
而所有被他体内无数小蚕吞噬的肉菩提的元气,却是一丝都没有沁入到他的体内,随着那些无形小蚕的隐匿而消失。
丁宁身前的莲花片片飞散。
周家老祖凄厉的尖叫起来,极度的惊恐甚至让他再也无法控制住体内的任何力量,整个身体在剧烈的发抖之中轰然坠地。
周家老祖原本已经是如同看到鬼一样的表情,此刻再看到这样的景象,他的眼睛里顿时充满了绝对的恐惧。
噗的一声闷响。
丁宁依旧沉默不语。
周围的地上,只余下了依旧昏迷着的扶苏和那枯萎了一半的肉菩提。
丁宁轻轻的咳嗽着,咳出些血块。
法阵消亡,云雾渐开。
轰的一声,远处青色建筑的墙体很快崩塌了一角。
和这些莲花相比,一侧身体残缺,只将www.hetushu.com一截断臂为剑的周家老祖就如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
虽然肉菩提对于他而言也是传说中的事物,周家老祖在这种情形下还未死去也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但一个人的行动力自然无法脱离身体的范畴,只要将脊骨切断,将头颅斩下,他不相信周家老祖还能继续存活。
他平静的眼眸间骤然精光大作,体内响起无数声细蚕吞桑般的声音,无数丝鲜活的气息以不可想象的速度直接由他身体的血肉间渗出,直接汇聚在经络之间,冲向身体的各个部位。
周家老祖在数息之后便放弃了挣扎,他惘然的看着丁宁的面目,用力的挤出了三个字。
就好像漏了气的皮筏一样,整个法阵承载天地元气的力量开始彻底的消失。
在此时的情况下,它觉得自己帮丁宁阻挡周家老祖也会受到严重的损伤。
他双手再度用力,剑锋像锯刀一样在周家老祖的脊骨上切割穿行。
此时的力量不如他平时的十一,只是依旧远超三境。
周家老祖的身体猛然抽搐起来,他想要抓住深深刺入自己脖颈之中的剑锋,然而他此时却是已经没有了双手,他的身体只是在地上痛苦的扭动着,弹动着,就像一条被钉子钉在地上的虫。
“你走吧。”
即便是敌人……然而这人的死去,也相当于可以代表着那个年代的人又消失了一个。
……
丁宁冷笑起来。